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中途增加項目坐地起價,山東省衛健委:嚴查
2019年03月22日09:32

去醫院看病,辦卡、繳費、退款都要排隊令人不勝其煩;去民營醫院做男科手術,中途增加項目坐地起價;鄉村醫生開促排卵藥保證能生龍鳳胎……

21日,全省首檔省級電視問政節目《問政山東》第四期如期直播,山東省衛生健康委員會接受問政。

一院一卡總是排隊,如今成看病煩心事

去醫院看病辦理就診卡是必須的,而且每個醫院都有各自的就診卡,換一家醫院就要重新辦理就診卡。一旦卡片過期或者就診人忘記攜帶還要重新辦理。辦理就診卡給患者帶來諸多不便。辦卡需要排隊,卡內餘額不足,取藥前需要排隊充值,就診完如卡內有餘額,同樣還要再排隊退費,每次排隊平均需要等待5分鍾。

記者調查發現,多地醫院都存在此類問題,而且醫院間還存在信息壁壘,未能實現信息共享,原本在一家醫院已經做了的檢查,到了另家醫院還要重複檢查。

每家醫院都有各自的就診卡,給患者帶來諸多不便。

對此問題,省衛健委主任襲燕介紹,她的家人包括單位職工手上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卡。存在十多年的就診卡原本是為了方便患者就診、減少排隊時間,現在已經成為看病的煩心事。襲燕表態,目前正在推進電子健康卡,按照今年3月份出台的方案,在今年7月底之前,將首先在三級醫院中實現電子健康卡的使用。在今年年底之前,二級以上的醫療機構全面推行電子健康卡,明年會把這項工作延伸到基層,屆時一個醫院辦理一張就診卡的現象將成為曆史。

男科手術亂象叢生,多人投訴一家醫院

問政現場,主持人把話題引向民營醫院亂象。

去年11月,日照莒縣的小李通過網絡查詢,找到了濟南市一家泌尿專科醫院,想要治療自己的難言之隱。在醫生的勸說之下,小李當天就進了手術室。

然而手術進行到一半,醫生卻停下手術跟小李詳細介紹新病情,擔心加之害怕,小李只好按照醫生的吩咐臨時增加了手術項目,之後又是紅光照射,又是吃消炎藥,一共花了3萬多塊錢,可是下體卻一直感到疼痛難忍,小便時不受控製。

更多有相同經曆的人指向這家醫院,被套路的情節很相似。這些患者手中都只有粉紅色的收費單據,並沒有正規的門診住院發票,整個就診費用少則萬元,多的高達5萬多元。

男科手術中,醫生臨時給小李增加了手術項目。

對此,襲燕坦言,收到過類似投訴,也採取過一些措施。接下來對片中反映的這家醫院進行核查,如果確實如患者反映,將按照醫療機構的處罰條例嚴肅查處。濟南市衛健委相關負責人表態,針對這一問題要連夜查清原委,第二天就給出結論。

“如果向我們投訴,有工作人員不接電話或不作為,我們將對這樣的工作人員嚴肅查處。”

隆鼻術後傷口不愈,二次手術後鼻頭壞死

整容醫院,同樣亂象叢生。臨沂市民魏女士在棗莊滕州恩順醫療美容診所做了隆鼻手術,術後傷口遲遲不癒合,即便經過了二次手術,她的鼻頭還是壞死了。隨後,魏女士開始找醫院交涉,但是主刀醫生到底是誰,說法不一。魏女士來到問政現場,面對面提問嘉賓。

對此,襲燕表示,會派出省級的督導組和棗莊的相關部門一起對這家機構進行實地核查,根據相關的法律法規處置,如果醫生出現超範圍執業、非法行醫,要按照醫師執業法嚴肅處置。同時會協調省內專業機構幫助魏女士修復鼻子。

美容變毀容,魏女士並不是個例。2018年夏天,杜女士的女兒在濟南一家整形美容醫院做了鼻綜合手術後卻出現了假體外露的情況,杜女士懷疑女兒的手術出現問題是因為臨時更換了主治醫生。在濟南另一家醫療美容醫院,愛美的孫女士做了雙眼皮手術,雖然現在有了雙眼皮效果,卻出現了上眼瞼乏力的情況。

針對民營醫院亂象問題的回答,現場有六位問政代表舉起了不滿意牌。觀察員宋傳傑表示,民營醫療機構一直在發展,始終沒有變。很多過去的套路,現在依然在損害消費者的權益。

步行5.3公里看病,山村老人遇難題

看病難問題一直存在,在農村看病尤其困難。

根據記者調查,在淄博市沂源縣南魯山鎮一個名為鄢家峪村的小山村,村里沒有衛生室,距離最近的三岔醫院有5.3公里的山路,步行需要一個多小時。對於鄢家峪村的老年人來說,這段路十分難走,但這是他們去看病唯一的方式。不得已,許多老人只能讓家人用車推著去醫院看病,家裡沒有年輕人的就只好託人從鎮上的診所帶藥。走訪其他村子發現,沿途的鄉村衛生室普遍設施陳舊,牆面掉漆明顯,床位上也不夠整潔。

淄博鄢家峪村里沒有衛生室,老年人走山路看病。圖片均為視頻截圖

襲燕表示自己看了片子非常難過,這反映出基層衛生醫療系統的服務能力和水平還不夠,還不能滿足村民的需求,這給衛生系統的工作人員敲響了警鍾。她表示,今年的省政府工作報告已經提出農村醫療衛生室的標準化建設,將在三年的時間里把村醫療衛生室建設達到國家水準。針對片子中提到的鄢家峪村,襲燕表示會在問政結束後親自到實地調研,如果確實需要配建村衛生室,將委託鄉鎮衛生院,申辦一個村衛生服務站。

村里有“神醫”,一服藥保生龍鳳胎

在魯西南的一個鄉村診所,醫生據稱能通過藥物調理保生多胞胎、龍鳳胎。暗訪發現,這間20多平米的房間里,牆上掛滿了錦旗,現場有三四十人排隊就醫。

別看只是間小診所,醫生要求還很多,明確要求排隊等候的就診者一律不允許看手機。記者以求龍鳳胎為由排隊,醫生給開了100多元的藥,囑咐一週後去打針。奇怪的是這些藥物除了一盒口服液外,全部沒有包裝、沒有藥名,直接用塑料袋或紙包好。記者就此提出疑問,醫生不但不告訴藥名,而且回答得理直氣壯,“我們這兒就是這個樣!”

這樣的診所並非孤例,在附近的一個村,同樣有一名“神醫”。早在2017年,這名“神醫”就曾因為違規開促排卵藥被電視台曝光。一年多過去了,沒想到這名神醫依舊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襲燕表示,兩名“神醫”作為鄉村醫生沒有開促排卵藥的資質。促排卵的藥物是用來治療不孕不育的,跟生男女沒有關係,而且它有副作用,有非常大的副作用,增加孕婦妊娠期高血壓、糖尿病的發病率,通過這樣的方式懷孕,胎兒生長不足、胎兒畸形的危險性都會提升。襲燕稱,馬上會派出專業組人員進行實地排查,對這種行為進行堅決糾正。

來源:齊魯晚報記者張泰來範佳,實習生徐靖靖

編輯:77

(本文原標題:《手術中途增加項目坐地起價!省衛健委:嚴查!第四期問政山東直擊衛生醫療領域難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