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懷|真巨頭終於跟自己和解!從此江湖再無龍王
2019年03月27日16:12

再見龍王!
再見龍王!

  這個夜晚,可以容納幾近兩萬人的美國航空球館人頭攢動、座無虛席,在寫滿註定將有大事發生的空氣的裹挾下,現場每名球迷都期待著自己成為那個意義非凡時刻的見證者。

  經歷連續四個作客苦戰之後,邁阿密熱火重返他們的主場迎接奧蘭多魔術的挑戰。東岸第八的熱火和東岸第九的魔術狹路相逢,一場爭奪季後賽席位的關鍵之戰自此打響,惡鬥在所難免。

  或許是深知這場比賽的勝負事關重大,坐鎮主場的邁阿密熱火從開場就展示出必勝的信念。他們先聲奪人首節淨勝對手14分氣勢盡顯,直至上半場結束熱火依然保有9分的領先。然而第三節成為了全場比賽的轉折點,還未從場外情緒中擺脫的邁阿密熱火被魔術單節狂勝15分,局勢瞬間逆轉。比賽末節的熱火奮力反撲、殊死一搏,但在混亂進攻的阻礙下最終力有不逮、含恨落敗。

  西裝革履的基斯-保殊靜靜坐在場邊,他雙眸中閃爍著場上跳動的人影,心情卻是五味雜陳。37歲的德維恩-韋迪神勇依舊,他後備出戰29分鐘就砍下22分7個籃板7次助攻,並一舉邁入23000分的得分大關。激盪的記憶瞬間將保殊拉回昔日兩人並肩攜手的日日夜夜,但看著老友在這個年紀依然要維持著進攻、扛著球隊前行,與欽佩之情交錯的大概是一定程度的憐惜。

  除此之外,保殊的心中可能還有一些酸澀和自責——如若不是我半場演講時感染了所有人的情緒,心態平靜的他們是否可以表現的更好一些?最終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

  這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假設往往缺乏意義。只是相較於比賽結果本身,對於更多球迷而言,基斯-保殊的球衣退役儀式才是更有價值的事情。

  “能夠把他的球衣升到我們的球館上空,這對我們球隊來說是一個自豪的時刻。以他在NBA的生涯,特別是他為我們做過的貢獻,這是他應得的榮譽。所以這是一個我們感謝他的時刻。”在與奧蘭多魔術比賽之前,接受採訪的德維恩-韋迪當被問及如何看待基斯-保殊球衣退役時,他說出了上面這段話。

  六個賽季的共事,韋迪無疑是最清楚保殊價值的幾個人之一,可對於邁阿密而言,保殊的一切早已深埋這片土壤之上。比賽之前,美航球館的工作人員將熱火主場的每個座椅上都擺放了保殊退役儀式的紀念T恤。而為了表彰基斯-保殊為這座城市的籃球所做出的貢獻與犧牲,邁阿密戴德縣宣佈這一天正式命名為“基斯-保殊日”。

  時至比賽半場,在全場掌聲與歡呼的包圍中,基斯-保殊眼含熱淚地望著自己的1號球衣緩緩升至美航球館的上空。在那段短暫卻又漫長的時間里,保殊腦海中翻滾的是過往一幅幅畫面。

  隨後的演講基斯-保殊感謝了很多人,言辭真摯、語態誠懇。在整個退役儀式行將結束之際,帶著“最後一次,我要再吼一次,我要你們也跟著怒吼來紀念喚醒那些過去的回憶”這樣的宣言,基斯-保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裝,再一次用標誌性的怒吼點燃了全場的氣氛。

  那一刻,時光倒轉,青春逆行,彷彿真的有一種魔力在悄然間撥動了命運的輪盤,令2010-2016的點點滴滴浮現在我們面前。在我們沉浸其中之時,基斯-保殊與熱火上下逐個擁抱。

  自此,基斯-保殊正式退役,江湖再無龍王。

  這本應是一場完美的謝幕,卻在奧蘭多魔術的不解風情中有了一些小小的瑕疵。十年前,邁阿密熱火與奧蘭多魔術的比賽半場,阿朗素-莫寧成為熱火隊史首位榮獲球衣退役榮譽的球員。鐵漢柔情與此刻龍王歸去帶給人們的情感掌控多少有所不同,但唯一不變的結果是對手都為奧蘭多魔術,而同樣的,面對這樣一場意義重大的比賽熱火最終都以失敗收場。

  甜蜜與遺憾相伴,成為了這個夜晚美航球館中所有人最真實的情感寫照。邁阿密熱火的糟糕表現讓在場的每名見證者毫無睡意,一個世人矚目的時刻卻得到這樣戲謔般的諷刺結局,難以令人接受。

  這就是與我們美妙預期相距甚遠的冰冷現實。說服自己平靜的接受不加悉心修飾的現實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無論對於見證這一時刻的球迷,還是此刻心無罣礙的基斯-保殊。

  三天前,基斯-保殊剛剛度過了自己35歲的生日。34歲到35歲的一年里,他的內心始終處於極度掙扎的糾結狀態。縱然告別賽場已久,保殊仍未放棄重返賽場的信念,他不止一次在採訪中向外界表達他回歸賽場的決心:

  “是的,我必須要提醒人們,那就是我還沒有退役,我還沒有決定,籃球仍然在我心裡,在我腦子裡,這是我想重新做到的最主要的事情之一,我總是不得不告訴人們,那就是我仍然要打球。”

  彼時的基斯-保殊措辭強硬、態度堅定,然而隨著2月5日熱火官方宣佈將退役他的球衣,保殊對於重返賽場的態度也徹底改變:“我知道生命中的這一部分已經過去了,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思考,最終做出了這個選擇。我本可以繼續打球,但情況已經不同了,我決定不再執著於回歸的這件事了。”

