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狼》斷手忍者又火了!盤點那些年追過的斷手角色
2019年03月27日16:28

  東瀛小國有一賊人,名英高姓宮崎,不顧玩家之死活,作一眾遊戲乃為魂。魂之難,氣死千萬玩家也。後遂為其自保,避人耳目,掛羊頭賣狗肉,又作一遊為之狼。狼之死,惹萬千玩家不識字也。英高觀其銷量,暗自喃喃“如今這般,我已跌下神壇否?”。眾媒體齊聲高吼“不然也!”

  《隻狼》發售已經過去幾天了,不論新玩家們,還是魂玩家們,乃至雲玩家們,遊戲都在他們眼中深深的刻下了一個“死”字。當然,這依然無法阻止,玩家赴死的熱情。除了超高的難度,遊戲中酷炫的擊殺動作,飛簷走壁的移動方式,還有各種可以安裝在義肢上的機關道具,都是賦予這款遊戲魅力的地方。而提起義肢和斷手,或許成為了最近很多遊戲中必不可少的要素,就比如在《隻狼》前發售的《鬼泣5》。並且,斷手這個設定,無論是在遊戲中,還是影視作品中,都成為了一種常見的要素。今天就帶大家看看,有哪些身殘志堅,依然戰斗在第一線的人物角色吧!

  狼在戰鬥中斷手後,被一老者“撿屍”,安上了現在的義肢。說實話,這手簡直比黑科技還黑科技,完全不考慮人體身體運作機能,說動就能動。而且實用程度堪比“瑞士軍刀”,要啥有啥,用啥安啥。當然,也正因為這隻手的加入,讓《隻狼》這款遊戲與魂系遊戲有所不一樣。當然,不一樣的點就在於,你以為你可以花里胡哨的可以輕鬆殺敵,結果就是“一頓操作猛如虎,BOSS一招變二五”。祝各位,且死且珍惜。

  雖然同是斷手之人,尼祿就跟隔壁家的狼走了完全不同的兩種風格。在《鬼泣5》一開頭,我們善良單純的尼祿就被人奪取了“鬼手”。可哪有能怎樣呢,誰也擋不住我裝逼的使命。沒手,不要緊,小姐姐給做啊。裝上義手的尼祿,可謂是找到了裝逼的新境界。發波,放電,射激光,這都不算什麼。踩著飛翔的義手,在空中完成1080度轉體,再加上後空翻,順便殺個怪才算正常發揮呢。雖然最後長回了自己的手,但是我從尼祿眼神中看到了對這個裝逼好夥伴的深深不捨。

  在《合金裝備:原爆點》中失去了自己左手並且昏迷了長達九年。蛇叔缺失的左手也被機械手臂代替。作為一款潛入類的遊戲,蛇叔的機械手用處也是頗多。近可放電,遠可飛拳,還可以鉤敵人,堪比尼祿的義手。當然,玩《合金裝備V》的,有幾個會在乎這些,我只是想“靜靜”。

  你一定會問,啊?地獄男爵斷手了嗎?人家不是帶了個手套嗎?恩,我當時這也是這樣認為的。實際上,地獄男爵英文叫“hellboy”,他老爹也就是地獄的主人——撒旦。在兒子出生之時,就斷其右手,安上了號稱是開啟世界末日鑰匙的“毀滅之手”。所以生為惡魔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爹就是惡魔界的老大,從小就要重心失衡,忍辱負重。當然,男爵這手可是不一般,與其說是義手,倒不如說是他老爹送他的禮物。“毀滅之手”是當年創造奧古桀哈的墮天使的右手,感覺不到疼痛堅不可摧,可以召喚毀滅世界的力量。當然,漫畫和電影中的設定略有不同。順便提一句《地獄男爵:血皇后》也馬上要上映啦。

  漫威的人物大家再熟悉不過了,美隊的好基友冬兵。二戰時期與美隊一同打擊九頭蛇,在一次任務中,不幸被炸彈炸傷落入冰川峽谷。與美隊一樣被冷凍至今。後被蘇聯修正主義找到,安裝了機械手臂成為了“冬日戰士”。冬兵與美隊的感情也是讓無數腐女為之傾倒。先不說兩人青梅竹馬,就連長壽方法都是一樣的。去年的《復聯3》裡,在瓦坎達進修的冬兵,得到了一隻由振金打造的全新手臂,火箭浣熊看了都坐不住。然而,有了全新手臂卻還是沒逃過滅霸的響指。我們只能期待今年的《復聯4》中會不會有冬兵的身影了。

