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400多天后,PDD鬥魚複播,但卻已判若兩人
2019年03月27日14:43

  無論主播還是平台,都已告別野蠻生長的時代,回歸理性的,不只有資本,也有曾經沉溺其中的普通人。

  3月25日晚上8點零6分,久未謀面的PDD如約出現在了鬥魚101號直播間里,雖然遲到了幾分鍾,但沒有人在意,這場盛會提前三個小時就開始了,直播間觀眾用不間斷的打賞等待PDD時隔近500天的歸來,人還沒出現,幾十萬的禮物就已入賬。

  自從2017年底PDD停播,江湖上關於他的傳聞就一直沒斷過,停播原因眾說紛紜,複播的消息每隔幾天就會在網上流傳,最後都被時間證偽。

  3月23日,PDD終於在微博宣佈要回歸直播,不出外界所料,最終落戶鬥魚。此時,PDD的微博認證還是“LOL前職業上單選手,熊貓TV主播”。

  20多天前,陷入經營困境的熊貓TV宣佈關停服務器,在“末日之夜”,PDD還曾現身他在熊貓TV房間號為6666的直播間,但沒有直播,只是打出了“希望各位越來越好!下一站再見!”的房間標題,在評論區和粉絲聊了幾句。

  時至今日,熊貓TV還有人在直播,堅持陪伴熊貓走到最後,但觀眾寥寥,大部分直播間只有幾百的人氣,另一邊,轉戰鬥魚的PDD,複播當晚的熱度在巔峰時達到了5億,創下了鬥魚建站以來的紀錄,超級火箭滿天飛,各級貴族滿地走,一時風光無兩。

  那般狂歡與荒誕,彷彿回到了直播混戰的2016年,千帆競發,百舸爭流,然而一轉眼,行業洗牌基本結束,曾經叱吒風雲的平台和大主播,大多沒能笑到最後。

  分道揚鑣的PDD和五五開

  PDD,原名劉謀,是中國最早的一批英雄聯盟職業選手,曾經效力於王思聰的iG戰隊,擔任上單位置,以打法凶悍剛猛聞名,是LPL賽區為數不多的Carry型上單,比起LPL常見的藍領抗壓型上單,更早地積累起個人名氣。

  2014年,PDD選擇在職業巔峰急流勇退,轉型做了主播。

  賽場上他剛猛凶悍,場下卻喜歡搞怪,一身肥膘加上鋥亮的光頭,滿嘴騷話,是直播初興時期的造梗能手,PDD的一些直播日常被人錄下來,有的進了英雄聯盟集錦,有的成了鬼畜素材,火出圈的鬼畜視頻《我就是全英雄聯盟最騷的騷豬》在B站有近1800萬的播放量,至今仍是B站的鎮站之寶,被眾多著名主播翻唱調侃過。

  在戰旗TV待了一段時間後,2016年6月,PDD被老東家王校長創立的熊貓TV以高價挖去,加入已經有了Angelababy、林更新、林俊傑、韓寒等明星大咖和若風、JY等一線主播的強大陣容,很快就成了熊貓TV遊戲版塊的當家主播。

  PDD雖然搞怪,看似很不著調,但深諳江湖險惡,樹大招風的道理,比與他同期打職業、同期做主播的盧本偉要低調許多。網上曾經流傳著PDD與五五開對噴的搞笑視頻,言辭粗鄙,不堪入耳,但自從PDD轉去熊貓後,就收斂了許多,2017年,這對歡喜冤家幾乎平分了遊戲直播的天下,但兩人的直播風格也分道揚鑣,差別越來越大。

  早年,圈內流傳著一句對盧本偉的調侃:電競三醜都有誰?white,五五開,盧本偉。瞭解的人都知道,white是盧本偉打職業的ID,五五開是他接受採訪時說自己與大魔王Faker五五開,網友給他起的外號,後來成了被人揪住不放的黑點。

  2013年,盧本偉與16歲的Uzi等人組成皇族戰隊,這支新軍所向披靡,獲得了去美國洛杉磯參加S3全球總決賽的名額,與當時的另外一支戰隊“黑暗勢力”OMG共赴世界賽場,然而,很不巧,兩支戰隊相遇,OMG被皇族斬落馬下。

