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嘉絨藏家記
2019年04月01日16:08

原標題:夜宿嘉絨藏家記

  新華社成都4月1日電 夜宿嘉絨藏家記

  新華社記者陳天湖、康錦謙、軒玉玨

  清明漸近,記者來到素有“中國雪梨之鄉”美譽的四川金川縣,極目遠眺,只見漫山遍野的梨花綻放。金川地處青藏高原東部邊緣地帶,雪山環繞、河水清瑩,還分佈著一座座嘉絨藏寨。這個春天,綻放的不僅是梨花,更是長江上遊各族群眾保護生態、脫貧致富的幸福笑臉。

  64歲的藏族阿媽何邦秀是易地扶貧安置戶,她笑盈盈地將記者迎進家裡,向記者展示了雪梨膏的熬製過程:將雪梨一個個洗淨,去掉核,切成小塊,再磨成梨漿,梨漿倒入大鍋,生上火,不一會兒滿鍋梨漿便咕嚕嚕地冒起熱氣,顏色由白色漸漸變成黃色……“皮兒薄的梨汁水多,皮兒厚的就熬成膏。”何邦秀說,她17歲開始就會熬製雪梨膏。

  幾小時後,梨漿變成黏稠而富有光澤的黑褐色,雪梨膏便熬製成了。她手拿小勺刮上一口讓記者品嚐,放入嘴裡,口感細膩、味道清香。她告訴記者,近20斤雪梨可熬製1斤雪梨膏,收入比賣鮮果高出好幾倍。

  梨樹、梨花、梨膏,這是雪域高原賦予嘉絨藏族百姓的餽贈,如今更成為當地群眾致富奔小康的“法寶”。

  返鄉創業者苟華2015年從外地回到金川,創辦了一家農業科技企業,用現代化工藝將金川雪梨加工成梨膏、梨片、梨糖等系列產品。

  由於堅持品質,積極拓展銷路,他的金川雪梨產品成為市場上的“搶手貨”,銷往成都、重慶和台灣等地。2018年,公司營業額達到了300多萬元,帶動當地182戶村民每戶增收3000餘元。“我們下一步打算把製作雪梨膏剩下的雪梨渣也積極利用起來。”苟華說,現在縣里每年都要產生好幾千噸雪梨渣,如果製成生態有機肥料,又能反哺梨樹生長,達到循環經濟的效果。

  春可賞花、秋可觀葉的梨樹,現已成為當地群眾的“致富樹”,大家格外喜愛和珍視。“以前村里砍梨樹,說砍就砍了。現在折一根梨樹枝都心疼得不行。”苟華感歎。金川人對梨的感情,深藏在血脈,幾乎每家都有一段與梨相關的故事。

  2013年,金川縣啟動了雪梨振興計劃,對梨樹資源進行保護和綜合開發。經過多年努力,目前全縣梨樹種植規模達4萬畝、超過100萬株。在金川,最老的梨樹已有300多年曆史,目前依然枝繁葉茂、花豔果豐。連片的金川雪梨林春季花繁、秋季葉紅,不僅對長江上遊起到了生態保護作用,還形成了獨特的景觀資源,成為拓展全域旅遊的“金山”“銀山”。

  “鄉村振興不僅要致富,還要讓老百姓在美麗鄉村建設過程中得到美的享受。”金川縣委宣傳部部長鄭剛說,金川有百年古梨樹,萬畝梨林,要保護好梨樹,讓老百姓在詩意鄉村中幸福生活。

  金川縣沙耳鄉神仙包又被稱作“世外梨園”。拉姆跟媽媽一起經營的藏式民宿就在神仙包的梨花叢中。早春的月亮在雪山和梨花映襯下顯得格外皎潔。熱情端莊的拉姆燃起火爐,招呼記者圍坐一起,述說她與梨的故事。

  “我們金川梨的香,隔座山都聞得到。”拉姆說,2015年,她母親看到前來賞梨的遊客越來越多,便下定決心,拿出自己全部積蓄,加上政府補貼,把自家房屋改造成了民宿,主打特色民居和梨花觀光。本在外打工的拉姆也回到家鄉,與母親一起辦起了藏式民宿。

  “每年過來賞梨花的‘回頭客’不少。”拉姆笑著說。她從屋裡抱出幾床被子,給每間客房都加上。

  現在,拉姆不僅經營民宿,還開了網店,把自己熬製的雪梨膏等土特產銷售出去。“有了更多的收入,下一步還想把民宿好好修飾一番。”拉姆說。

  伴著皎月、雪山與梨花樹影,記者一夜安睡。第二天清早,拉姆背對梨樹,幫著女兒紮辮子。一陣山風吹過,院里的梨花瓣紛紛揚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