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瘋一樣的簡曆大盜王成予與巧達的幕後股東
2019年03月30日21:21

  獨家起底:瘋一樣的簡曆大盜王成予與巧達的幕後股東

  來源:互金商業評論

  王成予的微信頭像是一張他提著一個白色公文包,夜晚站在一個淩亂的草地上仰望天空的照片。他的名字叫“成予.瘋一樣的技術男子”,地區美國匹茲堡,他的簽名是“情深不壽,慧極必傷”。或許,這個瘋一樣的男子早已預見到了自己的宿命。

  近日,互金商業評論發表簡曆大數據公司巧達科技被警方一鍋端的消息,引發SAAS行業震動,主流媒體21世紀經濟報導、界面新聞、騰訊一線、新浪科技等陸續跟進報導,中國日報和新京報亦發表評論文章,要求嚴查公民個人數據盜竊和濫用行為。中國日報英文版評論文章直指,巧達科技的問題與大數據科技無關,也不是濫用那麼簡單,而是徹頭徹尾的個人隱私數據“盜竊”行為。

  互金商業評論獨家發現,巧達科技的大股東王成予及劉煒早在2012年就開始了大數據黑產創業,期間不斷變換公司和產品,疑似逃避監管部門打擊。但就在這種情況下,王成予的團隊依然得到了資本的青睞。而巧達科技的母公司更是設在開曼群島,其幕後股東和實際受益人是個謎。

  而疑似被股東的中信產業基金向互金商業評論發出澄清說明,指公司從未投資過巧達科技,但在長達兩年的時間里,面對巧達科技鋪天蓋地的宣傳,中信產業基金一直沉默不語,也是令人費解。

  “被股東”兩年後,中信產業基金稱未投資巧達科技

  3月中旬,巧達科技被查一事曝光後,巧達科技的股東之一、李開複旗下創新工場立刻發表聲明稱,其僅是巧達科技的財務投資人,從未參與任何公司運營。而巧達科技從2017年一直對外宣稱的另一名股東中信產業基金面對無數媒體報導一直沉默不語,但私下裡,中信產業基金卻讓公關公司給互金商業評論發來了一封澄清聲明,表示從未投過巧達科技,此外,中信產業基金還委託律師事務所給互金商業評論發來了一封律師函。

  中信產業基金到底是不是巧達科技的投資人,互金商業評論不敢妄下判斷。但是,在過去兩年里,巧達科技在官方對外的介紹資料里,以及各大主流招聘網站以及媒體報導中,都宣稱中信產業基金為其股東。

  作為一家規模達千億的大型資本公司,中信產業基金的公關部門及輿情監測系統應該第一時間就瞭解這一信息,為何“被股東”兩年多卻假裝不知情?也從未出面做過澄清說明?為何不第一時間要求巧達科技做出說明並更正?

  荒唐的是,在媒體刊發巧達科技出事消息的2小時內,中信產業基金能立刻監測到信息,並火速派遣公關公司出來滅火。面對跟同一家公司相關的輿情,公司前後反應迥異,一個比樹懶還遲鈍,一個比獵豹還敏捷,反差如此之大又該如何解釋?

  3月25日,中信產業基金委託某公關公司向互金商業評論發來了一紙蓋章聲明,聲明稱,“近日,網絡上有關巧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報導中提及中信產業基金為巧達科技的投資方,”巧達科技於2017年1月獲得中信產業基金等的B輪投資,金額數千萬元人民幣,據稱估值2億美元“,該等內容與事實不符,我司未投資巧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上述報導不實。

  3月27日,中信產業基金又委託北京市天元律師事務所發來了一封律師函,稱互金商業評論文章“報導與事實嚴重不符,明顯屬於捏造不實信息“。

  律師函最後稱,天元律所的委託人將採取公安報案、提起訴訟的多種手段,追究我方責任。

  如果不懂法律,可能會被中信產業基金委託的天元律所嚇死。互金商業評論請天元律師事務所好好解釋一下,法律上什麼叫做“捏造事實“。任何人只要在搜索引擎里敲入巧達科技和中信產業基金,都能檢索到,巧達科技在大量第三方網站和媒體上宣傳中信產業基金投資的消息,這屬於公開信息。

  最重要的是,在長達兩年的時間里,中信產業基金從未對此有過異議,也從未公開發表聲明抗議,更沒有起訴編造事實的巧達科技。那麼,請問天元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們,中信產業基金此前否認投資過巧達科技的公開文字或事實在哪裡?你們調查過沒?看到過沒?

