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的“隱憂”:借殼回A後市值腰斬 多位高管離職
2019年03月24日08:06

  原標題:借殼回A後市值腰斬 多位高管離職

  360百億定增“隱憂”

  陳金

  距離上次回覆定增報告已過去8個月之久,近日,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360” 601360.SH)再次發佈關於非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反饋意見的回覆報告,修訂及補充了部分內容。

  2018年5月, 360發佈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預案稱公司擬非公開發行不超過13.53億股股票,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107.93億元,用於安全研發及基礎設施類、商業化產品及服務類等9個項目的建設。

  2018年7月,360收到了證監會出具的《關於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的反饋意見》,要求360會同保薦機構華泰證券,律師、會計師事務所就《反饋意見》中提出的問題,逐一進行落實,同時按要求對360非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進行修改及補充說明。

  2019年3月20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就大額定增相關問題採訪360方面,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由於年報發佈在即,暫時無法對相關內容作出回應。”

  尚未取得銀行授信

  記者注意到,2018年2月,360完成重組上市。360拋出“百億定增”的時間點距離回歸A股還不滿3個月時間。

  上市後,不足半年即籌劃非公開發行。同時,據2018年一季度貨幣資金餘額顯示,360有106.55億元的餘額,這一數據,在2018年第三季度增至138.32億元。

  在賬戶資金較充沛的前提下,360採取大額度定向增發融資,其必要性也引發了包括證監會在內的監管部門及部分業內人士的關注。對此360方面表示:“360尚在業績承諾期,自有資金支出用途較明確。雖擁有較好的自有資金和財務彈性,但是由於本次募投項目資金需求132.40億元,公司難以通過自有資金實施,且現有業務發展規模亦將使用較大資金需求。”

  記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9月30日,360自有資金除賬面貨幣資金138.32億元外,還有銀行理財3.12億元。不通過債券融資方式主要是因為360尚未取得銀行授信。

  資深投融資專家許小恒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定向增發方式的股權再融資手段是目前上市公司進行股權再融資的首選考慮方式。首先,採取這種方式融資,其融資費用及融資成本很低,更不像債權融資面臨付息壓力。其次,定向增發進行融資的申請及實施程式相對簡單,操作也很方便。非公開發行股票進行融資方式的融資對像是特定的少數大股東,融資簡便並且不會失去控製權,好多程式和操作也容易掌控。最後,以非公開發行股票進行融資的方式進行股權再融資,它的增發定價也比較容易確定,資產注入時股票定價的折扣率也相對好確定。”

  香頌資本董事長沈萌告訴記者:“上市公司會對企業的資金進行更有效的管理,綜合不同的金融工具、疊加長短期組合,實現降低資金的使用成本。當360股價溢價很高時,進行股票融資的成本就遠低於借貸。”

  實際上,除融資成本因素,360屬於輕資產互聯網公司,可用於抵押的固定資產較少,進行債務融資的規模有限。

  對此,360解釋稱:“公司外部借款難以取得大額長期資金。由於金融去杠杆對債務融資的成本大幅提升,銀行的房貸審批節奏放緩,週期拉長,使得公司難以通過銀行授信取得大額資金。”

  108億的機遇與風險

  如此大規模融資,360是想下一盤“大”棋。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360籌劃此次非公開發行是要按照‘大安全’戰略來搭建生態平台建設。進一步擴大360在網絡安全、人工智能、大數據的資源儲備和技術優勢。”

  記者瞭解到,此次扣除發行費用後的募集資金淨額將全部用於9個募投項目,其實施地均位於天津市濱海高新區華苑產業園。包括360網絡空間安全研發中心項目、360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研發中心項目、360大數據中心建設項目、360智能搜索及商業化項目、360互動娛樂平台項目、360流量反欺詐平台項目、360智能兒童生態圈項目、360智能IoT項目及360新型智慧城項目的建設。

  其中,證監會提出本次募集資金建設的“360智能IoT項目”以及“360新型智慧城市項目”所涉業務與公司現有業務存在較大差異、“360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研發中心項目”可能存在重複建設等情況。

  360認為:“360智能IoT項目是對公司現有智能硬件設備的迭代升級;新型智慧城市項目則是依託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安全分析等技術進行的新模式的擴展。而360新一代人工智能創新研發中心項目也不存在與其他項目重複建設,該項目通過研發視頻大腦和大數據雲腦,滿足‘大安全+內容’戰略的人工智能技術上的共性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同時投資多個項目,且投資金額巨大,往往伴隨著較大風險。

  中國市場學會學士委員、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向記者介紹道:“根據投資規模、被投項目狀況、發展階段,如果是偏早期、嚐試性、風險性的投資,企業可能會選擇多個項目,其中若有幾個成功項目,就會獲得較大收益。但如果是在成熟期比較分散的項目、領域比較多元,則可能會存在更大的風險問題。”

  許小恒告訴記者:“同時進行多個項目風險會增大,盲目擴張帶來的表像是公司涉足領域在一步一步擴大,但是如果達不到預期目標,不能帶來效益,這樣對企業的發展壯大是不好的甚至是極為危險的。”

  與360本次大手筆定增不同的是,近幾年其資產負債率趨於保守。2015年~2017年,360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48.07%、56.30%、20.82%。截至2018年9月其上市公司資產負債率為18.55%。

  對比其他上市公司,2015年~2017年,騰訊控股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0.20%、52.96%、50.04%;百度為43.04%、46.29%、48.21%;三七互娛為19.73%、25.95%、20.45%。

  問題頻現

  除了項目自身可能存在的風險問題,對於現在的360來說有一些更現實的問題擺在眼前。

  回歸A股的360經曆了“戲劇性”的市值變化。通過借殼回歸A股,360曾經曆連續多個交易日漲停,市值曾超4400億元,但截至2019年3月21日收盤,360市值縮水到1797.21億元,蒸發了近2603億元。

  為什麼要選擇回歸A股市場?這是很多人都好奇的問題。周鴻禕在自傳《顛覆者》中這樣說道:“這一次的私有化潮,是中國A股市場的互聯網企業受到高估值追捧的後果。很多國內互聯網公司的高股價讓人眼熱,很多中概股私有化浪潮的一個重要因素是套利。當中國最好的一些科技公司在海外市場被嚴重低估時,資本有意願把這些好的資產帶回到A股市場,這是很自然的經濟現象。”

  市值蒸發的同時,360借殼“江南嘉捷”上市後,已有多名高管離職 。

  隨著2019年3月5日360首席安全官譚曉生宣佈將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副總經理職務,記者梳理髮現,360借殼上市時公告顯示,周鴻禕擔任公司總經理,姚玨、楊超、譚曉生、廖清紅、曲冰、石曉虹為公司副總經理,姚玨為公司財務負責人,張帆為公司董事會秘書。但目前,7位高管只剩下曆任技術副總裁、董事長秘書的石曉虹。

  通過定增,是否能夠改善360當前所遇到的問題也成為諸多投資者所關心的話題。

  “融資並不能直接解決360遇到的業務瓶頸問題。目前360缺乏有核心技術競爭門檻支撐的新的增長點,這個需要研發投入、人才儲備和業務培育,雖然錢不可或缺,但不是錢有了,就能一下子解決這些問題。”沈萌向記者坦言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