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些珍寶看奧斯曼帝國的極盡奢華與鬱金香之美
2019年03月22日07:30

原標題:從這些珍寶看奧斯曼帝國的極盡奢華與鬱金香之美

橫跨歐亞大陸的土耳其自古以來就是交通要道,也是東西方貿易的中轉站,多元文化在這裏碰撞交融,孕育出無比燦爛的文化。聚焦土耳其多元文化與藝術的特展“土耳其珍寶展:鬱金香宮殿托普卡珀之美”3月20日在日本東京國立新美術館開幕,展覽展出了來自伊斯坦堡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Topkapi Palace)所收藏的貴重珠寶飾品、美術工藝品等,展現土耳其宮廷生活對花,特別是對鬱金香的推崇。

澎湃新聞獲悉,展覽分為“托普卡比宮的變遷”、“極盡榮華的奧斯曼帝國”、“具有象徵意義的鬱金香”、“土耳其與日本的淵源”四個部分,通過這170餘件展品,觀眾得以一窺土耳其的曆史、文化以及他們崇尚美的國民品格。

艾哈邁德三世的水果宮

托普卡比宮的變遷

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征服拜占庭帝國君士坦丁堡,下令在博斯普魯斯海峽、馬爾馬拉海、金角灣環繞的丘陵上動工興建新首都的宮殿。自建成至19世紀中葉,托普卡比宮一直都是奧斯曼帝國蘇丹在城內的宮邸及主要居所。據說宮殿內數處矮小的建築物是以遊牧民族的帳篷為原型建造的。多個世紀以來,在曆任蘇丹的指示下皇宮多次擴建整修。而每次修繕之際各個時代的藝術潮流與朝代的更迭變遷都化成新的元素雕琢在托普卡比宮之上。

帝王之門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南面

1924年土耳其共和國建國之後,托普卡比宮在政令下變成博物館。至今館藏的近9萬件美術品與建築群仍然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人們來到托普卡比宮一睹曆代蘇丹的生活,緬懷奧斯曼帝國的曆史。

托普卡比宮室內一角
托普卡比宮室內一角

極盡榮華的奧斯曼帝國

奧斯曼帝國(1299年左右~1922年)的第七代蘇丹穆罕默德二世遠征被稱為東西洋交界的君士坦丁堡,在此設立新的首都,於1478年建成政治、軍事、文化據點托普卡比宮。之後,在穆罕默德二世的曾孫,被尊稱為立法者的蘇萊曼一世的統治期間,法製日益完善,宗教建築與公共設施等工程建設相繼展開。外交上,蘇萊曼一世的艦隊稱雄地中海,疆土擴張西至中歐的匈牙利,東到伊朗西部,北接南俄羅斯,南及北非。從統治地區獲取的利益、交易帶來的財富、進貢而來的世間珍寶等豐盈了國庫,奧斯曼帝國極盡榮華,臻於鼎盛。

蘇丹 馬哈茂德二世的寶座 19世紀初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蘇丹 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的花押 19世紀末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典禮用珠寶水筒 16世紀後半期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寶飾手鏡,16世紀末,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玉座吊飾,18世紀後期,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統治階層興土木陸續建成的清真寺使用了當時最先進的建築技術,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造型美感。宮廷內盛行物件製作,手抄本、服裝首飾、武器、日常傢俱等物品的設計製作無不凸顯出蘇丹的奢華與英氣。

立法者蘇丹 蘇萊曼一世的刀劍 1526-27年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蘇丹 穆罕默德四世的珠寶短劍 1664年左右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收藏在托普卡比宮內的奧斯曼帝國近600年間的稀世珍寶熠熠生輝,凝結著曆代蘇丹希望平治這片多民族集居的廣袤領土的美好願景。

《立法者蘇丹 蘇萊曼一世》 土耳其皇帝肖像畫集 倫敦 1815年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蘇丹 奧斯曼二世的長袍 1618-22年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具有象徵意義的鬱金香

鬱金香原是奧斯曼帝國境內的一種野花,15世紀開始作為園藝品種得到廣泛栽培,到了16世紀鬱金香成為了一種流行的裝飾元素出現在織物、瓷磚、陶器及其他工藝品上。而進入18世紀,人們更是投入了極大的熱情對鬱金香的栽培技術與品種進行改良。得益於此,鬱金香品種達到了近2000種,鬱金香也不再僅僅停留於藝術造型用途,還出現在了各類文學作品之中,後世更是將艾哈邁德三世統治之下的1716年至1730年這一時期稱作為“鬱金香時代”。

玫瑰色燕尾形鬱金香 18世紀末——19世紀初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瓷磚 16世紀後期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瓷磚 16世紀後期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土耳其語中鬱金香寫作“lale”。在舊時曾作為奧斯曼土耳其語的書寫標記得到使用的阿拉伯字母系統中,只要改變字母順序,lale就會變成伊斯蘭教信仰的唯一神“安拉”一詞。而若從詞末開始讀阿拉伯字母系統中的lale,lale又會變成土耳其國旗上的象徵物“三日月”一詞。正因如此,鬱金香不僅僅作為花朵受到喜愛,更上升為宗教與國家的象徵而得到崇拜,各種表達對鬱金香敬畏之情的物品層出不窮。不僅限於王冠王座、寶劍長袍這類蘇丹所用的物品上,鬱金香花紋承載著國家繁榮的祈禱,出現在了諸如建築裝飾物、宗教祭祀用具、馬具、地毯、日用餐具及花瓶等日常生活中可見的各式物品之上。栽種有繽紛鬱金香的托普卡比宮是當之無愧的鬱金香殿堂。

禮拜用墊子 18世紀末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墊套 17世紀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鬱金香專用花瓶 18-19世紀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鬱金香專用花瓶 18-19世紀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土耳其與日本的淵源

我們時常會從日本人口中聽到諸如“土耳其人親日”、“土耳其是最親近的遠方國家”等說法。那麼兩國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曆史文化淵源呢?

盔甲 16世紀末-17世紀初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據說兩國交流開始於1873年岩倉使節團團員島地默雷和福地源一郎訪問伊斯坦堡。在這之後日本天皇與奧斯曼帝國的君王蘇丹開始皇室外交,平民與官員各層面也多有往來。在正式建立國交之前,地處亞洲大陸東西兩端的日土兩國的交流從未斷絕。有材料記載在1890年,一艘奧斯曼帝國軍艦在和歌山縣串本町的海灘上遇險擱淺,獲得了當地日本人的救助。此外野田正太郎(時事新報記者)和山田寅次郎(商人,後成為茶道宗偏流第八代掌門人)捐助土耳其的事也成為日土兩國友誼的標誌而為人們所津津樂道。

碟子 18世紀前期 托普卡比皇宮博物館藏
咖啡杯與杯碟 日本·明治時代 土耳其國立宮殿局藏

奧斯曼帝國覆滅後,日本通過了《洛桑條約》並於1924年與土耳其正式建立國交。之後兩國關係延續至今,且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多個領域保持著非常良好的互動往來。

書桌 明治時代末-大正時代初 土耳其國立宮殿局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