  不過,不經調查,捏造事實,甚至造假,北京天元律師事務所也不是第一次干。互金商業評論根據媒體公開報導發現,2017年6月,中國證監會調查發現,在為九好集團忽悠式重組提供法律服務時違法違規,北京天元律師事務所被罰沒九百萬。(材料來自證監會的公開文件,天元律師事務所有膽也可以去挑戰一下,也發一封“捏造不實信息“的律師函試試。)

  證監會(2017)56號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北京市天元律師事務所是鞍山重型礦山機器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鞍重股份)與浙江九好辦公服務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九好集團)重大資產重組項目的法律服務機構。證監會處罰書顯示,天元律師事務所存在未按規定對九好集團銀行存款進行查驗,未按規定將實地調查情況作成筆錄,出具的《法律意見》存在虛假記載及重大遺漏等違法事實。證監會依法對天元律師事務所及三名律師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沒收天元所業務收入150萬元,並處以750萬元罰款。注意文件用詞啊,定性是違法!!一家律所公然幹著配合上市公司造假的違法勾當,欺騙證券市場上的投資人!

  據《證券日報》報導,因為這一配合上市公司造假醜聞,北京天元律師事務所隨後被老百姓、京山輕機、恒泰實達、東旭藍天、太極股份和台基股份解除法律顧問聘用協議。

  試問,北京天元律師事務所說互金商業評論捏造事實,自己臉都腫了吧?

  巧達科技的背景宣傳長期無人質疑

  有點跑題,重新回到巧達科技。巧達科技是如何公開、長時間、大範圍的傳播中信產業基金為自己投資方,而中信產業基金對此輿情無動於衷的呢?互金商業評論隨便列舉幾個事實:

  在BOSS直聘上,巧達科技自我簡介中,將中信產業基金列為投資方。

  在創新工場2018年9月發佈的校園招聘中,巧達數據位列其中,公司介紹中同樣有中信產業基金為其投資人的說明。創新工場國內一線創投機構,其傳播範圍和影響力都相當大,中信產業基金的輿情檢測系統不可能察覺不到,為何未提出抗議?

  2018年10月,巧達科技在廈門大學發佈的校園招聘里,公司介紹里投資方中依然有中信產業基金。在國內其他幾所大學的招聘中,巧達科技同樣這樣宣傳,傳播面可以說非常廣泛。

  智聯招聘的網站上,巧達科技發佈的公司介紹里,投資方同樣包括中信產業基金的名字。該頁面顯示,至少有600多名求職者應邀面試。智聯招聘是國內最大的互聯網招聘公司之一,中信產業基金為何也視而不見?

  再來看看媒體報導,21世紀經濟報導3月25日刊發的報導中,根據公開信息報導巧達科技的投資方包括中信產業基金。此外,第一財經、騰訊一線、新浪科技、藍鯨等大批傳統媒體和互聯網知名媒體均在報導中引述公開信息稱,巧達科技的投資方包括創新工場和中信產業基金。

  中信產業基金作為一家管理資產上千億的國內頂尖投資機構,公關部門應當擁有靈敏的輿情反應能力,這從此次媒體報導巧達科技被查一事即可看出。互金商業評論及各媒體發表文章後不到2小時,中信產業基金的公關公司就通過微信聯繫到了我方,澄清文件、律師函火速送到!但為何被巧達科技冠上“投資方“名字兩年內,卻一直沉默、從未否認呢?這明顯不符合常理與基本邏輯,問題到底出在誰身上呢?這樣一家知名投資機構,面對負面輿情,不反思自己的工作失誤,一味打壓威脅媒體和輿論,真的合適嗎

  巧達科技實控公司設在開曼,股東身份成謎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巧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稱巧達科技)成立於2014年7月,註冊資本1050萬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王成予。巧達科技登記有3名股東,其中王成予占股85.33%,劉煒占股12.19%,北京創新方舟科技有限公司占股2.48%。此外,王成予還擔任經理和董事長。

  巧達科技對外宣傳資料顯示,公司成立於2014年7月,當年10月獲得天使輪融資,投資方不明;2014年11月,獲得李開複旗下創新工場的A輪融資,金額數百萬美元;2017年1月,獲得中信產業基金等的B輪融資,金額數千萬人民幣,據稱估值2億美元。巧達數據對外宣傳資料稱,公司投資人李開複旗下創新工場、百度風投齊玉傑、中信產業基金、人工智能產業基金等。

  企查查顯示,巧達科技大股東王成予名下還有兩外兩家公司,一家是天津巧達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萬元,這應該是一家為稅收優惠成立的公司。另外一家是北京邁可倫科技有限公司。

