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茨瓦納,悠然天地間,與狐獴來一場約會
2019年03月30日10:21

原標題:博茨瓦納,悠然天地間,與狐獴來一場約會

細數看,這已是我第十次來非洲看動物,南非、肯尼亞、坦桑尼亞……一步一步走來,今天“晉級”,來到個人Safari願望榜上名列前茅的博茨瓦納。

飛機上俯瞰博茨瓦納奧卡萬戈三角洲

博茨瓦納這非洲小國,沒聽過的人比比皆是。在世界舞台上,它絕不是舉足輕重的角色,連在旅遊版圖上,也算不上是耀眼明星,遠遠及不上威尼斯、巴黎、不丹、冰島等地。然而跟資深非洲旅人聊天,說起博茨瓦納時,他們總會雙目發光。今天來到,我終於明白他們一切的鍾愛,並自然成為了同好會成員。

博茨瓦納位於非洲南部,與南非、納米比亞、讚比亞等國家接壤。讀博茨瓦納的近代史,簡直像灰女生童話故事,幸運得沒話說。非洲不少地區獨立後衍生的獨栽、內戰、貪汙、通賬、貧窮等等,都沒有在博茨瓦納發生。

像許多非洲國家, 博茨瓦納曾被列強或侵占或保護,1966年從英國手裡取得獨立,首位民選總統塞雷茨·卡馬廉潔愛民。不只是政通人和,博茨瓦納獨立後不久發現鑽石,這無異中了頭獎,經濟發展向好。世界沒幾個國家,能有這樣的好運氣,對的人對的事,還要在對的時序發生。想想看,發現鑽石的時間早了,曆史肯定會改寫。

當地原住民

人活得不錯,野生動物才會活得好,不然戰亂貧窮,生靈塗炭,價值高野生動物被看上大量捕殺。博茨瓦納施行嚴謹的保護野生動物法例,嚴禁打獵,並小心控製旅遊業發展。遊客是頭兇猛的獸,能帶來可觀收入,也會帶來汙煙瘴氣。

博茨瓦納從一開始,便聰明地選擇了高價政策,限製國家公園內的酒店數量,並以定價偏高,杜絕遊客氾濫帶來的不可逆轉破壞。

博茨瓦納沒有肯尼亞與坦桑尼亞的動物大遷徙,卻也沒有車貼車的熱鬧擁擠。喜歡的博茨瓦納的人,就喜歡它的天廣地闊與四野無人。在天地之間,恍忽只有你與身邊的悠然自得的動物。

呆萌的長頸鹿在這裏擁有豐厚的食物來源

博茨瓦納屬內陸國家,沒有國際機場,沒有海岸線,國家公園面積達18%。大部分土地屬沙漠沙地,然而奇妙地,它卻有奧卡萬戈三角州。每年大概五月底起,雨水從安哥拉高地流進博茨瓦納的北部,年複年在沙地染出一片碧綠瑰麗的濕地。

所以,來博茨瓦納,來看動物之餘,還看水。

坐上傳統木伐,在埃及莎草間緩慢穿梭

在非洲看野生動物,旺季是七八九月的冬天,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時候,雨水少,旱季里沙塵滾滾,草色蒼茫,一片蕭煞,可是在博茨瓦納,卻在著名的Big Five(獅子、花豹、大象、 犀牛、非洲野牛)外,還有漾漾水意。我們坐上傳統木伐,在埃及莎草間緩慢穿梭,抬頭風行雲湧,人跡渺渺,漂亮靜美,世外桃源大概就是這樣。

濕地的形態形狀年年不同,水道縱橫交錯,澤地叢生,不單風景美,它還獨一無二,孕育了獨特的生態,適者生存,野生動物進化不一樣的行為,比如,我們一般認為貓科動物不愛水,但這裏的大貓會游泳渡河。

我們最難忘的卻是沙漠邊的馬卡迪卡迪鹽沼,在雨季,數萬隻斑馬會遷徙至此,不過最讓遊客瘋狂與唸唸不忘的,卻是超可愛狐獴。

讓遊客唸唸不忘的狐獴

牠們群居動物,在乾旱的沙漠地區出沒,日出時分覓食,為逃避鷹從天空偷襲,不時站起。欲窮千里目,負責站崗的傢伙,有時候會把人家的頭頂,當是山崗,一直爬上去。狐獴不怕人,人卻絕不能觸摸牠們,為了讓它看上,我們就只有坐著,穩如泰山似地保持姿勢。不過盡人事,聽天意,能否得到寵幸,說不準。看野生動物,平常心最重要,反正強求也無用,即使不爬上來 ,狐獴樣子可愛,眼睛圓碌碌似精靈,能近距離看到也無憾了。

注意事項

季節:五月至九月為最佳觀賞野生動物季節,十一月至三月為雨季,這時候天氣熱,雨量較大,看大型猛獸較難,但季候鳥特別多,房價近乎減半。

飛行:博茨瓦納沒有國際直航航班,最方便是經南非約翰內斯堡進入。

(作者是Jacada Travel的旅遊規劃師,工作講旅遊,放假也旅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