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圈的“傳教士”
2019年03月26日09:28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汪小樓

來源: 銀杏財經(ID:threemornings)

“李開複你再不努力,你這個創業導師的名頭就要被傅盛奪走了。”曾幾何時,網上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段子。

前不久,傅盛還在自己的文章中對此事專門做瞭解答:我根本不想當什麼創業導師,我就是自己有一些感受,分享給創業者而已......以後別叫我什麼老師,叫我傅盛就行。

傅盛這話顯然有很大的謙虛成分,然而作為一個高門檻職業,創業導師不是誰想做就能去做的。

因為這一職業首先就要求你自己的事業要達到一定高度,然後才能時刻為他人傳道授業解惑,不然你說的話根本沒人聽。

你看人家傅盛謙虛完後就撂下一句:我不是我,我變成了那個靜靜觀察我的人。讓讀者自己去體會,可謂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不得不說,“傳教”還真是一門技術活!

“與時代接軌”

世道是如何變壞的,我想是從王力宏邀請李開複錄製歌曲《AI愛》MV那一刻開始的。

該MV中李開複很專業地拿著注射器紮女機器人,往裡面注射一些不明的液體,王力宏卻在一旁歡快的唱,到底道德該放在哪裡。

王力宏此舉在《吐槽大會》上就遭到過李誕炮轟:你讓李開複老師演這麼不智能的角色,你的道德究竟放在哪裡?

其實,李誕炮轟得還是很有道理。畢竟,近兩年來李開複都一直在瘋狂為高大上的人工智能代言,並留下一句名言:我不是李開複,我是人工智能。

也難怪有人會說,在過去一兩年時間里,李開復出現在大大小小的幾十個場合里,如果有一次沒有提到人工智能,那你可能遇到了一個假李開複。

從曾經的微博代言人再到如今的人工智能代言人,能與時代潮流接軌,李開複這創業導師也算是當出了境界。

送李開複走上神壇的除了微軟、Google公司的光環外,當年他寫給中國大學生的幾封信也功不可沒。信中諸如誠信、優秀、卓越等字眼讓無數學子如大旱逢甘露,無不伏地受教。

微博出現後,他親自在微博上組織參與了諸多社會事件的深刻討論,其言論一直有點西方思想和馬列主義碰撞的味道。後來意外爆發的“秦火火”事件將李開複推上了風口浪尖時,他被查出身患淋巴癌,不得已回台灣療養。

當他再次出山時,除創業導師外,又多了一個身份:人工智能代言人。這次李開複無疑是選對了方向,因為小平同誌曾經就講過,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

作為時下最炙手可熱的革命風口,誰能受其春風眷顧便能受用無窮,更關鍵的是,人工智能既沒有西方思想,也沒有馬列主義。

只不過,如今面對後輩們的強勢崛起,在繼續代言人工智能的同時,如果不再給大學生寫上幾封信或者出本自傳,恐怕李開複這創業導師的頭銜就真的晚節不保了。

“我不是我”

周鴻禕追殺傅盛成了互聯網圈的一樁公案,有人說是傅盛功高震主,有人說是周鴻禕卸磨殺驢,眾說紛紜以至於無人知道其真相。

放到現在來看,真相真的不重要了。畢竟,在商業競爭上,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英雄夢,就如周鴻禕當年在雅虎的時候,利用雅虎的資源來培養自己的嫡系。同時每個人心裡都住著一個郭德綱,追殺著自己的弟子曹雲金。

老闆們害怕的不是你自立門戶,而是你自立門戶後不但比之前過得好,還跟外人聯合在他的盤子裡搶食,不殺一儆百這隊伍簡直沒法帶了。

當初李一男離開華為時,任正非還率領公司所有總監以上的領導在深圳五洲賓館為其舉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歡送會,並撂下一句:你開始創業時,只要不傷害華為,我們是支持理解的。

就算後來與華為徹底交惡,好歹中途也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可是傅盛就沒這麼幸運了,剛邁出360的大門,就收到來自周鴻禕的追殺令。

據程苓峰採訪傅盛的口述記錄,就在傅盛接受經緯創投的邀請去做投資副總裁時,經緯合夥人張穎收到周鴻禕的帶話:不要接受傅盛,接受就是作對。張穎沒妥協。

後來雷軍準備投資傅盛做可牛影像時,也收到過同樣的帶話。雷軍不但沒有妥協,還反問了一句:你讓我不投資前360員工,可你投資了多少金山前員工?

華為收編港灣時,任正非以勝利者的姿態向李一男拋出了橄欖枝,大致意思是,這兩年對你們的打擊是大了點,但不這樣我們也沒辦法活啊,還是希望你們繼續回到華為,如果容不下你們,華為何以容天下?

周鴻禕何嚐不想學任正非一樣,以勝利者的姿態對傅盛說同樣的話,只不過他沒有機會說罷了。

傅盛能夠在360圍追堵截的領域,帶領金山網絡(後更名為獵豹移動)殺出一條血路,短短幾年時間里幾乎從無到有地創造了一家市值幾十億美元的上市公司,誰能說傅盛不成功?

