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少年”陳皓禹:小身軀藏著大“宇宙”
2019年04月01日05:28

原標題:“山水少年”陳皓禹:小身軀藏著大“宇宙”

挺過過關率僅有0.1%的海選,17歲的陳皓禹成為了1/100,站在新一季《最強大腦》的舞台上。面對各路英傑,他在臨行前為自己贈言:“我絲毫不懼,一如以往。畢竟我還是個少年,我有狂傲的勇氣,哪怕只有這一次,哪怕結果只有失敗,但只要我還站在這裏,這個世界,便是我的,我將創造自己的曆史!”

帶著一身傲氣的陳皓禹到了錄製現場,突然就“慫”了。像眾多文科出身的孩子一樣,他對於自己即將面對的這個偏理科舞台並不自信。這是他第一次面對如此具有科技感的舞台,當他站在中央同時接受著幾十台攝像機和鎂光燈的洗禮,連呼吸都有點睏難,甚至緊張到肚子疼。出發前的豪言壯誌,在舞台上轉眼就變成了忐忑。

一百進八十的比賽是陳皓禹要面對的首要關卡。對他而言,挺過了千里挑一的海選,他想要的不只是曇花一現,揮一揮長衫和摺扇就匆匆告別。但初次上台,緊張在所難免,心跳加速、手心冒汗,甚至腦袋空白的情況都時有發生。他不斷地強裝鎮定,一遍遍地告訴自己“不要緊張,不要緊張”。在陳皓禹心中,那一場排位淘汰賽帶給他的緊張感不亞於高考,甚至打出了奧運賽事的競技感。

第三季最強大腦中國戰隊隊長“水哥”王昱珩是陳皓禹的偶像,陳皓禹果斷報名參賽也是受到“水哥”的影響。為了致敬偶像,這個少年賭上了僅有75%的晉級率,藏起自己心中“除了走路,基本不敢有其他大動作”的緊張情緒,在萬眾矚目的全國爭霸賽上開始了他的“模仿秀”。在其他選手一路小跑搶占晉級名額時,他不緊不慢,全程選擇用穩步慢行的方式,拿下了“龜文骨跡”房間的最後一個晉級名額。賽後坦言“差點翻車”的他在比賽中的確也非常想跑起來,但為了模仿偶像的淡定人設,他抑製住了心中的緊張和焦躁,他要用一場比賽,詮釋“心態勝才是真的勝”。

文科少年在最強大腦舞台的完美逆襲不免讓人心生疑惑:在一個理科生大展身手的舞台,這個漢語言文學專業出身的“山水少年”到底是如何擠進其中的?

空間力是解開這個謎題的金鑰匙。其他文科生眼中有點頭疼的立體幾何,在陳皓禹看來卻是一種享受。挑戰項目《柏拉圖之鏈》的前奏剛剛響起,其他選手還正在試圖解讀規則,一個個柏拉圖十二面立方體已經層層穿過了他的耳窩、腦皮層,最後精準地投放在“大腦顯示屏”上。主持人剛說完最後一個字,陳皓禹就進入了興奮狀態,飛快地在目標牆上尋找對應的分子鏈結構圖,兩個大球相連,四個小球對稱……鑲嵌在“柏拉圖”多面體內的分析結構鏈,在短短幾分鍾內已經近乎一比一地清晰呈現在這塊“顯示屏”上。之後,這塊屏幕原封不動地“投放”在他的眼前,指尖的律動也鉚足了勁加入到這場“幾何盛宴”。他不斷用手指撥弄眼前僅一面可見的多何體,像小孩玩弄自己心愛的玩具一般投入。他早已與其融為一體,並不斷地“潛入”它的正面、側面和頂面,透過各個視圖尋找隱藏在其中的真正謎底。

4分25秒82,陳皓禹用緊張到微微發抖的手按下了答案提交鍵。聽到“答案正確”四個字,陳皓禹的興奮再也無法掩飾,他激動地擁抱隊友,大步邁向屬於自己的晉級席。這一次,他讓這個與自己似乎不怎麼匹配的舞台,變成了自己的主場。

除了卓越的空間力以外,大腦對音樂的分辨力也是陳皓禹一展身手的領域。他能夠精準分辨出多重奏交響樂曲的旋律方陣,複雜的旋律在他腦海中能夠自然而然“兵分兩路”。只在幾分鍾內,隱藏在交響樂中的主旋律已被他精準分辨出來,並由抽像轉換成了具象的樂譜。

作為舞台上的主角,陳皓禹沉靜內斂,不擅表達。面對三位導師誇獎或是建議,他只敢低著頭小聲說謝謝。舞台下的他卻恰恰相反,可以毫無保留地盡情訴說自己對世界的好奇與熱愛。

“成為一個包羅萬象的人”是陳皓禹對自己最大的期許。懷著對未知領域的好奇,他在哲學的世界中漫步,與柏拉圖“交談”,不斷向世界發問;他體驗從古典樂曲《廣陵散》到流行音樂《shape of you》的跨越;在遊戲世界中欣賞19世紀的巴黎原景……

活躍在各個領域的陳皓禹,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尤甚。為了創作一首與月亮有關的詩歌,他手拿一本宋詞,晚上十點在學校操場上踱步。甚至,他像一個真正的詩人一樣,在見到敦煌的塞北之秋時,觸景生情寫下“塞秋日影逐輪月,入夜千燈掩星樓,年年酒市燈如許,長使陽關不記愁”的七言絕句。

“經心皆識見,書史盡通該”,陳皓禹的室友這樣評價他。而談到對自己的評價,陳皓禹覺得正在急速成長的自己人生閱曆還遠遠不夠。至於更遠的未來,他想成為大學教師,並永遠做一個思考者,帶著對這個世界的好奇走下去。

三月中旬,這個17歲的少年帶著好奇和期待,走向了自己的成年禮。生日當天,他在微博中寫道,“惟願繼續上下求索,懷抱宇宙”。

蘭州大學 杜相益 實習生 劉俞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4月01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