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克伯格支援政府出台更嚴謹互聯網隱私和選舉法規
2019年03月31日14:17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31下午消息,據CNBC報導,週六,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呼籲政府在互聯網監管問題上發揮更大作用,並概述了四個他認為需要加強監管的領域。

  朱克伯格認為,新的監管需要保護社會免受有害內容的傷害、確保選舉公正、保護公民隱私以及確保數據的可遷移性。

  在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大選以及仇恨言論的處理問題上,Facebook的做法招來公眾一連串的批判。與此同時,美國保守黨立法人員還指控Facebook存在政治偏見。

  朱克伯格提出要設置獨立的機構來監管有害內容,設定標準以明確何種內容屬於恐怖主義宣傳和仇恨言論並應當被禁止。

  “互聯網公司有責任去落實有害內容的界定標準並採取相應措施。”朱克伯格說道,“雖然不可能完全刪除互聯網上的所有有害內容,但當人們使用幾十種不同的共享服務時——每種服務都有自己的規定和流程——我們需要一個更加標準化的方式。”

  Facebook自己也建立了一個獨立部門,以便公眾對其決策提出意見。朱克伯格表示,Facebook目前正在與政府展開密切合作,包括法國政府工作人員,以確保其內容審核系統的有效性。

  朱克伯格還呼籲政府出台法律,監管互聯網上的政治廣告,並且表示儘管Facebook在這方面嚐試做出了很多努力,但卻很難去界定何時廣告應被定義為是政治性質的。

  朱克伯格聲明全文如下:

  “科技已經成為人們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像Facebook這類公司也承擔著巨大的責任。每天,我們都需要去判定何種言論是有害的、哪種是政治性廣告以及如何防範複雜的網絡攻擊。這對於維護社區安全至關重要。但如果我們是從零開始,我們不會要求這些企業獨自做出這些判斷。

  我認為,我們需要政府和監管機構發揮更積極的作用。通過改進互聯網法規,我們能夠保留互聯網好的一面——公民享有表達言論的自由,創業者能夠自由創建新的事物——而與此同時,這也能確保社會免受更大危害。

  就我所瞭解到的情況,我認為政府需要在以下四個領域進行法規改革:有害內容、選舉公正、隱私以及數據的可遷移性。

  首先是有害內容。Facebook為每一個人提供了表達觀點的平台,這也確實帶來了不少益處——分享經驗以及不斷推動各項活動等。在這其中,我們也有責任去確保使用我們服務的用戶能夠享有安全。這就意味著我們需要去界定什麼是恐怖主義宣傳、仇恨言論等等。我們不斷和專家商榷,共同評估我們的政策,但鑒於平台的規模之大,我們不免會犯錯,做出的決定也無法得到用戶的一致認同。

  立法人員經常告訴我,Facebook在控製言論方面的權力過大。坦白來說,我自己也承認這一點。我開始意識到,在言論問題上,我們不應該獨自做出如此多重大的決策。因此,我們正在創建一個獨立的機構,這樣用戶可以對我們的決策給出意見。我們還在與政府進行密切合作,包括法國的政府官員,以確保內容審核系統的有效性。

  互聯網公司有責任去落實有害內容的界定標準並採取相應措施。雖然不可能完全刪除互聯網上的所有有害內容,但當人們使用幾十種不同的共享服務時——每種服務都有自己的規定和流程——我們需要一個更加標準化的方式。

  我們認為可以由第三方機構設定標準,確定有害內容的傳播標準並據此來審查互聯網公司。監管機構可以設定被禁內容並要求公司建立系統,將有害內容控製在最低限度。

  Facebook已經就平台如何移除有害內容的問題發佈了透明度報告。我認為,每一個大型互聯網服務公司在每一季度都應當發佈這樣的報告,因為它和財報一樣重要。

  一旦我們瞭解到有害內容的普及程度,我們就能知道哪些公司正在改進,哪些地方應當設立底線。

  第二,立法對於保護選舉至關重要。在政治性廣告的問題上,Facebook已經進行了重大調整:許多國家的廣告商在購買政治廣告之前都必須驗證身份。我們建立了一個可搜索的檔案,可以查看到購買廣告的人是誰、他們還購買了哪些廣告以及這些廣告的受眾。但是,政治性廣告的界定並沒有那麼簡單。如果監管機構能夠就核實政治參與者製定統一標準,我們的系統也將變得更加高效。

  互聯網政治廣告法主要關注的是候選人和選舉,而不是分裂性的政治問題,但如今我們發現此類干預活動愈加普遍。一些法律僅僅只在選舉期間適用,但這些信息類的干預活動是一直在不間斷髮生的。此外,政治活動使用數據以及定位目標受眾的方式上也存在很多問題。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更新法律,從而反映出此類威脅的存在並為整個行業設定標準。

  第三,有效的隱私和數據保護需要在全球範圍內建立統一的框架。全球各地的人都在呼籲政府按照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對隱私進行全面監管。對此,我也非常讚同。我認為如果能有更多的國家採用類似GDPR這樣的監管法規作為統一框架,這將對互聯網大有裨益。

  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新隱私監管也應當以GDPR提供的保護為基礎。它應當保護公民選擇其信息如何被使用的權利——與此同時,也能允許公司出於安全目的使用這些信息並提供服務。監管機構不必要求在當地儲存數據,否則未經授權的人或許能輕易訪問到這些信息。此外,法律還應當明確規定,當Facebook這些企業在犯錯時,應當實施何種製裁。

  我相信,一個共通的全球框架將確保互聯網不會崩潰,企業家可以開發服務於所有人的產品,每個人都能得到同樣的保護。而在不同國家和州都存在較大差異的框架將無法實現這一目標。

  隨著立法人員開始採用新的隱私規定,我希望他們能夠完善GDPR存在的問題。信息何時能被用於服務大眾以及如何應用於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問題,我們都需要更加明確的答案。

  最後,監管機構也應當確保數據的可遷移性。如果你與某項服務共享數據,那你也應當可以將數據遷移至另一項服務。這將為人們提供選擇,也能促進開發者進行創新和競爭。這對互聯網的發展來說非常重要,同樣也有益於開發人們想要的服務。這也是我們建立開發平台的原因。真正的數據可遷移性類似於是人們選擇Facebook平台去登陸某一款應用,而不是現有的那種下載個人信息檔案的方式。但這也需要政府出台明確規定,界定誰在遷移數據時需要負責保護信息。

  這需要製定一個共通的標準,這也是我們為何支援標準數據傳輸格式以及開源數據傳輸項目的原因。

  我認為Facebook有責任參與解決這些問題,我也期待與全球各地的立法人員討論這些內容。我們已經針對發現有害內容、阻止選舉干預活動以及廣告透明化問題建立了先進的系統。但是人們不能單單依靠個別公司來解決這些問題,我們應當在更大範圍內進行商議,明確社會需要什麼以及何種監管形式能夠有助於解決這些問題。這四大領域非常重要,當然還有更多方面值得去探索和改進。

  互聯網的管理法規讓一代企業家構建了可以改變世界並為人們生活創造巨大價值的服務。現在是時候更新這些法規了,為個人、企業以及政府的未來明確各自的責任。”(一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