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教練:雲迪積克是我們的領袖
2019年03月21日11:47

高文稱範戴克是荷蘭的領袖
高文稱範戴克是荷蘭的領袖

  2014年獲得世界盃季軍之後,荷蘭足球經歷了一段非常困難的時期。過去兩屆大賽,橙衣軍團都沒能出現在決賽週中。不過,在新帥高文麾下,荷蘭國家隊煥然一新,他們力壓過去兩屆世界盃冠軍得主德國和法國闖進了歐洲國家聯賽4強。在接受國際足協官網採訪時,高文談論了球隊取得的進步以及面臨的挑戰等問題。以下是專訪的全部內容(Q:為問題,A:為回答):

  Q:高文先生,考慮到你接手荷蘭國家隊時的情況以及球隊現在的心態,這一年多的時間里球隊取得了非常大的進步。您怎麼評價球隊所取得的進步?

  A:現在人們對荷蘭國家隊的期望比我接手時要高得多,這是很好的事情。人們期望我們在歐國外中取得很好的成績,這反映了我們的成績和表現。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當然也是一個很好的挑戰,因為當我們接手國家隊的時候,球迷們對這支球隊一點也不樂觀。幸運的是,我們取得了鼓舞人心的成績,現在球迷們看到那些代表國家隊的球員時充滿了幸福感。阿積士和燕豪芬在歐聯中的表現都很好,這個國家再次有了一種非常積極的感覺。

  Q:您接手國家隊帥位之前,荷蘭國家隊已經兩次未能晉級大賽決賽週,而且有三名教練在此期間都沒能扭轉局面,其中兩名還有著豐富的經驗。那麼,你當時接受這份工作時有沒有猶豫?

  A:我一點都沒有猶豫。事實上,我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是接手國家隊帥位的合適時機,因為有很多東西都需要做出改變。確實,當時荷蘭足球發展有著很多負面的因素,也許有些過多了。但是,我一直相信自己能夠改善一些事情。現在,當國家隊比賽的時候球場的球票再次一售而空,這在過去幾年並沒有發生。

  Q:正如您所提及的那樣,您和國家隊取得成功之後緊接著是阿積士在歐聯賽場上的成功。這對國家隊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A:這對我們幫助很大。當我們接手國家隊的時候,荷甲是我們需要面對的一個挑戰,因為荷甲並沒有英超、德甲或者西甲那樣的強度。但是,以阿積士及燕豪芬的比賽方式,以及他們在歐聯中的經歷表明,他們的球員能夠應對頂級比賽所需的強度。

  Q:當您成為國家隊主教練時,您說:「我們有著足夠的天賦,但需要改變一些東西」。這些東西是什麼?改變起來有多麼容易?

  A:首先我們想要改變球隊的戰術體系,我們採取了五後衛的戰術體系。但是在夏天之後,我們重新變回了四後衛的體系。你必須準備好做出這樣的改變,我們看到球員們在四後衛的體系中踢得很舒服。由於阿積士和燕豪芬也採取這樣的戰術體系,所以球員們對這樣的戰術體系很熟悉。球員們理解球隊的戰術體系而且踢得很舒服非常重要,因為在大型賽事之外,國家隊主教練很少能夠和球員們一起進行訓練。

  Q:人們常說一名國家隊的主教練需要特殊的技能,正如你您提及的那樣,國家隊主教練和球員們聯繫較少。您是如何適應這個角色呢?

  A:最重要的是,這是一份非常棒的工作。成為國家隊的主教練,你必須感到自豪。長時間在球會執教後,我認為自己接手國家隊帥位是個很好的時機。我在英格蘭待了三年半的時間,執教球會和國家隊有著非常大的不同。執教國家隊期間我看了很多比賽,經歷了很多旅行去面見國腳球員。在某些時間段,比如去年9月和10月有著很多重要的比賽,這是非常棒的事情。但從去年11月到今年3月,你沒有什麼事情可做,這是非常難熬的。我喜歡和球員進行交流,所以這段時間非常困難。

  Q:由於多名具有非常大影響力的球星從國家隊退役,現在的荷蘭國家隊正處在重建過程。在洛賓和史尼達這樣的球員離開後,人們稱荷蘭國家隊失去了「一代球員」。您是如何看待這樣的挑戰?

  A:我認為有時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不只是荷蘭,很多國家隊都可能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況。對於一名國家隊主教練來說,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你並不是負責年輕培養球員,這是球會的事情。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再次談論燕豪芬和阿積士對於國家隊的幫助。如果你是一名年輕球員在班拿貝以4比1的比數戰勝皇馬的話,想想看這會對你意味著什麼,會對你的信心帶來多大的提升?當然,即使年輕球員開始嶄露頭角,我們也需要保持球隊的平衡。

  確實,我們面對著一些挑戰,因為我們失去了雲佩斯、雲迪華達、史尼達以及洛賓這樣的球員。他們都是非常頂級的球員,能夠給國家隊帶來很多創造力,而且有著非常大的影響力。當你失去這樣的球員時,你需要新的領袖站出來。幸運的是,我們擁有這樣的領袖。我們的隊長雲迪積克對於球隊非常重要,當然還有史杜特文和韋拿杜姆。

  Q:歐洲國家聯賽中,荷蘭所在的小組中包括了過去兩屆世界盃冠軍德國和法國,這是人們能想到的最為艱難的開端。這支球隊是如何讓自己處在榜首的?

  A:這真的太好了,因為人們顯然沒有預料到我們能夠在擁有德國和法國的小組中位居榜首。實際上,我認為我們小組賽第一場比賽最為關鍵,儘管我們以1比2的比數不敵法國。我們踢得很好,球員們看到自己能夠和世界冠軍競爭,這給了他們帶來很多自信。

  Q:很明顯,您會希望率隊征戰世界盃。但是,從外部進行觀察的話能夠讓您更多的瞭解戰術潮流並和其他頂級球隊進行競爭......

  A:這是肯定的。我們對世界盃進行了仔細的研究,很明顯這是為了應對我們未來的對手,比如法國。但是,我們也會觀察英格蘭和比利時這樣的球隊所採取的戰術體系。我們從中學到了很多東西,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重新變回了四後衛的體系。

  Q:週四歐國外對陣白俄羅斯之後,你們將會再次和德國進行交手。這種競爭有多麼特別?您有多麼渴望參與其中?

  A:每個人都知道荷蘭和德國的競爭有多麼激烈,但我們也互相尊重。當然,戰勝德國對於我們來說意味著很多,在國家聯賽中能夠面對德國取得這樣的成績對於球員來說是個奇蹟。現在,我們需要在面對他們的時候再次拿出類似的表現,確保我們重返2020年的大賽。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