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藝術人物|讓·努維爾與“沙漠玫瑰”卡塔爾國家博物館
2019年04月01日07:27

原標題:一週藝術人物|讓·努維爾與“沙漠玫瑰”卡塔爾國家博物館

位於多哈的卡塔爾國家博物館近日正式向公眾亮相,建築師讓·努維爾以沙漠中出現的晶體結構為靈感,創造出一種融合建築、空間和感官的獨特建築體驗。在上海,第四屆HUGO BOSS 亞洲新銳藝術家大獎公佈入圍藝術家名單,四位“85後”藝術家中三位為女性,女性在藝術世界中的崛起也被連續9年參加香港巴塞爾展會的畫廊主認為是一種趨勢。此外,廣受歡迎的德國女藝術家卡塔琳娜·格羅斯在廣州舉辦個展,用噴漆槍消除界限,表達多元的世界。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一週藝術人物”,報導並評析國內外的藝術話題人物及熱點事件。

卡塔爾多哈 | 建築師讓·努維爾

卡塔爾國家博物館正式亮相,“沙漠玫瑰”融合建築、空間和感官體驗

讓·努維爾

據《藝術新聞》報導,3月28日,卡塔爾國家博物館正式向公眾亮相。卡塔爾國家博物館主席哈穆德·本·可哈里發·阿勒薩尼表示:“很高興能夠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一起見證這個特別的時刻。文化連接彼此,我們相信全新博物館的落成將創造一個卓越的對話平台。”

卡塔爾國家博物館鳥瞰圖 網絡圖

卡塔爾國家博物館外景 網絡圖

卡塔爾國家博物館具有建築面積約8000平方米的永久性展廳、約2000平方米的臨時展廳、一個擁有220個座位的禮堂、一個70座的小報告廳、兩個咖啡廳、一個餐廳和一個博物館商店,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現代卡塔爾創始人之子阿卜杜拉·本·賈西姆·阿勒薩尼(1880-1957)的複原宮殿,在成為國家博物館之前,它曾是整個皇室家族的住所以及政府機構所在,卡塔爾20世紀的探險便由此處發端。

博物館的改建設計由建築師讓·努維爾(Jean Nouvel )操刀,其靈感來自於沙漠中出現的晶體結構。館內有11個陳列展館和一條長達1.5公里的展館長廊。“將‘沙漠玫瑰’作為建築設計的基礎,是一個非常烏托邦的想法”,讓·努維爾表示,“為建造這個充滿巨型曲面圓盤、交錯和懸臂結構的建築,我們採用了大量超前技術,它創造了一種融合建築、空間和感官的獨特體驗。”

卡塔爾國家博物館共分為三個章節:“起源”、“生活在卡塔爾”以及“卡塔爾當代史”,通過口述曆史紀錄片、檔案照片、地圖、文本、模型等資料,觀眾可以在11個展館中領略卡塔爾半島的發展曆史。

卡塔爾藝術家哈薩·本·穆罕默德·阿勒薩尼創作的大型雕塑《祖國》

此外,博物館委託數位本地、區域和國際藝術家創作新作品,包括黎巴嫩藝術家西蒙·法塔爾創作的雕塑《海洋之門》、卡塔爾藝術家阿里·哈薩創作的牆面裝置《國家智慧》和卡塔爾藝術家哈薩·本·穆罕默德·阿勒薩尼創作的大型雕塑《祖國》等。(整理/畹町)

上海 | 青年藝術家郝敬班、許哲瑜、艾薩·霍克森、潘濤阮

第四屆HUGO BOSS 亞洲新銳藝術家大獎入圍藝術家名單公佈,四位均系“八五後”

郝敬班(左上)、許哲瑜(右上)、艾薩·霍克森(左下)、潘濤阮 網絡圖

3月27日,上海外灘美術館與HUGO BOSS宣佈啟動2019年“HUGO BOSS 亞洲新銳藝術家大獎”,該屆獎項將繼續聚焦大中華及東南亞地區新銳藝術家,探索和挖掘具有突破性的藝術語言、實踐與體驗,鼓勵亞洲新銳藝術在審美、思想與文化層面的多樣性,扶持並推動新穎的藝術實踐與思考,為藝術家提供更多可見性和批判性討論。

經評委會斟酌評選,確認第四屆“HUGO BOSS亞洲新銳藝術家大獎”入圍藝術家為:郝敬班(中國大陸),許哲瑜(中國台灣地區),艾薩·霍克森(Eisa Jocson)和潘濤阮(Phan Thảo Nguyên)。

