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只挖12公里 “世界最難掘進隧道”僅剩最後兩公里
2019年03月28日06:28

  原標題:11年只挖12公里!“世界最難掘進隧道” 僅剩最後兩公里

  雲南保山境內的蘭津古渡,山高穀深,左岸是大理,右岸是保山。大柱山隧道成為溝通天塹的關鍵工程。這條隧道2008年開始施工,全長14.484公里,至今已經修了11年,計劃2021年開通,目前還有最後兩公里就可完工,被稱為世界上最難掘進的隧道。

  十一年來,他每年和家人團聚的時間不超過十天!

  蘭津古渡自古就是茶馬古道上的咽喉要塞。如今,大瑞鐵路正在這懸崖峭壁間修建,火車將從大理出發、經過這座大橋和大柱山隧道,到達保山和瑞麗。

  △蘭津古渡

  一條瀑布從江右岸半山腰的峭壁中流出,碎珠濺玉,蔚為奇觀。而在這條瀑布的上方十幾米處,就是大柱山隧道的進口。就在記者感歎這一自然奇觀的時候,中鐵一局大瑞鐵路項目經理薑棟告訴我們,“那是從隧道里流出來的水。”

  △大柱山隧道

  2008年,32歲的薑棟帶著團隊和一腔熱血,來到了大柱山。當時,原定計劃五年就能將隧道全面貫通。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已經十一年了,大柱山隧道還沒有修通,而且每天都會遇到新的麻煩。

  在過去的3862天里,湧水已經是每天都會發生的常態,唯一的區別,就是水量的大小。

  △大柱山隧道發生湧水

  隧道向前掘進的工作面,也稱為掌子面,本來該繼續向前開挖,卻因為大量湧水,工人無法繼續施工。在所有隧道施工中,最怕遇到突泥和湧水的情況。而薑棟他們施工的這3862天里,卻有近3500天都在跟突泥和湧水作鬥爭。

  大柱山隧道一直被稱為“豆腐山打洞”,施工過程中需要穿過六條斷裂帶,隨時會出現突泥、湧水的危險。簡單來說就是,挖掘時遇到的岩石質地較軟,遇水即化,一旦突泥和湧水發生,就會像泥石流一樣危險。

  △大柱山隧道

  記者在採訪的時候,剛好遇到一處掌子面湧水。不斷噴湧而出的水柱,冰涼且湍急。這些水來自山體,水溫僅有16度,在衣服全部被打濕的情況下,沒有幾分鍾,記者已經感覺牙齒在發顫了。

  當時,掌子面的湧水量每小時接近600立方米。按照50米長、25米寬、2米深的標準游泳池蓄水量計算,只要四小時二十分鍾,這些水就能蓄滿一個標準游泳池,這給施工帶來很多困難。2017年,湧水量最大的時候,別說是施工了,連站都站不穩。

  △隧道湧水

  冰火兩重天,14公里鐵路隧道見證施工極限

  技術人員統計,大柱山隧道開工至今,隧道總湧水量達2億立方米,這麼大的湧水量,相當於15座西湖的水量。僅抽水泵就用壞了116個,累計抽排水2800萬立方米。

  除了湧水,施工人員面對的挑戰還有極端的自然條件。同一個隧道,進口和出口居然冰火兩重天。

  大柱山隧道只有14公里,但要穿越6條斷裂帶,和進口截然不同,出口已位於高地熱段,隧道內的溫度接近40度,工人們的衣服根本穿不住。沒有冰塊降溫的時候,他們只能用涼水澆在身上,給自己降降溫,再接著幹。

  △工人在冰塊上休息

  隧道內持續不下的高溫一度嚴重阻礙隧道向前掘進,最難的時候一天只能向前推進一米。

  隧道內溫度高、濕度大,工人體力會迅速消散,情緒也容易出現煩躁,掌子面距離隧道口還有半個多小時的車程,如果工人發生中暑昏厥將是非常危險的,他們還需要運來更多的冰,給隧道降溫。

  眼下正是初春,夜晚,隧道出口處的氣溫接近0度,下班時,工人們被汗水浸濕的衣服裹在身上,冷風一吹,瑟瑟發抖。曾經有幾天,整個班組的工人都集體感冒去打吊瓶。

  △工作中的工人

  2008年大柱山隧道項目初始,150人的核心建設團隊從陝西陸續來到了大柱山,而如今堅持下來的加上薑棟只有36個。

  中鐵一局大瑞鐵路項目經理 薑棟:我們這麼多人在這堅守,遇到的困難也非常多,大柱山隧道十四多公里沒打通,我還是不甘心走,不管什麼原因、困難,我覺得還是應該堅持。

  很長一段時間,薑棟嚴重失眠,淩晨三點以前不敢入睡,生怕錯過了隧道內險情的電話。而電話鈴一響,他就汗毛直豎。多少個夜晚,薑棟的夢裡都是同事們泡在水裡的身影。

  工期從5年變成13年,薑棟面對很多人對團隊施工水平和管理能力的質疑和指責。不但如此,他堅守大柱山隧道的十一年間,每年和家人團聚的時間不超過十天。

  薑棟說,理解自己的人,不必多說,不理解自己的人,無需多說。也許等隧道貫通的那一天,就是對所有質疑聲最好的回應。

  3862天的堅守,換來了大柱山隧道即將貫通的曙光。那些青春年少就來到大柱山的小夥子們,用時間、汗水和淚水詮釋了不負韶華,這種堅守是鐵路人鐫刻在骨血里的信仰。也許,大柱山隧道之後,他們還會向更艱難的隧道掘進。而堅守大柱山的這段歲月必將成為他們永生難忘的回憶。

  △大柱山隧道工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