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級巨貪斂財4000多萬 家中藏千萬現金和大量黃金
2019年03月26日08:21

  原標題:邵陽處級巨貪如何斂財4000萬 除直接收受錢財,還製造虛假借貸關係受賄,邵陽市城建投原總經理羅少林獲刑14年半

  32年前,羅少林隻身來到邵陽。經過近20年的摸爬滾打,終於在城建領域有所建樹。2004年,羅少林通過公開選拔突出重圍,擔任市城建投集團總經理。隨著城建事業的不斷髮展,他手中的權力越來越大,面臨的誘惑也紛至遝來。

  經調查,除了直接收受老闆們的錢財外,羅少林還採取一些自以為“合法”的方式斂財,比如製造虛假借貸關係受賄、以借款獲取高息的形式受賄,還以投資為名獲取高額固定回報的方式受賄。

  羅少林研製的一系列自以為高明的規避調查的方法,也沒能掩蓋他貪腐的面目。2018年6月11日,因受賄4000多萬元,邵陽市政府原副秘書長、市城建投集團原總經理羅少林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

  2018年4月26日,邵陽市政府原副秘書長、市城市建設投資經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市城建投)原總經理羅少林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他是近年來邵陽“落馬”處級幹部中涉案金額最大的一個。昔日城建領域名聲大噪的“大能人”黯然落馬、輝煌不再,他是如何走到這一地步的?

  送錢

  有工程老闆分多次給他送了1072萬元

  32年前,羅少林隻身來到邵陽。作為一名從普通工人家庭走出來的青年,在舉目無親的異鄉,他深知只有靠超乎尋常的努力才能獲得一席之地。經過近20年的摸爬滾打,他終於在城建領域有所建樹。

  2004年,羅少林通過公開選拔突出重圍,擔任市城建投集團總經理。上任後,他迅速抓住機遇,按照“區內平衡,差額增信”的開發理念,向銀行貸款5億元。利用這5億,邵陽的城市建設拉開了向東拓展的序幕。隨著城建事業的不斷髮展,邵陽市城建投集團隊伍不斷壯大、地位不斷提升,總資產超過500億元。

  作為“功勳元老”,羅少林在集團內部的威信大幅提升,手中的權力越來越大,慕名而來的工程老闆也越來越多,各種誘惑紛至遝來。

  邵陽市紀委市監委辦案人員曾智勇介紹,有一位施工企業老闆一次性就給羅少林送了30萬,這個錢羅少林沒有要,第二天,就跟市城建投的一個副總(一起)把錢退了。後來,隨著城市建設項目不斷增多,羅少林跟老闆們的交往也越來越多,看到老闆們有錢的神氣、花錢的瀟灑,他漸漸就失衡了。

  邵陽市紀委市監委辦案人員調查發現,羅少林在海南、長沙、邵陽等地擁有房產10多處,並在他邵陽和長沙的住所內查獲了一千餘萬元現金,大量的高檔菸酒、蟲草、黃金、手錶等名貴物品。

  “經調查,羅少林除了直接收受老闆們的錢財外,還採取一些自以為‘合法’的方式斂財:比如製造虛假借貸關係受賄、以借款獲取高息的形式受賄,還以投資為名獲取高額固定回報的方式受賄。”邵陽市紀委市監委辦案人員肖誌男介紹。

  2012年至2016年,羅少林利用擔任邵陽市城建投集團總經理的職務便利,幫助工程老闆羅某承攬了九個工程項目,總工程量達10億多元。同時,在相關工程項目的招投標、合同簽訂、工程款支付、履約保證金返還、土地出讓金返還等方面為羅某提供了諸多幫助,使羅某獲取了巨額經濟利益。為感謝羅少林的支持和幫助,羅某分多次送出1072萬元,以及一個價值3萬多元的招財納福金龍算盤。另外,還以“借條”或“收條”的形式承諾送給羅少林2610萬元。辦案人員稱,因為相關項目沒有結算及案發等原因沒能實現,但受賄的事實已經構成。

  收錢

  “借”出200萬元,收了580萬元

  2009年左右,邵陽市城建投集團面臨融資難問題,時任分管市領導決定充分發揮民間力量融資,提出誰能夠協助城建投公司融資,就可以承攬融資額25%的工程。在工程老闆薑某協助下,邵陽市城建投集團向銀行貸款數十億元。根據事先約定,羅少林把兩個工程交給薑某做,並在徵地拆遷、矛盾調處、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給予他關照和支持。

