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人物分析之五:“二鹿”,公正即真理
2019年04月01日17:51

原標題:《冰與火之歌》人物分析之五:“二鹿”,公正即真理

同道朗親王一樣,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也是在劇集中領了便當,但在原著中還活得好好的角色之一。事實上,在原著的格局下,這位拜拉席恩家族僅存的嫡系血脈,也和多恩的道朗親王一樣,還肩負著推動劇情的重要使命。

因為在鹿家三兄弟中排行老二,史坦尼斯被粉絲們昵稱為“二鹿”。今天咱們就來聊一聊“二鹿”和他那堅忍的人生。

鐵王座的堅實後盾:風暴地

拜拉席恩家族的世襲領地位於維斯特洛的東部,因常年遭受來自狹海(Narrow Sea)的狂風暴雨,遂得名“風暴地”(Stromlands)。作為維斯特洛大陸上最年輕的大貴族,拜拉席恩家族的曆史始於龍王伊耿發動“征服戰爭”之後,其建立者是伊耿手下最得力的軍事統帥奧里斯·拜拉席恩(Orys Baratheon),也有謠傳說他實際上是伊耿的私生兄弟。

奧里斯在征服戰爭期間,斬殺了末代風暴王“驕傲的亞爾吉拉·杜蘭登”,為龍王征服了風暴地。戰後,伊耿把風暴王的領地和其獨生女Argella Durrandon一併賜給了奧里斯。為了紀念末代風暴王亞爾吉拉在戰爭中的英勇無畏(風暴王沒有像“黑心”赫倫那樣固守城堡,而是選擇親率大軍迎戰龍王),奧里斯雖保留了自己的姓氏,但卻採用了風暴王的旗幟、家徽和箴言作為拜拉席恩家族的標誌。

在此後的兩百多年里,風暴地的拜拉席恩家族一直是鐵王座的堅定支持者,在每一次戰亂和危機中,他們都毫無保留地站在了鐵王座這邊,助其平定叛亂、穩固王位。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伊耿五世統治期間,因伊耿五世的長子“矮個”鄧肯王子拋棄了與風暴地的萊昂諾·拜拉席恩公爵之女的婚約,萊昂諾公爵一怒之下自立為王。最後,為了平息拜拉席恩家族的怒火,鄧肯王子宣佈放棄王位繼承權,同時,伊耿五世又將小女兒雷蕾·坦格利安嫁給了萊昂諾公爵的繼承人蒙德·拜拉席恩。自此之後,拜拉席恩家族便與鐵王座有了直接的姻親關係,也就是說,因迎娶雷蕾公主,拜拉席恩家族的後代也繼承了一半龍族血脈。

雷蕾公主就是勞勃三兄弟的祖母。伊耿五世決定將小女兒許配給蒙德·拜拉席恩的時候,怎麼也不會想到僅僅五十年後,曾是鐵王座最忠誠部屬的拜拉席恩家族,竟會一舉推翻坦格利安的統治,自己坐上鐵王座。

在由瓊恩·艾琳公爵促成的“篡奪者戰爭”中,有件很值得玩味的事——當年被瘋王殘酷殺害於紅堡的是北境守護史塔克公爵和其繼承人布蘭登,被雷加王子帶走的是史塔克家的萊安娜,瓊恩公爵之所以被逼造反也是因為瘋王要求他交出自己的養子——奈德·史塔克。可以說整個“篡奪者戰爭”都是由於狼家被害引發的(“五王之戰”也是由狼家被害引發的,可憐的史塔克),但在決定造反後,瓊恩公爵卻選擇了讓勞勃·拜拉席恩繼承鐵王座,而不是奈德。其根本原因就在於勞勃擁有龍族血脈,而信仰舊神的北境人奈德·史塔克卻沒有。從這一點上看,“簒奪者戰爭”的革命性並不徹底,在推翻龍家統治的同時,卻又認為只有繼承了龍族血脈的人才有權接下鐵王座。