  互金商業評論發現,這是一家很隱秘的公司。企查查信息顯示,北京邁可倫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2月12日,註冊資本1017.7024萬美元,為台港澳法人獨資公司,唯一股東為在香港註冊的巧達數據集團有限公司(QIAODA INTERNATIONAL DATA GROUP LIMITED)。

  另外,企查查里,邁可倫科技有限公司的介紹稱,該公司是一家專注於移動平台應用開發的創業型公司。目前已獲得知名投資機構千萬級美元投資,在開發的多個應用和遊戲社交平台取得了不菲的成績。

  由於香港註冊公司信息都不對外公開,需要註冊會員付費查詢,因此互金商業評論特意找香港的朋友查了一下這家公司的檔案,發現巧達數據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是個殼公司,股本1股,註冊資本和實繳資本為1港元。

  巧達數據集團有限公司的唯一董事是王成予,對,就是那位有近十次刑事案底記錄的巧達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大股東。

  巧達數據集團有限公司上面,還有一個母公司,這家公司叫Qiaoda Technology Limited(巧達科技有限公司)。

  從註冊地址看,這是一家開曼離岸公司。近年來,中國互聯網公司大都喜歡註冊離岸公司,其好處有幾個,一是註冊簡單,成本低。二是可以合法避稅;三是離岸公司註冊資料,尤其是股東身份無法被查詢,高度保密。這一點尤其受到很多不願意公開身份或被公眾注意的投資人或資本的歡迎。

  互金商業評論就此詢問一名投行人士,其表示,巧達的這一安排應該是常見的協議控製,即公司創始團隊在開曼設立離岸公司,離岸公司再在香港設立一個100%控股的殼公司,香港公司在國內設立全資子公司,該子公司與運營業務的實體公司簽署一系列合同或技術服務協議,以“服務費”的方式獲得境內經營實體的大部分經濟利益。

  由此看,巧達數據集團有限公司在國內的全資子公司北京邁可倫科技有限公司應是技術服務公司,巧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則是運營業務的實體公司。這從巧達科技的主要產品喬大招、快火箭、愛夥伴、時光眼人才庫、胖鯉魚社交軟件等即可看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7月14日,巧達科技三名股東將股權全部質押給北京邁可倫科技有限公司。

  通過這一層層控製的境內外結構化安排,巧達科技不僅實現了對境內運營實體的控製,同時還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境內應繳稅收,將利潤悄悄輸送到境外匿名股東名下。據燃財經報導,數據生意為巧達科技帶來了大量收入。2016年,巧達科技全年收入1.2億元,淨利潤4800萬元;2017年,巧達科技全年收入4.11億元,淨利潤1.86億元,淨利潤率超過45%。如此暴利的數據黑產生意,巧達科技卻把絕大多數利潤輸送到了海外,在地方繳納的稅收估計少的可憐。

  而值得懷疑的是,無論從王成予此前的過多刑事案底還是專業領域看,他似乎都不具備成為巧達科技大股東的能力和實力,其過往的經曆讓其看上去更像一名股份代持人。而巧達科技的真正受益者是誰,恐怕是一個謎。

  一年投資多家SAAS公司

  中信產業基金的背景相當顯赫,公司成立於2008年6月,其發起股東為中信集團和中信證券,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已累計投資超過100家企業,以近千億元人民幣的管理資產規模成為中國領先的資產管理機構之一。

  公開信息顯示,從2008年創立至今,中信產業基金共募集13只基金,其中包括三支美元基金,第一支美元基金成立於2011年,規模為9.9億美元。第二支美元基金成立於2015年,規模為13億美元,第三支成立於2018年,規模為22億美元。公開資料顯示,中信產業基金的美元基金均在註冊在開曼群島,主要投資於中國內地企業或者中國公司的海外併購項目。

  近幾年來,以巧達科技為代表的智能SaaS系統成為創業公司和資本追逐的熱點。

  互金商業評論注意到,中信產業基金在SaaS領域亦佈局了多家公司。例如,中信產業基金早在2012年和2013年就投資了SAAS會議平台全時雲商;2016年3月,中信產業基金領投了紛享銷客(北京易動紛享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的E輪投資。2017年1月,上海瀚嵩信息技術服務有限公司進入北京易動紛享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名冊,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東是自然人張迎昊。而張迎昊曾任中信產業基金創始合夥人、董事總經理。

