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黨支部全覆蓋 村工業園變設計之都
2019年03月25日04:09

原標題:經濟社黨支部全覆蓋 村工業園變設計之都

白雲區鶴龍街黃邊村鳥瞰
廣州設計之都效果圖
白雲區鶴龍街黨群中心裡舉行的義工調研小組討論會
白雲區鶴龍街黨群服務中心
白雲區委組織部組織一科負責人郭佳儀
廣州規劃院策劃所總工程師梁曉翔   排頭兵報告28

  廣州貫徹落實“四個走在全國前列”新實踐

  被列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全市重點推動平台項目的“廣州設計之都”將於今年6月底全面動工建設,昔日做汽修的村級工業園轉型升級為“創新引領的國際設計之都”指日可待。項目投產運營後,其所在的白雲區黃邊經濟聯社一個四口之家的年終分紅至少能翻一番以上。

  “廣州設計之都”項目的快速落地、高效推進,與白雲區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堅強戰鬥堡壘作用,在發展中堅持共建共治共享密不可分。目前,白雲全區1776個經濟社共組建1710個黨支部,在全市率先實現經濟社黨組織建設全覆蓋,打通黨支部建設“最後一公里”,並不斷提升經濟社黨支部組織力。黃邊經濟聯社黨總支在重大項目推進中探索實施“四統一”治理模式,使800年老村展現新活力,釋放新動能,為基層黨建引領精細化管理和高質量發展提供了生動的“黃邊樣本”。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湯南 通訊員雲宣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李波

  經濟聯社4統一

  ◆土地:各經濟社土地集中交由聯社統一規劃發展

  ◆物業:廠房、商舖等物業交由聯社統籌管理

  ◆管理:聯社垂直領導管理生產社

  ◆分配:生產社年租金收入劃歸聯社,聯社根據總收入和各生產社股數下撥資金進行同股同價分配

  案例聚焦

  經濟聯社首創四統一

  拿下設計之都大項目

  位於白雲區鶴龍街黃邊村的“廣州設計之都”占地1400畝,東望白雲山,西連白雲湖,地處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龍頭位置、臨近空港經濟區創新節點。這塊位置絕佳的“寶地”此前是以汽修廠為主的村級工業園,周邊多為鞋業、製衣等舊廠房。如今,在當地“土地儲備+舊廠房改造+舊村莊微改造+留用地開發”城市更新組合拳的作用下,曾經的低效村級工業園正在向“創新引領的國際設計之都”加速蝶變。

  “組合拳既增加了國有用地,又保留了部分集體用地;既構建了高端產業載體,又改善了村民收入和人居環境;既落實了政府產業佈局,又最大限度保障了村集體和村民利益。”白雲區相關負責人表示。

  23家知名設計企業簽約入駐

  被定位為華南首個“一帶一路”設計服務貿易中心和廣州首個B2B設計服務共享平台的“廣州設計之都”項目共劃分為4個片區:一期採取村級工業園改造與曆史留用地指標落地相結合的方式建設設計類總部區;二期通過土地收儲打造綜合類總部區;三期按照城市更新政策實施舊村莊微改造;四期建設教育、居住等配套服務設施,實現產城融合發展。

  目前,包括《財富》世界500強的國際設計公司AECOM等23家國內外知名設計企業及協會已簽約入駐。今年6月底,核心區一二期地塊將全面動工建設,預計明年底可現雛形。

  聯社黨組織任命經濟社社長

  廣州設計之都一二期核心區的500畝土地,分屬於黃邊經濟聯社及其下轄的7個經濟社。“如果是在以前,各社都有自己的小算盤,發展大項目需要連片開發,就得輪流找7個經濟社商議,萬一中心地塊所屬的經濟社不同意,那就沒法動工了。”黃邊經濟聯社黨總支書記龍敏飛說。

