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巴斯夫亞太區負責人:中國對外企加大開放是雙贏選擇
2019年03月24日09:04

原標題:專訪|巴斯夫亞太區負責人:中國對外企加大開放是雙贏選擇

“巴斯夫在過去的40年里見證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中國進一步對外國企業加大市場開放力度,不僅將推動本國經濟的未來增長,也將推動全球經濟的未來增長。”巴斯夫歐洲公司執行董事會成員、亞太區業務負責人甘尚傑(Sanjeev Gandhi),在參加3月23日至25日於北京舉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之前,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的專訪。

巴斯夫歐洲公司執行董事會成員、亞太區業務負責人甘尚傑(Sanjeev Gandhi)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是全國“兩會”後首個國家級大型國際論壇,是中國政府高層領導、全球商界領袖、國際組織和中外學者之間重要的對話平台。

巴斯夫是全球最大的化工企業之一,總部位於德國路德維希港。2018年巴斯夫在大中華區的銷售額超過73億歐元。

與許多化工企業剝離並壓縮業務線相反,一體化(Verbund)是巴斯夫經常提到的一個詞,即通過規模效益、一體化和聯結創造附加價值。位於巴斯夫總部的路德維希工廠群是全球最大的綜合性化工廠,年產量達800萬噸。廠區橫跨萊茵河,面積超過10平方公里,宛如一座小城市,大約有36000名員工。廠區內共有250座化工廠,能生產從簡單的石油餾出物到複雜的納米材料等8000種不同產品。

所謂生產一體化模式,實際上就是一種將整個產品鏈的各個生產廠集中在一起的集群模式。廠區內的350幢大樓,相互之間以許多管道連在一起。通過生產車間之間的“聯網”,某個流程產生的副產品只需運數百米就能被利用。

而這一模式,在巴斯夫進入中國逾一個世紀後,得以在其與中國石化合資運營的“揚子石化-巴斯夫”南京一體化基地內得到實踐,更將在未來作為首個外商獨資的大型綜合石化項目,落地廣東湛江。

巴斯夫最早與中國打交道可以追溯至1885年。在2015年,也就是巴斯夫在中國的130週年之際,巴斯夫發佈了一本與中國有關的書《拓新之旅—巴斯夫與中國緣起1885》。百年之前,巴斯夫(Badische Anilin- & Sodafabrik,巴登苯胺蘇打工廠)一位名叫Theodor Sproesser的經理來到中國,介紹巴斯夫的染料。百年之後,中國已是全球最大的化學品市場。

2018年,巴斯夫在廣東的100億美元的一體化基地項目,可能成為中國第一座由外國公司獨立投資並運營的大型化工綜合基地。甘尚傑表示,到2023年前還將繼續加大在中國的投資,希望更多本地科學家能加入巴斯夫。

合作之道:在共同價值觀基礎上,與中國企業建立互信

澎湃新聞: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化學品市場,巴斯夫在中國市場的投資重點有哪些?

甘尚傑:目前中國占全球化學品市場的40%左右,到2030年將該市場份額將進一步增長至50%。作為化工企業,中國市場是重中之重。巴斯夫計劃在2019年至2023年期間在亞太地區投資約57億歐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將發生在中國。

2018年,巴斯夫與中國石化簽署了諒解備忘錄,進一步擴大在南京合資經營的大型一體化基地(揚子石化-巴斯夫)的規模,共同探索在電池材料市場的新業務機會。

同時,巴斯夫還將在廣東省湛江市興建設一個全新的智慧一體化基地,項目預計在2030年完工,投資總額預計將達100億美元。這一基地將成為巴斯夫在亞太地區最大的化工生產基地,也將成為巴斯夫全球第三大一體化生產基地。

今年3月,坐落於上海創新園的巴斯夫全新汽車應用研發中心和工藝催化研發中心即將投入運營。

澎湃新聞:自進入中國市場以來,巴斯夫與中國國有的石油石化公司展開密切合作。比如在南京一體化基地,巴斯夫與中石化持股比例相同,雙方如何共贏,巴斯夫有哪些經驗?

甘尚傑:揚子石化-巴斯夫有限公司成立於2000年,由巴斯夫與中石化按50:50股比共同投資成立。中石化在基礎設施、銷售渠道和人才儲備方面,為巴斯夫提供了巨大的協同效應。

目前南京一體化基地的總投資已經達到52億美元,共運營超過30套生產裝置。2018年銷售額約216億人民幣。巴斯夫與中石化正在籌劃建造第二座年產100萬噸乙烯蒸汽裂解裝置,併發展下遊產品組合。

作為雙方持股50:50的合資企業,巴斯夫和中石化對於所有重大決策都會進行徹底的討論。重要的是,巴斯夫和中石化在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基礎上已經建立起了充分的互信——在安全、健康和環境保護方面不妥協。

澎湃新聞:在巴斯夫全球創新體系中,你如何評價中國研發團隊扮演的角色?

