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程序員的996,我們談談曆史和邏輯
2019年04月01日14:07

  第一個階段,宅男蹭網階段

  90年代末,我參加工作,第一份工作,就是程序員,那時候沒有996一說,而且當時我所在的公司,每天6點下班,保安會進來趕人的,你想主動加班都不行,但那時候還是會找藉口加班,找上司經理說有事情沒做完,請經理簽一張加班單,才能讓保安寬限一下,晚上8點半吧,還是會被趕走。

  為啥要主動加班呢?不是因為熱愛工作,而是因為宅男啊,公司有空調,有電腦,有互聯網接入,幹嘛不在公司啊,出去幹嘛啊。你說為什麼不回住處上網,先不說的當時買個電腦要花最少兩個月工資,撥號網絡瞭解不,上網費好幾塊錢一個小時還死慢知道不,90年代末的月薪才多少,至於移動互聯網,不好意思,不要說當時移動互聯網還不存在,連手機都還很稀缺呢。當時,說真的,我都羨慕可以自由加班,不會下班被保安趕的公司某個研發部門,更不用說他們居然還有***加班費可以拿,羨慕的二次方有沒有。

  早期,程序員喜歡主動加班,主要是因為很多單身程序員,在公司可以蹭網,回家實在沒事,那時候撥號上網實在太貴,當然公司蹭網多了,慢慢就會習慣拖拉,反正覺得不著急回家,很多工作拖拖拉拉到下班後才開始做,下班後做有個好處,產品人員啊,業務人員啊,都走了,相對安靜,也不開會了,可以安心寫點代碼,不想上班的時候那麼疲於應付。

  此外,大城市還有一個考慮,就是晚高峰堵車實在難受,與其路上煎熬兩個小時,不如晚點回家,至少路上可以少點痛苦。如果現在的年輕人不是很理解路上煎熬,先不說擠車的痛苦,試著不帶手機出門一天。

  這是上個世紀末到本世紀初,程序員喜歡主動加班的主要原因。

  第二個階段,為夢想奮鬥階段

  之後不久,第一輪互聯網泡沫的時候,互聯網的神話開始給很多年輕人打雞血,必須承認,當年互聯網並不是很多優秀年輕人的第一選擇,那時候互聯網還比較弱小,但仍然有一些人,被互聯網的前景所感染,義無反顧的殺入這個行業,在各個創業公司里,為夢想戰鬥,說實話,早期進入互聯網的年輕人,很多都還是非常有夢想的,特別是一些原本可以去外企的優秀年輕人,在當時社會的傳統觀點里,去投身互聯網其實是很瘋狂和不可理喻的事情。

  這是第二個階段,為夢想加班,義無反顧。

  實話說,在這個階段,基本上那些加班的程序員其實很容易找到不加班的工作,換到不加班的公司,甚至待遇更高,社會認可度更高,而他們選擇創業團隊並主動加班,真的是,十分的認可這個行業,非常想證明自己,想通過個人努力達成夢想。

  那個年代,也沒有企業敢把996當作招聘條件,但當時矽谷風開始興起,不計考勤的風氣很流行。

  我們所看到的幾個巨頭崛起的早期,其實很多都有這個不計考勤,但加班很瘋狂的氛圍,而這個氛圍最初,並不是靠製度約束的。當然,也有很多即便加班成風,依然死掉的互聯網公司。

  第三個階段,不拚就會死的階段

  互聯網的發展越來越從夢想走向現實,程序員薪酬水平越來越高,但伴隨而來的業內競爭也越來越殘酷,而此時,必須要說,程序員的人群也越來越龐大。

  無論優秀的程序員,還是平庸的程序員,都面臨不同的競爭和挑戰,優秀的程序員希望能在大公司上升一個台階,而平庸的程序員希望保住自己在創業公司的飯碗,但同時,對於創業公司的老闆來說,他們更希望保住整個公司的飯碗。

  競爭在幾乎所有領域發生,幾乎每個新的熱點領域,都會有大量的創業者,資金和程序員擁入,在激烈的競爭中,市場給出了答案,肯拚肯加班的公司,存活率和發展狀況明顯高於那些悠閑不加班的公司。是的,當然你可以給出反例,證明確實有不加班的好公司可以發展的很好,但當創業者找不到自己其他競爭優勢的時候,愛拚才會贏,這句歌詞就是他們唯一的信仰和支撐。

  一些創業者就開始提倡996,從一些小手段的嚐試開始,比如說晚上8點開會,比如說不加班的員工被辭退,逐漸形成了他們認為合理的製度,就是加班是生存的基石。

  那麼,問題來了,程序員為什麼會接受呢?

  為夢想打拚的程序員依然存在,但比例越來越低。

  而無路可去的程序員,漸成主流,不加班,我還有其他選擇麼?

  第四個階段,最不缺的,就是肯加班的程序員

  頁遊剛興起後,頁遊開發團隊蜂擁而起,一些成功團隊的核心紛紛出走成立新的工作室或公司,大量的團隊裂變,大量的資金湧入,然後當市場增速停滯,突然發現,大部分頁遊開發團隊,是賠錢的。

  移動互聯網崛起,中國移動遊戲開發團隊最高峰的時候,貌似有上萬家,僅僅成都可能就有幾千家,我們知道遊戲暢銷榜的數據,大概前100名是能吃飽飯的。剩下的99%呢?

