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運營商2019年5G投資預算超300億元
2019年03月23日04:07

  三大運營商2019年5G投資預算超300億元 由NSA向SA過渡 中國5G路徑日漸清晰

  李正豪

  三大電信運營商對2019年5G建網安排已日漸清晰。

  3月21日,中國移動(0941.HK)在香港發佈2018年業績報告。3月4日剛剛履新的中國移動董事長楊傑表示:以SA(獨立組網,下同)為目標架構,同步推進NSA(非獨立組網,下同)和SA收展。不久之前,楊傑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正積極推進5G試點建設,今年將在一些城市試商用5G。”

  在3月19日的中國電信(0728.HK)財報發佈會上,代行董事長、首席執行官職權的中國電信執行董事、總裁兼首席運營官柯瑞文也表示,中國電信將以SA為目標方向,初期同步推進非獨立組網和獨立組網規模試驗。

  中國聯通(0762.HK)董事長王曉初在3月13日業績發佈會上也明確表示,SA標準到明年3月才正式形成,但“我們不能等待,眼前還是用NSA來進行組網”。

  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雲勇3月12日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獨家專訪時也表示,中國聯通策略是“第一步非獨立組網,然後逐漸獨立組網”。另外張雲勇透露,“中國移動和我們的選擇是一樣的。”

  高通公司中國區董事長孟檏認為,運營商都不願意在SA組網完成以後才推出5G服務,因此絕大多數運營商第一步會採用NSA組網,然後進行5G SA組網。孟檏透露,“目前已有中國運營商考慮2020年部署SA網絡,NSA部署今年實現以後,高通將積極支援運營商的SA部署。”

  5G競賽不能等待

  NSA和SA有何區別?“NSA就是同時使用4G核心網、4G無線網和5G無線網。而在SA的網絡架構中,5G核心網和射頻無線網都是全新的。”孟檏介紹。其實,簡而言之,NSA就是利用現有4G網絡實現5G寬帶應用,SA就是完全新建一張5G網絡。

  NSA標準2017年12月凍結,SA標準2018年6月凍結。不過,由於原計劃於2018年12月完成的5G LateDrop等後續標準工作被推遲至2019年3月,因此導致5G標準的最終階段——R16版本要順延至2020年3月才能完成。這也是王曉初所說的——SA標準明年3月正式形成,但“我們不能等待”的原因所在。

  實際上,在2018年6月14日3GPP宣佈凍結5G SA R15版本標準之後,國內三大運營商當時的表態都是要選擇獨立組網的方式進行5G網絡部署。比如,中國移動早在2018年3月2日就發起了“5G SA突破行動”,到2018年6月28日又推出“5G SA啟航計劃”,一直不遺餘力推進5G獨立組網端到端產業鏈盡快成熟。再如,在2018年6月26日發佈的《中國電信5G技術白皮書》中,最大的亮點就是中國電信關於5G優選SA方案的思考。中國聯通當時的表態是,5G網絡將以剛剛凍結的SA為目標架構,前期聚焦eMBB(增強移動寬帶)。

  三大運營商為什麼都看好5G SA組網?按照《中國電信5G技術白皮書》的解釋,是因為SA方案對現網改造最小、業務能力更靈活、終端成本低,因此中國電信5G網絡將優先選擇SA組網,並通過核心網互操作方案實現4G網絡和5G網絡的協同。中國移動設備總經理王恒江在2018年6月的一次演講中解釋說,“NSA的好處是適合快速部署,初期投資比較少,但終端是雙連接,很多時延類的體驗不是很好。SA可以較好滿足網絡切片的多樣化需求,終端也比較簡單,但是對覆蓋連片的要求較高,初期投資較大。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決策,在決策過程中可能會有一些搖擺和變化。”

  事實證明,關於5G組網方式的決策果然是“搖擺和變化”的。比如柯瑞文3月19日在財報發佈會上解釋,SA是5G組網的方向,“因為它能夠更好地體現5G新功能,如網絡切片、邊緣計算等新特徵”,但現實是,“我們在推5G的時候,不像前面4G有相對成熟的產業鏈,其他運營商建網、運行和發展的經驗。所以5G我們要認真把握。比如關於SA和NSA的問題,如果不通過規模試驗去驗證、實踐,簡單地說投SA、投NSA都是有一定風險的”。