鹿家的金屬三兄弟

雷蕾公主的兒子史蒂芬·拜拉席恩,在父親蒙德公爵戰死於“九銅板王之戰”後,繼承了風息堡。史蒂芬年幼時與“瘋王”伊里斯,還有泰溫公爵同在君臨做侍酒,關係很要好。在與伊斯蒙家的卡珊娜成親後,史蒂芬公爵陸續有了三個兒子——勞勃、史坦尼斯和藍禮。

三兄弟雖一母同胞,卻性格迥異。曾在風息堡當過鐵匠、熟識三兄弟的守夜人唐納·諾伊有過一段評價:“如果說勞勃是真鋼,那史坦尼斯就是純鐵,又黑又硬又堅強,卻也容易損壞,和鐵一樣,彎曲之前就會先斷掉。至於藍禮嘛,他像是閃閃發光的亮銅,看起來漂亮,實際卻不值幾個錢。”

諾伊用鐵匠最熟悉的金屬來比喻三兄弟,十分到位。長兄勞勃驍勇善戰,幼弟藍禮風姿俊逸,和引人注目又討人喜歡的兩兄弟相比,“二鹿”史坦尼斯嚴肅沉悶、淡漠苛刻,確實如諾伊所言,是放在真剛與亮銅邊毫不起眼的黑鐵。

史坦尼斯十三歲時,史蒂芬公爵奉瘋王之命前往自由城邦瓦蘭提斯,為雷加王子尋覓血統高貴的王妃。返程途中,公爵夫婦所乘的艦船在鄰近風息堡的破船灣遭遇風暴,艦船上的所有人均遇難,只有一個名為“補丁臉”的神秘弄臣活了下來,但也是從此失智(補丁臉起死回生後經常有意無意說出一些預言)。史坦尼斯在風息堡親眼目睹艦船沉沒,天性寡言的他因此變得更加陰鬱。

陰鬱的人自然是不討喜的,父母死後,除了服務於拜拉席恩家族的克里森學士,沒什麼人喜歡不知開懷為何物的史坦尼斯。當然,與他的弔喪臉相比,人們更難以接受的,是二鹿天性中對原則的堅持。一個把任何人事都要放到公正的天平上去稱一稱的人,無論對他人還是對自己,都是一種巨大的壓力。

令人忌憚的對手

劇中的二鹿沒有主角光環傍身,出場離場都有些突兀,以至於觀眾只記得他縱容紅袍女多次火燒活人。

其實,在“五王之戰”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史坦尼斯是最令泰溫公爵頭疼的人。彼時的另外幾個王位爭奪者——藍禮是繡花枕頭,巴隆大王率領的“鐵民”只擅長海戰,少狼主羅柏根基未穩且遺傳了老爹的不懂政治,都沒被泰溫公爵放在眼中。雖然詹姆的意外被俘曾短暫打亂了蘭尼斯特的計劃,但手握珊莎做人質的泰溫公爵,自始至終都緊盯著唯一的對手——史坦尼斯·拜拉席恩。

震古爍今的泰溫公爵當然不會看走眼,那麼弔喪臉史坦尼斯為什麼會如此令人忌憚呢?

一戰成名:風息堡之圍

冰火曆公元282年,篡奪者戰爭突然打響。雖然瘋王早已民心盡失,但維斯特洛仍有很多貴族不願成為叛軍,就連瓊恩·艾琳公爵的穀地和勞勃自己統帥的風暴地,都有許多貴族選擇繼續效忠鐵王座,轉而起兵反抗自己的封君。

在瓊恩公爵安排奈德娶了凱特琳,自己娶了萊莎·徒利之後,七大王國暫時分成了三派:

保皇派:王領、多恩、河灣地全境以及穀地與風暴地、河間地內一些不願反叛的家族;

叛軍:北境、穀地、風暴地、河間地中願意跟隨叛軍的家族;

中立派:西境(蘭尼斯特封地)、鐵群島、河間地的佛雷家族(資深兩面派)