  黃邊經聯社所屬的鶴龍街是白雲區四條“最年輕”的街道之一,建街五年來,鶴龍街黨工委率先在全區探索經濟聯社“四統一”及經濟社社長由聯社黨組織任命製,支持黃邊經聯社黨總支大膽推進改革創新,探索實施土地、物業、管理、分配“四統一”治理模式。

  鶴龍街黨工委書記黃符偉說,“四統一”即各經濟社土地集中交由聯社統一規劃發展;廠房、商舖等物業交由聯社統籌管理;聯社垂直領導管理生產社;生產社年租金收入劃歸聯社,聯社根據總收入和各生產社股數下撥資金進行同股同價分配。

  “‘四統一’治理模式破解了土地資源分散開發、工業園區低端經營、各生產社各自為政、股份分紅懸殊太大等問題,為黃邊發展改革凝心聚力”,黃符偉說,黃邊經聯社之所以能把握住廣州設計之都的大好機會,正是源於經聯社實施了“四統一”。“經濟社之間發展不平衡,導致收入不均,年終分紅最高的經濟社每股57元,最低的36元,‘四統一’後將所有經濟社年終分紅統一提高到每股65元,村民們皆大歡喜。”龍敏飛說。

  “黨總支把經濟社幹部的任免權抓在手中,實行社長任命製,使得黨組織凝聚力增強,組織、協調、執行能力大大增強。”龍敏飛說,“一村兄弟姐妹,都是為了把握機會,過好日子”。

  半年完成500畝動遷清拆

  眾所周知,徵地拆遷是項目推進過程中最難啃的“硬骨頭”,而廣州設計之都一二期核心區500畝的地塊,地面建築面積22萬平方米,從動遷到基本完成拆遷工作僅用了不到半年時間。在龍敏飛看來,“這個速度是十分罕見的”。

  “項目的推進得到100%聯社股東代表及97%戶代表的支持。”龍敏飛保守估計,項目投產運營後,黃邊經濟聯社集體收入將達到1億多元,以一個四口之家計算,一戶村民的年終分紅能從現在的四五萬元增至約10萬元。

  動遷清拆過程中,黃邊經聯社黨支部發揮了戰鬥堡壘作用,“兩委”幹部帶頭包干,黨員示範帶頭拆掉房子,村民也積極配合。“有幾戶村民的物業租給別人辦企業,他們聽了宣講,對拆遷補償方式很滿意,補償金都還沒有拿到手,就主動掏錢先墊付動遷費給租戶,迅速把廠房騰空交給經聯社。”龍敏飛說。

  村民主動騰空廠房竟致拆錯

  美好的前景就在眼前,村民們對城市更新三舊改造的願望特別迫切,甚至還發生了一個啼笑皆非的小插曲:有一戶人家誤以為自己的物業在拆遷範圍內,主動騰空廠房,拆遷隊看到騰空的廠房,也誤以為該物業在拆遷範圍內,結果就拆錯了。

  連日來,記者在採訪中聽到最多的一句話便是:“黃邊村上下好齊心”。走在村里,村容村貌乾淨整潔,黃邊經濟聯社打造了便民服務區,建設了2400平方米文體康樂館,把風水塘改造成景觀塘,建立400米藝術文化長廊,成為村民、居民休閑的好去處。“今時今日,寸土寸金,村里能拿出這麼大的地方建公共服務設施,真是沒幾個村能做得到的。”村民耀叔感歎道。

  基層思考

  白雲區委組織部組織一科負責人郭佳儀

  支委高校學經管

  支書社長一肩挑

  農村經濟合作社是農村基層的最小單元。白雲全區共有1776個經濟社,社委會幹部8122人,自主經營管理著超過200億元資產,占全區村社經濟總量的51.7%。而長期以來,黨的組織體系只覆蓋到行政村一級,經濟社管理缺乏強有力的政策支持,黨對經濟社的領導存在薄弱環節,經濟社在高質量發展中存在廉潔風險。

