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引用中國古籍受關注
2019年04月01日03:00
一九八九年一月七日,時任內閣官房長官小淵惠三宣布新年號為「平成」。

【星島日報報道】日本年號傳統上都來自中國古籍,這次出處是否仍引用中國古籍,抑或有機會來自日本古籍,備受關注。

現今的平成年號來自於兩本中國經典史籍,一本是司馬遷所撰《史記》中的「內平外成」,另一本是《尚書》中的「地平天成」。提出「平成」年號的東京大學名譽教授山本達郎等人,都精通以中國為中心的東洋思想與歷史,以及中國古代經典書籍。

內閣內政審議室前官員的場順三說,年號傳統上都是從中國古籍中選出,而日本古籍很多都是用平假名書寫,要找到合適的年號候選名稱可能有困難。日本放送協會(NHK)訪問一位匿名的日本古代史專家說,雖然知道很多人認為年號應該選自日本古籍,但日本古籍許多都是來自中國古籍,因此很難成為年號出處,「如果考量到原始出處的話就很難」。一位專精日本文學的匿名東京大學名譽教授也說,如果必須要表現出確實出處時,仍須使用中國古籍,這跟歐洲各國仍以拉丁語作為古代經典是同樣的意思;只要考慮到日本古代文化與日本文學,跟古代中國文化與古籍重疊,就沒有辦法那麼簡單說從日本古籍選出年號。

不過,這次委託的專家學者來自「日本文學、漢文學、日本史學及東洋史學」等領域,讓部分保守派人士對年號來自日本古籍抱有期待。日本年號傳統上都是兩個漢字,但沒有明確限制使用字數,歷史上僅出現過「天平感寶」、「天平勝寶」、「天平寶字」、「天平神護」及「神護景雲」五個年號使用四個漢字。中央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