  2016年2月24日,中智公司與中信產業投資基金就上海中智關愛通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增資擴股項目簽訂合作協議。關愛通是中智旗下依託互聯網平台技術、通過整合優質社會資源,從而幫助企業實現以人為本理念的員工關愛整體服務供應商。

  媒體公開報導顯示,2006年10月18日,企業管理雲服務商理才網宣佈獲得6億人民幣B輪融資,投資方包括和靈資本、朗瑪峰、中科招商、賽蘇、中信產業基金。

  理才網披露信息顯示,在深圳召開的2016年企業級服務生態峰會暨理才網B輪融資發佈會上,中信產業基金合夥人張迎昊作為嘉賓與其他理才網的投資人一起出席。

  不過,互金商業評論發現,在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期間,深圳市理才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新增股東名單中似乎並沒有中信產業基金的影子。具體原因為何並不清楚。

圖片來自理才網宣傳頁面。
圖片來自理才網宣傳頁面。

  從公開報導看,中信產業基金2016年密集投資了數家SaaS平台。顯然,中信產業基金很看好這一領域。

  但中信投資的全時CEO陳學軍2016年曾批評說,現階段,中國SaaS企業在軟件上並不賺錢,轉而往數據上考慮盈利,像做旅遊SaaS的企業,軟件並不賺錢,卻通過大數據、金融上去尋找贏利點,這在美國是不可思議的。

  陳學軍認為,SaaS企業濫用數據,會加速這個行業的衰退,因為這個領域的數據就好比銀行的信用,“SaaS企業不應該佔用客戶的數據,要使用,也應先徵得同意。”

  借用陳學軍的視角,巧達科技的商業模式顯然是“掛著羊頭賣狗肉”,以招聘SAAS的名義,行盜竊、轉賣個人數據之實。其不法行為對合規合法的SAAS企業和大數據公司的負面影響是相當巨大的。

  瘋一樣的男子:王成予的數據黑產史

  王成予在巧達科技中的真實角色到底是什麼呢?

  互金商業評論注意到, 2014年8月12日,王成予成為巧達科技法定代表人,而巧達公司的股東名單包括王成予、劉煒和北京創新方舟科技有限公司(即創新工場)。不過,年報顯示,截止2014年年底,創新工場認繳資本26萬尚未實繳。王成予的認繳額為896萬,實繳出資額為87.5萬。劉煒認繳128萬,實繳12.5萬。

  2015年底,巧達科技年報顯示創新工場2015年3月31日實繳資本26萬, 王成予實繳資本增加至255.9178萬。然而,到2017年底,劉煒出資額變成0。

  互金商業評論發現,王成予早在2012年即涉足簡曆大數據黑產行業。企查查顯示,王成予2012年入主明易互通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並於當年9月成為公司法人。這家公司經過數次複雜的工商變更後,在2013年11月27日迎來了一次重大的股東變更,尤劍榕和劉煒進入新股東名單,成為王成予的緊密夥伴。

  企查查顯示,明易互通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旗下產品是妙招網,公司介紹顯示,這是一家招聘服務及在線人才資源庫,提供按招聘效果付費的求職者定向邀請、求職意向快速確認和簡曆下載服務等,旗下Galaxy星雲已收錄超過8700萬份活躍求職者簡曆。但是,互金商業評論發現,這家公司網站http://www.miaohr.com/目前已經無法訪問。

  2015年1月27日,明易互通股東再次發生重大變動。 劉煒,王成予等集體退出股東名單,自然人李樹蘭成為唯一股東,李檬擔任監事。而李檬在2017年1月5日進入了北京邁可倫科技有限公司擔任監事,終歸還是一個團隊的。

  而幾乎就在同期,王成予和劉煒一起成立了巧達科技,並陸續推出了新產品喬大招,愛夥伴、快火箭等產品。當一個產品爆出負面或者不被認可後,王成予和他的夥伴們會立刻放棄,迅速推出下一個全新名字的產品。

  如果不看前面的故事,這顯然是一個非常勵誌的創業故事,一家白手起家的創業公司,剛註冊就拿到了創新工場的入股,攜帶上億的簡曆大數據,兩年實現淨利潤近3億。

  而實際上呢,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數據黑幫,拿著同樣的黑產數據,不停的更換公司招牌和產品攫取暴利的黑暗故事,而資本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王成予的微信頭像是一張他提著一個白色公文包,夜晚站在一個淩亂的草地上仰望天空的照片。他的名字叫“成予.瘋一樣的技術男子”,地區美國匹茲堡,他的個性簽名是“情深不壽,慧極必傷”。或許,這個瘋一樣的技術男子早已經預見到了自己的宿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