甘尚傑:巴斯夫上海創新園區的總投資迄今已達1.8億歐元。2012年,巴斯夫上海創新園落成,2015年完成擴建,作為巴斯夫先進材料及系統研究平台的全球總部,是巴斯夫全球三大研發中心之一。

巴斯夫在創新園開展的主要研究領域包括先進材料,化學工藝工程和催化劑,擁有超過700名研發人員和科學家。2019年3月,新的研發大樓將投入運營,首個亞太區汽車應用中心和工藝催化研發中心就坐落於此。

在路德維希港總部,巴斯夫的“Quriosity”超級計算機已投入使用,包括上海在內的巴斯夫全球各地的團隊都在使用這台計算機。我們希望更多具有建模,量子化學、人工智能和數據科學背景的科學家們能加入巴斯夫。

一體化:每年減少600萬噸溫室氣體排放

澎湃新聞:一體化(Verbund)是巴斯夫的特色。垂直的全產業鏈佈局有助於化解原油價格波動的衝擊,但也存在風險。巴斯夫為何始終堅持一體化?如何化解一體化帶來的風險?

甘尚傑:一體化的理念和體系是巴斯夫的最大的優勢之一,可以通過高效利用資源來增加價值,通過生產一體化智能地連接各個生產裝置。比如一個裝置的廢熱能為其他裝置提供能源;一個裝置的副產品可以作為其他裝置的原材料。這樣不僅可以節省原材料和能源,還可以降低排放,減低物流成本等。

此外,我們預計通過一體化巴斯夫在全球範圍內每年可節省超過10億歐元,每年可減少約600萬噸的溫室氣體排放,而在物流方面的高度一體化每年可減少約28萬輛卡車的運輸。

澎湃新聞:不久之前,巴斯夫等近30家企業成立了終結塑料垃圾聯盟(AEPW)。巴斯夫是如何並將如何管理產品的生命週期?

甘尚傑:阻止塑料垃圾肆意汙染環境的一個重要措施就是構建閉環,將塑料廢棄物循環再生成為全新原材料。化學行業有機會通過創新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巴斯夫最近啟動的項目旨在開發塑料廢物的“化學循環”,通過熱化學工藝重新利用塑料廢棄物來生產合成氣或油。由此產生的再生原料可用於巴斯夫的生產過程中,從而部分取代化石資源。

外商獨資,將一體化理念帶入廣東湛江

澎湃新聞:2018年巴斯夫宣佈在廣東湛江新建一體化基地。廣東省有多個石化基地,最終選擇湛江有哪些方面的考慮?

甘尚傑:廣東是中國人口最多的省份,也是很多快速發展行業的集聚高地,比如汽車、高鐵、航空、家庭和個人護理品、電子產品和消費品行業等。然而,很多關鍵性的化學品在當地都供不應求。湛江一體化基地將填補這一供應上的短缺。

此外,湛江位於廣東西南部的中心地帶,在廣東、廣西和海南省的交界處,距離香港僅400公里,是廣東省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對於巴斯夫新的一體化基地而言,當地豐富的自然資源、可以通往國內和東盟市場的深水良港、高素質的勞動力,以及當地的文化傳承和對可持續發展的承諾,都是重要的決定因素。

目前湛江正在建設新的國際機場、高鐵和全新的工業區。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湛江將在粵港澳大灣區發揮更大的作用。

澎湃新聞:湛江項目由巴斯夫獨立運營。如何評價中國的外商投資環境變化給巴斯夫帶來的機遇?

甘尚傑:巴斯夫在過去的40年里見證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今天的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更開放、更透明和全球化市場。2018年,中國政府宣佈了一系列旨在進一步加大經濟開放的措施,包括創造更好的投資和商業環境。我們認為,中國進一步對外國企業加大市場開放力度的這種努力,不僅將推動本國經濟的未來增長,也將推動全球經濟的未來增長。

隨著最新修訂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發佈,巴斯夫在廣東的100億美元的一體化基地項目有望成為中國第一座由外國公司獨立投資並運營的大型化工綜合基地。我們將應用最新技術,建立智能的一體化基地,支持中國整體產業升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