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與你,探尋萬物的聯結:“我是科學家”盛典落幕
2019年03月26日16:07
左起: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王貽芳、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嫦娥四號探測器項目執行總監,副總設計師張熇、中國科學院粒子天體物理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科普中國”形象大使張雙南、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員王誌珍、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清華大學心理學系主任彭凱平
左起: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王貽芳、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嫦娥四號探測器項目執行總監,副總設計師張熇、中國科學院粒子天體物理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科普中國”形象大使張雙南、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員王誌珍、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清華大學心理學系主任彭凱平

  新浪科技訊 3月23日,由中國科協科普部主辦、果殼承辦的“我是科學家”年度盛典“科學與你,探尋萬物的聯結”在中國科技館一層報告廳舉辦。“地球和太空之間,需要聯結:深空探測器承載著人類夢想,去月球,去火星,或者更遠。人和人之間,需要聯結:陪伴和擁抱帶來多巴胺,依戀讓人不再是孤島。科學,理應存在於每一份聯結,聯結你和生命、宇宙萬物和一切。”五位演講嘉賓分別從深空探測、高能物理、天文、生命科學和社會心理學等角度,講述了“科學與聯結”的故事,為現場觀眾送上一場科學盛宴。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慧眼”天文衛星首席科學家張雙南是“科普中國”形象大使,也是“我是科學家”演講活動第一期和第五期的演講嘉賓。和張雙南同為“我是科學家”演講活動第一期嘉賓的中國科學院上海天文台研究員郝蕾,此次擔任“我是科學家”年度盛典上海分會場的主持人。

演講嘉賓張熇:《嫦娥四號:去月亮背面,去未曾去過的地方》
演講嘉賓張熇:《嫦娥四號:去月亮背面,去未曾去過的地方》

  作為第一位演講嘉賓,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嫦娥四號探測器項目執行總監、副總設計師張熇分享的主題是《嫦娥四號:去月亮背面,去未曾去過的地方》。演講中,她分享了嫦娥四號最初面臨的“更穩妥地去正面,還是去背面”的論證過程,也分享了面對的技術挑戰,比如如何在地形崎嶇複雜的月球背面實現“定點、定時、精確”的高精度著陸以及如何解決通信問題。

  “我們航天人,不只把我們研製的航天器當成自己的孩子,還對它有一絲敬畏。我們的總裝班組組長劉師傅說,你對它好,它就好好幹活兒;你糊弄它,它就糊弄你——我相信劉師傅的話,你認真對待這份工作,竭盡全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就會問心無愧,無怨無悔。”除了科學,張熇也分享了自己最初和航天結緣的經曆,和對航天事業的熱愛。1986年,還在上初三時,她就訂閱了《航天》雜誌,從此和航天結下不解之緣。“我從小就喜歡有點冒險有點挑戰的事情。深空探測,是充滿未知,充滿挑戰的事業,我喜歡。”

演講嘉賓王貽芳:《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大型對撞機》
演講嘉賓王貽芳:《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大型對撞機》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王貽芳帶來題為《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大型對撞機?》的演講。這要從人類對規律的探索說起。“人類達到一定文明後,就會開始探索:宇宙是什麼?物質是什麼?”自上世紀50年代起, 粒子物理從原子核物理中獨立出來並蓬勃發展,取得了矚目的成就,拿到了近1/3 諾貝爾物理學獎,更重要的是,把人類對宇宙和物質的認識往前更推進了一大步。“我們需要搞清楚粒子標準模型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大多與Higgs粒子有關,所以,我們需要建立一個‘Higgs工廠’,也就是我們正在為之努力的CEPC(大型的環形正負電子對撞機)。”

  “高能物理工作的特殊性體現在:把20年的錢集中在一個裝置上,實現高效益。”王貽芳在現場跟大家算了一筆賬,解釋了高能物理工作的特殊性,並對比了中國和歐美日在科學裝置上的數量、規模和科學領先程度。“我們的未來在科技,不能躺在前人成就上沉湎其中。我們應該有自己新的東西。任何一個文明國家或一個發達國家最終要對人類文明、對人類的知識有貢獻。從事知識的發現和積累,對人類文明有貢獻,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在國際上最終能夠得到大家認可,能夠得到大家尊重的一個基本要求和條件。”

