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兩個都挺好的人,怎麼就會過不好
2019年03月24日08:57

原標題:想當年|兩個都挺好的人,怎麼就會過不好

編者按:這裏是一個懷舊劇場。

一部文藝作品是否算得上經典,能不能經得起時間的檢驗應該是最重要的衡量標準。就此而言,《新結婚時代》可說是國劇中的翹楚。因為,它對愛情、婚姻乃至社會階層毫不留情的剖析,用今天的眼光來看,完全沒有過時。如果說最近的大熱劇《都挺好》引發了公眾對“原生家庭”的大討論,那麼,十多年前的《新結婚時代》不僅早就觸及了這一話題,而且挖掘得更深刻、更到位。

顧小西和何建國都很好,這才是真正的悲劇

《都挺好》中的蘇家男人固然“奇葩”得很,但這在更大程度上與他們的個人性格缺陷有關。用現下的流行語來說,就是他們的“三觀”都不太正。蘇大強的自私自利、蘇明哲的愛慕虛榮、蘇明成的懦弱無能,都被作者和編劇呈現得頗為誇張,近乎“狗血”。用這種手法製造戲劇衝突是簡單的,但也是不高明的。過於漫畫式的人物塑造方式,很容易讓作品離現實越來越遠。

但在《新結婚時代》里,我們很難找到刻意雕琢的痕跡。按說,這部電視劇反映的是兩種家庭背景、兩種文化觀念下發生的一場門不當戶不對的錯位婚姻,主創完全有理由將兩位主角的身份和性格特徵放到最大,營造劍拔弩張的氣氛。但是,這一切並沒有發生。

這並不是說本片的男女主人公在性格上更完美,而是應該看到,這對夫妻,真的已經盡力了。顧小西,一個地地道道的北京女孩。把這個角色交給劉若英這個土生土長的台灣演員,難免會引來一些爭議。儘管劉若英曾經表示為了演好顧小西拚命練習了北京話,但說真的,這還是太難為她了。不過,用像不像北京女孩來衡量劉若言的表演,不僅不公平,也矮化了這部電視劇的意義。

郭曉冬扮演農村出身的何建國,劉若英扮演城里女生顧小西

由劉若英扮演的顧小西,既有現代都市女性的風采,也有奶茶自身所獨有的一份堅強。不可否認,小西有她“作”的一面,更有在內心深處不怎麼外露的優越感。在和建國的爭吵中,小西的一時失語曾經讓丈夫的自尊心深受打擊。在建國的老家,小西一氣之下的不告而別,也曾讓建國在父老鄉親面前大丟面子。但平心而論,小西已經盡力了。

在建國的老家,小西盡力像農村媳婦一樣去伺候男人,就算建國也在外人面前對她吆五喝六也默默忍受。小西明知無法適應建國哥哥建成的生活節奏,仍然願意讓他住到自己家來。試問,又有多少出生在大城市,在無憂無慮的家庭環境中成長起來的都市女孩能比小西做得更好呢?

正如小西父親顧教授所言,何建國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好男人。在外,他工作能力超強,受人尊敬。在家,他樣樣家務在行,體貼妻子。作為一個知識分子,建國的文化水平絕不在小西之下。更不用說,建國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怎麼看,他都是一個優秀的丈夫。

近年來,“鳳凰男”早就成了自私、勢利的代名詞。但在建國身上,完全看不到這些缺點。儘管他也時時生活在“原生家庭”的陰影之下,但觀眾也看得清清楚楚:建國也盡力了,他從沒有把小西當作自己的附屬品。只是,很多時候他也身不由己罷了。

正因為顧小西和何建國都是好人,都是為對方著想的好人,《新結婚時代》的悲劇意義才得以凸顯。和他們相比,《都挺好》中為爭奪話語權和個人經濟利益而纏鬥不休的蘇家,顯得無比卑下和猥瑣。在無情的命運面前,縱然是感情深厚的小西和建國,也敗下陣來。或許,這就是生活吧。

建國及其身後的農村親戚們

城鄉二元對立,真的無解?