從這樣的勢力分佈來看,其實在篡奪者戰爭初期,叛軍的軍力處在下風,因為實力強大的西境保持中立, 而富饒多產的河灣地和戰力強勁的多恩都全境效忠鐵王座。雖然勞勃在戰爭初期的“盛夏廳之役”中三奏凱歌,但在率軍離開風息堡之後,很快就在岑樹灘被藍道·塔利伯爵(山姆的老爹,也是維斯特洛的名將)擊敗,只能率殘部北上逃亡。

岑樹灘之役後,梅斯·提利爾公爵為了保存河灣地的實力,打著“蕩平勞勃老家、剷除叛軍根據地”的旗號,率河灣地大軍進攻風息堡。與此同時,派克斯特·雷德溫伯爵率艦隊封鎖了風息堡周邊海域。風息堡堅固異常,在曆史上從未被攻陷過,提利爾大軍也不打算費勁攻城,而是選擇了水陸兩邊圍城,因為此時的風息堡內,只有勞勃留下的少量守軍和他的兩個弟弟。

原本計劃很快會結束的“風息堡之圍”,最終將河灣地大軍整整拖在風暴地達一年之久。還未成年的史坦尼斯奉命守城,在城內叛亂和城外大軍壓境的雙重壓力下,一邊看著城外的河灣地士兵大吃大喝飲酒作樂,一邊在城內過著啃樹皮吃老鼠分分鍾要山窮水盡的生活。視守城為己任的史坦尼斯從未想過投降,甚至已經做好了吃人肉的準備,好在熟悉海上通道的走私犯戴佛斯·席渥斯突破了雷德溫艦隊的重重包圍,將一船洋蔥和鹹魚偷運進城,暫時緩解了風息堡內的糧食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戴佛斯又被叫做“洋蔥騎士”)

洋蔥騎士戴佛斯·席渥斯

在河灣地大軍圍困風息堡的一年中,戰局因勞勃在三叉戟河上擊殺了雷加王子而有了根本性的轉變。泰溫公爵在態勢明朗之後適時出兵,指揮西境大軍血洗君臨。奈德·史塔克這才有空從君臨前往風息堡解圍,河灣地大軍眼見王軍大勢已去,遂決定臣服於勞勃。

在整個簒奪者戰爭期間,史坦尼斯雖未直接參戰,但他死守風息堡的行動將高庭大軍牢牢牽製在風暴地長達一年。若是風息堡失守,高庭手握勞勃的兩個弟弟做人質加入戰局,叛軍便很難在三叉戟河取得優勢。屆時,做壁上觀的泰溫公爵血洗的就不會是君臨了。

可惜的是,篡位成功的勞勃並沒有認可史坦尼斯堅守風息堡的功績,而是感謝奈德·史塔克解了風息堡之圍。勞勃稱王之後,將拜拉席恩家族的世襲領地風暴地連同都城“風息堡”(Storm’s End)一起賜給了幼弟藍禮·拜拉席恩,而史坦尼斯只獲封得到了龍石島。

從維斯特洛的地圖上可以看出,“風暴地”緊鄰鐵王座的直屬領地“王領”(Crownlands),風息堡也是距離君臨最近的封地都城,不僅如此,風暴地和王領在陸地和海域上皆有交集。這樣的地理位置決定了風暴地的戰略價值,一旦有威脅鐵王座統治的事件發生,風暴地領主都可以迅速從風息堡調動大軍保衛君臨,並率先控製君臨周邊的陸地和海域。

勞勃並非是一個刻薄寡恩的人,但卻把有重要戰略意義的世襲家族領地賜給了什麼也沒幹的藍禮,足見即便是在一同長大的親兄弟之間,史坦尼斯也並不受待見。

雖然艱苦守城並沒有得到勞勃的認可,但“風息堡之圍”卻奠定了史坦尼斯“堅韌不拔”的人物基調。此一役之後,不管是友軍還是敵人,都見識到了一個堅持到底、決不妥協的人的可怕。促成史坦尼斯寧死不降的堅韌背後,是對原則的堅持。在史坦尼斯眼裡,守城是他的責任,是不可以退而求其次的原則,是絕對的公正。而他,史坦尼斯,死也要死在堅守原則、捍衛公正的路上。