但這麼多年過去,獵豹移動一直都沒有一款拿得出手的現象級產品,只能偏安一隅,傅盛本人也開始變得“不務正業”,到處去傳教布道,誰又敢說獵豹移動、傅盛很成功?

兩個月前,一篇名為《傅盛持續創新的十大“金句”》的文章一經發佈,傅盛就被人吐槽:公司都做沒了,還整天不忘裝X作秀。

這話顯然有失公允,就連傅盛自己都聽不下去了,立馬站出來強硬回應:公司很強大,獵豹移動有6億多美金現金儲備,今年50億人民幣收入,小十億利潤。

言下之意,獵豹公司都這麼有錢了,憑什麼說快做沒了?這麼說來,還真不能怪傅盛,要怪就怪他贏在了起跑線,輸在了奔跑的途中。

當年支持傅盛的騰訊經過3Q大戰後一躍成為互聯網圈的少林武當,雷軍的小米也是白手起家,在最近幾年呼風喚雨,上市時連二馬、李嘉誠等國家隊代表都沒有缺席。

就連周鴻禕都放下了槍,不再跟其他人死磕到底,最近幾年都在為祖國的網絡安全建設添磚加瓦,而傅盛還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走不出來:我不是我,我變成了那個靜靜觀察我的人。

作為商人,想在殘酷的商業競爭中追求陽春白雪和完成自我情懷昇華這本無錯,但前提是你必須是絕對的行業老大,雷軍、馬雲在這方面就把握得很好。

你看人家雷軍講得最多的一句話,也就是做人要厚道。馬雲給企業家授課時也無非是教創業者踩進人家地盤時,手裡要有槍。遠不像傅盛這樣虛無縹緲,雲裡霧裡。

看來,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成名太早、有偶像光環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這一點,周航應該能理解。

“那該多好”

2017年時,周航寫了一本新書,名叫《重新認識創業者》。準確地說,這是周航經曆易到高樓起到樓塌後,寫了一本關於複盤自己過往人生和創業經曆的書。

用他自己的話講,易到是一個很完整的創業曆程,它開創了一個行業,從早期的天使、VC、戰略投資、併購,可能各種情況都經曆了。這好像是一個完整的樣本,也是挺教科書似的,應該寫下來,可能會對很多創業者有幫助。

圈子裡的人都知道,周航不但是一個有情懷的人,而且還特別愛讀書,其特點是悟性高,能舉一反三。

這一點和王興比較相似,只不過不同的是,王興能適時的舉一些例子將美團的問題講得滴水不漏,而周航則是將自己的問題講得特別好。

當王興說滴滴打車軟件是“垃圾”時,易到在出行領域已經是絕對的老大獨領風騷,由於周航對出行領域未來的血腥廝殺沒有足夠洞察力,讓他錯失風口。

當然,這裏也有周航的自信心在作祟。梁建章是易到早期投資人,他曾建議周航把專車價格壓到最低,但是遭到周航的一口回絕。在周航看來,這樣做一是不符合經濟規律,二是自己對出行市場的把握最準。

錯失第一次良機後,周航很快又與第二次機會失之交臂。2014年上半年,易到做C輪時,紅杉資本等6家投資機構找到周航,希望參與這一輪投資,但都被他予以拒絕,理由是易到沒必要拿股權去換那麼多錢。

後來滴滴、快的合併後,與Uber打得難分難解時,易到在專車市場已經找不到多大的存在感,面對巨大的內外壓力,周航還在自我安慰,對投資者和員工講,我們必須清楚自己真正要幹的事情是什麼,而不是聚焦在短期的得失上。

直到後來易到逼不得已賣身樂視,周航還幻想著賈躍亭能給予其一個獨立發展的機會。

後來事實證明,一個有情懷的人和一個超級夢想家攜手註定會擦出不一樣的火花,現實將理想碰撞得蕩然無存。賈躍亭也只不過是將易到當作了臨時“充電樁”,用完就甩。

從那以後,周航每次公開露面所講的主題幾乎都是反思和拿自己的親身經曆給創業者布道,給人一種《大話西遊》里唐三藏的感覺。

雖然他始終沒有親口說過後悔兩個字,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字裡行間全是後悔的意思,譬如這句:“如果當年創業時的我能有一個現在的我陪伴,那該多好啊。”

同樣是愛讀書的人,王興就沒這麼矯情。當年陳一舟軟硬兼施抄底拿走了王興的校內網那晚,據說王興帶著團隊大醉、大哭了一場。

後來,王興也只不過是說了句,“這事我不記仇,這就是商業競爭的本質。”,王興如今有了美團,像周航那種充滿反思的話,他有必要說出來嗎?

