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論丨也談日企愛普生精工逃離深圳:談不上沮喪,只為其惋惜
2019年03月22日13:36

原標題:深論丨也談日企愛普生精工逃離深圳:談不上沮喪,只為其惋惜

愛普生精工深圳公司即將關門的消息近日引起了極大關注。證券時報,經濟觀察報,金融界等國內財經媒體火速跟進,還挖出了信息源頭——認證為某酒店總經理的女性微博。該微博(作者已刪)3月13日以“愛普生撤離中國”為標題公佈消息,並指出愛普生給了離職員工高額補償,還贈送了價值2000多元的精工紀念手錶、全身體檢、南海旅遊等福利,引發網友興趣。

消息發酵後,3月14日愛普生中國隨即在其官網發佈聲明,闢謠撤離中國消息不實,強調只是愛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將停產。

於是,媒體調轉槍口,奔向深圳。

“又一國際巨頭將撤離深圳”、“裁員1700人”,“日本企業搬去泰國”等消息接踵而至。

媒體指出,這是繼2018年以來,三星、奧林巴斯等日韓跨國大型企業深圳工廠第三起關門的案例。還有媒體分析工廠搬遷對深圳經濟的影響。

媒體還有實地探訪為佐證。“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連續兩天走訪了愛普生的兩家工廠,一個在寶安,一個在南山,已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其中,位於寶安區新田村大洋開發區的工廠,廠區外已聽不到機器的轟鳴聲,只有部分車間透出燈光。廠區門口張貼著保安和清潔人員的招聘廣告,看不到人員進出。有人員直接告訴記者,工廠已經停止招工,並在裁員。”

看到這些消息,頗感遺憾。

許多本應專業的財經媒體,在流量的壓力下,使用了這些較為聳動的標題。媒體報導的事實的確沒有問題,但措辭背後隱含的價值判斷,卻悖離了深度報導應有的準確性。

愛普生公司的確是要關閉深圳一個工廠,背後的故事耐人尋味。對於深圳來說,還談不上沮喪,只能說為愛普生感到惋惜。

緣起

愛普生以打印機聞名全球。1942年成立時,它只是個手錶配件公司。1962年,愛普生還生產出世界第一塊石英手錶。90年代在中國風靡一時。

(圖:愛普生在東京奧運會推出液晶顯示產品)

誰也沒想到,後來愛普生在打印機研發上異軍突起,被世人認知。2018年愛普生財報顯示,其打印板塊分別支撐其營業額、利潤的近70%。

1985年,愛普生投資深圳南山區,設立愛普生技術(深圳)有限公司,生產打印機、投影儀等主力產品。但做手錶起家的愛普生,對腕表生意情有獨鍾,畢竟兜里曾經有一批鍾表界的世界第一。

愛普生的奮力一搏

2011年,距離蘋果Apple Watch上市還有四年。愛普生利用手中雄厚的技術儲備,率先向智能手錶發起衝鋒,在深圳設立第二家工廠“愛普生精工”,一方面做好機械表,另一方面抓住智能手錶即將崛起的風口。作為中國鍾表行業的大本營,深圳其強大的產業配套環境沒讓愛普生失望。

2012年,RUNSENSE GPS運動手錶誕生了……

最後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

2018年,蘋果、三星、Fitbit一起囊括了全球智能手錶80%市場份額。低端市場更是被中國企業橫掃一空。上中下三路,啥都不剩。

機械表傳統市場萎縮,新興市場又沒搶到,任何正常的企業都要調整策略。對手錶業務板塊動手,對愛普生來說只是時間問題。

認栽離場

有媒體說深圳工廠要搬到泰國去?其實,沒有市場份額的企業是無處可撤的,所謂生產成本屬於不是問題的問題。畢竟蘋果、三星的智能手錶都在中國生產。

愛普生這輩子最大的經驗,就是不停地拓展新產品,力圖複製當年研發打印機和投影儀的輝煌。愛普生現在旗下有十幾款產品,甚至包括AR眼鏡,機器人……每隔三五年,愛普生等公司會新增一些業務板塊,同時裁撤一些業務板塊,這已經是世界所有企業的新常態。

今日世界競爭就是這麼殘酷,一個企業要想成為常青樹,就必須不停地向新領域研發,向新市場拓展。正如數碼相機取代膠卷,還沒高興幾年,又被手機跨界打擊一樣。傳統巨頭稍有懈怠,市場立刻就“換了人間”。

“愛普生精工”已經屬於“殭屍產能”,處在內部清理階段。這能對深圳有什麼影響?!

當前國內可能必須吸取的教訓就是:不能為了維繫所謂GDP和工業增加值,就給殭屍企業輸血維持。只有舊企業離去,新動能才能破土而出。

一個城市需要一定的新陳代謝,每年既會有受挫者黯然離場,但同樣有人會捲土重來,更有新的勢力開創天地。

與此同時,位於深圳南山的愛普生技術(深圳)有限公司,依舊紅火,是愛普生中國的現金奶牛和利潤支撐。這就是所謂愛普生撤離事件的真實背景。

在科技迭代速度、產業競爭烈度明顯加劇的今天。誰都會成為下一個“愛普生精工”!先說勝者王侯敗者寇,再說捲土重來未可知。

插播一個問題,“愛普生精工”要走的消息,會不會引得一些城市來招攬愛普生呢?這是個大概率事件。

但需要指出,傳統的項目型招商引資,越來越難以適應今天經濟社會發展的節奏。你以為的好企業可能正在走向沒落,沒幾年就需要維穩了;你沒有看上眼的或者沒看懂的,反而迅速成為獨角獸,找誰說理去?

從這個角度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國內各主要城市都把營商環境改善當作頭等大事,各地紛紛比拚“造環境”的能力。

新成立的深圳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給了個數據:2019年開年到現在,深圳辦結新遷入企業手續55宗,遷入企業集中在先進製造和金融服務兩個領域。2018年,遷入深圳企業278家,其中有部分企業是遷出以後又遷回的。這一定程度說明深圳營商環境的吸引力。

小結一下:

1,愛普生關閉一家深圳工廠表明其手錶戰略挫敗,並非大規模外資撤離深圳,更跟生產成本無關。

2,今後所有生產電子產品終端的日韓企業,大概率會受到歐美與中國企業的兩路夾擊。

3,日韓企業開始向核心技術收縮,準備悶聲發大財,把品牌這一塊交出去,如手機業務。

4,世界上如果仍有企業對手錶業務不死心,那隻能來深圳搏一搏。因為深圳一直是中國手錶產業的重鎮,中國鍾表“十強企業”里深圳占七個。

最後附帶介紹愛普生的手錶史:

1942年,大和工業株式會社成立。愛普生當時是作為第二精工社的分包工廠從事鍾表製造和手錶零件製造業務。

1953年,愛普生推出獨創設計的機械表,成為業務發展的根基。

1959年,第二精工舍更名諏訪精工舍,開始進行開創性意義的手錶研發工作。

1961年精工愛普生公司作為諏訪精工舍製作子公司的手錶部門成立。

1959年,首個石英鍾安裝在日本廣播電視台。

1963年,首個桌面石英鍾誕生。

……………

作者:餘治國 李祥菲

來源:餘治國觀察

原題為《深論丨也談日企“愛普生精工”逃離深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