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清華博士在金沙江修水電站 團隊攻克世界難題
2019年03月26日14:27

  原標題:80後清華博士在金沙江上修水電站 團隊攻克世界難題

  封面新聞記者 楊力 李強

  氣勢如虹的金沙江,在四川寧南縣與雲南巧家縣交界處的一段彎道內,有近兩萬人在之前的江道上挖掘、運輸、修築……這些都顯示著這項在建工程的宏大。

  再過2年,這座全球在建的最大水電站——白鶴灘水電站首批機組將投產發電,開始擔負起它的使命,把源源不斷的水電清潔能源輸送到東部等地區。但當前,它還需要成長。

  35歲的周孟夏,就是這些建設中的一員。

  2014年,在清華大學水利系取得博士學位不久,便投入到這項超級工程的建設中。五年時間,他見證了主體工程建設的全過程,並參與了攻克壩基柱狀玄武岩開挖保護、拱壩全壩應用低熱水泥等世界級工程的技術難題。

  和其他建設者一樣,通過在工程一線的多年錘煉,這位80後青年已經成長為一名資深工程師,如當年建設三峽工程的前輩一般。他們默默堅守著自己的崗位,兢兢業業地履行職責、打造大國重器。

  5張照片

  見證全球在建最大水電站“成長”

  2月19日下午,白鶴灘,風從河穀來,週遭的樹木嘩嘩聲響。“這邊的風,比北方的冬天的還大。”春節剛過不久,結束短暫休假,周孟夏又回到工作快5年的白鶴灘水電站工地。

  “最高壩段已經澆築升高140米。”站在工地上,周孟夏俯瞰大壩後,又摸出手機,查看實時更新的數據,“我剛來那會兒,才開始大壩邊坡的開挖。”

  2014年7月,從清華大學水利系畢業不久,他來到白鶴灘水電站工程建設部。如今,在他手機里,仍保存著5張白鶴灘水電站建設的圖像。

  “這張是開工前的金沙江原貌。”周孟夏指著大壩的位置說,之前金沙江就從這裏流過;第二張是截流前拍的照片;第三張是2017年3月,壩基開挖處理完成,準備澆築第一倉混凝土時的圖片;第四張是2018年國慶拍的,當時大壩已澆築100米左右;最後這張是建設完工後的效果圖,“等水電站建成後,還要拍一張合影。”

  挑戰極限

  參與克服世界級難題

  據公開資料顯示,白鶴灘水電站作為目前全球在建的最大水電站,在建設階段已取得機容量100萬千瓦居世界第一、圓筒式尾水調壓井規模世界第一、地下洞室群規模世界第一等六項世界級成就。其建設中的難度可見一斑。

  作為較早一批的白鶴灘水電站工程建設者,周孟夏參與了大壩難題的處理。“跟其它壩基不同,白鶴灘大壩是國內外首次將柱狀節理玄武岩作為高拱壩壩基。”他說,這就得解決壩基開挖後的岩石節理鬆弛問題,還要解決壩基邊坡層間層內錯動帶變形問題。

  最終,他所在的技術團隊通過研發預留岩石保護層、錨筋樁系統加固、岩石蓋重固結灌漿、300噸級系統錨索快速支護等措施,解決了這一難題。其創新成果獲得中國岩石力學與工程學會的“科技進步一等獎”。

  周孟夏說,借助高精度監測設備、信息技術、物聯網等高新科技的應用,大壩的施工全過程更加智能化了,“在混凝土大壩的裡面,還精巧佈置有變形監測、滲流滲壓監測、應力應變監測、溫度監測等各類安全監測儀器共32種,共5200餘支,可以實時反饋大壩的工作狀態,為工程管理人員的現場決策提供科學的依據,保證工程建設的安全和質量。”

  “多面”博士:誰說工程師不是體育健將?

  “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壩區。”春節剛過,周孟夏就趕回了白鶴灘,“從家到這裏,得飛機加長途車,基本要花上一天時間。”

  除了專注在水電站的建設外,生活中也有著廣泛的興趣愛好。從在清華大學念本科到研究生,再到博士生,他都喜愛體育運動,“在學習的時候參加過校棒球隊,來工地後運動場條件還不錯,工作之餘也經常運動,在建設部的足球隊里也是主力。”

  在核對完大壩建設的有關數據後,周孟夏鬆了口氣。“大家都希望工程建設一切順利,早日完工投產。”他說,也希望在後面的工作中,積累更多工程經驗,看到中國的水電事業更上層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