經驗豐富的軍事將領

勞勃初登鐵王座,維斯特洛上下仍有不少坦格利安的舊部,以及像鐵群島這種趁亂就想出來搶兩把的投機者。

為幫助勞勃鞏固統治,史坦尼斯奉命組建皇家海軍,攻克龍石島,之後又指揮艦隊在“葛雷喬伊叛亂”中大敗以海戰能力著稱的鐵艦隊。由於出色的海戰能力,史坦尼斯在勞勃的禦前會議中一直擔任海政大臣及皇家艦隊總司令。

事實上,直到“黑水河之役”後期,雖然提利昂用野火暫時阻住了史坦尼斯艦隊的步伐,但二鹿的海上與陸地軍備在“五王之戰”中仍處於上風。若不是小指頭為蘭尼斯特與高庭締結了喬佛里與小玫瑰的婚約,使得回援君臨的蘭尼斯特大軍與提利爾軍合力包抄史坦尼斯,鐵王座極有可能已經易主。

謹慎的政治頭腦

同自己的兩個耀眼兄弟相比,弔喪臉史坦尼斯恐怕也是鹿家唯一有政治頭腦的人。二鹿天性嚴肅,很少有情緒波動,因此處事十分冷靜謹慎。

其實,最開始懷疑瑟曦的三個子女並非勞勃親生的人並不是瓊恩公爵,而是史坦尼斯。但他深知自己不受勞勃待見,於是並沒有向勞勃直接告發,而是選擇向瓊恩公爵說明疑慮。二人聯手調查,才發現瑟曦與詹姆亂倫的真相。

就在瓊恩公爵決定著手清除蘭尼斯特的勢力之時,“無冕之王”小指頭迅速出手,指使萊莎·徒利毒死了自己的丈夫。謹慎的二鹿在瓊恩公爵死後,立刻警覺到君臨的危險,遂連夜離開君臨,從此無論勞勃、瑟曦如何宣召,都堅守龍石島不出。面對如此謹慎的對手,即便是小指頭,也無可奈何。

奈德被斬首於君臨後,史坦尼斯迅速向七國上下的所有領主發出信函,昭告瑟曦與詹姆亂倫生子。這一招釜底抽薪可謂用得相當好,要想對付強大的蘭尼斯特,必須要先將對方至於“名不正言不順”的境地。只可惜二鹿在維斯特洛的人緣實在太差,以至於知道真相的群眾竟然大部分跑去效忠也姓拜拉席恩的藍禮。

不過二鹿到底冷靜,他看出“五王之戰”的格局中,史塔克是為複仇,鐵群島是趁火打劫,藍禮是階級內部矛盾,真正的敵人只有泰溫公爵坐鎮的蘭尼斯特。於是他製定了先平息階級內部矛盾,然後直逼君臨,擒賊先擒王的軍事策略。

打了場醬油的藍禮

不得不說,二鹿的判斷十分準確。

藍禮所在的風暴地,一則全是舊臣,效忠藍禮和效忠史坦尼斯對於領主們來說差別不大;二來風暴地距離王嶺最近,海陸兩線出兵君臨,比起要從北境一路打過來的史塔克,可容易太多了。一旦成功拿下君臨,史坦尼斯便可處置喬佛里為奈德複仇,屆時本來就對史坦尼斯有好感的狼家便不會再鬧獨立了。至於鐵群島,當年就被二鹿打得元氣大傷,皇家艦隊總司令,自然是不懼跟鐵民們再撕一場。

在勸降藍禮失敗後,史坦尼斯的確是按照這樣的策略去實踐的。先是讓梅麗珊卓釋放影子殺手殺死了藍禮,收編風暴地之後,便直搗君臨。只可惜維斯特洛還有小指頭這樣的至尊高手,他利用洛拉斯與藍禮深厚的基情,成功將誓要為藍禮複仇的提利爾爭取到了蘭尼斯特的一邊。

威武我指頭叔

史坦尼斯在黑水河上的慘敗,是整個“五王之戰”的戰略轉折點。解了君臨之危的泰溫公爵終於騰出手來開始收拾北境。一些資深兩面派如佛雷家族和恐怖堡的波頓家族,也因黑水河之役看出了戰局變化,遂而倒向蘭尼斯特,從內部瓦解狼家勢力,最終釀成了“血色婚禮”。