郝敬班影像作品

郝敬班,1985年生於中國山西,現生活工作於北京。郝敬班的實驗紀錄片和散文電影作品,綜合她蒐集而來的影像、錄音、檔案文獻、訪談和敘述,建構交織的社會曆史片段。許哲瑜,1985年生於台灣台北,現生活工作於台北,作品形式以動畫、錄像、裝置為主。作品關注媒介與記憶之間的關係,對創作者而言,無論是個人私密的或群體記憶,重要的並不只是透過媒介所能回溯的事件曆史,更是記憶如何被建構與被觀看的過程。艾薩·霍克森,1986年生於菲律賓馬尼拉,現生活工作於馬尼拉。艾薩·霍克森是一位當代編舞家和舞者。從鋼管舞到猛男舞,再到女公關的工作,艾薩試圖探討服務業中舞者身體的勞動與再現,從而揭露身份和性別其意義的形成、魅惑政治,和菲律賓人的社會流動性。潘濤阮,1987年生於越南胡誌明市,現生活工作於胡誌明市。潘濤阮是一位多媒體藝術家,創作題材涵蓋繪畫、裝置和“戲劇場域”,其中包括她所說的行為姿態和運動影像。通過文學、哲學和日常生活,潘濤阮觀察了社會習俗、曆史和傳統中的曖昧問題。

潘濤阮繪畫作品

四位入圍藝術家作品展將於2019年10月18日至12月15日在上海外灘美術館舉辦。(文/畹町)

廣州 | 德國藝術家卡塔琳娜·格羅斯

用噴漆槍消除界限,表達多元的世界

卡塔琳娜·格羅斯

3月30日,德國藝術家卡塔琳娜·格羅斯(Katharina Grosse)的個展“呢喃的泥土”在廣州K11 開幕。格羅斯以噴漆槍為主要繪畫工具,她將斑駁陸離的顏料塗覆於展覽空間的牆面、自己的床上、公共廣告牌、整棟房子及其周邊環境中,還有形形色色組合在一起的物件,如土堆和樹幹上,創作出大型場域相關的繪畫作品。“呢喃的泥土”分為三個展區,由《絲綢工作室》《腹中》《陳列室》三件作品組成。

展覽標題“呢喃的泥土”來源於粵語俗語“鬼食泥”,意指說話含糊不清,介於可聽與不可聽之間的狀態。在格羅斯所建造的空間里,色彩如同強度不一的震顫和視覺聲浪,可見與不可見、可知與不可知交織在一起。觀看展覽成為一段情感和身體的對話,無法被簡化為線性敘事:這是一種不斷脫節的“呢喃”。

格羅斯生於1961年,“我從20歲開始畫畫,”她說道,“童年時,我經常跟自己玩一個遊戲:我一定要在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前把牆上的所有陰影都消滅掉。我發明了一把隱形的刷子,能夠掃除窗檯上、檯燈上和其他地方的的陰影。這變成了一種執念。”童年的遊戲和想像也許正是開啟格羅斯日後運用噴漆槍進行創作的鑰匙。

噴漆槍讓人想到塗鴉藝術,不過,格羅斯並不這麼認為,“塗鴉往往是用書寫或塗繪的方式來提出要求,比如標記一個界限。而我做的是把界限塗掉,是拉開空間而不是封閉空間,”格羅斯說道,“我覺得邊界區域是極富戲劇張力的場域,因為在這些區域里,多元的興趣交織重疊,在一片狹小的區域內互相碰撞,同時並存。”(文/錢雪兒)

香港 | 畫廊主賽迪·科爾斯

連續九年參加香港巴塞爾:具象繪畫和女性藝術家作品越來越多

賽迪·科爾斯

近日,總部位於倫敦的賽迪HQ畫廊參加了2019年香港巴塞爾藝術展,這是其連續第九年參展,畫廊主賽迪·科爾斯(Sadie Coles)與“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分享了參展感受,在科爾斯看來,香港巴塞爾呈現出了越來越強的國際性。

據悉,在今年的香港巴塞爾上,賽迪HQ畫廊帶來了10餘位藝術家的作品,其中包括32歲時便獲得透納獎的海倫·馬爾騰(Helen Marten)、以肖像畫出名的美國藝術家伊麗莎白·佩頓(Elizabeth Peyton)以及英國著名的女性主義藝術家薩拉·盧卡斯(Sarah Lucas)。“馬爾騰的繪畫作品尺度很大,又非常複雜。薩拉·盧卡斯的小尺度作品《貓咪》(Pussy)則延續了她用‘現成品’作為素材來塑造片段式肉體觀感的特點。”

“今年,香港巴塞爾上有大量的具象繪畫,這很有趣,反映出了市場的變化,與此同時,女性藝術家的作品越來越多,我認為這很好。此外,據我觀察,今年的雕塑作品有所減少,而影像作品則仍然是一個重要的元素。我認為,影像的興盛和香港地區博物館對於影像的重視有關,另一方面,對於博物館而言,收藏影像作品更容易保存。”(文/錢雪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