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被稱「歐洲中國隊」?韋世豪憤怒後踢人 他們呢?
2019年03月26日14:14

韋世豪鏟人風波
韋世豪鏟人風波

  「我覺得就是一個犯規嘛,因為10多分鐘沒有碰到球了,想用一個戰術犯規來讓比賽慢一點,節奏慢一點。」

  「具體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情況,因為太想贏了,足球比賽難免不了傷病、激烈碰撞,我覺得這都挺正常的,但也不是故意踢得他。」

  這是韋世豪在賽後現場接受採訪時的發言,除了用一句「不是故意踢得他」為自己擺脫罪名,沒有表現任何對受傷球員舒庫羅夫的歉意。其實這樣的態度也不奇怪,因為在放剷起身之後,韋世豪也只是一走而過,而且還向他人奉上了一句原汁原味的國罵。

韋世豪鏟人+國罵
韋世豪鏟人+國罵

  或許是在更衣室裡看到了舒庫羅夫脛骨骨折,至少傷缺兩個月的消息,或許是收到了來自眾多球迷的憤怒留言,更有可能的是受到了來自上級領導的公關壓力,韋世豪在混合採訪區面對媒體做出了道歉。

  據說,韋世豪在混合區的採訪做了兩次,第一次採訪的時候韋世豪還戴著耳釘,於是被叫停了,之後把耳釘摘下來,才有了我們之後看到的道歉。

  比賽接受後有媒體稱,韋世豪修改了自己直接回到廣州備戰的行程,將會去醫院看望受傷的舒庫羅夫,不過韋世豪並沒有如媒體所說趕往醫院,而是在烏茲別克斯坦下榻的酒店,帶著果籃看望了舒庫羅夫,領隊劉殿秋全程陪同。

韋世豪去給人道歉
韋世豪去給人道歉

  晚上9點鍾,韋世豪通過自己的微博再次向公眾表達了歉意,然而不單止沒有得到廣大網民的原諒,而且顯得更具諷刺意味,因為韋世豪的微博昵稱赫然寫著:

  根據韋世豪賽後的解釋,他只所以做出這樣的舉動,是因為太想贏了,10多分鐘沒有摸到球了而產生的煩躁情緒,所以他選擇了鏟球這樣的戰術犯規來打斷比賽。

  但是,這並不能解釋他為什麼會衝著對手的腳後跟放鏟,畢竟戰術犯規包羅萬象,如果只是想打斷比賽,一個簡單且不會導致對手重傷的推撞動作就可以達成目的。

  恐怕,還是急火攻心,熱血衝頭了。

  這樣的事情,在韋世豪身上其實並不少見。在搜索引擎里輸入「韋世豪 犯規」,回車之後你可以收到140萬條的結果。前不久廣州恒大VS大邱FC的比賽中,韋世豪同樣奉上了一記從對手身後發動的飛鏟,而在2104年的亞青賽上,95國青2-4輸給卡塔爾,補時階段韋世豪情緒失控,領到了當場比賽的第二張黃牌。

  實際上,在那場對陣卡塔爾的比賽中,韋世豪很容易急躁的問題就開始出現了,但廣大球迷都被離場時韋世豪的眼淚所感動,所以沒有將注意力放在他的犯規動作上。

  而且真要說到急躁,今天淩晨英格蘭作客挑戰黑山的比賽,英格蘭球員受到了來自黑山球迷的辱罵,「F*** you England,F*** you!」的聲音充斥整球場,部分球員更是受到了種族歧視,然而曾被我們戲稱為「歐洲中國隊」的英格蘭是如何回應的:

  5-1大勝黑山。

  黑山之於英格蘭來說,並不是一個特別容易對付的對手。

  2012年歐國盃外圍賽G組第8輪,同樣是在黑山的主場,英格蘭被對手在補時階段扳平比數,朗尼還被紅牌罰下。

  本次國家隊比賽日之前,英格蘭折損了多位大將,拉舒福特、史東斯、阿諾特、羅夫度斯卓克、戴菲都因傷退出了國家隊集訓。五球大勝捷克之後,軒達臣、辛祖和阿里也傳出了身體不適的消息。比賽開始後,英格蘭先失一球,然而這些並沒有影響到英格蘭在黑山淩辱主隊。

