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前財長:資本主義停滯趨勢再度顯現
2019年03月25日14:09

原標題:希臘前財長:資本主義停滯趨勢再度顯現

參考消息網3月25日報導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3月19日發表希臘前財長、雅典大學經濟學教授亞尼斯·瓦魯法基斯的文章稱,資本主義陷入停滯的自然趨勢正再度顯現,世界從未像現在這樣需要一種後資本主義願景。

“神奇數字”並不存在

文章稱,在1929年股市崩盤後,大蕭條到來,當時幾乎所有人都承認,資本主義不穩定、不可靠、容易陷入停滯。然而,在隨後的幾十年里,這種觀點發生了改變。因為資本主義在戰後的複興,尤其是冷戰後的金融化全球化熱潮,人們對市場的自我調節能力重拾信心。

如今,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已經過去10年,隨著資本主義陷入停滯的自然趨勢再度顯現,這種信心又一次崩塌。

文章稱,一個資本主義經濟體要想實現平衡,現行實際(經通脹調整的)利率需要是一個神奇的數字。

首先,它必須令僱主對有償勞動力的需求和可用勞動力供應達到平衡。

第二,它必須令儲蓄和投資實現均等。如果現行實際利率不能平衡勞動力市場,人們最終將遭遇失業、不穩定、人員潛力浪費和貧困等問題。如果它不能將投資提升到與儲蓄相同的水平,那麼通貨緊縮就會到來,而這反過來會導致投資水平更低。

文章稱,對資本主義能夠造就這個神奇數字的信心源自老生常談。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曾得出結論稱,實際利率會自動穩定在能同時消除失業和過度儲蓄的神奇水平。

文章認為,如果事實如此,那麼資本主義永遠不會陷入停滯,除非插手幹預的政府或追逐私利的工會破壞了它令人讚歎的機製。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原因有三:

首先,神奇的數字並不存在。第二,即使它確實存在,也沒有任何機製可以助推實際利率趨近於它。第三,資本主義有一種自然趨勢,那就是通過強化約翰·肯尼思·加爾佈雷思所稱的聯盟式“技術專家階層”(通常指公司的管理者、技術專家或法務人員在公司決策中比股東擁有更大的權力和影響力——本網注)來篡奪市場。

宏觀調整屢試屢敗

文章稱,歐洲當前的情況充分表明神奇的實際利率根本不存在。儘管歐洲中央銀行的存款利率為-0.4%,但歐盟金融系統中仍有多達3萬億歐元(約合3.4萬億美元)的儲蓄,人們拒絕用其進行生產性投資。

與此同時,歐盟2018年的經常賬戶盈餘高達4500億美元。要想讓歐元貶值到足以消除經常賬戶盈餘,同時消除儲蓄過剩,那麼歐洲央行的利率必須至少降至-5%,這個數字將瞬間毀滅歐洲各銀行和養老基金。

文章稱,資本主義陷入停滯的自然趨勢也反映出貨幣市場的調整失敗。自由市場支持者認為,所有價格都會神奇地作出調整,直到反映出大宗商品的相對稀缺性。實際上並非如此。

文章稱,當投資者得知美聯儲或歐洲央行正考慮改變早先的加息打算時,因為擔心這一決定反映了總體需求的黯淡前景,他們會減少投資,而去進行更多併購。這加強了“技術專家階層”確定價格、降低工資以及用現金購買本企業股票以提高自己獎金的能力。結果是,過度儲蓄進一步增加,價格不能反映相對稀缺性。

更準確地說,價格、工資和利率最終反映的唯一稀缺是對商品、勞動力和儲蓄的總需求的稀缺。

刺激手段已然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自由市場支持者並未受事實影響。文章稱,當他們的教條與現實發生矛盾時,他們將“自然”一詞用作了武器。20世紀70年代,他們預言,如果通脹受到抑製,失業就會消失。20世紀80年代,當失業率在低通脹情況下仍然居高不下時,他們宣稱無論什麼樣的失業率都是“自然”的。

現在,儘管工資增長且失業率很低但通脹率未上升,他們又將原因歸結為一種新的“自然”通脹率。他們過分樂觀地認為,所見的一切都是最自然的經濟體系中最自然的結果。

但文章稱,資本主義只有一種自然趨勢:停滯。與所有趨勢一樣,它可以通過刺激的手段克服。一種方式是蓬勃的金融化,這能帶來巨大的中期增長,但代價是長期痛苦。另一種方式是對盈餘進行回收利用的政治機製,二戰和戰後曾採取這種做法。但在政治像金融化一樣出現問題的時候,世界從未像現在這樣需要一種後資本主義願景。目前令停滯問題自動加劇所能作出的最大貢獻,可能恰恰是激發這樣的願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