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東南亞遊戲市場將達46億美元 還有哪些玩家
2019年04月01日16:16

  近年來,由於移動設備使用量的增加,東南亞的上網人數持續增加。Newzoo 的數據顯示,東南亞地區已成為了全球發展最快的遊戲市場。2019 年,東南亞遊戲市場估值為 46 億美元,同比增長 22.0%,潛力巨大。那麼,遊戲發行商想在東南亞拓展遊戲市場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呢?

  全球許多遊戲發行商已經鎖定東南亞市場,有些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本篇文章將重點關注東南亞區域中主要的六個市場,包括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

  遊戲發行商在東南亞市場的機會增多

  雖然在 2019 年,東南亞地區僅占整個遊戲市場的 3.1%,但得益於新興市場的經濟發展,其遊戲市場增速位居全球第一。2019 年,東南亞地區用戶接觸互聯網的機會增多,對東南亞消費者而言,移動設備不再像之前般難以負擔。所以,該地區超過三分之二(約 67% )的遊戲收入來自移動設備。相比之下,PC 端占 24%,而遊戲機占 9%。

  本土玩家與國際遊戲大廠,誰是贏家?

  雖然世界各地的遊戲公司正在東南亞市場瓜分蛋糕,但該地區的頂級遊戲發行商卻是本土遊戲發行商 Sea Group(以前稱為 Garena )。這個公司是騰訊在東南亞地區的遊戲代理商。2018 年 Sea Group 發行的吃雞手遊 Free Fire,在東南亞開創了全新的吃雞手遊品牌。

  不僅本土遊戲發行商在東南亞表現搶眼,中國遊戲發行商,特別是騰訊,沐瞳以及網易,也已成功打入東南亞市場。戰鬥或者吃雞類遊戲是這些公司最成功的遊戲類型,比如網易的《荒野求生》和騰訊發行的《PUBG》。有趣的是,騰訊選擇繞過了其東南亞代理商 Sea Group,獨自在該地區發行了《PUBG》。

  除了ActivisionBlizzard外,西方遊戲公司在東南亞地區整體表現不佳。ActivisionBlizzard現在是東南亞地區最成熟的遊戲公司之一,並且一直處於發展態勢,儘管發展速度比其他一些剛進入市場的新公司慢。

  由於其遊戲更新換代太慢以及受到本土遊戲發行商帶來的衝擊,其他西方的遊戲發行商,比如 EA 和 Supercell,則步履維艱。總部位於新加坡的遊戲公司 I Got Games(IGG)和韓國公司 Netmarble 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受影響較小的是大型的日本遊戲發行商,其強大的遊戲 IP 通常會引起東南亞遊戲愛好者的共鳴。例如,Bandai Namco,Square Enix 和 Mixi 分別在東南亞地區發行了《Dragon Ball》,《Final Fantasy》和《Monster Strike》。日本與東南亞的文化聯繫比西方市場與東南亞地區聯繫更緊密,這可能是日本遊戲在東南亞地區獲得成功的主要原因。

  東南亞市場成功訣竅:資源投資與細分市場

  僅憑強大的遊戲 IP 並不能保證遊戲發行商在東南亞的成功。遊戲公司必須保持對東南亞地區的關注,即使自身在東南亞發展已經非常好。中國遊戲公司 Efun 專門在本土市場之外發行遊戲。它曾經是東南亞地區的頂級發行商之一,但因為其決定將更多資源轉移到韓國市場,公司地位及遊戲收入如今在東南亞不斷下降。

  另一方面,總部位於韓國的 GungHo 子公司 Gravity 在東南亞市場上影響力迅速上升,特別是推出了《仙境傳說》之後。在與印尼公司 Lyto 合作後,Gravity 在東南亞的收入同比增長了近 500%,最近 Gravity 還在泰國成立了一家子公司,以助力其進入泰國市場。所以,一款遊戲在中國或韓國很受歡迎,並不意味著其將成為東南亞的熱門遊戲。東南亞地區不同國家和市場之間也存在很多差異。由於這種多樣性,想要打入東南亞地區各大市場並非易事。

  Priori 與 Newzoo 合作對東南亞地區 1,200 家相關遊戲公司分析得出的數據顯示,對於 31% 的遊戲公司來說,新加坡是其最適合的目標市場,緊隨其後的是泰國(27%)。越南和菲律賓市場遊戲銷售額最高,但遊戲公司數量較少,僅占 1200 家中的 7%。

  IGG 和 Netmarble 在新加坡和泰國市場遊戲總收入均位列前十。除此之外,在印尼、馬來西亞等其他東南亞國家中不同遊戲公司表現差距懸殊,不可一概而論。如果沒有針對性地對不同市場進行調查,遊戲發行商很有可能會栽大跟頭。

  來源:白鯨出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