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軍舉報村官貪汙金額多寫個0 村支書稱惡意報復
2019年03月30日13:22

  原標題:馬端斌:舉報的貪汙金額多打了個“0”,村民:村支書搞了些歪門邪道的事

  來源:上遊新聞

  近日,全國柔道冠軍馬端斌實名舉報老家遼寧省本溪市桓仁縣五里甸子鎮樺樹甸子村兩任村支書存在貪腐行為,讓這個偏僻的村子受到全國的關注。

  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先後刊發了《全國柔道冠軍實名舉報村支書貪腐,被舉報者掛掉電話拒回應》、《柔道冠軍舉報村支書貪腐追蹤,村支書獨家回應上遊新聞:沒貪過一分錢》、《柔道冠軍實名舉報村支書貪腐 官方:調查組進村當事村支書已停職》對此事進行了連續報導。

  3月29日,上遊新聞記者來到樺樹甸子村馬端斌家中見到了他的父親。馬父介紹,他是29日淩晨兩點多才從鎮政府返回家中。對於馬端斌舉報村支書的六項貪腐行為,馬父表示:“我啥也不知道,就想解決我家三畝半地的問題。”

▲位於樺樹甸子村的馬端斌家。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位於樺樹甸子村的馬端斌家。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馬端斌微博空留一聲歎息

  在舉報後不久,受到壓力的馬端斌不得不主動刪除了舉報微博。此後,28日晚至29日馬端斌又連續發佈多條微博,不僅寫到“父親被帶走,失去聯繫”,還直指調查組進駐後的不當現象,協同被舉報人的合夥人以及朋友等人一同走訪村民,馬端斌質疑調查組這種行為是否屬於“包庇”?

  馬父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因為配合當地政府的調查,他是29日淩晨兩點多才從鎮政府返回家中。

  目前馬端斌已經將上述微博刪除,在微博中僅留下一聲歎息。

  上遊記者聯繫到馬端斌,他表示,由於職業的特殊性,自己確實是受到了壓力,不得不刪除了微博,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至於舉報的初衷,馬端斌則表示,實名舉報是受到老家村民的委託。因為村民們舉報了很多年卻收效甚微,所以他決定站出來幫村民發聲。

  馬端斌表示,舉報內容均系村民薑某等人提供,“我能為舉報內容負責。舉報信中我有三處錯誤,沒能修改過來:桓仁縣打錯成了櫃仁縣;劉忠軍的貪汙金額應該是100萬,我多打了“0”;另外就是聯繫電話寫錯了。”具體的情況可以向提供舉報內容的村民瞭解。

  向馬端斌提供舉報內容的村民薑某表示,因為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他們才找到了馬端斌,因為“小馬是冠軍,有名氣,他來發聲可能會有人管。”

  至於馬端斌質疑調查組存在包庇行為,桓仁滿族自治縣縣委宣傳部回應稱,調查組由多部門參與,不可能有人操縱調查組,“會給大家完滿答覆”。

▲馬家門前用地調節協議。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馬家門前用地調節協議。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馬父:我啥也不知道,就想解決我家三畝半地的問題

  3月29日,上遊新聞記者來到樺樹甸子村馬端斌的家中。記者注意到,這位柔道冠軍的老家住址並不在村子裡,而是距離村委會還有數公里的小隊中,房子也與其他村民家並無二致。

  馬父告訴上遊新聞記者,2017年,因自家門前土地歸屬問題與劉某國產生矛盾,遭其毆打。馬父左眼鈍挫傷、頭部外傷、胸壁挫傷。而這位劉某國正是原村委劉忠軍的叔叔。

  根據原村支書劉忠軍證實,雙方是存在過爭執的,並且因為打架雙雙將對方告上法庭。根據判決書內容,劉忠軍的叔叔負主要責任,馬父負次要責任。劉某國應賠償馬父4984.22元,馬父賠償劉俊國 1512.44元。然而劉某國方面並沒有依據判決履行賠償。

  馬父還告訴記者,他與劉家矛盾由來已久,2002年時他承包了一片板栗地,此後劉家無理由佔用了三畝半。“一直在反映,每次都是被學習、開會等各種理由推脫。”馬父告訴記者,“每次都告訴我等兩天,這一等就是好幾年。這一次各部門這麼重視,就是因為我兒子是冠軍。”

  從馬端斌的舉報內容來看,六項指控並不只是馬家和劉家的私人恩怨,而是關涉村幹部是否存在貪腐涉黑等惡劣行為。

  對此,馬父則表示並不知情,也沒有讓兒子舉報。“兒子舉報前並沒有跟我商量,我啥也不知道,我只想解決我自己家這三畝半地的問題。”

▲馬家板栗地承包合同書。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馬家板栗地承包合同書。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村民:劉忠軍任職後期經常做些歪門邪道的事

  上遊新聞記者在當地走訪時發現,當地大部分村民對於劉忠軍欺壓百姓的情況有所瞭解。

  3月29日下午,桓仁縣有關部門也來到了馬家,門口聚集了十餘名村民圍觀。附近村民告訴記者,這幾天村子裡來了很多人,都是來調查的。“劉忠軍上任初期還是挺好的,後來就搞些歪門邪道的事,老百姓都知道。”

  關於馬端斌舉報一事,村民表示,“劉家經常欺壓老百姓,這次舉報是欺負他們(馬家)太狠了。至於貪汙之類其他的情況就不太清楚了。”

▲馬家全家福,左一為馬端斌。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馬家全家福,左一為馬端斌。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劉忠軍:對方惡意報復

  上遊新聞記者聯繫到被舉報的樺樹甸子村原村支書劉忠軍,劉忠軍否定了全部舉報指控的內容,並稱自己被舉報是因為舉報人的私利沒有被滿足。“他們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我沒有答應,所以騷擾報復,我會討一個說法的。”

  劉忠軍告訴上遊新聞記者,樺樹甸子村是五味子專業村,為了發展五味子,從上面爭取扶貧資金,發放給老百姓。具體就是以實物的方式來發放,老百姓收到後折換成錢的方式給村里打的白條。“老百姓又開不了發票,只能用打白條的方式,這在民間很普遍。”

  馬父提出的被佔用的三畝半土地,劉忠軍則表示,他承包了板栗地也不種,當時是別的村民想承包,“我不能不讓人家承包呀!所以馬家就耿耿於懷。再後來他們的矛盾激化就有了肢體上的衝突,這件事跟我也沒有關係。”

  劉忠軍告訴記者,“因為馬端斌是全運會冠軍,他就多次反映過,我沒有答應。這次他們的舉報已經把我寫成黑社會頭子了,已經嚴重損害了我的名譽權,我會討要一個說法的。”

  目前,桓仁滿族自治縣委宣傳部已成立調查組進駐樺樹甸子村調查此事,被舉報的村支書劉忠和已經停職接受調查。

  上遊新聞記者 沈度 發自遼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