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電影人李國興:從賣碟仔到影業大亨
2019年03月25日04:09

原標題:愛國電影人李國興:從賣碟仔到影業大亨

李國興   上世紀70年代,十多歲的李國興一窮二白從內地到中國香港投靠親人,從出租錄像帶開始做起,最終成為影業大亨,成就了一段創業傳奇。

  上世紀90年代,他率先將內地優秀影視作品《雷鋒》《大決戰》等引入香港,並推向海外。同時,他最早率隊“北上”到內地發展,還斥巨資打造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網絡百科全書——中華萬年網。

  一直低調行事的李國興近日接受廣州日報記者採訪時談到,目前,他將著力打造一個電影文化的“生態鏈”,從藝人管理、影視作品拍攝、到線下優質影院培育、電影文化輸出,都是他投入的方向。他的夢想是,“成為中國的‘華納’”。在新中國成立70週年即將到來的時刻,他正在製作一部關於香港回歸祖國的電影,向祖國獻禮。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杜安娜

  李國興這個名字,遠沒有他發行過的《賭神》《逃學威龍》等經典香港電影有名,其實,他是香港規模最大的電影片及電視片發行商之一美亞集團的主席,香港最著名的電影出品人之一。他最早從香港到內地發展,也將內地影片引入香港,並推向海外。

  傳奇創業

  李國興早年的創業經曆堪稱傳奇。他1959年出生於福建晉江,19歲那年,身無分文的他到香港投靠做小生意的叔叔。當時,適逢錄像帶熱潮興起,他和叔叔一起走街串巷推銷錄像帶,生意很快越做越紅火。在香港4年時間,才20出頭的他就自立門戶,開了一間錄像帶出租店。憑著他的勤奮和聰明,最初投入的2萬元很快就變成了20萬元。

  但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他卻毅然關掉了生意正如日中天的錄像帶出租店,向上遊的電影發行業進軍。李國興說,當時,“急流勇退”是因為強烈的危機感。“錄像帶是有生命週期的,它很快被激光影碟、VCD、DVD、頻道電視等替代,如果不能快速反應,與時俱進,很快就會被市場淘汰。”李國興看到了行業發展的趨勢,“想要事業上有更大發展,就不能停留,繼續往上走。”

  他把自己之前賺來的錢悉數投入到電影發行領域,成立了美亞公司。公司最初在香港北角一個30平方米的小屋裡,從尋片、洽談、買片到送貨、收款,李國興全程親力親為,不到5年時間,美亞就拿下了當時香港電影發行業的頭把交椅。李國興從推車賣碟的打工仔成為香港電影發行業的先鋒人,只花了幾年時間。

  “北上”發展

  上世紀90年代初,正是香港電影業的輝煌時期,李國興又做了一個讓人不解的決定:發行中國內地影片到香港和海外市場,並帶領香港電影人“北上”到內地發展。

  1991年,他開始發行第一部內地影片《雷鋒》到香港和海外市場。之後,他又引入《周恩來》《大決戰》等影片到香港,這些影片在香港引起了一陣轟動。1993年,他還在廣州創辦了中國第一家中外合資的音像公司。1998年,他確立了以弘揚中華文化為核心的發展方向。在香港回歸祖國前後,他向香港和海外市場引入了大量內地優秀的影視作品,如《三國演義》《紅樓夢》《水滸傳》《雍正王朝》等。

  很多人看不明白,李國興覺得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我來自內地,對國家和傳統文化有深厚的感情和天然的血緣聯繫”。他一直向香港和海外推廣中華文化,希望香港同胞和海外華人都能在其中找到文化的歸屬感和認同感。

  同時,他也清晰地看到,中國電影其實最早是在內地發展起來,《馬路天使》《一江春水向東流》這些被載入史冊的優秀中國電影都是在內地拍攝的,之後,中國電影在香港實現了繁榮。“不過中國電影的本源、中華文化的‘根’還是在內地。”李國興帶著香港導演“北上”正是“為有源頭活水來”。

  傳播中國

  李國興“北上”後,開始進入電影製作領域,近年來,先後出品了《赤壁》《歲月神偷》《聽風者》《一代宗師》《踏血尋梅》等經典影片。

  李國興還是中國網絡直播的“先鋒”。1999年新中國成立50週年,李國興完成了國慶50週年慶典的網上直播,並做出了一項繁複浩瀚的工程——建立中華萬年網。這一誕生了20年的網站,被外界稱為中國曆史的百科全書,有中文繁體、中文簡體和英文三個版本,詳細記載了延綿萬年的中國曆史文化篇章。

  為了保證準確和權威,李國興特聘了包括成思危、吳階平,季羨林、饒宗頤、郭少棠等30多位知名曆史、文化專家擔任顧問,全國150多位教授和研究人員參與了資料收集和文字編輯工作。

  李國興斥巨資打造的中華萬年網可支持100萬人同時上網瀏覽。這在當時是全球獨一無二的多媒體、多語言、互動式的中華文化網頁,為海外人士認識中國提供了一個新的窗口。

  對話:

  溯源到更深更廣的中國文化中去

  廣州日報:你在上世紀90年代,香港電影的鼎盛時期轉入內地發展,除了看到內地市場的發展潛力之外,還有什麼其他原因嗎?

