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從墊底到鎖定季後賽!改變濃縮在他倆身上
2019年03月25日15:22

哥頓
哥頓

  休斯頓火箭是不是本賽季最打臉的球隊呢?雖然我們都知道他們會進季後賽的,但在後半賽季發力打到西岸第三顯然是超出許多球迷預期,至少我之前並不認為他們能打得這麼好。現在排在西岸第三的火箭不僅成為了繼勇士、金塊後第三支鎖定季後賽席位的球隊,而且還有機會拿到 50 勝,同時又成為了勇士隊最具威脅的假想敵。

  火箭的逆襲我認為簡單可以用兩方面來概括:一就是夏登、保羅、卡培拉這些核心球員的大量輸出以及傷癒歸隊後的回暖,二就是角色球員所帶來的球隊氣質上的加成。

  而說到這點也不能不提莫雷本賽季的一系列撿漏,小裡弗斯、法理德、丹紐爾·豪斯……這幾位球員讓火箭的陣容厚度又重新有了一支爭冠球隊應該有的樣子。

  其中,在很多火箭球迷心中,最大的寶藏球員應該是丹紐爾·豪斯,而我也很願意和大家聊一聊這個話題,因為丹紐爾·豪斯對於火箭的意義並不僅僅限於賽季初的救火和二進宮後的進攻補充,他和艾力·哥頓,和火箭的第二陣容,之間有一些值得細究的東西。

  火箭的“新艾列沙”不是豪斯,而是哥頓

  總體來說,豪斯的二進宮是歡暢愉快的:六場比賽,火箭 5 勝 1 負,其中四場比賽得分上雙。

  3 月 20 日對陣鷹隊的比賽,豪斯拿到 19 分 3 籃板 2 助攻,正負值達到了 +20;3 月 24 日對陣塘鵝,豪斯以 83.3% 的命中率拿到 14 分,雖然對陣馬刺的那場 4 投 0 中,但這不會對豪斯加入火箭至今的風評造成什麼負面影響。

德安東尼說道:“他會為我們帶來很大幫助的,這毫無疑問。他只是在離開後又繼續回歸了他原本所處的位置,他在這裏打球的方式,不僅僅是一場比賽或者一週的比賽,在過去的幾個月裡他真的打得很好,他會是我們球隊的一個很好的補充。”

Jonathan Feigen -

  看豪斯的比賽給我最明顯的感覺就是——這位球員只要一上場就能夠有貢獻——如果用 2K 裡面的話說就是“微波爐型球員”,不需要調整和適應,上來就是輸出。而這樣的描述之前好像一直都是用在艾力·哥頓身上,尤其是他拿到最佳第六人的那個賽季。

  讓我們把時針撥回到賽季初,當時的豪斯救火上位表現突出,加上保羅的傷停,德安東尼也順理成章把他提到了正選陣容。

  而當時也順勢出現了一個論調,在加里·克拉克短暫高光後,豪斯才是接替艾列沙站穩正選小前鋒的那個答案。這裏也可以引申出一個問題,豪斯他真的應該打正選嗎?

  其實,當火箭陣容齊整時,德安東尼和他的教練團隊會更傾向於用艾力·哥頓正選,擺一個三後衛的、對於進攻空間有很大加成的陣容。

  儘管德安東尼在平日的採訪中能夠看出他認可豪斯的實力,在有正選球員缺席時他都願意把這個位置留給豪斯,但現在讓豪斯打後備的輪換方式,對火箭來說應該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而且,一位二進宮的球員剛剛回來就把功勳老將給擠到後備席,聽起來就不那麼妥當,這不僅僅是實力高低的問題,還有對於老將有沒有給到足夠的尊重。

  來看一條數據:本賽季至今哥頓正選 45 場比賽,場均 17.4 分 2.5 籃板 2.2 助攻,三分命中率 36.5%;而打後備的 15 場比賽,哥頓場均 13.7 分 1.9 籃板 1.8 助攻,三分命中率 29.3%。

  單單就這條數據來看,打正選的哥頓顯然是一位更高效的球員,當然,其中打後備的數據糟糕或許會有賽季初低迷的原因影響。但讓哥頓去和夏登、保羅一起打球,對於他來說會是一種提高效率,以及對球隊更加友好的輪換方式。

  再看一條數據:本賽季當哥頓和夏登、保羅一起出場時,每 36 分鐘能拿到 15,1 分 1.4 助攻;而當他“單獨帶隊”時,每 36 分鐘的個人數據是 31 分 4.4 籃板 4.1 助攻。

