他沒再回覆微信 然後名字出現在涼山犧牲名單
2019年04月02日15:58

  原標題:他沒再回覆微信,然後名字出現在涼山犧牲名單

本報記者與犧牲消防員代晉愷的聊天記錄。
本報記者與犧牲消防員代晉愷的聊天記錄。

  作者 | 王鑫昕

  深夜坐在開往西昌的火車上,我刷著手機屏幕,翻看消防員代晉愷的微信朋友圈,幻覺和現實在大腦中錯亂交替。

  在3月31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木里縣的森林大火中,代晉愷犧牲了。根據應急管理部發佈的消息說,撲火行動中,受風力風向突變影響,突發林火爆燃,瞬間形成巨大火球,27名森林消防指戰員和3名地方撲火人員失聯。

  4月1日傍晚,我突然接到了代晉愷殉職的消息,那一刻,我的手停在鍵盤上方顫抖。看著朋友發來的那句因為少字、錯字而顯得不通順的話,我需要向對方排除可能的誤解:“您說明白點。”

  “上次一起採訪的涼山支隊報導員,也遇難了。”

  “×!”

  我沒忍住粗口。也沒能忍住淚水。

2019年2月11日,中國青年報頭版報導涼山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
2019年2月11日,中國青年報頭版報導涼山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

  就在1日中午,我還給代晉愷轉發了有撲火人員失聯的消息,想向他求證。一直沒有收到回覆,我猜想他可能正忙於這次火情的處理,顧不上回消息了。

  我沒想到他會在失聯人員名單里。他是報導員,正如他給自己和戰友的角色定位:“你們負責衝鋒陷陣,我負責還原現場。”

  2019年春節前,我到涼山採訪剛剛轉隸的森林消防隊伍,代晉愷一路跟著我,還給我解說,幫助我這個外行瞭解這支因應國家應急管理體製改革而組建的隊伍。

  他外貌很普通,話不多,穿著製服和消防員們走在一起,就更認不出誰是誰了。採訪快結束時我們互加了微信好友。他說,需要補充什麼材料,可以和他聯繫。

  後來,為了核實人物身份、收集視頻素材,我們聊過幾次。我的報導是過完春節後發表的。除夕那晚,他給我發來一句過年問候。聽說我回老家過年了,他還說“真好呀,好羨慕呀”。那一天,他們一早就去火場,下午才回到駐地,正月初一一早又上山打火。

  他在微信朋友圈里說:“有一種戰鬥叫做:吃了‘炫邁’一樣,停不下來。”

  涼山州地處高原,植被茂盛,秋冬季節十分乾燥,是火災高發區域。森林消防隊伍經常過不了安穩年。有時候剛擺好年夜飯,戰士們就上山打火了,剩下炊事班的戰士守著幾桌豐盛的年夜飯。

  應急管理體製改革之後,作為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他們有險必出,任務量比過去大大增加。代晉愷數著參加過的每一場撲火行動,有時候在朋友圈曬一曬:今年第11場火!今年第12場火!今年第14場……

  不知道木里的這場大火是他今年打過的第幾場。可以看到的是,3月29日那天,他的朋友圈里發了16條關於涼山州冕寧縣火情的報導。

  他的微信朋友圈里記錄了森林消防員的日常。接到火情時,他會一邊叫著“瘋了吧”,一邊換衣服出發。他用一條短視頻記錄“什麼叫遮天蔽日”,描述“第一次體會到煙把自己包圍的感覺”。

  2019年以來,他沒有停歇過。這次出發去木里之前,他突然對戰友說:有點累了,我不想去了。但是當車準備出發時,戰友們看到他又背著包下樓來,登上了趕往木里火場的車。

  這種狀態,就像他一年前在朋友圈里說的那樣:“雖然不知道我們還能再當多久的兵,但只要軍裝一天在身,時刻要保持衝鋒的姿態。”

  以下據“中國森林消防”:

  這是一份沉重的名單。

  3月30日18時許,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地區發生森林火災。3月31日下午,撲火人員在轉場途中,受瞬間風力突變影響,突遇山火爆燃,包括楊達瓦、鄒平、捌斤在內的30名滅火人員犧牲。

  經統計核實,有27名同誌系涼山州森林消防支隊指戰員,應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正在通過相關渠道上報評定烈士。27人中有幹部4人、消防員23人。漢族22人、滿族1人、黎族1人、彝族2人、佘族1人。1980年後出生1人,1990年後出生24人,2000年後出生2人,年齡最小為2000年7月出生。中共黨員9人(含預備黨員1人),共青團員11人,青年7人。

  青山埋忠骨,英雄永垂不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