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老一輩教頭們還跟得上時代嗎?
2019年03月27日11:24

跟不上時代了?
跟不上時代了?

  幾個月前的一天,曼聯球會宣佈與教練摩連奴解除合同。相比三年前離開車路士,這次無論媒體、球迷,甚至摩連奴本人,都表現得相當平靜。早在這個賽季開始之前,關於摩連奴很難撐過第三年的言論就不絕於耳,隨後發生的成績滑坡、更衣室內亂,更像是約定好的劇情,有條不紊地上演著,最終雙方按約辦事,分道揚鑣。

  摩連奴又一次在第三年的時候離開了,同樣的劇情曾經在皇家馬德里、車路士兩度上演,這一次主角換成了曼聯。如果前兩次輿論沸反盈天,還想找一個「替罪羊」或一個「答案」的話,這一次大多數人包括摩帥自己都看清了現實:他已經來到了執教生涯的臨界點,要麼改變,要麼沉淪,要麼飛蛾撲火。

  面對這一窘境的並不只有摩連奴,而是整個50、60後教練們的集體困局。只不過摩帥憑藉自帶的爭議性,將大多數話題集中在了自己身上。如果放眼球壇,我們不難發現,曾經叱吒風雲的老一輩出名教頭們已經離開了豪門:安察洛堤執教拿玻里,賓尼迪斯接掌紐卡素,雲格離開了阿仙奴,雲高爾宣佈退休。在這一點上,摩連奴並非「特殊的一個」。

  老帥們集體滑坡

  摩連奴下台之後,外界盤點他的「幾大罪」,不外乎戰術過時與將帥失和,幾年前媒體也曾將這兩個詞送給安察洛堤和賓尼迪斯。但現代足球戰術的更新換代並不像球迷想像的那般頻繁,一代出名教頭在短短幾年中集體戰術失靈,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摩帥失去了對球隊的掌控
摩帥失去了對球隊的掌控

  以摩帥的曼聯為例,第一個賽季奪得聯賽盃和歐霸盃冠軍,第二個賽季剛開局的連續四球大勝看得球迷大呼過癮,最終排名聯賽第二。即使第三年,摩連奴在關鍵場次如對陣祖雲達斯、車路士時的表現依舊可圈可點,臨場指揮更是可稱當世前三。如果戰術過時,他絕沒有可能在前兩個賽季取得成績。將第三年的潰敗全部推給戰術,則是將問題簡單化的做法。

  其實不少評論人已經指出,導致他敗走奧脫福的關鍵原因並非戰術,而是人心。

  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這句話在另一位出名教頭安察洛堤身上表現得尤為淋漓盡致。安察洛堤素有球壇「老好人」之稱,即使執教向來以更衣室不好管聞名的皇馬和車路士,他也能與球員保持良好關係,即使被解僱也不乏球員發聲力撐,足見他與球員們交情匪淺。

安察洛堤
安察洛堤

  但一切在拜仁慕尼黑劃上了句號,安察洛堤執教拜仁的最後一年,梅拿、列貝利、利雲等球員先後發聲,表達對安帥用人的不滿。主席漢尼斯也認為球隊的傷病情況和訓練方式並不理想,甚至公開透露有多達五位球員反對安帥。安察洛堤不僅失去了高層的支持,還失去了球員的愛戴,這在他的多年執教中殊為罕見。

  同樣的情況在賓尼迪斯身上亦是幾度發生,有「盃賽大師」之稱的賓尼迪斯執教利物浦、國際米蘭、車路士、皇家馬德里期間都曾與隊內大牌球星鬧出更衣室問題。正因如此,離開皇馬的賓尼迪斯「屈尊紆貴」選擇了尚在英冠的老牌勁旅紐卡素,終於憑藉自己的威望震住了一眾名氣稍遜的球員,得到了球迷的愛戴。

賓尼迪斯遠離一線
賓尼迪斯遠離一線

  對於這個問題,摩連奴本人有過多次反思。離開奧脫福後摩帥在多家電視台擔任解說工作,希望以觀察者的身份從不同角度瞭解足球,避免在下一份工作中重蹈覆轍。經過思考,他不止一次提出,如果要取得成功,「需要找到與我精神相契合的球員」,只有球員與教練心意相通,才能更好地瞭解戰術意圖,勁往一塊兒使,最大限度地攫取獎盃。在改變自我與改變他人之間,摩帥似乎找出了第三條路:尋找同路人。

  曾兩度在摩連奴手下踢球、至今仍與他保持著良好關係的伊巴謙莫域,則為他的說法提供了佐證。「摩連奴喜歡批評球員不是一兩天了,關鍵是如何看待他的批評。當我被他批評時,我就對自己說:我要在場上向他證明,我可以做的更多、更好。」不僅伊巴謙莫域,曾經在摩帥手下大獲成功的林柏特、杜奧巴、辛尼迪,都有著類似的堅毅性格,而這就是摩連奴本人的性格投射。

意趣相投
意趣相投

  心理學中有「人際吸引」現象,人們往往喜歡與自己相似的人,這種相似包括價值觀、人格特徵、信念等方面。摩連奴與他的老弟子們同樣渴望勝利、剛強果敢、專注投入,為了獲得成功不惜一切代價。為了取勝,他可以與媒體和對手大打心理戰,可以細緻入微地進行賽前準備;而他的弟子們也可以帶傷出戰,可以堅持全員低位防守。誌趣相投、目標一致,令摩連奴連續贏得25座獎盃,捧起兩座歐聯,成為他所在時代最成功的教練之一。

  老帥們需要適應時代

  隨著時代的發展,網絡的風行,新一代年青人的個性已經與過往大不相同。曾經充斥球壇的硬漢變得越來越少,新生代球員們拿起了手機,開始在社交網絡展示自我。他們的世界不再只有足球,生活、家人的比重越來越大,相比孤注一擲追求勝利,他們更喜歡快樂地取勝。普巴、夏薩特與摩連奴的分歧,正是性格差異所導致。類似的現象出現在世界各個角落,90後、00後的性格特點,與老一輩人的天差地別,是社會上最津津樂道的議題之一。

費格遜如果還在,他能抵抗時代嗎
費格遜如果還在,他能抵抗時代嗎

  這個時代是摩連奴所不了解的,不僅他,安察洛堤、賓尼迪斯,乃至老一輩的雲高爾、卡比路莫不如此。如果費格遜重返球壇,或許他也會面對普巴的花樣髮型無奈地搖頭,看著連格的花哨慶祝動作迷惑不解。就算摩連奴不再是那個犀利的狂人,失去了自我風格的他,就真的能融入90後群體嗎?巴黎聖日耳門、拜仁慕尼黑、國際米蘭,無論摩連奴的下一站在哪裡,他都可能遇到相同的問題。時代的改變不是某一個人的錯,是削足適履地適應時代,還是堅持自我夾縫生存?是擺在摩連奴和許多同時代教練面前的問題。

  (蘇櫻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