  “營造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要把基層治理與基層黨建結合起來,以基層黨建引領基層治理創新。”白雲區委組織部組織一科負責人郭佳儀表示,去年,白雲區在全區建起了1710個經濟社黨支部,有效提升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力。他以鶴龍街黃邊村為例指出,生產社一級集體經濟組織實行社長任命製,生產社社委會成員及正副社長的選舉不直接以票多者得,而是由聯社黨總支根據各社選舉產生的股東代表學曆、綜合素質、群眾基礎等核心要素進行考察、評分,最終確定社委會成員及正副社長,強化了聯社黨總支對經濟社及其重要事務的領導權、決策權。

  同時,白雲區選優配強經濟社幹部,明確經濟社幹部之間,村務監督委員會成員之間,村務監督委員會、班子成員、財務管理人員之間,不得有夫妻、兄弟姐妹等直系親屬關係或其他姻親關係,確保村社幹部真正姓“黨”。

  “實踐中,我們也遇到這樣的問題:一方面,經濟社黨支部剛組建,黨員人數普遍少、年齡偏大,陣地建設還需要加大力度,書記、社長一肩挑比率較低,黨支部書記普遍缺乏經濟社重大事項決策能力。” 郭佳儀說,另一方面,在通過法定程序兼任法人代表和負責人方面,還未配套建立具體操作程序。

  2017年換屆選舉時,任職經濟社社長17年的龍敏飛當選黃邊經濟聯社黨總支書記,“剛上任時覺得壓力很大,連文件的術語表達都不是很理解”。連龍敏飛在內的7個支委全部參加了“羊城村官上大學”項目,回到高校學習經濟管理專業。目前,已有一人學成畢業。此外,經濟社還定期請專家教授來上黨課。“我們在任命經濟社幹部時也充分選優配強”,龍敏飛說,黃邊經聯社現在下轄的7個經濟社黨支部幹部平均年齡40歲左右,眼界寬、有活力。

  “經濟社黨員少,年齡大,能否擔起經濟能人的責任,這確實是個問題”,郭佳儀表示,為此,白雲區分別將黨員社長、優秀黨員社員、村黨組織成員選拔為黨支部書記,努力提升支部書記水平。以石門街為例,該街共57個經濟社,在這次換屆選舉中,要求全部黨支部書記、社長一肩挑。

  專家點評

  廣州規劃院策劃所總工程師梁曉翔

  意見統一起來

  土地集中起來

  廣州規劃院策劃所總工程師梁曉翔認為,廣州設計之都有別於其他項目的特點有兩個:其一,白雲區、鶴龍街、黃邊經聯社及其下轄的7個經濟社四個層級從一開始就形成了思想共識,從設計、管控、實施各階段均形成了完善的技術與行政保障。其二,黃邊經濟聯社黨總支在白雲區委、鶴龍街黨工委的指導下,探索實施土地、物業、管理、分配統一管理。該項目從開始謀劃至今天落地實施,經曆了四個年頭,“算是廣州城市更新項目中較快的一個,這是設計團隊的高效服務,行政部門的高效審批,村社集體的高效配合的結果”,梁曉翔說,在同類項目中耗時最長、難度最大的村民表決環節,在黃邊村委的“四統一”治理模式下,每次表決都合法依規並在最短時間獲得“全票通過”。梁曉翔認為,該項目堪稱黨建引領的更新典範。

  梁曉翔認為,“四統一”和經濟社社長任命製加強了聯社黨組織對村社兩級事務的領導權和話語權,強化基層黨組織在基層治理和發展進程中的引領作用,從而使村內各方步調一致,使土地可以集中起來,意見可以統一起來,各方積極性可以調動起來,為項目的快速落地、順利高效推進凝心聚力。

  “項目的產業集聚效應為廣州市申請‘設計之都’稱號奠定了強大基礎。”梁曉翔說,“我們相信,在黨建引領下的廣州設計之都,將成為廣州傳播設計文化的新領地。”

  中心工作室出品

  專欄統籌:畢征、湯新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