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國萬軍人北歐對抗演習:一名瑞典女軍人意外身亡
2019年03月29日04:44

  原標題:5國萬餘軍人北歐對抗演習:一名瑞典女軍人意外身亡

  參考消息網3月29日報導 美國、英國、挪威、芬蘭、瑞典5國軍隊參加的“北風-2019”大規模軍事演習,於3月18日在瑞典東北部拉開帷幕。該演習計劃進行10天,3月27日結束。

  據介紹,該演習共有1萬餘人參加,演習主要目的是提高各參演國軍隊在寒冷氣候條件下的戰備水平,並訓練來自不同國家部隊間的協同行動能力。塔斯社報導稱,“主場作戰”的瑞典軍隊與芬蘭軍隊組成一方,對抗由挪威、美國和英國軍隊組成的假想敵部隊,雙方兵力大致相當。

  瑞典是眾所周知的將“中立”界定為“國家身份關鍵部分”的國家,長期奉行獨立防禦政策。但近些年,瑞典與北約關係不斷走近卻是不爭的事實。

  2014年,瑞典與北約簽署“東道國協定”,可參與北約聯合軍演。2016年,北約獲準在瑞典同意的前提下向後者國土上派遣軍隊。2017年,瑞典在北約多國支持下舉辦了本國20多年以來的最大規模軍演——“極光17”演習。

  俄媒認為,無論是“極光17”還是“北風-2019”演習,都有很明顯針對俄羅斯的意圖。“俄羅斯威脅”確實也是瑞典與北約親密交往的一大推動力。2014年10月底,“疑似俄潛艇在瑞典近海擱淺”事件發生後,瑞典支持加入北約的民調支持率一度飆升至近70%。

  對於瑞典與北約相互靠攏,俄羅斯一直保持戒備——批評北約意圖“將拳頭抵在俄羅斯的鼻樑上”。而25日淩晨一名參演瑞典女軍人遭裝甲車碾壓身亡的交通意外,也與演習地域寒冷的天氣一樣,烘托著該地區日益濃厚的緊張氛圍。

  但是瑞典與北約的關係逐漸升溫,並不代表其必然放棄堅守多年的“和平、中立、睦鄰”傳統。據塔斯社報導稱,瑞典軍方18日強調,這種規模的軍事演習(“北風-2019”)本不必邀請外國軍事觀察員,但主辦方還是邀請了俄軍方人員觀摩,以釋放善意。(文/董磊)

  [延伸閱讀]開路先鋒!美“遊騎兵”演習似戰爭片

  提到美陸軍第75遊騎兵團(簡稱“遊騎兵”Ranger),玩過《使命召喚:現代戰爭2》和看過電影《黑鷹墜落》的童鞋肯定很熟悉。圖為遊騎兵部隊在加州Hunter Liggett堡進行模擬實戰訓練。

  雖譯為“遊騎兵”,但該部隊實際是一支由輕裝步兵組成的精銳特戰突擊隊。遊騎兵隸屬於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SOCOM)管轄,下轄1個特戰營和3個遊騎兵營,總兵力約3500人,其總部位於佐治亞州的本寧堡。圖為“遊騎兵”部隊的藝術臂章,其中“Rangers lead the way”(遊騎兵,做開路先鋒!)是該部隊的格言。

  遊騎兵可執行包括奪取機場、空中突擊、特戰偵察、人質救援等多種作戰任務。圖為遊騎兵隊員搭乘第160特遣隊的MH-6直升機進行機降突襲訓練。

  遊騎兵隊員發射SMAW火箭筒。

  圖為遊騎兵隊員進行房屋突襲演練連續鏡頭之一。

  圖為遊騎兵隊員進行房屋突襲演練連續鏡頭之二。

  圖為遊騎兵隊員搭乘MH-47直升機進行屋頂索降。

  遊騎兵部隊自成立以來(遊騎兵第一營於1942年組建),參加過自二戰以來的多場局部戰爭,包括越戰、入侵格林納達、入侵巴拿馬、海灣戰爭、索馬里維和、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以及最近的打擊極端組織反恐戰爭等,可謂戰功卓著。圖為2009年,在伊拉克執行作戰任務的“遊騎兵”隊員。

  圖為遊騎兵隊員搭乘第160特遣隊的MH-6直升機進行機降訓練。

  圖為遊騎兵隊員使用M240通用機槍開火,周圍彈殼遍地。

  圖為遊騎兵隊員使用迫擊炮進行間瞄火力支援。

  圖為藝術家繪製的“遊騎兵”部隊在阿富汗執行夜間反恐作戰的場面,可見近處佩戴有夜視鏡的“遊騎兵“隊員與軍犬一同突入目標建築,遠處屋頂上則有狙擊手警戒,空中2架MH-6直升機則搭載了更多增援部隊。

  遊騎兵隊員使用MK19自動榴彈發射器打靶。

  圖為遊騎兵隊員使用M249輕機槍打靶訓練。

  圖為遊騎兵狙擊手使用M110狙擊步槍掩護“黑鷹”直升機進入著陸場。

  遊騎兵隊員使用加掛M320新型榴彈發射器的M4卡賓槍進行射擊。

  圖為遊騎兵隊員搭乘MH-47直升機進行機降訓練。

  手持SCAR突擊步槍的遊騎兵隊員。

  圖為遊騎兵隊員搭乘MH-47直升機進行機降訓練。

  收集滿地的彈殼。

  圖為遊騎兵隊員演練夜間突襲,可見佩戴的雙目夜視鏡,以及M4卡賓槍上的激光標記裝置。

  遊騎兵隊員使用M9手槍打靶。

  圖為遊騎兵隊員準備搭乘MH-47直升機返回基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