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佈新年號 但新天皇一心只想做“寵妻狂魔”
2019年04月01日19:17

  原標題:令和!日本公佈新年號,但即將繼位的新天皇,一心只想做個“寵妻狂魔”

來源:環球人物

  他生命中真正的春天,是對一種普通家庭生活的希冀。

  作者:咖喱

  2019年4月1日,“平成”謝幕,“令和”初生。

  當天上午,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宣佈新年號為“令和”。“令和”出自1200多年前日本最古老的詩歌集《萬葉集》中的“梅花之歌”,寓意是“寒冷的冬天過去,溫和的春天就要來臨”。新年號將於5月1日皇太子德仁即位同日啟用。

  這次的年號更迭在日本引發了高度關注。從標誌日本近代化的“明治時期”開始,日本的年號製度就改為每個天皇只有一個年號,天皇更替才會更改年號。上一年號“平成”延續了31年,之前的“昭和”更是“超長待機”64年之久。年號的突然更替,可能會讓日本人有諸多不適,畢竟,包括居民卡、身份證、駕駛證等證件上的生日年份,日曆、電腦、手機上顯示的日期等,全部是用年號紀年。

  作為日本首位在世期間退位的天皇,85歲的明仁也將親眼見證此次年號更迭。屆時,德仁將成為日本第126任天皇,開啟溫暖如新生的“令和”時代。

△德仁和父親明仁(右二)以及母親美智子(右一)
△德仁和父親明仁(右二)以及母親美智子(右一)

  癡情皇太子等雅子7年

  德仁皇太子,人如其名,是一個行為舉止都溫文爾雅的紳士。

  1960年出生的德仁,作為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的長子,自幼便被當做繼承人來培養,不僅要成為國家的象徵,也要更進一步地貼近國民。在父母的授意下,德仁不僅學會了登山、滑雪,還成為了一名優秀的中提琴樂手。

  學業上他也當仁不讓。1982年,他從被譽為“皇族大學”的學習院大學畢業後,進入牛津大學攻讀碩士學位,並在1991年獲劍橋大學榮譽法學博士學位,同年,被正式立為皇太子。

  在英國讀書期間,英國時任首相戴卓爾夫人對德仁的評價是“平易近人,但有些靦腆的年輕人”。

  靦腆的德仁,在戀愛這件事上也顯得十分“內斂”。

  1993年,當時的德仁已經33歲了,卻遲遲沒有娶親,成了日本近代年齡最大的“單身太子”。在皇室的反複逼問下,他才說出一句話:“我想,小和田小姐還是獨身吧?”

  德仁心心唸唸的意中人就是小和田雅子。

  當年的雅子可以說是一個響噹噹的才女,具有強烈的主角光環。因為父親是外交官的緣故,雅子從小就在蘇聯、瑞士、美國等不同國家生活和學習了9年時間,精通英語、德語、俄語等多種語言。從哈佛畢業後,雅子女承父業,成為了一名女外交官。

  1986年,在迎接西班牙公主的一場晚宴上,雅子以女外交官的身份參加,邂逅了日本皇太子德仁。德仁對她一見鍾情。

  但雅子深知皇室不是一個好去處,所以一再拒絕了德仁的追求。為了避開德仁,她還跑到英國的牛津大學去進修,想以此斷了德仁的念想。

  誰知癡情也遺傳,和當年父親明仁非美智子不娶如出一轍,德仁這個癡情男癡等雅子7年之久,始終心意未變,甚至指天發誓:“皇室雖然規矩多,但我會一生一世,盡全力來嗬護你。”

  皇室沒有辦法,只有動用皇家的關係,找到在外交部工作的雅子父親,這才讓雅子接受。

  1993年夏天,德仁終於如願將雅子娶入皇室。

  “傳宗接代”爆發皇室內戰

  有了小家庭之後,德仁的麻煩也接踵而來。

  30歲才結婚的雅子,在婚後7年時間里,除了經曆過一次流產,再就沒了動靜。在外界的壓力下,夫妻倆不得不在試管的幫助下,才生出獨女愛子。然而,按照日本現行的法律,只有男性才能繼承皇位,所以,夫妻倆“傳宗接代”的任務遠沒有完成。

  日本宮內廳認為,問題主要出在現代派的太子妃雅子身上,於是採取措施,嚴格限製這位前外交官的宮外活動,甚至採取收集其月經週期這樣近乎侮辱的舉動,以促使其專心備孕,為皇室誕下繼承人。

