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美國政界人士頻收死亡威脅,他們做錯了什麼?
2019年03月28日13:58

原標題:特朗普和美國政界人士頻收死亡威脅,他們做錯了什麼?

在美國搞政治不容易,政界人士還得為自己的性命擔憂。

紐約州雪城大學事務記錄訪問信息中心(TRAC)近日公佈的調查數據顯示,2018年,因對美國高級官員實施暴力、發出死亡威脅而被捕的人數激增。

2018年一年內,共有23起訴訟中的嫌犯涉嫌嚴重威脅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和美國前總統,案件數量是2017的130%。而在此前的5年,此類訴訟呈逐年遞減趨勢。

在一系列死亡威脅案件中,嫌犯的威脅目標包括特朗普、奧巴馬、希拉里、小布殊以及高級別國會議員。

據CNN,美國黑人女性眾議員瑪克辛·沃特斯當地時間22日表示,自特朗普上台以來,她多次收到死亡威脅,其中已有4名男性認罪。

為什麼美國政界人士越來越頻繁地收到死亡威脅?這些威脅都來自於什麼人?

特朗普一句話可能引發一個死亡威脅

據美媒Quartz,上週,美國聯邦法院一連審判了三起威脅政界人士人身安全的案件。其中一起是,一名佛羅里達州男子向包括特朗普和希拉里在內的十幾位美國政界人士郵寄共16個炸彈包裹,中途被特勤局攔截。

根據美國法律,任何人故意威脅殺害或綁架現任和前任總統、副總統、總統候選人(距離大選120天之內)及其家人,將面臨至多5年監禁和25萬美元罰款。

美國特勤局的過往數據顯示,在奧巴馬就任總統期間,每天涉及對總統或特勤局保護名單人員的公開威脅案件有6至30件。特朗普上台之後的數據,特勤局拒絕透露。

專門調查政治暴力的網站“訴訟計劃”(the Prosecution Project)報導稱,根據自1990年以來此類案件的調查結果,威脅美國政界人士人身安全的嫌疑人幾乎全部是本國公民,85%以上為白人男性,半數以上在30歲以下。

據CNN報導,批評人士認為,近兩年許多死亡威脅與特朗普的“胡言亂語”有關,特朗普對此表示否認。

特朗普曾在2016年的一次大選活動中調侃稱,支持《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有備有及佩帶武器之權利)的選民可以槍擊希拉里。之後,特勤局不止一次提醒希拉里注意人身安全。

特朗普玩笑後,希拉里發推特:“一個想成為美國總統的人不管怎樣都不該建議使用暴力。”

紐約法庭在審理一件針對國會議員瑪克辛·沃特斯的死亡威脅案件時發現,被告人提到特朗普在去年6月曾發佈一條推特,稱“沃特斯是個IQ極低的人”。檢察官認為,被告人的違法行為與此言論有一定的關聯。

另外,還有一些針對國會議員的死亡威脅來自於特朗普支持者。據《獨立報》,2017年5月,非裔民主黨眾議員格林(Al Green)呼籲彈劾特朗普,成為首個在國會正式要求起訴特朗普的國會成員。格林說,3天后他收到死亡威脅,來電者說將把他吊死。

不過,如果讓特朗普一個人背這個鍋也有點冤,畢竟他自己也受到不少驚嚇。據NBC報導,去年12月一名佛羅里達州男子因威脅殺害總統入獄後,在獄中持續寫信給特朗普,包含死亡威脅的內容。

“訴訟計劃”的調查專員Loadenthal表示,目前的狀況很矛盾,一方面美國人在大選中表現較活躍,大多數人相信通過選票可以改變政治現狀,但是又有越來越多人發起對政界人士的襲擊。

特勤局如何處理“死亡威脅”

前美國特勤局特工瓦克洛(Jonathan Wackrow)表示,一旦發現針對高級別官員的死亡威脅信件、炸彈包裹等,首先會解除其危險性,然後再進行進一步調查。

“嫌疑人在言語上的細微差別決定著我們對其調查的力度。”瓦克洛說,首先會對案件的嚴重程度進行評級,級數越高調查越深入。調查方式可能是郵件、電話,或者是直接上門對峙。

瓦克洛表示,任何人對總統進行非暴力威脅不會被拘捕,但是特勤局會進行持續跟蹤,防止其實施進一步的襲擊。

美國司法部調查顯示,被特勤局列入存在潛在威脅名單中的人,75%患有心理疾病。前特勤局特工赫爾得利(Angela Hrdlicka)表示,把他們送入監獄是最後手段,監禁並不會使他們變得更好,而是需要給予心理治療。

另外,美國法庭會在公民言論自由和非法且蓄意威脅之間做出判定,特勤局則會向法庭提供調查內容作為參考。

特勤局提醒,有時候你覺得是一個玩笑,但是後果可能會非常嚴重。

新京報記者 陳沁涵 黃鍾方辰 編輯 於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