  作為羅恩的“耗子”寵物。小矮星皮特也是經歷了“敵營十八年”,最終被哈利的教父小天狼星識破。但是,在復活伏地魔這件事上,小矮星可真是起了大作用。“父親的骨頭,僕人的肉,仇人的學血。”成為伏地魔復活的硬件條件,忠誠的蟲尾巴獻上了自己的手。但是,未免有點太實誠了,人家說肉,有沒說手,挖塊雞眼不就得了。當然,沒鼻子先生沒有讓他失望,復活後也是送了他一個“船新的”水銀之手。

  “Naruto”和“Sasuke”這對歡喜冤家,在經歷了各種波折磨難後終於走到了一起,呸,終於迎來了決戰。在終焉峽谷,兩人就像曾經的班和柱間一樣,迎來火影忍者世界裡的“套路”命運。最後兩人用僅剩的查克拉形成的螺旋丸和千鳥正面碰上。名人右臂斷裂,佐助左手斷裂,其後用柱間細胞培養出新的手又接了回去。至此,這場持續了十多年的恩怨也隨著斷手而宣告終結。當然,伴隨著他們恩怨的結束,很多人的青春也都畫上了句號。

  百鬼丸應該算是史上最慘的主角了。不著調的老爸,為了稱霸亂世,跟鬼神簽訂契約取走自己孩子身上48個器官,可謂是ACG史上“坑娃”第一人。你見過蒐集龍珠的漫畫,你也見過找寶藏的漫畫,但是你見過找自己器官的漫畫嗎?!百鬼丸在斷臂上裝上了兩把刀,真正的手刀。面對各種鬼怪,百鬼丸踏上了“我找我自己”的旅程。

  《鋼之鍊金術士》可是小編最喜歡的漫畫之一。主角愛德華和弟弟因為嘗試禁忌的“人體鍊成術”,導致自己失去了左腿,而弟弟被剝奪了全身。愛德華又以犧牲右手為代價,換回了弟弟的靈魂,固定在一副盔甲之上。後安裝上鋼鐵義肢,也因此被賦予“鋼”這個稱號。與我所講述的其他主角不同,愛德華的斷手給人一種沉重感。不單單是其材質原因,而是其中所要付出的代價。《鋼之鍊金術士》整個故事的核心就是代價,完成任何事都有其要付出對應的代價。“等價交換”是鍊金術的法則,也是世間任何事情的法則。

  要說斷手,有一部作品就不得不提,那就是《風雲》。(小編又暴露年齡了)我第一次接觸《風雲》就是電視劇版的《風雲:雄霸天下》。那時候,何潤東好帥,人人都想有一把“絕世好劍”。那時候,我們好單純,男孩子的“麒麟臂”還沒有覺醒。當時也真是沒腦子多想,也不懂什麼叫免疫排斥,我手斷了接你手,簡直就是天經地義。然而你以為只有主角斷手嗎?那你就小看風雲這部作品了。《風雲》中斷手成了家常便飯,除了步驚雲還有老帝、無名、慕應雄、鬼虎、斷浪、藍月聖主、劍辰 等。也不知道作者馬榮成為什麼那麼愛斷手,是自己有過類似的經歷嗎?還是被雜誌編輯不斷催稿,想自斷其手。總之《風雲》的故事就是由斷手而起。而“麒麟臂”卻成了我們今天另一種形象的代表。

  說到這,例子舉的也差不多了。我們熟悉的作品中“斷手”的角色實在是太多太多,在這裡沒辦法一一列舉。

  雖然斷手是身體本質上的殘缺,但卻在各種形形色色的作品中,賦予了人物不同尋常的魅力。將這種殘缺,轉化為一種美的存在。手,本就是人體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其結構的精妙帶給了人這種生物,創造和改變世界的可能。而斷手後安裝的義肢,更是為這種創造能力拓展了無限可能。在科技感和力量之外的,則是外在表達了人物堅強不屈的意志和品格。這,也就是斷手讓人們著迷的原因吧。

  歡迎在評論中留言,談談你所喜愛的那些“斷手”角色。“我手沒了,但是我變強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