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大佑創作《都挺好》片尾曲為何選毛不易,不親自唱?
2019年03月25日20:02

原標題:羅大佑創作《都挺好》片尾曲為何選毛不易,不親自唱?

若論2019年開年的現象級電視劇,非《都挺好》莫屬。無論是對於原生家庭、夫妻關係等現實問題的探討,還是“蘇大強表情包”、“金句王子蘇明成”等衍生出的趣味話題,《都挺好》都成功引起了觀眾們的注意。

3月25日晚,《都挺好》迎來大結局。隨著劇中人物的漸趨和解與團圓,不少網友也發現了片尾曲《叮嚀》的深意——“輕輕擁抱是那麼親,卻用了半生來走近。愛恨與悲歡離合自一個屋頂,搖蕩風雨里的人心”——這首由羅大佑擔任主要詞曲創作、與知名製作人朱敬然共同製作的歌曲,在毛不易溫暖的聲線演繹下,將劇中關於“家”和“親情”的主題進一步昇華。

新京報記者對話音樂製作人朱敬然,揭秘羅大佑與毛不易這兩位音樂創作人“跨時代”合作的背後故事。

片尾曲《叮嚀》MV截圖

作為華語樂壇知名創作人、製作人,朱敬然不僅是陶喆的重要音樂搭檔,參與《黑色柳丁》、《太美麗》、《太平盛世》等多張專輯的創作和製作,也曾為劉德華寫下《他的女人》、為周筆暢寫下《瀏陽河2008》等經典歌曲。2005年,朱敬然與羅大佑、陳彥江合力製作《美麗島》,一舉奪下第16屆金曲獎的流行音樂最佳編曲人;2018年由他參與製作並錄音的羅大佑專輯《家(III)》,獲得第29屆金曲獎最佳演唱錄音專輯獎。在創作製作身份之外,朱敬然還擔任著種子音樂的音樂總監、新意思音樂廠牌總經理。

圖來自朱敬然微博。

新京報:最初是什麼樣的契機使羅大佑參與到這首《叮嚀》的創作中?

朱敬然:其實當初正午陽光要開拍這部連續劇的時候,種子音樂就把音樂方面的業務談下來了,當時第一想法就是主題曲要找一位重量級人物來擔綱。因為大佑哥一直在“家”的概念上面做了很多的創作,從《家》到《家II》再到近年的專輯《家III》,所以由他來寫這個主題曲最適合不過。

新京報:《叮嚀》這首歌曲的基調和主題是怎樣確定的呢?

朱敬然:其實大佑哥的許多作品都跟影視劇有關係,比如《你的樣子》、《滾滾紅塵》等,所以他一直以來對寫影視劇的主題曲、配樂都會有獨特的角度。那個時候正午陽光給我們看了《都挺好》粗剪的一些片段,我們發現這部劇的劇情是非常“血淋淋”的,所以片尾曲一定要溫暖,去舒緩觀眾看完一集劇情的情緒。後來我們也有找到黃婷和陳宏宇兩位作詞老師,一起聊出了“叮嚀”這個關鍵詞。因為在家庭裡面,父母跟子女之間最需要的就是溝通,而“叮嚀”就是家庭里經常會出現的溝通方式。

新京報:為什麼最終邀請到毛不易演唱這首歌,而不是羅大佑親自演唱?

朱敬然:我們那個時候也想過如果用大佑哥的聲音去傳達,肯定是最直接的第一手情感,但在這個年代,如果是一個新生代的聲音去傳達,可能會更感染90後、00後。很多原生家庭發生的問題,比如撫養、教育,都是自父母從上而下的,如果用一個年輕但不失溫暖感、說服力的聲音去演繹的話,就不會像是上一代的規勸,而是以年輕一代的身份去感同身受地分享。再加上毛不易的聲音真的蠻溫暖的,他也是新一代流行音樂創作者的一個代表人物,屬性上面跟大佑哥也非常吻合。

新京報:網絡上流傳著一段羅大佑對毛不易演唱方式的語音“叮嚀”,在這次合作過程中,他們二位具體是怎樣溝通的?錄音過程順利嗎?

朱敬然:其實最初我們安排了一天的錄音,但當時毛不易正好要進行北京演唱會的綵排,所以上午11點他走進錄音棚的時候看起來還蠻累的。後來我們就決定之後再多訂一天錄音的時間,當天可以先讓他暖一下身,專心去準備演唱會。在錄完第一個版本後我就帶回去給大佑哥聽,我們對情感線條和發音方式做了一些討論。到第二次錄音的時候,因為毛不易回去之後自己也有琢磨,加上大佑哥對他的“叮嚀”,所以他就完全打開了“任督二脈”,兩個小時就錄完了,就是我們現在聽到的版本。

新京報記者 楊暢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