  目前來看,在2019年NSA部署階段,三大運營商的投資規模不會很大。其中,楊傑在香港透露,中國移動2019年包含5G的總投資將不超過去年(1671億元),不含5G的資本開支將在1499億元。也就是說,2019年5G投資計劃在172億元之內。但有業內人士指出,根據以往的經驗,比如2018年中國移動規劃新增14萬個4G基站,結果最終新增了35萬個,這一次中國移動規劃2019年新增3萬~5萬個5G基站,到2019年底肯定也不止5萬個,估計中國移動2019年在5G上的投資至少應該在300億元左右的規模。王曉初在香港也透露,中國聯通2019年資本開支580億元,其中60億~80億元用於5G投資。中國電信也明確稱,2019年不含5G資本開支預算為690億元,若包含5G投資,資本開支預算為780億元,也就是說5G投資預算為90億元。

  不過,張雲勇告訴記者,中國三大運營商5G投資最終大概需要2萬億元,因為“4G階段三大運營商差不多投資了1萬億元,5G差不多需要4G投資的兩倍,所以應該需要2萬億元”。

  產業鏈的共同選擇

  實際上,將NSA作為5G試商用的過渡方案,是電信運營商和終端產業鏈的共同選擇。

  《中國經營報》記者瞭解到,Samsung電子4月5日即將開售Galaxy S10 5G手機,併成為全球首家發售5G手機的公司。同時,OPPO公司已經於3月21日宣佈,其首部5G手機已通過國際檢測服務機構“Sport on International Inc。”的5G CE測試,並獲得由CTC advancedGmbH簽發的5G CE認證證書。

  記者不完全統計得知,目前,在中國手機廠商中,共有華為、小米、OPPO、vivo、中興、努比亞等廠商的8款5G手機已經發佈或已經披露即將發佈。不過,這些5G手機的具體銷售時間仍然待定。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經發佈甚至即將發售的5G手機,在設計方面都是採用了“外掛”5G基帶芯片的方式。其中,除了華為Mate X是採用自家4G芯片——麒麟980“外掛”自家5G基帶——巴龍5000的方式之外,其他5G手機普遍都採用了高通4G芯片——Snapdragon855“外掛”高通5G基帶——X50的設計方案。這種設計方案在市場層面引發了一些討論,核心問題是這些首批上市的5G手機能否在未來5G SA網絡中使用。

  對此,孟檏向記者介紹說,“今年1月份,高通公司宣佈已獲得30多款5G終端設計,它們大多數是基於高通SnapdragonX50 5G調製解調器,並且搭配高通Snapdragon855移動平台芯片組進行設計的。由於全球絕大多數(電信運營商)在2019年推出的5G網絡將基於NSA部署,所以高通現在所支援的商用終端也是基於NSA。”

  孟解釋說,“從2016年高通發佈第一代SnapdragonX50調製解調器到2019年2月發佈第二代的SnapdragonX55 5G調製解調器,再到近期發佈的全球首款集成5G基帶的Snapdragon移動平台芯片SoC,高通等於是同時在做三代產品。其中,除了SnapdragonX50只支援NSA之外,後面兩代產品都是同時支援NSA和SA的。加上電信運營商普遍從NSA向SA過渡,所以無論是中國運營商還是海外運營商在部署了5G SA網絡之後,高通芯片所支援的5G終端都可以在這些5G網絡中一直使用。”

  孟檏告訴記者,只有一種情況例外,就是“如果電信運營商不採用NSA只採用SA組網,那麼,基於第一代Snapdragon X50 5G調製解調器的終端是不能在單純的5G核心網和5G無線網中使用的”。

  但孟檏強調說,“目前全球所有已經在進行5G部署的電信運營商,都是基於NSA進行部署的,即便是現在已表態未來將基於SA進行部署的電信運營商,第一步也在進行NSA部署,所以例外的情況不會發生。”

  “5G SA部署實質上就是多加了一個5G核心網,這樣4G核心網、4G無線網、5G無線網、5G核心網四個網絡元素都有了,所以不管是基於NSA的終端還是基於SA的終端都可以一直使用,只是有些性能可能用不到,這類似於此前採用單載波的4G芯片或終端產品,在4G後期只是享受不到多載波的支援,但依然可以在4G網絡中使用。”孟檏表示,“從NSA到SA是一個演進的過程,而且是一個後向兼容的演進過程,也就是說5G SA網絡實現以後,只要4G核心網仍然存在,那麼前期上市的NSA 5G單模手機仍然可以繼續使用5G服務。”

  責任編輯:張國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