  在國內時,盧本偉和他的隊友們就因長相被網友詬病,“皇族”的隊名也被嘲諷為殺馬特,人氣一直沒有OMG高。擊敗OMG後,五五開在決賽前放言與韓國戰隊SKT中單選手、後來的三冠傳奇、大魔王Faker五五開,結果開賽後,皇族被SKT以雷霆之勢擊敗,國內網友炸了鍋,“畢竟3比0,我上我也行”在背鍋、抗壓兩吧刷屏,有人惡毒詛咒盧本偉他們回國時墜機。

  雖然拿了世界亞軍,但盧本偉還是選擇了退役,與PDD在職業巔峰頭頂HALO急流勇退不同,盧本偉背負著罵名,在無奈和黯淡中結束了自己的職業生涯,是直播讓他重新找回了自信。

  仗義敢言,大咧咧,從不怕得罪人,真性情的盧本偉十分維護自己的粉絲,與他們稱兄道弟,這些兄弟也不遺餘力地支持開哥,五五開不再是他的黑曆史,只要兄弟們相信,他就能和Faker五五開,“盧本偉牛逼”也成了一句信條,粉絲們相信,盧本偉自己也堅信不疑。

  牛逼的盧本偉不能只是打英雄聯盟厲害,打絕地求生自然也不在話下,2017年底,盧本偉29殺吃雞,被人質疑開掛,那些往日裡得罪的人也跳出來踩他,只有粉絲一如既往地相信和維護他,盧本偉心裡硬氣,強勢回擊,在線下粉絲見面會上引導粉絲罵人,被舉報,後被全網封禁。

  幾乎是同一時期,PDD也被質疑在絕地求生中開掛,但他壓根兒沒有回應,甚至沒有緣由地直接停播,有人說他停播是為了暫避風頭,有人說他身體出了問題要停播養病,有人說他去忙著開公司掙大錢了,PDD雖然已不再出現,但江湖上到處都是他的傳言,他時不時地出現在一些人的微博底下,其他主播的直播間里,同行的婚禮現場,甚至內蒙古地方新聞網上。

  粉絲們調侃,“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看見PDD,除了他的直播間”。

  騷豬從良

  時隔四百多天,再次面對攝像頭的PDD有點緊張,放了一首音樂來緩解情緒,還拉來了兩個小弟作陪,讓他難受的是,他沒法看到觀眾發的彈幕,不知如何與直播間的幾百萬人交流。

  不止他看不到彈幕,很多觀眾也發不出去彈幕,遲來一會兒的人想登陸後發彈幕,結果長時間服務器無響應,出現504的錯誤提示,無法登陸。PDD急了,發微信找鬥魚工作人員溝通,詢問情況,等待過程中用抽獎來緩解直播間氣氛。

  無法用彈幕溝通,觀眾們則用刷禮物來表達對PDD的支持,一些大佬們隨手就是幾百個超級火箭,一個2000元人民幣,有的是大主播,有的是經紀公司,有PDD的朋友,也有比較有錢的鐵粉,PDD看不過來,讓人錄下視頻,改天按順序感謝。

  鬥魚上一次因主播人氣太高出現服務器崩潰,還是DNF主播旭旭寶寶在鬥魚首播的時候,PDD來到鬥魚,旭旭寶寶也做了一番表示,送出了261個超火,PDD順水推舟,講了自己和旭旭寶寶的關係,是很好的朋友,防止有人不懷好意帶節奏,拿他和旭旭寶寶做比較,看誰是鬥魚一哥。

  江湖地位直接和利益掛鉤,平台資源傾斜度、曝光量、身價都和名號相關,最重要的是由此帶來的人氣,有很多人想在這上面做文章,或是挑撥離間引發平台內耗,或是自抬身價為跳槽鋪路,也有惡意的捧殺。

  PDD這個老江湖深知其中套路,先把捧場的大佬們輪番感謝一遍,再把可能被帶起來的節奏扼殺在搖籃之中,然後詳細講了他停播這段時間做的事情,包括建立YM戰隊為LPL輸送人才,在內蒙古多倫縣捐建“皮皮歡樂希望小學”,以及查出良性腫瘤後調理身體。

  “在經曆了這麼多事以後,我對未來要做的事情和大概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有了一個更多的體悟,簡單說就是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讓自己的人生活得更有意義一點,能做更多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說完這些後,PDD忍不住向旁邊人吐槽,覺得自己太尷尬了,像小學生在念報告一樣。

