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前沿部隊戰備能力 美第7艦隊接受水面戰術訓練
2019年03月28日09:35

原標題:提升前沿部隊戰備能力 美第7艦隊接受水面戰術訓練

參考消息網3月28日報導 據英國《簡氏防務週刊》網站3月25日報導稱,駐紮在日本的美國海軍第7艦隊的艦艇部隊,近期首次接受了先進的水面戰術訓練,以使其能更有效地實施遠洋作戰。

第7艦隊前沿部署的3艘導彈驅逐艦、2艘登陸艦和1艘導彈巡洋艦在菲律賓海執行任務期間,在美國海軍水面和魚雷作戰研發中心(SMWDC)指導下,完成了水面作戰高級戰術訓練。

報導稱,SMWDC被視為美國海軍水面艦艇軍官的精英培訓學校,類似於海軍航空作戰研發中心。

資料圖:美海軍“麥坎貝爾”號驅逐艦

在由SMWDC負責的水面高級戰術訓練期間,參訓美海軍官兵根據想定的水面作戰情況進行策劃和作戰演練,SMWDC戰術教官則幫助他們更好地進入戰備狀態,並對他們進行訓練和評估。

在菲律賓海演練期間,這些戰艦執行了反潛、水面作戰、防空和兩棲登陸任務,其中包括導彈、魚雷和火炮系統的實彈演練,以提高艦艇和艦員們的戰術熟練度、殺傷力及協同能力。

參與水面戰高級戰術訓練的艦艇有美海軍“米利厄斯”號驅逐艦、“柯蒂斯·威爾伯”號驅逐艦、“麥坎貝爾”號驅逐艦、“錢瑟勒斯維爾”號巡洋艦、“阿什蘭”號兩棲船塢登陸艦和“格林貝”號兩棲船塢運輸艦。

【延伸閱讀】吊機上艦!看美海軍航母如何裝載戰機

提起航空母艦,人們通常都會先浮現出在飛行甲板上密集停放的各型艦載機的畫面。那麼這麼多的戰機,是如何轉移到航母上的呢?實際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航母“空載”出海,抵達預訂區域後,艦載機群再逐一降落到甲板上。另一種就是本圖集展現的方式:在海軍碼頭,用重型起重機以吊運的方式一架架“放”到甲板上。圖為剛吊運到飛行甲板上的F/A-18F戰機。

以下是一組珍貴的美海軍“小鷹”號(CV-63)常規航母吊運各型艦載機的曆史照片,或拍攝於20世紀70-80年代。圖為在美國加州北島海軍航空站,等待吊運上艦的F-14A戰機群。

在海軍碼頭上等待吊運上艦的F-14A戰鬥機群。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吊運上艦的F-14A的座艙蓋均處於開啟狀態,這張背景還能看到“長灘”號(CGN-9)核動力導彈巡洋艦。

即將吊運到飛行甲板上的F-14A戰機,下方還能看到通過機庫升降機口進行物資補給的傳送帶。

這架F-14A隸屬於第114艦載戰鬥機中隊(VF-114)。

除F-14外,還能看到E-2預警機也用類似的方式上艦。

正面拍攝的正在吊運中的E-2預警機。

正在吊運中的A-7攻擊機,可見甲板上已有2架F-14吊運到位。

正在起吊中的E-2預警機。

吊運中的S-3噴氣式反潛機。

除有人戰機外,無人機也是用類似的方式吊運到航母上的,例如圖中的X-47B艦載無人機。

遠鏡頭拍攝的X-47B吊運至飛行甲板資料圖。

(2018-07-25 08:42:14)

【延伸閱讀】鯊魚兇猛!美海軍戰機“獸頭”塗裝掠影

軍迷們在欣賞美海軍戰機圖片的時候,經常會發現在戰機的機頭位置有鯊魚嘴、鷹嘴或獸嘴等“獸頭”圖案,實際這一傳統早在二戰時就已出現,最初只是飛行員和地勤們出於自娛自樂或威懾敵機的需要,後來逐漸演變為一種文化,一直延續至今。圖為二戰時期的美海軍F6F3“地獄貓”戰機採用的惡鬼機頭塗鴉,很有視覺衝擊力。

圖為從藝術家從正面角度繪製的同架F6F3戰機的機頭塗鴉,很有壓迫感。

到了20世紀60年代,“獸頭”塗鴉逐漸趨於標準化,例如圖中這架隸屬於VF-111“落日者”中隊的F-4B戰機。

越戰期間,“落日者”中隊F-4B戰機投彈資料圖。

這架鯊魚嘴的A-7攻擊機隸屬於VFA-213“黑獅”艦載戰鬥攻擊中隊。

這架鷹嘴塗裝的F-4隸則屬於VX-4艦載航空試驗中隊。

到了20世紀70年代後期,又有了一些變化。圖為同樣隸屬於VF-111“落日者”中隊的F-14戰機,可見經典的機頭塗鴉還有傳承關係。

這架採用“獅頭”塗鴉的F-14比較難得一見。

隸屬於VS-30艦載巡邏反潛中隊的S-3“維京”反潛機(已退役),可見不同機型的塗鴉也略有不同,這個更接近蛇嘴風格。

1991年10月,美海軍航母地勤與“鯊魚嘴”F-14合影。

這架“鷹嘴”F/A-18C為VFA-195“破壩者”戰鬥攻擊機中隊的CAG機。

到了現代,這一傳統仍在延續。圖中這架鯊魚嘴的F/A-18E“超級大黃蜂”隸屬於VFA-11“紅野豬”中隊的CAG(中隊長)機。

(2018-06-06 08:41: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