  李國興:受家庭影響比較深。我出生在中國著名僑鄉,當時幾乎所有的親戚都出去了,我父母都是很愛國的人,他們一直堅守在家鄉。我是在內地念的書,對中國文化有很深的感情,所以一直有回歸家鄉的願望。

  香港電影的娛樂性稍強,藝術性還有些欠缺。電影是一門藝術,一部電影能流傳深遠,除了娛樂性之外,還要經得時間的考驗。所以,那時我感覺香港電影需要增添一些“後勁”,必須要溯源到更深更廣的中國文化中去。

  廣州日報:你當時到內地發展,還鼓勵許多香港導演“北上”?

  李國興:那時候,香港電影亟須進一步發展的動能,必須開拓更大的市場,這樣才會有更多的機會和空間。於是,我就鼓勵香港導演到內地發展。我記得我最先“鼓動”的是馬偉豪導演,還有一些一直跟我合作拍片的導演。

  廣州日報:香港導演到內地發展情況如何?

  李國興:有的不錯,也有的水土不服。只有擺脫慣性思維,才能前進。現在內地很多導演想法都非常開闊,前段時間受到熱捧的《流浪地球》,其實是一部魔幻現實主義的題材,香港導演在思路方面可以再開闊一些。

  找準合適題材傳播優秀文化

  廣州日報:你到內地發展20多年,一路怎樣走過來?

  李國興:起初的階段比較艱辛,既沒有投資,也不認識人,全靠自己開拓。那時候內地的電影市場還在起步階段,沒有形成規模,不過我感覺將來一定會紅火起來。

  近幾年,內地的票房很多,但存在一些問題。現在我們提出要“正本清源”,講好中國故事,拍好中國故事。

  廣州日報:後來是怎樣打開局面的?

  李國興:當時最大的難度在於如何找到合適的題材:既符合內地人的口味,也符合香港人的口味,還符合世界人民的口味。這真的很不容易。

  還有“結構”處理也很難。在我看來,香港導演拍商業片比較成熟,內地導演更多愛拍藝術片。當然,後來內地導演在商業片領域成長很快,加上市場化營銷能力的提升,發展非常迅速。

  廣州日報: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你向香港和海外發行了很多愛國題材的影視作品,得到了海內外的認可,最初有沒有想到會獲得良好的效果?

  李國興:我非常喜歡中國文化,也很喜歡研究中國曆史,作為中國人我很自豪。我們有很多優秀的文化並沒有保護挖掘好,有些還被其他國家用來製作文化作品,轉而變成別人的知識產權和文化IP,讓我非常心痛。所以,我決定把這件事做起來,並沒有想太多。

  踴躍參加大灣區文化建設

  廣州日報:你是最早一批從香港到內地發展的電影人,這些年一直關注香港電影發展,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你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提出要扶持香港電影的發展?

  李國興: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經曆了一段輝煌的時期,直到現在,還有很多地區的華人在看那個年代香港的功夫片。這十年來,中國的電影業發生了一些變化,香港電影的海外市場逐漸式微,內地的電影逐漸雄起。實際上,電影業已經實現了兩地急劇交融,一部電影或電視劇里,導演、編劇和演員常常來自內地、台灣、香港、澳門等多地,這快速推動了中國文化事業的發展。

  現在,很多人覺得在影視領域,內地和香港已經完全沒有“壁壘”了,實際上還存在一點,比如對演員出鏡率多少、比例多少有一些規定。

  今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台,未來灣區在各個層面都要進行融通,文化可能會是未來突破的一個重點,不僅對香港電影發展是個重大利好,也能帶動整個大灣區文化的發展,這是一個很好的平台。

  香港以前就是電影文化的國際通道,有成熟的傳播渠道。大灣區有地緣文化的接近性和認同感,加上東南亞國際市場,將來勢必會形成一個大的電影文化市場。我認為5年到10年就會有一個規模出來。廣東一直就是中國電影的重要“票倉”,所以未來前景有無限的想像空間。

  廣州日報:在上世紀90年代初,你最早從香港到內地發展,並帶動香港電影人走向內地的風潮,將來是否也會在大灣區做一些佈局?

  李國興:我從香港到內地發展,已經有20多年了。現在希望大灣區給香港電影電視人提供一個平台,鼓勵香港電影人都踴躍參加大灣區的文化建設,拍出一些好的作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