不過謹慎如史坦尼斯,到底是在“五王之戰”中活了下來。梅麗珊卓對亞索爾·亞亥重生預言的錯誤解讀給這位龍石島親王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但追根究底,還是史坦尼斯堅如純鐵的一面成就了他在冰火格局中的位置。

堅守原則,公正即真理

“這世上再沒有誰比一個絕對剛正不阿的人更可怕。”瓦里斯曾這樣評價史坦尼斯。

北境守護奈德·史塔克也以公正著稱,但同史坦尼斯比起來,奈德的公正更像是亂世中天真的理想主義,主要的作用是感召他人。而“公正”二字於史坦尼斯而言,則是高於一切的真理,是窮其一生都必須追隨守護的信仰。這種把公正當做終極信仰並據此行事的態度,在風雨飄搖的亂世,可謂相當奇葩。馬丁將這麼一個奇葩人物放在了與“冰火大戰”關係密切的龍石島上,實在用(ju)心(xin)良(po)苦(ce)。

史坦尼斯在幾番關鍵時刻堅守原則的選擇,決定了他、甚至整個維斯特洛的命運。

關鍵時刻一:贏得忠誠

如前所說,在風息堡之圍已經到了要吃人肉的危急時刻,走私犯戴佛斯·席渥斯利用高超的走私技術和網絡,成功突破雷德溫艦隊的重重封鎖,將一船洋蔥和鹹魚運進城內,解了危局。面對這位整個風息堡的救命恩人,史坦尼斯先是將戴佛斯·席渥斯封為爵士以示嘉獎,繼而親自操刀斬下了他左手的第一個指節,作為對戴佛斯多年走私行為的懲罰。

這便是史坦尼斯的絕對公正 ——“善行並不能抵消惡行,惡行也不能掩蓋善行,行為各有其報應處置。”

他的這一決定為其贏得了洋蔥騎士後半生的絕對忠誠。而事實證明,洋蔥騎士的效忠與輔佐,是促成史坦尼斯躋身冰火“二級主角”的重要因素。

關鍵時刻二:效忠與反叛

我們知道,勞勃並不是一個公平的君主和長兄。多年以來,一直奉行“業績都是史坦尼斯掙下的,功勞賞賜都是藍禮的”的策略。不僅如此,還經常讓二弟難堪,比如他在史坦尼斯的新婚之夜、在史坦尼斯的婚床上搞大了另一位貴族之女的肚子。

面對這樣一位偏心的家長,史坦尼斯心寒已久,但他依然選擇維護和效忠勞勃,並非是為血肉親情,而是在史坦尼斯眼中,效忠君主是臣子的本分,是不能違背的絕對公正。

在瓊恩公爵、勞勃和奈德相繼死去之後,維斯特洛再次陷入戰亂。同其他加入“五王之戰”的人不同,史坦尼斯不為報仇、也毫無爭權奪利之心,他舉起叛旗的唯一原因竟然和他曾效忠鐵王座的原因如出一轍——為了公正與原則。

“這不是要不要的問題,作為勞勃的繼承人,王座就是我的。這是法律。”——史坦尼斯

在史坦尼斯的邏輯中,因瑟曦的三個子女都非勞勃所生,那麼根據鐵王座的繼承規定,勞勃死後,王位順理成章應當由他繼承。換句話說,王冠只有戴在史坦尼斯的頭上,才是公正的。視公正為最高真理的史坦尼斯,根本就不想當什麼七國之主,他接納與追求王位,純粹因為這是理所應當。

所以,就像當初死守風息堡、無論如何都不投降一樣,史坦尼斯在成王這條路上也是拒不妥協。不管是凱特琳的勸說、親兄弟藍禮的阻撓,還是黑水河上的慘敗、紅袍女預言的失誤,都無法動搖他一分一毫。

