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刑警》是“爛片”,《極限職業》就“經典”了嗎?
2019年03月28日08:58

原標題:《龍蝦刑警》是“爛片”,《極限職業》就“經典”了嗎?

所謂電影工業,從創意到執行再到上映,每一個環節都有無數道檻兒。事後複盤總能說出個子醜寅卯,但身處其間未必能先知先覺。

脫胎於同一個劇本,去年上映的中國電影《龍蝦刑警》完敗於今年上映的韓國電影《極限職業》,可是筆者只能承認《龍蝦刑警》很“爛”,卻無法認同《極限職業》有多優秀,後者在眾多警匪片里只能說是一部及格之作,距離經典之作仍然差著十萬八千里。

問題或許就出在兩部電影共同的母本里。由於筆者沒有看過2015年那版初稿,所以只能從成片反向推導。

《極限職業》海報

根據相關報導,《龍蝦刑警》與《極限職業》的初稿劇本都來自一個名為“2015中韓故事共同開發”的項目。後來因為種種原因,版權方Haegrimm將劇本同時賣給了中國和韓國的兩個公司進行分別開發。

從電影工業的角度說,初稿劇本是非常前期的階段,等到真正進入拍攝期時,劇本面貌可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筆者只能做出這麼一個假設,2015年的初稿應該有如下設定:

1、一群廢柴緝毒警;

2、出於盯梢等目的,警察們盤下了一個冷清的小飯館;

3、飯館意外火了;

4、在各種陰差陽錯的情況下,廢柴警察們破了大案。

《龍蝦刑警》的最終劇本顯然在多個地方犯了錯誤,甚至在《極限職業》的反襯下,變得更像是一部不及格的學生習作。

《龍蝦刑警》最大的錯誤就在於,他們沒有利用好小龍蝦這個噱頭。不妨以《極限職業》作為參照系來說說《龍蝦刑警》的失誤。

《極限職業》和《龍蝦刑警》里的廢柴警察們

在《極限職業》里,臥底警察盤下了炸雞店之後,因為所謂的新店效應,突然來了許多嚐鮮的客人。幾個警察一開始採用的是打發客人走或者從別的炸雞店買炸雞的方式來敷衍了事。隨後,幾個警察都各自做了一次炸雞,突然發現其中來自水原的警察,他以自家做水原王排骨(或者叫水原大排骨)的方法製作的炸雞非常好吃,索性就真的隨行入市做起了炸雞生意。這款水原王排骨風味炸雞一下成為流行新品,受到了消費者的歡迎。

而在《龍蝦刑警》里,缺乏一個令人信服的過程。一個偏僻的小店為什麼在警察接手之後就突然門庭若市?為什麼其中一位警察製作的小龍蝦會那麼好吃?有沒有特別的風味?只是有幾句台詞讚美小龍蝦的十三香,可是中國哪家小龍蝦餐館沒有十三香呢?

《極限職業》里,用一定篇幅表明那家炸雞店的火爆,生意是如何如何的好,好到警察們都無心且沒空去盯梢了,所以他們還為此採取上漲炸雞價格、限量供應等措施。但在《龍蝦刑警》里卻是一筆帶過,潦草到僅用幾個鏡頭表現門口的告示牌表明小龍蝦單價上漲及限量供應等。

《極限職業》從始至終都把炸雞作為一個有用的道具,影片最後階段,由於媒體曝光,炸雞店生意一落千丈,毒梟們趁機入夥,利用這家炸雞店的外賣做起販毒生意。《龍蝦刑警》的問題又一次暴露出來,小龍蝦並沒有貫穿始終,它的功能沒有小龍蝦店重要,也就是說,小龍蝦店這個地址才是重點,這相當於《舌尖上的中國》里拍美食拍著拍著把如何製作鐵鍋作為敘事重點,忽略了美食本身。

相比《極限職業》里炸雞為何好吃,《龍蝦刑警》沒有交代清楚,警察們製作的小龍蝦為什麼好吃

我能理解中韓主創團隊在食物還是餐館之間做出不一樣選擇的動機,因為他們都必須服從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讓人感覺可信。單就物流業來說,世界上只有“兩個國家的物流業”,一個叫中國物流,一個叫外國物流。中國的快遞小哥、外賣小哥太牛了,所以編劇必須服從中國物流業空前發達的現實,在相比韓國版本人物線做了許多簡化的前提下,仍然多設計出了一個斜對門的快遞公司。而《極限職業》里,利用炸雞店做幌子,以外賣的名義讓店裡小哥送毒品,就顯得很司空見慣,但在中國不見得會讓人信服,因為中國觀眾會天然想到,為什麼不是美團、餓了嗎等外賣小哥配送呢?正因此《龍蝦刑警》不得不在小龍蝦店這個地址上做文章。可這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前文所述,小龍蝦作用的弱化,甚至可以這麼說,這電影拍成“拉麵刑警”、“沙縣刑警”同樣也能成立。沒有特色,何以成功。

《龍蝦刑警》相對於《極限職業》更大的問題,還在於片中廢柴警察動機與決心的塑造上。這或許與我們需要維護人民公安的形像有關,但它的確讓影片在根本上產生了一種虛假感。《極限職業》里的警察時刻有一種危機感,這種危機感包括幾個方面:一個是面子,他們太廢了,在領導和同儕面前抬不起頭,另一個則來自職業的榮譽感,他們需要證明自己有能力當好一個警察,需要不擇手段證明自己的能力。

但在《龍蝦刑警》里,你無法感受到這幾個警察到底有多廢,甚至還有種感覺,其實他們從頭到尾都很牛,這就讓故事很擰巴。因為從故事邏輯上說,這幫警察因為很衰,所以才會做出盤店盯梢的舉動來,可如果他們本質上不衰,那又何必如此破釜沉舟呢?

《龍蝦刑警》的完成度的確糟糕,甚至因為《極限職業》的存在,暴露出了當前中國電影工業各個環節存在的缺陷。可這並不能反過來說,《龍蝦刑警》的存在,襯托出《極限職業》是部多麼成功的電影。

《極限職業》同樣也難成經典電影。因為它太套路。觀影過程中,它讓我看到許多老港片的影子,比如洪金寶的《五福星》系列、《雙響炮》系列,抑或是周星馳的《逃學威龍》系列等,有些地方又讓我想到成龍的《警察故事》系列。再放大到荷李活來說,這樣一個“undercover cops”(臥底警察)的喜劇片,你覺得本質上跟《初級警探》(Kindergarten Cop)、《選美俏臥底》(Miss Congeniality)等電影有什麼不同?

《極限職業》前半小時過於拖遝,三翻兩抖也並不乾脆。前文所述,兩部電影都有一個母本,它們的創意關鍵都在於廢柴警察在臥底開店的過程中,陰差陽錯地開出一家網紅美食店來。而這樣的戲劇張力並不能有效支撐起全片結構,也正因此,無論是票房大賣的《極限職業》還是票房撲街的《龍蝦刑警》,它們都存在明顯的小品式敘事,都靠著段子在填充時間,只是《極限職業》的包袱抖響了,而《龍蝦刑警》演砸了。但《極限職業》還是只能做到看過、樂過,難回味。筆者只能如此總結——拍好一部電影並不費力,比如《極限職業》,拍砸一部電影也不費力,比如《龍蝦刑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