  就這樣,哈佛畢業的外交官雅子淪為“生子工具”。在一片“加油生兒子”的呼聲中,她的職業女性驕傲被碾壓得渣都不剩。種種壓力之下,她還患上了抑鬱症,並開始長期缺席日本皇室的公開活動。

  愛妻心切的德仁知道雅子受了委屈,堅決站在她這邊,公開對宮內廳表示不滿,但最後還是敵不過皇室壓力,發表聲明道歉。

  這樣一來,原本關係不錯的父子之間也爆發了冷戰。

  2011年,明仁天皇因支氣管炎入院,德仁並沒有到醫院看望。之後,皇后美智子77歲生日時,雅子突然中途離席,也被批評為不識大體。2004年,雅子患上重度抑鬱症。她不再參加皇室祭祀活動,連太子奶奶的葬禮都沒去。

  一時間,天皇父子的關係鬧得很僵。甚至有小道消息表示,太子受到壓力即將離婚,也有人稱,是天皇要廢太子。

△德仁和父親明仁(右)
△德仁和父親明仁(右)

  這期間,愛妻女成魔的德仁也曾嚐試運籌讓女兒愛子來繼位。當時的小泉內閣曾考慮修改《皇室典範》,承認女性也可繼承皇位。

  就在絕大部分日本國民漸漸接受有女天皇這個事實的節骨眼上,德仁的弟弟文仁發力。2006年,其妻紀子在40歲的“高齡”生下了目前皇室第三代唯一的男丁——悠仁。

△文仁和剛誕下皇子的妻子亮相。
△文仁和剛誕下皇子的妻子亮相。

  也許你要說,畢竟愛子公主才是長孫女,怎麼著也應該寵愛多一些吧。可從皇室近些年公佈的全家福來看,照片C位已從愛子逐漸變成了悠仁↓↓

△2005年新年全家福,愛子是絕對的C位。
△2005年新年全家福,愛子是絕對的C位。
△2008年,愛子和悠仁在全家福的兩邊。
△2008年,愛子和悠仁在全家福的兩邊。
△到了2014年,悠仁已經是絕對的C位。
△到了2014年,悠仁已經是絕對的C位。
△2018年的全家福,悠仁看起來更搶眼一些。
△2018年的全家福,悠仁看起來更搶眼一些。

  生了兒子後,文仁曾在多個場合對兄嫂頗有微詞,坊間也傳出兄弟不合的說法。

  以往皇太子即位後,總是立自己的孩子為儲君。此次德仁即位,要廢棄女兒立弟弟為第一繼承人,以便日後可以將皇位傳給自己的侄子。按照一般人的思維,德仁心理上這道檻很難跨過去。

△媒體整理的日本皇室家族譜。
△媒體整理的日本皇室家族譜。

  命里沒有莫強求

  當然,德仁繼位的煩惱不止於此。

  他的性格一直被日本右翼保守派認為“多愁善感,優柔寡斷”,很長一段時間,都被質疑是否能勝任天皇之位。

  另一方面,德仁與父親一樣是立場鮮明的“開明自由派”,對日本右翼的主張並不認同。

  2015年,在二戰結束70週年時,德仁呼籲正視曆史:“我沒有經曆過戰爭,但我認為隨著戰爭記憶逐漸淡忘,虛心回顧過去、正確將這場悲劇經驗和曆史傳承下去,在今時今日相當重要。”不少評論認為,這番話是針對首相安倍晉三及其他右翼分子所言。

  分析人士稱,德仁繼位後,可能比明仁更勇於表達守護正確曆史觀及和平憲法的立場。在日本右翼人士眼中,這恐怕不是他們理想的“王室傳統守護者”。

  內外夾擊,可以預見的是,一個月後即將走上天皇之位的德仁依然煩惱多多。

  不過,已近花甲之年的德仁也並非心胸狹窄之人。

  在經曆了婚姻危機、看慣了皇室紛爭之後,這個溫暖的男人對妻女之外的事都變得超然起來。現在的德仁在新聞發佈會上只談妻女,只要妻子的病好一些,他就非常開心,只要學霸女兒功課進步,他也非常知足。

△德仁和雅子一同參加女兒愛子的畢業典禮。
△德仁和雅子一同參加女兒愛子的畢業典禮。

  儘管皇位流向了弟弟文仁一家,德仁似乎正在以一種“命里沒有莫強求”的姿態示人。天皇之位對於他來說或許只是例行公事的一個過渡,他生命中真正的春天,是對一種普通家庭生活的希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