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鄉村振興丨實施“建築針灸” 發展特色產業:鬆陽鄉村變遷故事引歐洲關注
2019年03月29日18:15

原標題:聚焦鄉村振興丨實施“建築針灸” 發展特色產業:鬆陽鄉村變遷故事引歐洲關注

參考消息網3月29日報導(文/趙菲菲)“我們能從鬆陽學到什麼?歐洲甚至世界能從鬆陽學到什麼?”這是維也納建築博物館館長安格莉卡·菲茨在“鄉村變遷:鬆陽故事”展覽開幕前的圓桌會議上對在座專家提出的問題。菲茨曾在2018年底親自探訪鬆陽,為那裡的建築之美驚歎不已。“看到這些圖片,我真想馬上再去鬆陽。”她說。

3月13日至4月24日,“鄉村變遷:鬆陽故事”展覽在維也納建築博物館展出。以“鬆陽故事”為主題的展覽已經走過幾座歐洲城市,參與了德國法蘭克福書展、柏林伊達斯建築論壇和意大利威尼斯雙年展,一路向歐洲各國講述有關中國鄉村振興的故事。

石門圩廊橋已成當地“網紅”建築(DnA建築事務所供圖)

“古典中國”式村落的新生

美國現代主義建築大師弗蘭克·勞埃德·賴特說,房子不應該是建在山上,它應當“屬於”這座山,山和房子因為彼此的存在都更加愉悅。鬆陽的很多房子就是如此,建築與自然相映成趣:無論是光影斑駁、水色和綠意交融的大木山茶室,還是頭頂竹篷、腳下紅磚的紅糖工坊,抑或建於村莊與梯田交彙處、水渠貫穿、陽光傾灑的石倉契約博物館,還是依山傍水、像漩渦又像漣漪的獨山驛站……

房子僅僅美是不夠的,還必須好用。鬆陽的這些房子的的確確發揮了作用。除了作為景觀吸引遊客前來“打卡”以外,它們更本質的作用在於給鬆陽人提供了生產生活的新空間。這些開放的、公共的空間帶來的不僅是經濟效益,更是社會效益:包括人與人的溝通,情感和心靈的歸屬感和認同感。

鬆陽位於浙江西南山區,距杭州大約3小時車程,屬於麗水市,建縣曆史1800多年,至今仍保留100多座格局完整的傳統村落。清華大學教授羅德胤認為,鬆陽代表了正宗的“古典中國”。但是,正像作家梁鴻所說:“我們從來沒有桃花源的村莊。”瑞士社會學家、攝影家孟牧軒與台灣文化學者莊新眉合著的《中國正在消失的世界——鄉村、傳統和文化空間》一書也指出,在現代化進程中,“另一個中國”被忽略甚至被遺忘,那就是“滿載艱辛、需求和苦痛,卻也常被極簡、寧靜和真實所佑護”的鄉村生活。

挖掘產業吸引青年返鄉

如何對待鄉村不僅是中國現代化進程中需要面對的問題。參加圓桌討論的柏林伊達斯建築論壇總監漢斯-於爾根·科默雷爾指出,城市的激增模糊了一個事實,全世界還有50%的人生活在鄉村。鄉村被無視得太久了,引發年輕人流失、基礎設施老舊、醫療衛生服務欠缺、文化消亡、身份認同失落等各種問題,在德國、奧地利甚至整個歐洲都造成社會、經濟和政治的嚴重失衡,感覺自己被邊緣化被無視的人群開始要求享有發展和繁榮的權利。

鬆陽在歐洲多國的展覽,給歐洲觀展人帶來了一些啟發。鬆陽的獨特之處在於自下而上,就地取材,注重細節,不是摧毀拋棄,而是修復構建,保持和傳承本地甚至本村特有的傳統、文化和精神。用科默雷爾的話說就是:通過滿足不同功能的各種小規模建築,發展出多層次的社會經濟治癒過程,然後逐漸演變為發展和繁榮,把人留住,甚至吸引人們返鄉生活。

鬆陽縣樟溪鄉興村2016年建成的紅糖工坊就兼具生產廠房、村民活動和文化展示功能,使村民在生產活動的同時能夠欣賞田園風光,併成為村民勞作之餘休息休憩的場所。外來者也可在此體驗田園詩意、村莊生活。工坊投入使用後,不僅吸引很多遊客參觀紅糖製作,帶動紅糖價格從8元一斤提升到25元一斤,切實提高村民的收入,增加村民文化自信,而且成為村莊的公共文化場所,已經舉辦多場演出及體驗傳承活動。

豆腐工坊內景(DnA建築事務所供圖)

另一個例子是平田農耕博物館和手工藝館。這個建築由村口幾幢閑置荒廢的牛欄和黃泥房改造而成,保留體現當地建造傳統與鄉村建造美學的夯土牆,新換上去的木結構也保持本色。四年前,平田村的常住人口不到20人。現在通過旅遊和民宿發展,不少年輕人從城里回來創業,村里常住人口已經超過100人。在鬆陽,像這樣的案例還有很多。比如大東壩鄉的客家契約文化博物館、蔡宅村特色豆腐工坊、山頭村的米酒工坊等等。每個村都挖掘自己的曆史文脈或傳統特色產業,強調自身特點,這樣既不重複,又穿點連線,形成村落系統。

“不是簡單設計一棟房子”

參加此次“鄉村變遷:鬆陽故事”展覽的北京設計師徐甜甜把這稱作“建築針灸”:基於本地文化背景,通過最小的干預手段,以點帶面,重建鄉村認同感,吸引旅遊,刺激發展。她說:“我們不是簡單設計一棟房子,而是更多地去應對一個社會問題。”

社會問題的解決自然需要社會參與。在鬆陽,建築設計只是成功鏈條上的一環。用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守英的話說,鬆陽實驗的成功顯示了三方面的條件,一是知識成本的注入,也就是利用文化力量;二是著眼於本地行業,使本地農民親身參與並從中獲益;三是形成城鄉互動。

蔡宅村豆腐工坊是各村挖掘傳統特色產業並重新進行建築設計的典型之一(DnA建築事務所供圖)

聯合國人居署區域和都市規劃部門負責人雷米·西奇平在造訪鬆陽後評價說:“作為聯合國機構,我們看到過很多案例,有很多經驗,鬆陽非常特別的一點在於,年輕人開始回來,小村莊開始發展,所以,你們正在顯示,這是可能實現的——鄉村可以發展,可以吸引人們來到這裏。”

關於歐洲乃至世界可以從鬆陽學到什麼,科默雷爾的回答是:“我認為我們真正可以學到的是深入觀察我們面臨的經濟和文化挑戰,思考可以做些什麼去刺激鄉村的發展振興;我們無法學習答案,因為答案必須是地方的;但我們可以學習如何去分析問題,去理解為什麼現狀必須要改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