關鍵時刻三:弑殺藍禮

由於有“只有自己成王才是絕對公正”這種邏輯,史坦尼斯對其他所有王位爭奪者及其效忠者們都只有一個態度——憤怒。而他對於幼弟藍禮自行稱王的舉動則已經是出離憤怒。

作為最早知曉瑟曦與詹姆亂倫真相的幾個人之一,藍禮對勞勃死後鐵王座的歸屬心知肚明。也因此,史坦尼斯無法理解,為什麼藍禮要公然侵犯這種絕對公正。藍禮死於影子殺手,並非是史坦尼斯受到了梅麗珊卓不正確預言的引導,而是他對絕對公正的違背,根本不可能得到史坦尼斯的原諒。

但“弑親”本身同樣是一件有違正義的事情,因此,在決定弑殺藍禮的那一刻,史坦尼斯的悲劇命運便已註定。冰火世界曆來有“弑親者詛咒”,史坦尼斯在黑水河上的慘敗便是這詛咒的一部分——若不是影子殺手擊殺藍禮,小指頭也不會有機會締結提利爾與蘭尼斯特的聯盟。

個人認為,雖然劇集目前已大幅度偏離原著,但劇集中安排布蕾尼殺死史坦尼斯是合理的(馬丁說不定也會這樣寫)。一來這符合“弑親者詛咒”,二來也是對布蕾尼追尋恪守承諾的騎士信條的圓滿。

劇集中史坦尼斯已死於布蕾妮之手

史坦尼斯畢生堅守絕對公正,可謂是冰火世界心誌最堅之人,但正如鐵匠諾伊所言——“他又黑又硬又堅強,卻也容易損壞,和鐵一樣,彎曲之前就會先斷掉”,史坦尼斯不能調和兩種都應堅守的絕對正義之間的矛盾,他最終將死於自己選擇堅守的絕對公正。

這樣一個生於斯死於斯的閉環,是馬丁大神對人性探討的至深之處。

不過,我也說過,即便二鹿最終難逃一死,但他現在在原著中還活得好好的,也還承擔著推進劇情的重要責任。

關鍵時刻四:揮師北上

在黑水河上大敗、繼而退守龍石島之後,史坦尼斯消沉過一陣。期間,他依賴梅麗珊卓的預言,尤其當梅麗珊卓對羅伯、喬佛里和巴隆大王的詛咒一一應驗之後,史坦尼斯不得不相信紅袍女的神力,勉強同意把勞勃當年在他婚床上搞出來的私生子——艾德瑞克·風暴獻祭,以便紅袍女召喚石龍。

而此時,因敢於諫言而被史坦尼斯任命為國王之手的“洋蔥騎士”戴佛斯收到了守夜人向七國上下所有領主發出的關於異鬼入侵的求援信。

戴佛斯先是偷偷運走了艾德瑞克,接著懇請史坦尼斯響應守夜人的號召。在七國上下所有領主,包括親自到訪過長城的提利昂都置守夜人的請求於不顧的關鍵時刻,史坦尼斯聽從了戴佛斯的勸諫,做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選擇——揮師北上。

雖然此時仍然追隨史坦尼斯的軍隊數量已大不如前,但二鹿的適時出現,還是幫助囧雪在長城守衛戰中擊退了野人。由此,長城之危暫解。有史坦尼斯訓練有素的軍隊坐鎮,瓊恩才有條件發起與“塞外之王”曼斯·雷德的談判,而收編野人進入長城之內,是抵禦異鬼入侵的重要舉措。

長城之上,史坦尼斯對雪諾說:“席渥斯大人出身低微,但他提醒我自己的職責,當時我滿腦子所想的只有權位。戴佛斯說,我把馬車放在了馬前面,是啊,靠贏取王座來拯救國家,根本是本末倒置,我應該拯救國家,從而贏取王座。”史坦尼斯指向北方。“那兒,那兒有我命中註定要與之搏鬥的敵人。”

這段話每每讀來都令我動容。合格的君主的確應當先“拯救國家”,再“贏取王座”。風雨飄搖的亂世,諸王並立,每個人都想坐上鐵王座,然而只有史坦尼斯做出了真正的高尚之舉——因為在他眼中,保護王國與臣民是一個君主的最高職責,是身為王者必須維護的絕對公正。