  比賽的最後時刻,丹尼-羅斯被出示黃牌,隨之而來的便是全場模仿猴子的叫聲。消息人士稱,整場比賽主隊球迷都在進行著種族主義的謾罵,英格蘭隊內多名球員,包括史達寧、奧度伊、丹尼-羅斯都受到了影響。

  下半場的第81分鐘,史達寧幫助球隊攻入了第五球,然後他向主場的球迷作出了回擊:

史達寧回擊球迷歧視辱罵
史達寧回擊球迷歧視辱罵
史達寧回擊球迷歧視辱罵
史達寧回擊球迷歧視辱罵

  這已經不是史達寧第一次受到種族歧視了。

  今季對陣車路士的時候,場邊的車路士球迷就向史達寧發出了種族主義的辱罵,這樣的事情會不會讓人變得煩躁?會不會讓人變得憤怒?答案是毫無疑問的,然而史達寧並沒有理會他們。

  這次國家隊比賽日期間,史達寧一直都在幫助奧度伊渡過這個難關,告訴他有些人就是如此粗魯,但不要因此受到影響。

  但誰能在這種辱罵下真的做到心如止水呢?史達寧也做不到,他的慶祝動作說明了一切,但他的回擊方式是正確的,合理的,最有力的:

  「你們鬧得越大聲,我們就入得更多。」

  賽後,《太陽報》記者Dave Kidd在自己的評論文章中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現代足球中的勇敢與踢人無關,而是擁有踢球的信仰的勇氣,在這一點上,英格蘭並不匱乏。」

  即便面對再被動的局面,再惡劣的環境,真正的勇氣也應該投入到踢球當中、比賽當中,而不是借此去發泄自己的情緒或者不滿,朝他人拳打腳踢,向他人惡言相向。

  如果做不到如此,也就很難成為一名合格的球員,更遑論偉大的球員,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註定會在某個時刻成為隊友的累贅。

  回到韋世豪的身上,從身後踹向對方的腳踝,極容易造成對方受傷,這種傷害他人的行為本身就是不應該做的。

  其次,做出了這樣的動作,韋世豪又能收穫什麼?

  比賽場上,他不會因為踢傷了對手的球員,收穫到來自隊友的支持,反而,隊友會因為韋世豪的不冷靜,收穫到從他身上轉嫁而來的壓力和負擔。

  比賽場下,他不會因為踢傷了一位外國人,收穫到來自公眾的讚揚,反而,公眾會因為他既輸波又輸人的丟臉表現,向其送上無盡的鄙夷。

  而且,這樣的不穩定因素永遠都會是球隊在場上的計時炸彈。一旦韋世豪出現了情緒波動,本方就有被紅牌罰下的可能性,長此以往,球隊不僅無法從韋世豪身上獲得技術優勢,反而會因為他的情緒問題而對他的使用畏首畏尾。

  有百害而無一利,有什麼必要呢?

  「就教練每次比賽之前說,如果你要不得紅黃牌,我就獎勵你一雙足球鞋,但我也沒有領到過這雙足球鞋。」

  「有的時候都差點害了球隊,教練就氣死了。」

  韋世豪之前在接受採訪時,也曾坦言自己的這些問題,說明他不是不知道這些道理,只是急火攻心之後就控制不住。

  韋世豪出生於95年4月,史達寧只比他大了不到半歲,但後者表現出來的沉穩與冷靜,要比韋世豪好太多太多。從心理年齡來說,韋世豪或許比史達寧小了不止半歲。

  作為魯能足校紅牌紀錄保持者,國足未來十年需要仰仗的年輕球員,韋世豪要學習、要成長的地方還有很多很多。

  (牧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