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行致遠】責任感讓它們出類拔萃
2019年03月22日08:24

原標題:【篤行致遠】責任感讓它們出類拔萃

作家毛姆說:“要使一個人顯示他的本質,叫他承擔一種責任是最有效的辦法”。這話也適用於企業。要評判一家企業的價值觀面向,最有效的辦法也是——看它有沒有承擔起足夠的社會責任。

對企業而言,涵養社會責任意識,應是必備的“自我修養”。企業是社會的細胞,社會是企業的依託,作為良好“政策氣候”與穩態發展環境的受益者,企業也該以積極履責回應社會的責任期待。

近年來,社會責任感也成了給優秀企業“蓋章”的硬杠杠。從1999年美國推出“道瓊斯可持續發展指數”,到後來英國的“富時社會責任指數系列”,再到RepuTex推出的企業社會責任基準,對企業社會責任的量化指標漸次豐富、完善,這對許多企業形成了牽引。

更何況,社會責任在當下已漸成大企業的重要核心競爭力。企業責任感文化奠基者羅傑·康納斯在《引爆責任感文化》中就說:在如今激烈的競爭中,企業若想實現既定目標、戰出優異戰績,就首先應該讓成效導向型的責任感文化深入企業的骨髓。

這絕非誇大其詞:在經曆資本原始積累和資源優化整合階段後,很多企業加載“社會企業”屬性並展開責任感比拚,幾乎是必然。時至今日,企業們已很難像以往那樣向低成本路線等要競爭優勢,而社會對企業的期許,也已從物質規模化供給升格到了公共價值溢出的更高階段。這顯然離不開企業社會責任的支撐。雖然踐行社會責任意味著不小的投入,但換來的是企業品牌價值的增加、邊際效益的遞增。

正因其價值日顯,自2006年“中國企業社會責任發展的元年”開啟以後,10多年間,很多中國企業都樹立了社會責任理念,建立了社會責任管理體系,開展了頻密的社會責任實踐,也以各種路徑探索著中國企業的責任發展之路,增進著社會公共利益。

需要被強調的是,輿論對企業履責路徑的理解不可簡單化,認為踐行社會責任就是做公益、獻愛心,這其實是對“社會責任”內涵的窄化。管理學者阿奇·卡羅爾提出的“企業社會責任金字塔”理論里,就將企業社會責任分為四個層次:經濟責任;法律責任;倫理責任;慈善責任。這些層次或許有價值位階上的高低,但也表明,企業履責的方式可以是多樣化的,而不必拘於某種單一的形式。

也就是說,做公益是善,為社會創造就業、創新等方面的價值也是善。本質上,這還對應了哈佛大學教授邁克爾·波特說的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兩種類型:以愛心捐助之類的,叫反應型地承擔社會責任;重在尋找為企業和社會創造共享價值機會的,則是戰略型地承載社會責任。在他看來,前者能給企業帶來競爭優勢,卻很難持久;後者產生的社會效益會更持久。

對企業來說,它們完全可以利用自身優勢和特點,致力於解決人們的痛點,將踐行社會責任跟自己之長結合,將“盡自己之力而為”和“應他人之需而行”兼顧。而將自身業務與社會公眾利益以合理自洽路徑嵌合,這本身也是企業最理想的社會責任踐行方式。

在這方面,國內很多品牌企業已邁出了步子,也確立了責任標杆:如實業巨頭萬達,借由“包縣扶貧”等方式助力精準脫貧;如堅持匠心品質的房企泰禾,致力於古建築保護、扶貧助困等,還著力打造文化築居中國;如“找房大平台”貝殼網,堅持高準入標準、7×24小時房源循環驗真,並搭建了貝殼分信用體系;如碧桂園,興建了免費慈善學校,還推出了“4+X”扶貧模式;再如愛康國賓,為鄉村教師免費體檢,為勞模送溫暖,還搭建體檢醫聯體聯盟裨益公眾……

這些企業都是用實際履責行動,增加公共福祉,推動社會進步。到頭來,也因為責任感讓它們出類拔萃——在社會責任感已成企業重要“軟實力”的背景下,這為它們帶來了更廣的美譽度與更強勁的競爭力。

大成總憑德,見賢當思齊。這些將社會責任感“編輯”進自身發展基因的企業,顯然成為更多企業可以對標的標杆。而所有企業也該銘記住那句話:“真正頂級的公司,必定會把社會責任融於自身核心業務”,進而解鎖更多的履責“方法論”。

□佘宗明(媒體人)

編輯 袁秀麗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