  這確實不太像他直播的風格,沒有滿嘴的騷話,也沒有早年那樣罵髒話,煙也不抽了,對著屏幕不停地喝水,來緩解尷尬和緊張。

  對於誰是鬥魚一哥,PDD也耿直坦言,自己到了這個年紀,不想要也不敢要這樣一個名號,他只想好好做直播,能嚴格要求自己好好做內容,讓觀眾更加開心,有一個好的體驗,而不是去爭那些虛名,也不想講究那些排面。

  “請大家以後叫我小劉就行了,不用叫其他的。”說完,PDD用“小劉你好”為口令發起了一波彈幕抽獎,獎品為一萬元現金,一共抽100個。

  在微博預告時,PDD就發了101個萬元現金紅包,現在是他補償粉絲的第二彈,預計抽300萬。

  開始抽獎後沒多久,直播熱度暴漲,一度達到5億,鬥魚彈幕系統承受不住壓力,宣告癱瘓,只能暫時凍結30級以下用戶的發言權限,PDD無奈,只能發起辦卡抽獎,一時間,大量觀眾花6塊錢買了6個魚翅,加入PDD粉絲團,還有一些人,則開通了貴族權限,等級最高的“皇帝”一個接著一個出現,而鬥魚“皇帝”開通首月需要12萬人民幣。

  贏家鬥魚

  PDD確實是成熟了,他最後選定的平台鬥魚,也即將成熟。

  3月22日,據湖北日報消息,來自武漢東湖高新區相關部門的監測數據顯示,鬥魚直播2018年收入突破40億元,而據相關人士透露,鬥魚目前的融資總額已達70億元,估值250億,初步計劃今年夏天赴美國納斯達克上市。

  鬥魚上市的消息,傳了快一年了,然而時間一推再推,IPO地點也一變再變,由香港變為美國,但沒到真正上市那一刻,所有的預測都難免被推倒,外界只能肯定一點,鬥魚不會像熊貓那樣說倒就倒,而會像虎牙一樣成為2016年“千播大戰”中最後的贏家之一。

  現在看來,鬥魚的目標不止於此。PDD在直播中透露,未來打算以鬥魚101直播間的名義繼續捐建幾所希望小學,並聯合行業內的其他力量持續在教育公益方面發力,言外之意,鬥魚會深度參與這些公益項目,並借助頭部主播的影響力提升其在社會上的美譽度。

  鬥魚還精兵簡將,在2018年底,裁撤了包括出海部門在內的一系列人手,來應對直播寒冬的到來,為上市前最後一段路存好糧草。

  這就像是一場馬拉松比賽,虎牙雖然體格沒鬥魚強壯,但順風順水最先上市,鬥魚則是磕磕絆絆,時不時有主播封禁、薪酬糾紛、違約跳槽冒出來絆鬥魚一腳,身後還有熊貓、全民這樣的對手窮追不捨。

  終於,熊貓和全民都因資金問題累死在路上,前方已是一片通途,雖然氣溫在下降,但仍然可以從容往赴,PDD這個級別的大主播加盟,更是多了一層厚厚的衣服。

  3月24日,鬥魚直播平台官方微博發了一條空白微博,至今沒有刪掉,說明不是手誤。評論里最有熱度的一條是“盧本偉牛逼!”,獲得了四千多讚,網友紛紛猜測,這條空白微博是不是對應了盧本偉的ID“white”,是否暗示盧本偉即將複播。

  他們很驚訝,如果鬥魚集齊旭旭寶寶、PDD和五五開這“直播三幻神”,那鬥魚真的要時來運轉,所向披靡了。

  “真不知道盧本偉複播那一天鬥魚會不會直接打不開網站,熱度是不是能到10億。”一位網友感慨。

  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即便盧本偉再度歸來,也會像如今不會說騷話的PDD一樣,做一個成熟的,傳遞正能量的主播,歸來的那一刻,是他們這輩子都不會再有的高光時刻,畢竟,無論主播還是平台,都已告別野蠻生長的時代,回歸理性的,不只有資本,也有曾經沉溺其中的普通人。

  洗牌完成,規則落定,這個曾經血雨腥風的直播江湖,也會如PDD說的那樣,少一些爭名奪利的投機客,多一些認真做事的內容人。

  來源:刺蝟公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