  當小樣本數據以每 36 分鐘的方式放大後會出現“溢價”,不過這還是能夠反映出當哥頓帶隊時會有更好的數據(這也基本上是他作為第六人去帶第二陣容的時候)。

  但是,這是哥頓合適的使用方式嗎?我並不這麼認為。

  雖然哥頓和夏登、保羅搭檔時,每 36 分鐘的得分僅僅 15.1 分,但三分球命中率是要比他“獨自帶隊”時要高,從 33.3% 提高到 37.1%;以及更少的失誤,更高的正負值。當和保羅、夏登搭檔時,哥頓的正負值為 +50 ,而反之則為 -40 。

  實際上,這不是一個二元性的問題:哥頓是火箭教練組選擇的正選,同時也可以是帶第二陣容的領頭人。只是說,如果把哥頓單獨拿出來當作一個強點,把現在的哥頓當作路·威廉士使用,這樣才是不合適的。

  哥頓現在更像是一個遊走於兩套陣容的潤滑劑,既可以在正選陣容里充當一個定點投手,也可以到第二陣容去處理球:本賽季哥頓每場平均 7.1 分的 C&S 得分,火箭隊內最多,定點投籃或者突破每回合 1.135 分,超過聯盟 83% 的球員;然後他持球打擋拆的收益為 0.903 分,超過了聯盟 71% 的球員。

  其實是不是可以這麼說:在艾列沙離隊後,火箭在嘗試了安東尼、恩尼斯、克拉克、甚至邁卡威之後,而得分後衛哥頓才是最適合接替艾列沙角色的球員;投射、持球、經驗、多位置防守的屬性,這是火箭正選三號位需要的特質。

  一回熟,二回更熟的豪斯

  等等,我們怎麼一直在說哥頓,前面說的豪斯呢?豪斯在這裏扮演了什麼角色呢?他對於火箭和哥頓有什麼幫助呢?

  我的看法是,豪斯就是另一個版本的哥頓。他既可以打正選小前鋒,也可以去打後備成為第二陣容的得分強點。

  從數據上看,豪斯也同樣是有球和無球進攻都具備的球員:他每場平均的 C&S 得分為 4.2 分,在火箭隊只比哥頓、塔克、傑拉德·格連和僅僅打了 10 場比賽的安東尼少,但是他的 C&S 命中率達到了 43.1%,結合他的出手次數,或許在數據上可以把他看作火箭最好的 C&S 投手。

  僅僅就數據去分析,豪斯或許是這個聯盟里最高效的得分手之一,他的定點投籃或者突破、轉換、單打,三項進攻手段的收益都超過了聯盟的 90% 的球員。同時,豪斯是能夠通過持球進攻去衝擊籃筐創造得分機會的,這一點也和哥頓一樣。

  但是,現在的火箭可能不會給他佈置太多持球攻的戰術,會更需要他去做好定點投射的任務,而在他重新回到火箭後,三分球投射是足夠穩定的。

  所以,現在的火箭有很好的輪換,每個球員都各司其職,豪斯有了新的角色,讓第二陣容有了一位能夠信賴的穩定得分點,說實話就穩定性而言,豪斯要比小裡弗斯、舒伯特、傑拉德·格連要好太多了。

  同時,豪斯的回歸讓哥頓能夠安心地去打正選,或者可不可以這麼說,現在的豪斯扮演的就是之前哥頓的角色,而哥頓就填充了離隊的艾列沙的位置,把火箭的短板給補上了。

  重走西決路,豪斯和哥頓是關鍵棋子

  哥頓和豪斯,這兩位球員會是火箭季後賽階段重要的拚圖,前者不用展開描述了,而豪斯這樣的選手,為火箭帶來的不僅僅局限於上述討論的在戰術層面上的東西,更重要的是他在場上的衝擊力和活力給火箭帶來了相當重要的加成,這是現在這支火箭缺少的。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簽下小裡弗斯、法理德,還有豪斯。

用保羅的話說就是:“豪斯,他為我們帶來了運動天賦,我認為這是之前球隊不具備的,防守、進攻、轉換,他就是能理解我們會怎麼打球。他能看懂我們的比賽,他打得很努力,也總是在合適的時機出現在合適的位置上。”

Jonathan Feigen -

  季後賽階段,火箭顯然會需要一位奇兵的,那麼過去是艾力·哥頓,現在會不會是豪斯呢?還有,既然這兩位球員如此合適,那麼下賽季還要不要繼續在一起呢?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