演講嘉賓王誌珍:《人工合成胰島素中,一個少為人知的科學故事》
演講嘉賓王誌珍:《人工合成胰島素中,一個少為人知的科學故事》

  說起蛋白質,很多人會想到雞蛋、牛奶、雞鴨魚肉蝦這些高蛋白食物。而蛋白質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員王誌珍更關注蛋白質的結構。在題為《人工合成胰島素中,一個少為人知的科學故事》的演講中,王誌珍指出,胰島素合成當初面臨一個關鍵性的問題:“胰島素雖然是一個小蛋白,但由二條鏈組成,兩條鏈中間有二個二硫鍵相連接,其中一條鏈自己還有一個二硫鍵——這一特殊的結構給胰島素的合成製造了一個瓶頸問題,而且這個瓶頸問題中還埋伏著一個當時完全不清楚的、也就是我今天要強調的蛋白質摺疊問題。”

  如何讓兩條人工合成的肽鏈以正確的天然方式鏈接和摺疊,形成有生物活性的胰島素分子?這在當時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然而,經過七年奮戰,中國科學家最終在1966年人工全合成了具有全部生物活性的結晶牛胰島素。這一研究成果在當時達到了世界領先的水平,也帶領我們到蛋白質科學中嶄新的‘蛋白質摺疊’的新世界去遨遊。

演講嘉賓葉叔華:《我今年92歲,我想做兩件事情》
演講嘉賓葉叔華:《我今年92歲,我想做兩件事情》

  “我們在科學上,之前是跟著人家跑,再到領著人家跑——那麼,天文上有沒有可能領著人家跑呢?比如500米口徑的望遠鏡‘天眼’,技術上確實領先了,但是還不夠。希望年輕的同誌能做到,做出更多真正領先的東西出來。”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上海天文台名譽台長葉叔華的演講主題是《我今年92歲,我想做兩件事情》。“我還能做什麼事情呢?我想給年輕人敲鑼打鼓,搖旗呐喊,幫他們在天文事業上,做出一些真正‘看起來像一件事情’的好項目。“

  兩個什麼項目呢?“一個是SKA(平方公里的射電望遠鏡陣列)到中國來,爭取做一個科學跟數據的地區中心,這個地區最低限度是中國,再大一點是亞洲,再大一點是亞太,現在我們跟澳州關係特別好,所以我想最後要做亞太,亞洲太平洋地區的科學數據中心。”第二個要做的,和空間有關。“對於宇宙大爆炸黑暗時期的觀測,需要用低頻射電——既然是低頻,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到空間去?你看,地面上,我們有FAST,一個很大口徑的望遠鏡,我想在空間里放兩個口徑30米的射電望遠鏡,專門做空間的VLBI,也是對SKA這個項目很重要的補充。我們要尋求在中低頻這個範圍裡面,開闢我們的疆界。”

演講嘉賓彭凱平:《我理想中的你,真的只能來自星星嗎?》
演講嘉賓彭凱平:《我理想中的你,真的只能來自星星嗎?》

  人工智能時代,我們真的還需要研究“幸福”這樣的課題嗎?在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清華大學心理學系主任彭凱平看來,我們唯一能理解的智能,就是我們的心理活動。2018年,我們中國的結婚率下降到歷史上最低,“宅”、“社恐”……年輕人現在好像開始欣賞一種新的生活方式,開始不願意建立社會關係,不願意與別人來往,與此同時,我們中國的心理健康也變成特別重要的問題。“我們無法離開他人而存在,即使你是魯濱遜,也需要一個’星期五‘,即使心智失常如《倚天屠龍記》中的金毛獅王謝遜,也需要和他人建立關係。”

  在題為《我理想中的你,真的只能來自星星嗎?》的演講中,彭凱平指出:人是社會關係的需求者,也是創造者,我們有非凡的能力,特別容易跟人建立親密的社會關係。“為什麼人的社會關係重要?很多來自社會心理學的研究證明,人要活得健康長壽,快樂幸福,一定要有美好的親密關係。”除了科學佐證,彭凱平還現場分享了科學的溝通技巧,“美國的社會心理學家洛薩達提出過一個著名的‘洛薩達比例’:講五句好話,不妨配一句批評建議的話,全部是好話,對方一定厭倦無聊,但也不能老是壞話,所以也要講一些積極的話——溝通也是講科學的。”

  主題演講結束後,中國科協黨組成員、中國科技館館長殷皓為現場的演講嘉賓頒發了顧問聘書並進行合影留念,並希望活動能在科學家群體中形成示範效應,讓更多科學家來到“我是科學家”舞台,分享和講述自己的科學故事,向公眾弘揚科學精神、普及科學知識。演講嘉賓葉叔華也同時在上海接受了由上海天文台台長沈誌強代發的”我是科學家“顧問聘書。

  未來,“我是科學家”系列演講將會持續舉辦。“我是科學家”內容平台將聚集更多科學家、科技工作者,一同探索科普之路,建築完善的科普傳播體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