三十多年前,路遙的小說《人生》曾經在中國社會引發轟動效應。那個渴望離開貧窮落後的農村,到更廣闊的城市天地去生活的青年高加林,最終倒在了奮鬥的路上。為他扼腕歎息的,是被相同問題困擾的一代中國人。可或許連路遙都沒想過,如果高加林真的成功地留在了城市里,又會怎麼樣呢?

《新結婚時代》里的何建國,或許會讓路遙先生遭受沉重一擊。農村人在城市,仍然未能找到歸屬感。可當年的高加林還有一個可以回歸的故鄉,而現在的年輕人呢?是的,城鄉二元對立結構直到今天,仍然沒有消逝。更令人唏噓的是,如今人們接納了這一概念,並逐漸開始接受它的合理性。

《新結婚時代》的一個細節令我印象深刻。農村來的保姆小夏,春節無法回家。於是,建國把她的女兒接到北京,讓她來探望。這一幕被小西一家誤會成建國和小夏有了感情。弟弟小航自然替姐姐抱不平,念叨著何建國如何沒有眼光,怎麼找了這麼一個不如姐姐的人,鄙夷之情溢於言表。要知道,在整部劇里,小航可是一位正直善良、敢愛敢恨的好小夥。但是,就連這樣一個好人也會無意識地流露出對民工、保姆乃至農村的厭惡,這足以發人深思。

這當然不是在批評小航,事實上,批評或指責本就毫無意義。正如我們無法苛責小西或者建國一樣,城鄉二元對立結構確確實實地矗立在那裡,永遠無法被忽視。所以,在此無需贅述建國和小西兩家人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有多麼大的差異,真正的問題在於,這對愛侶之間的不幸遭遇會重複在未來的年輕人身上嗎?

該不該嫁農村人?該不該娶農村女生?這些問題,本來不應該成為問題。可是,輿論的方向標變化之劇烈,總是令人感到猝不及防。十多年前的《新結婚時代》還在為建國和小西歎息,而如今,“門當戶對”已經成為坊間新的“政治正確”。或許,正如《新結婚時代》所要講述的一樣,在現實面前,再多的言語也顯得蒼白。

顧小西和母親(黃梅瑩飾演)

童話般的結局與若有若無的希望

《新結婚時代》擁有一個大團圓結局。但這個完美的句號里,卻埋著不少“雷”。 在電視劇結尾,建國不僅和小西重歸於好,而且自願承擔起二個外來孩子在北京唸書的全部費用,包括小學中學大學。如果再算上小西生下的雙胞胎,那就是四個孩子。別忘了,小西的父親顧教授和保姆小夏結合後,還要照顧她的孩子。

要知道,這可是在北京啊。就算建國在片尾已經升職加薪,恐怕應對起來也絕非易事吧。退一萬步說,即使建國真能解決上述經濟問題,那麼,之前的一切矛盾莫非只是因為一個“錢”字?顯然,這種簡化與整部電視劇的基調是不相配的。

在結尾,建國頑固的農民父親突然開竅了,不孕的小西也突然有了身孕,還為何家生下了雙胞胎。這一切,都給《新結婚時代》蒙上了一層魔幻主義的面紗。因為我們都知道,在現實生活里,小西和建國的結局可能是怎樣的。儘管,我們都不願意麵對。

不必據此怪罪《新結婚時代》的主創,尤其是編劇王海鴒。我想,她的本意是為愛情和婚姻,也為實現社會階層的跨越保留一些希望。至少,《新結婚時代》已經教會我們,關愛、寬容以及相互理解仍然是維繫婚姻的最大法寶。大多數人都無法成為《都挺好》里的蘇明玉,一手掌控自己的命運。但我們還是能和小西、建國一樣,竭盡全力追求自己的幸福,哪怕再難、再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