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愛滋病患者活體腎移植成功
2019年03月30日09:46
圖片來源:美聯社
圖片來源:美聯社

  撰文丨李曉慧

  來源:環球科學微信公眾號

  30年前,感染了HIV就意味著被宣判死刑,現在,他們不僅能夠健康地生活,而且還可以挽救他人的生命。2019年3月25日,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完成了HIV感染者到HIV感染者的活體腎移植手術。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外科學教授Dorry Segev稱,這是全球第一個允許HIV感染者捐贈腎臟的案例,意義重大。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西尼金梅爾綜合癌症中心成員醫學博士Christine Durand認為,這一案例一方面推動了醫學進步,另外一方面它還迫使醫務工作者和公眾改變對HIV的看法,“我們正在全力與儘量多的捐贈者合作,以便挽救儘可能多的生命。”

  HIV患者之間的腎移植

  此次捐贈腎臟的HIV感染者名叫Nina Martinez,在她還是嬰兒的時候,就因為輸血而感染了HIV,這讓她從小感受到了他人異樣的眼光。但是,Martinez並沒有將自己視為病人,“對我來說,我知道我很健康。”她說道。事實上,由於在抗逆轉錄病毒療法方面的進展,很多愛滋病毒陽性患者現在已經能夠實現健康的生活。

捐贈者Nina Martinez。圖片來源:AFP
捐贈者Nina Martinez。圖片來源:AFP

  作為一名公共衛生顧問,2013年,Martinez獲悉了《愛滋病毒器官政策公平法案》(HIV Organ Policy Equity Act)的通過,這一法案允許HIV陽性患者之間進行器官移植,結束了長達25年對HIV感染者器官捐獻的禁令。

  2018年7月,Martinez得知一位同樣感染HIV的朋友需要移植腎臟,Martinez覺得需要伸出援手。之後,她前往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接受了潛在腎臟捐贈的評估,以確保她的健康狀況符合捐贈要求。

  不幸的是,她的朋友甚至沒有等到評估結束就去世了。但是,Martinez還是決定將腎臟捐贈給一位匿名接收者。經過一系列評估,確保Martinez擁有健康的腎臟和較低的病毒載量之後,Martinez完成了捐贈過程。“她的健康狀況非常好,體內愛滋病病毒控製的也非常好,她的免疫系統基本上是正常的。”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副教授,負責健康評估的團隊成員Christine Durand稱。

Martinez與手術醫生Segev。圖片來源:Johns Hopkins Medicine
Martinez與手術醫生Segev。圖片來源:Johns Hopkins Medicine

  目前,據醫生介紹,已經完成器官移植手術的Martinez和器官接受者的情況都很好。未來,Martinez和器官接受者依然需要無限期繼續使用抗逆轉錄病毒藥物,以控製體內愛滋病病毒水平。同時,由於兩位患者體內的病毒毒株可能並不相同,醫生們還需要在未來幾個月對兩人進行密切地觀察。

移植手術過程。圖片來源:美聯社
移植手術過程。圖片來源:美聯社

  曾經,人們非常擔心,HIV感染者捐獻器官會對他們的健康造成影響,有可能使捐獻者出現很高的腎病風險。2017年,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的研究人員領導了一項針對42000人的研究,結果顯示:健康的HIV陽性器官捐獻者,患有嚴重腎病的風險並不比HIV陰性人群高。

  2018年,《美國器官移植雜誌》上的一篇文章表明,只要沒有糖尿病病史、未加控製的高血壓或蛋白尿症狀,HIV控製良好的感染者就可能符合器官捐贈的健康要求。“很多人認為我和像我一樣的人會帶來死亡,”手術前,Martinez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但是,捐獻器官是一種很好的方式,告訴這個社會,我們可以挽救生命。”

  “現在,愛滋病患者還不能獻血,但是他們已經可以捐獻腎臟了。”Dorry Segev說道, “30年前,感染HIV就意味著判處死刑,但現在,他們很健康,而且能夠挽救生命。”

  過去已存在非活體HIV移植

  自2008年開始,南非開普敦大學的移植手術醫生Elmi Muller就開始進行HIV陽性患者間的腎移植手術,截止到2013年底,這樣的手術他操作了26例,只是這些案例都不是活體移植。“我覺得,這些患者沒有太多選擇,也沒有太多損失。”Muller說。在南非,大約有20%的人口感染了HIV,那些需要新腎臟的HIV患者連透析都不能做,更別說進行腎臟移植手術了。在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廣泛使用之前,南非的HIV患者通常都不會活很長時間。

  在Muller進行的26例腎臟移植手術中,只有2例失敗了,確實如Muller所說,手術的好處超過了可能的風險。然而,Muller也強調,仍需要更多關於安全性和療效的研究。比如,她提到,儘管器官基本上是健康的,但是由於捐助者是愛滋病患者,病毒可能造成腎臟結構的改變,但她並不瞭解這種改變是否有害。

  2013年,自美國通過了《愛滋病毒器官政策公平法案》,美國已經開展了將已故愛滋病患者的器官移植到其它愛滋病患者的手術,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從2016年至現在,已經進行了116個此類器官移植。據美國人體器官資源共享網絡(United Network for Organ Sharing)首席醫療官David Klassen介紹,此前會擔心器官接受者因為接觸到不同的病毒株,而產生風險,但是截止到目前並未發現器官接受者出現安全風險問題。

  “現在可能有成千上萬的愛滋病患者可以捐獻自己的腎臟,”Segev認為,他也建議其它醫院考慮這種方法。總體來看,活體捐贈者所捐腎臟的移植效果好於遺體捐贈者的腎臟。比如,約翰霍普金斯醫院負責器官接受者的醫生Niraj Desai認為,來自活體捐獻者的腎臟存活時間可能更長。

  對於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來說,每一天的等待都是煎熬,當愛滋病患者能夠成為活體器官捐贈者,受益的不僅是那些需要器官的愛滋病患者,也將帶給所有焦急等待器官的人更多的希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