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CIO陳德賢: 股票權益類投資不追求做第一大股東
2019年03月22日02:57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近日,平安集團公佈2018年度業績。在2018年,平安經曆了人事頂層架構、機構和投資策略等方面的調整,其2.79萬億元的險資投資法則和未來投資方向,更為市場所關注。

  近日,平安集團首席投資官陳德賢表示,結構性問題跟週期性問題疊加的壓力集中體現在2018年,未來5-10年資產回報率可能會略有降低。

  平安集團首席投資官陳德賢。資料圖

  陳德賢稱,多方數據及趨勢性信號顯示,當前呈現了過去20年所沒有的全新的結構性問題。第一,人口紅利拐點出現。人口勞動力、需求等對供給產生影響。數據顯示,過去幾年深圳、上海每年工資平均增長高達9%。但過去20年企業的賺錢效應消化了這一成本變遷。但其傳導效應依舊存在。第二,全球債務問題持續上升。第三,發生了從過去20年鼓勵財富積累到當前鼓勵財富再分配的變革。第四,全球民粹主義已發生巨大變化。

  面對2018年資本市場和債券市場是否給平安投資較大壓力這一問題,陳德賢稱:“我們每一年的壓力都很大,每一年都要努力想辦法。”他解釋,不要單獨看債券或股票,雖然2018年總體股票市場不佳,但債券市場表現良好。

  在平安集團的投資版圖中,除房地產類股權投資,還包括正在籌備IPO上市的京滬高鐵,以及山西太長高速公路、長江電力、中國中藥控股、眾安在線等。

  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平安集團保險資金投資組合規模2.79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4.1%。2018年,淨投資收益率5.2%,總投資收益率3.7%。

  首次披露逆週期投資路徑圖

  面對全新的宏觀經濟形勢和結構性問題,平安的應對措施是什麼?

  “這個問題可以總結為我們在哪裡,去哪裡,怎麼去三方面考慮?我們是逆週期投資,有三個方向。第一個方向是保持較穩定的利息收入,我們的淨利息收入2018年是1276億元,比起2017年增加了54億元。這部分淨利息收入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具體來看,利息來源分為包括債券利息、存款利息、基金分紅、股票分紅、PE分紅等渠道。”陳德賢表示,第二個方向是儘量在股權方面發力,平安現有4500億的股權;第三方向是跟隨國家產業政策方向。

  總體來看,2018年平安的債券投資、長期股權投資占比增加,股票投資、現金等大幅減少。其中,債券投資占比45.4%,較2017年末增加1.7個百分點;長期股權投資占比3.3%,增加0.9個百分點;股票投資占比8.3%,減少2.8個百分點。

  方向確定了,還要尋找路徑。平安總結了四條路徑:

  一是,找好的資產和項目,自己做好管理。

  二是,找好的企業做股權投資。

  三是找對人。平安現在重要的投資是通過內部研究團隊自己投。同時,也通過優質公募、私募機構渠道實現委外投資,未來還將進一步調整委外策略,拓寬FOF/MOM比例。

  四是通過AI、大數據分析,提前判斷經濟環境的改變,逐步完善大類資產配置系統。陳德賢介紹,平安成立了宏觀研究院,囊括了宏觀經濟預測、網絡輿情監控,根據企業財務情況等大數據基礎,生成企業畫像,根據不同需求完成相應企業的具體解析。後續還將推出名單製,匹配不同的要求和對策。通過這些方法,平安可以做到先知、先決、先行,有異常情況可以盡快處置。

  “基本上不追求做第一大股東。”陳德賢表示,公司長期股權投資比例並不高,主要仍是固定收益類資產。

  雖然外界對於平安的地產類資產投資較為關注,但實際上,從平安集團7萬多億的總資產角度看,地產相關的債權、股權及物權的資產占比不到3%。即使從平安總計2.8萬億保險資金的角度看,在地產方面的股權投資占比僅在2.2%,加債權和物權一起占比共計7.5%。遠低於監管允許保險公司的不動產投資比例的30%上限。

  持續縮小資產負債久期缺口

  去年影響平安投資收益率比較大的兩隻股票是雲南白藥和碧桂園,股票類的這部分變動是277億,這兩隻股票合計占到150億。

  “這兩隻股票平安是仍然持有,只要市場回暖它就要回升。雖然存在短期波動,但相信這兩個股票長期能夠給我們帶來穩定的投資回報。只要不在底部清倉即可。去年平安基本上沒有賣過股票。相反,有一些看準了卻會加倉,比如去年增持了華夏幸福和工行。”陳德賢說。

  面對2019年的A股市場,平安的投資理念為:第一,不追求做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第二,不會惡意收購;第三,跟管理層能夠充分溝通,以達到雙贏。

  陳德賢表示,在投資結構上平安每年都會做調整,比如說固定收益類資產,平安2018的資產久期是8.2年,跟平安14.8年的負債久期之間還有6.6年的差距,比2017年的6.9年有所收窄。假定把長期持有的股權都歸類為資產裡面的久期,實際上平安的資產和負債久期之間缺口只有5.5年。

  “未來,資產和負債久期間的缺口還需要進一步管理好,每一年的保費增長很強,流動性較充裕,這允許我們保持一定的缺口,騰出空間提升收益。如果資產負債久期一樣,基本上等同於必須要全部買債券,權益空間就很少了。”陳德賢表示。

  平安集團在2018年財報中稱,在國內市場長久期資產供給不足的情況下,進一步縮小資產負債久期缺口,優化資產負債匹配。同時,公司動態調整權益資產配置比例,加大長期股權投資,通過資產配置的多樣化進一步分散投資組合風險,降低權益市場波動影響。

  2018年下半年以來平安在港股市場增持了很多,未來是否還有增持?

  對此陳德賢表示,首先,是否增持首先考慮的資產負債匹配的原則,每個資產的額度都會對利潤等要求產生影響,必須通過不同的模型構建最優化的配置比例。比如說權益類比例過大,一旦發生波動就會影響報表和償付能力,所以要綜合平衡財務、產品和投資等各個方面。

  第二考慮是否能找到優質資產。權益類資產不僅取決於企業本身,還要看企業所在的行業。尋找好的資產標的並不容易,部分企業平安觀察了兩年卻仍沒有入資。

  (編輯:馬春園)

  (本文來自於21財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