“我是Loser”

2017年,俞敏洪在《星空演講》節目中,用一個中年男人的身份教化了一大批中年男人,在如何避免成為中年油膩男這個話題上,用他的話說:我們要走向遠方,翻過那座山,去看那個海,這才叫做不油膩。

你看,俞敏洪依舊是那麼雲霧繚繞。其實,新東方能成為行業里的標杆,除了給學者授業解惑外,一種叫做“雞湯”的哲學也功不可沒。

不得不說,俞敏洪除了是一位成功的創業者,也是一位很成功的勵誌演講大師,一直都在用自己親身經曆佐證如何實現屌絲逆襲。

童年苦難,高考兩度落榜第三次才進入北大,大學找不到女朋友等諸多遭遇從俞敏洪口中娓娓道來絲毫不見違和感。這些信手拈來的勵誌故事和段子幾乎都成了新東方學生的“必修課”,這還真是一門學問。

俞敏洪曾經在演講中有一段精彩的自我控訴:“進了大學,沒有一個女孩愛上過我,我是個Loser(失敗者);在北大教了七年書沒有什麼成就,我還是個Loser;在北大十年沒參加過任何活動、沒加入過任何團體,我是個Loser”。

如果放在古代,這叫典型的窮酸書生作派,至於為什麼這些段子和故事能廣為流傳,並被很多人當作勵誌故事來解讀,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俞敏洪成功後穿上了一件金色的外衣。

羅永浩、李笑來、徐小平等人都得到了俞敏洪真傳,都是很好的段子手,他們攻城略地最大的武器就是口才好,善於演講,能很好地煽動觀眾情緒。

其實,這種雞湯“哲學”目前在中國是一種很普遍的社會現狀。雖然聽起來全是道理,仔細琢磨全是廢話,但在中國永遠都不缺頓雞湯和喝雞湯的人。

中國“成功學之父”陳安之為什麼能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大殺四方,這就很好地證明了有需求才會有供給,供給又會反過來滿足飄渺的需求。

成功人士身上的“光環”總會被一些群體無限放大,被當作“雞湯”供奉在案前並時不時地喝上一口,來激勵一下自己然並卵的人生。

不過,再成功的勵誌大師在面對社會問題時,言語上稍微有不慎都有可能馬失前蹄,俞敏洪也不例外。

去年11月,俞敏洪一則“女性的墮落導致國家墮落”的論證邏輯,讓他成了眾矢之的,深陷網絡輿論漩渦數日,最後他不得已站出來公開道歉這事才算有個了結。

如今看來,俞敏洪在這件事上所受的指責,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挺冤枉的。誠然,他以偏概全地去批判中國女性,並以醉酒式豪言進行公開演講,這不但冒失,而且有失風度。

但是,如果把俞敏洪當時的論證邏輯看作是一種對如今社會現狀的批判和對年青一代女性審美觀、價值觀的擔憂,這就有待商榷了。

這裏點到為止,像如今的小鮮肉之流那樣穿個耳洞,會哼幾首小曲,再來一套非主流的裝備,就能大行其道受到無數人追捧,這絕對不是一種該有的社會現象。

商業還是傳教?

不管是傅盛,還是周航,其實都應該去學學人家梁建章。商業殺伐絲毫不含糊,學術研究也不曾落下。

梁建章二進宮攜程時,令所有同行都感到害怕,連攜程現在的友軍同城創始人吳誌祥都感到心底發麻,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所有人的好日子都結束了。

縱觀梁建章所有的演講,既無書生的窮酸氣,也沒有濃濃的雞湯味兒。講問題就是講問題,並能根據當下所講的問題和攜程的生意掛上鉤,譬如這句:人口問題和創業創新分不開,我從事的旅遊業在很大程度上也要依靠人口紅利。

在面對媒體採訪,當被問道自己不願意回答的問題,梁建章會變得諱莫如深,總是答非所問,別人很難捕捉到他的情緒,嘴裡更不會有知乎者也。

攜程成為行業老大梁建章將接力棒交給孫潔後,對公司的掌控依然沒有放鬆。梁建章回歸這幾年來,只要在上海,幾乎每天早上六點半到公司,七點至七點半與各團隊開會。

最近幾年,捆綁銷售、高價退改簽、大數據殺熟等負面新聞一直盤旋於攜程頭頂。去年機票搭售事件持續發酵後,梁建章不得不站出來回應時,他說:“那是個錯誤,現在要把它糾正過來”。

當時梁建章說完這話後,所以人都信了。然而就在前不久,又有媒體爆料攜程“大數據殺熟”,梁建章在接受央視財經採訪時,否認了這一說法,雖然他給出的解釋極為合理:是因為供求關係導致機票價格上漲所致。

但在用戶看來這一點都不合理,也難怪有人會說不管外界怎麼罵攜程,它該掙錢的時候還是得掙錢,畢竟掙到手的錢才算是硬道理。

這些年,梁建章在一手畫出中國人口增長藍圖的同時,也在幕後一手畫出了攜程的美好未來。

這顯然要比傅盛、李開複、周航等人高明多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