  移動遊戲風潮散去,p2p金融的團隊呼啦啦不知道多少家,現金貸呼啦啦不知道多少家,就算市場空間真的存在,請問最多能夠有幾家活下來?

  共享單車,算了,我不說了。

  過飽和競爭的情況其實已經出現了很多年了,從一個風口到另一個風口,程序員們輾轉掙紮,還都沒意識到,這個東西,其實最終是要破的。

  很多程序員沒意識到今年發生了什麼,可能覺得裁員只是個別企業的行為,或者說是短暫的行情問題。

  就在2017年底,2018年初,我在國內拜訪一些新興巨頭的時候,得到的感知還是,全面擴軍備戰,對,就是一年前,全面擴軍,全面大戰的態勢,頭條,滴滴都在瘋狂招人,當時滴滴正準備應對美團的挑釁。更不用說區塊鏈行業,你們可以回憶看看去年初都發生了什麼,但是短短一年,世道徹底變了。

  市場邏輯變了,以前是拚規模,拚規模才能抬高估值,才能把對手熬死,讓接盤俠肯繼續把遊戲撐下去,但,哎,我又要說我那篇被刪除的文章,“接盤俠,不要跑”。

  當接盤俠退出市場後,一切都變了,企業家,創業者發現,要收益,要靠自己養活自己了,然後一切就理所當然,如果很多程序員還把眼光放在某個企業是不是出了問題,或者是某個特定政策的問題,那就真的是一葉障目了。

  今年,停戰了,各個企業算算帳,都想怎麼賺點錢,那麼,為什麼還要養那麼多程序員。

  為什麼我說最不缺的就是肯加班的程序員,知道每年多少個新人進入程序員這個職業麼?然後算算每年多少人會退出這個職業?自然主動退出這個職業的,估計連新加入的零頭都沒有吧。

  平庸的程序員早早早就不稀缺了懂不懂!!!

  前幾年的資本瘋狂,風口的輪替掩蓋了這個事實懂不懂!!!

  互聯網上半數以上程序員寫出來的代碼和產品最終根本不會上線使用,或者上線也沒人使用,大部分都是垃圾懂不懂!!!

  我希望程序員都懂一點邏輯,懂什麼邏輯,你恨996,這是政治正確,但你要是懂邏輯,你應該能理解,那些知名企業敢強推996,底氣在於,你不愛來沒關係,後面有的是排隊來的。

  那你說,如果現在強製那些企業不搞996會怎樣,可能有人覺得,沒有996,工作做不完,就會招更多程序員,是不是大家日子都會好過一點,如果你這麼想,我只能說,你的邏輯不合格。

  如果嚴禁企業996,我告訴你們,大部分平庸的程序員,將變得毫無價值。你說那些工作做不完怎麼辦?不用擔心,那些提供職位的企業都會消失掉。那些搶不到一線人才,只能試圖靠拚體力來跟巨頭互聯網公司搶飯吃的企業,沒有繼續存在的價值了。這才是真正的邏輯。

  一個巴掌拍不響,誰更稀缺,誰更強勢,這是基本道理。職位更稀缺,資方就強勢,人才更稀缺,勞方就強勢。你要做的,只有讓自己能夠更快的進入稀缺的陣營,稀缺到對方不敢跟你強勢。

  中國高水平程序員目前仍然是稀缺的,但是,我實話告訴你們,所謂高水平的門檻越來越高,而一些曾經被認為是尖端的技能貶值的越來越快。你水平高還不夠,還要夠年輕。你現在水平高也別得瑟,用不了幾年可能就落伍。

  我看到有年輕人還在說,今年畢業不好找工作,讀個計算機研究生再找吧,三年後,你知道又是多少新人入局了,跟有三年職場編程經驗的本科生比比,你真的確定自己有優勢?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說中國大學教育,說的很有道理,當年我們上大學的時候,說實話即便是清華北大里,很多老教授,可能知識結構都是非常陳舊的,沒辦法,中國有一段時間教育不正常,又和世界溝通少,一些中年教師的學術素質也很堪憂,但那個年代,也沒有辦法苛求更多,但每隔十年,就有很大的變化,20世紀初的時候,歐美二流名校的博士生回國,拿一兩篇高質量論文,就很容易獲得教職,而且甚至提升很快,畢竟當時能夠與時俱進的學者專家是非常稀缺的,但再過十年,又不一樣了,沒有世界一線名校博士學位和多篇高質量論文,已經很難獲得清北的教職,到如今,十年前清北的標準已經是很多其他一線高校的標準,門檻一直在水漲船高,當然我們也看到國內一流大學的國際排名也一直在前進。那麼再過十年呢?

  這個說的是高等教育領域,其實程序員也是如此,稀缺時代,一個所謂可用程序員的門檻是很低的,高水平的標準也很低,但是每年,隨著更多人的入職,這個門檻都在上升。互聯網的高速發展,資本的狂熱不斷創造著更多的工作崗位,這掩蓋了很多問題,讓很多從業者誤以為職場水漲船高是常態,但當市場回歸理性的時候,我希望你們要認識到,其實,市場調節,從來不是只有一個方向。

  996是個市場選擇,不是某個企業家,某個企業可以隻手遮天的,沒有誰有這個本事,給他們底氣的,是那些排隊等offer的應聘者。

  這很不正確,但這是事實,事實經常不正確。

  來源:caoz的夢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