他指向北方說出“那兒有我命中註定要與之搏鬥的敵人”的這個畫面,或許是整部《冰與火之歌》中最令我震撼的片段之一。史坦尼斯並非亞夏古書中所指的“預言之子”,他也並沒有能夠喚醒魔龍、召喚“光明使者”的天賜神力,但這個並沒有得到多少命運厚待的人,選擇挑起責任,成為一個真正的王者。

“我們所做的選擇比我們所具有的能力更重要”,鄧布利多對哈利講過的這句話,我記了很多年。

相信這也是馬丁會把史坦尼斯放在與“冰與火大戰”密切相關的龍石島,同時還安排了紅女巫錯誤預言條線的原因。堅如純鐵者如史坦尼斯,或許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預言之子,當他決定堅守君主的職責迎戰異鬼,他就已經是鐵王座上無上的王者。

最後,再為沒有看過原著的讀者們掃盲一下史坦尼斯的近況。

在幫助囧雪守住長城之後,史坦尼斯將不少野人收編入伍。他希望囧雪能夠繼承臨冬城,這樣便能順利統一北境,這一計劃因為囧雪的拒絕及其後來成為守夜人總司令而作罷。沒有了史塔克之子的名正言順,史坦尼斯必須自己出面逐一贏得北境的效忠。他根據囧雪的建議,先是與北境的高山氏族同吃同住取得了他們的支持,接著在拿下由鐵民占領的深林堡之後將其歸還給了深林堡之前的主人——葛洛佛家族,由此獲得了葛洛佛、莫爾蒙等北境家族的效忠。

塞外之王曼斯雷德

在史坦尼斯離開長城向臨冬城進發之前,囧雪在梅麗珊卓魔法的配合下,成功將被史坦尼斯處以火邢的“塞外之王”曼斯·雷德救下,以此換取他帶領小撮野人先行前往臨冬城營救即將跟小剝皮成婚的艾麗婭。(遠在長城的囧雪並不知道小剝皮所謂的二丫其實只是原臨冬城管家的女兒珍妮)曼斯等人在行動過程中得到了已經被折磨成“臭佬”的席恩·格雷喬伊的幫助,最終,席恩與珍妮逃出臨冬城,曼斯被小剝皮俘虜,生死未知。

劇集中席恩解救的人換成了珊莎

而史坦尼斯之前在深林堡的戰鬥中俘虜了席恩的姐姐阿莎·格雷喬伊,這樣一來,巴隆大王僅剩的兩個子女就在史坦尼斯帳下重聚了。與此同時,由於瑟曦拒絕歸還向布拉佛斯鐵金庫欠下的巨額債務,鐵金庫派出特使前往北境尋找史坦尼斯。史坦尼斯與特使簽訂協議,作為被鐵金庫承認的鐵王座繼承者認下所有鐵王座所欠的債務,從而獲得鐵金庫的貸款。

另一方面,早在還在長城之時,史坦尼斯就派出洋蔥騎士前往白港爭取北境舊屬曼德勒家族的支持。洋蔥騎士在白港曆經波折,最終從白港領主威曼·曼德勒處得知瑞肯·史塔克還活著的消息。威曼伯爵答應只要戴佛斯能通過走私通道將瑞肯安全帶回白港,他就立刻宣誓效忠史坦尼斯。(威曼伯爵疑似把幾個佛雷做成了餡餅,帶去小剝皮的婚禮上給波頓、佛雷家族們吃)

原著中瑞肯還沒有死

由於史坦尼斯在北境的一系列活動,北境各處散亂的據點得以連接,而二鹿向盧斯·波頓宣戰,則更是點燃北境反抗被蘭尼斯特封為“北境守護”的波頓家族的導火索。

加之龍石島上有大量可以用來對付異鬼的“龍晶”這件事,身為龍石島親王的史坦尼斯最為熟知,他和囧雪在長城之上也建立了相互欣賞。因此,這位拜拉席恩家族僅存的嫡系後裔,還將在未來的“冰火大戰”中佔據至關重要的一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