  2011年11月,為感謝羅少林關照,薑某向羅少林提出“借點錢”,表示想以借款給付高利息的形式送錢給羅少林,羅少林便以姐姐的名義“借”給了薑某200萬元。

  肖誌男介紹,從2012年到2016年,薑某按每月5分到1角不等的高息,先後四次送給羅少林現金580萬元,高出民間借貸利息300多萬元。

  2008年至2011年,在羅少林的幫助和支持下,工程承包老闆曾某承攬了多個工程。在項目施工期間,羅少林在項目的徵地拆遷、施工矛盾的處理、工程款的撥付等方面提供支持和幫助。

  2011年9月,曾某到羅少林辦公室要某工程的工程款,並告訴羅少林自己在郴州承包了一個項目,羅少林趁機問曾某是否缺少資金,表示自己可以借兩三百萬元給曾某,曾某表示同意。於是兩人約定,羅少林借款200萬元給曾某,借期一年,固定回報150萬元。

  辦案人員曾智勇介紹,為了掩蓋受賄事實,羅少林還要求曾某在收條上寫自己姐姐的名字。同時,為了讓“回報率”顯得沒那麼高,還特地要求將出資額寫成350萬元。

  2012年8月至2013年3月,羅少林以投資為名獲取曾某固定回報150萬元,高出民間借貸利息80多萬元。

  藏錢

  家裡藏現金,通風井藏黃金和手錶

  這麼巨額的利益輸送,羅少林是怎麼跟老闆們綁在一條船上的?收受的錢財,羅少林又是怎麼處理的?

  據查,邵陽工程老闆伍某打著羅少林鐵哥們的旗號,從邵陽市城建投集團分公司順利接下幾百萬的項目;工程承包老闆羅某利用跟羅少林“融洽”的關係,以及羅少林在邵陽市城建投集團的威望,常常在招標評標時獲得市城建投評委的信任票……在羅少林擔任邵陽市政府原副秘書長、市城建投集團總經理期間,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接受組織審查時,羅少林在調查材料上寫過一段話,痛斥這種利益鏈上的“兄弟”們。

  “回憶過去的歲月,每認識一個老闆,他們首先總會是對你畢恭畢敬,對你關心備至,有病幫你聯繫醫院,有事想方設法幫你處理……我正是被這些老闆別有用心的公關所打垮,在他們的信誓旦旦面前,逐漸勾肩搭背,兄弟相稱,不分彼此。從此使得他們有機可乘,在城投集團辦事時,扯著我的‘虎皮’當大旗去實現自己的利益。”

  羅少林說的“老闆們別有用心的公關”,容易理解,可說的“信誓旦旦”又是指什麼呢?

  曾智勇介紹,這些所謂的兄弟獲得利益以後,通常都會對羅少林進行利益輸送,這個時候他們就賭咒發誓了,說:“有我的就有你的”,“誰說出去就死崽女”。

  儘管這些利益輸送大多都經過精心的包裝,但羅少林內心深知這些錢都是不乾淨的。羅少林自己研製了一系列自以為高明的規避調查的方法。

  邵陽市紀委市監委辦案人員鄭啟光透露,“從2005年起,羅少林不敢將贓款存在自己的銀行卡上,而是以現金的形式分藏在家中。他還陸續將收受他人的黃金、手錶、購物卡及相關財產憑據等物品,藏在邵陽市青城國際住處外的消防通風井裡。對外投資、入股也都是利用親屬及朋友的名義及銀行卡辦理相關手續,企圖用這些方式來掩蓋自己的違紀違法所得。”

  以患病為藉口企圖規避審查

  當覺察到組織正在對他的問題進行初核時,羅少林不但不醒悟、反而還和所謂的老闆兄弟、親戚朋友們訂立攻守同盟,製定反調查方案。當他被組織採取審查措施後,他的妻子、兒子因參與了贓款轉移,被司法機關以涉嫌掩飾、隱匿犯罪所得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羅少林患有大腦右顳葉海馬體海綿狀血管瘤,繼發癲癇。審查過程中,羅少林數次發病。審查組製定了辦案突發情況應急預案,配備了專門的安全員、醫務人員和常見藥品,專門安排一個醫療小組24小時待命,在醫院也開闢了綠色通道。

  辦案人員鄭啟光回憶,羅少林心存僥倖,想以患病為藉口規避審查,或拒絕吃藥誘發癲癇,或誇大病症模糊記憶,“記得一次審訊中,羅少林談到關鍵受賄事實時,以自己有病為由,總說記不清,以此對抗組織審查,經辦案人員耐心教育才把受賄事實如實交待清楚。”

  經法院查明,自2008年至2017年3月,羅少林利用職權,為請託人在工程承攬、招投標、工程付款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請託人財物折合人民幣4640多萬元,其中以“借條”、“收條”形式許諾的賄賂款計人民幣2610萬元。2018年6月11日,邵陽市中級法院終審判處羅少林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二百萬元,沒收違法犯罪所得二千多萬元。

  記者王歡通訊員毛超林陳湘林邵陽報導

  來源:瀟湘晨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