  很多時候學會放下比堅守更加難能可貴,這不僅意味著向現實妥協,也是在有過足夠人生閱曆後獲得的智慧。而對於基斯-保殊,生涯最後的決定更像是他一生的縮影。

  老黃曆了。

  2013年6月19日,邁阿密熱火與聖安東尼奧馬刺總決賽第六場的最後時刻,接到傳球後雷-阿倫在三分線外手起刀落命中了追平比分的一記三分。

  從結果倒推,雷-阿倫的絕境刺出的劍是改變歷史的一投,真正意義左右了很多事情。或許你也不曾忘記,在雷-阿倫命中三分之前,是基斯-保殊在人叢中搶下了決定熱火命運的關鍵前場籃板。

  這是基斯-保殊職業生涯最光輝的一個回合,也是在多年之後人們提及保殊最先想到的事情。然而人們無法記住的是,那輪系列賽基斯-保殊場均可以交出2次偷球以及2次封籃,即便無數次被鄧肯一對一教學,他也在防守端對熱火提供了巨大的幫助。

  事實上,基斯-保殊的職業生涯被嚴重低估,因為他習慣將自己隱藏在占韋的光芒後,也因為他總是在不停的做出犧牲。基斯-保殊的球衣退役儀式前,熱火教練艾力-史普斯特拿對保殊做出了最準確全面的點評:

  “我一直對那些沒和保殊共事過的球員談起保殊的故事。他本可以去其他隊拿頂薪,但他做了經濟上的犧牲,來到了這裏,並且也在球隊角色方面做了犧牲。如果你想成為冠軍,你首先要具備冠軍的特質。保殊就是典範。要做犧牲並不容易,保殊為球隊犧牲了出手和數據。我一直用他來當例子教育球員——你願意像他那麼做嗎?”

  放下與犧牲,是基斯-保殊最大的閃光點。

  基斯-保殊出生於程序世家,大學就讀於美國最好的理工大學之一——佐治亞理工學院。他本有極大可能成為出色的程序員,卻最終捨棄了相對輕鬆、安全、體面的工作,毅然選擇在球場奔跑。

  2003年他進入聯盟被多倫多速龍選中,七年時間他帶隊取得隊史突破,成長為這座城市最棒的球員以及領袖。直至2010年,加盟邁阿密熱火的基斯-保殊更改了一成不變的輕鬆狀態,強行為自己人生設立一個新的目標。保殊剪掉了跟隨他已久的“玉米辮”,按照他自己的話說——“我要告別過去的自己,從頭開始。”

  談及邁阿密熱火的三巨頭,我們時常稱頌放棄球權、改打無球的德維恩-韋迪在巨星堆積中作出的巨大犧牲,可我們常常忽略的是基斯-保殊的隱忍與退讓。作為03一代的翹楚,作為曾獨擋一面的當家巨星,保殊不僅放棄了球權、忍受著數據暴跌,他更卸下了內心的驕傲與自我認同感,猶如藍領一般髒活、累活全部攬入懷中。

  2014年夏天,跳出合同成為自由球員的基斯-保殊與邁阿密熱火籤下了熱火隊史總額最高的5年1.18億美元的頂薪續約合同。他放棄了其他球隊頂薪召喚,在勒邦-占士決心歸鄉兌現諾言後,與這支陣容分崩離析的昔日冠軍之師等待著捲土重來的機會。

  “我想過很多次這件事。顯然,你不想多考慮這件事。但是在他受傷之前,我們當時交易來了杜拉基,祖莊遜,我們當時都對下半程感到激動。我們當時很激動,因為我們又要邁上正軌了。然後他因傷缺席了。從球隊的角度看,保殊的傷病導致了後續的事情,一切都變了。對他來說,遭遇傷病很不幸。對球隊也是這樣。”

  德維恩-韋迪的描述也從側面印證了保殊心中的希望之光,然而命運多舛,傷病無情。從胸前至肺部再到小腿,基斯-保殊體內的血凝塊帶給他劇烈疼痛的同時,也扼殺了他繼續在球場奔跑的可能。

  在運動生涯遭受重大打擊的艱難處境之下,基斯-保殊仍能放下焦慮,保持著樂觀的心態。籃球並不是他生活的全部,他借此機會重新規劃他的生活,願意更多地同他的妻子與孩子分享自己的時間;直至最後,在反復思考、歷經內心糾葛後,安心接受退役的釋然。

  回顧基斯-保殊經歷的種種,他在人生的每個節點都勇敢的做出了自己的選擇。該犧牲時犧牲,該堅守時堅守,該放下時放下,保殊用行動闡述著如何成為一名職業的、令人尊重的球員。較之那些數據與榮譽,這背後傳遞的力量與智慧才是更有價值的部分。

  隨著邁阿密熱火與奧蘭多魔術的比賽結束,眼淚、喝彩與感慨全部停留在此刻,明天的一切照舊。人們如常關注著各自的主隊,為他們興奮緊張和失落沮喪;而輸掉了關鍵對決的邁阿密熱火還要重整旗鼓,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全力以赴。

  一切都沒有什麼不同,只有基斯-保殊的1號球衣安靜地高懸在美航球館的穹頂。所有那些舊日的記憶,或血勇,或幸福,或甜蜜,或遺憾,或哀傷,或惋惜,都在被基斯-保殊一聲聲有力的咆哮掀開後,又再度重重合上,永久封存。

  在無數次同自己較勁後,基斯-保殊接受了現實。這一次,他真正鄭重、體面的向所有人揮手作別,遠方還有更多未知的精彩等待著35歲的他。

  這一次,基斯-保殊的內心堅定,不再回頭。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