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深愛著...】與摩佬「口水戰」 他們亦很糾結...
2019年03月21日14:22

史高斯關於曼聯的點評可不少
史高斯關於曼聯的點評可不少

  曾幾何時,曼聯92班的名宿們向來都是牢牢佔據媒體話語權高地的不敗選手。然而最近,他們固守的陣地下迎來了新的「敵人」。

  伊巴謙莫域在接受採訪時批評了92班成員在媒體上的表現,認為他們在電視上不停地抱怨,因為他們在球會並不活躍:「如果你們真的想幫助球會,那就應該去球會找個工作。」

相關新聞:伊巴謙莫域:「92」班底最喜歡批評曼聯

伊巴謙莫域有話說
伊巴謙莫域有話說

  這個觀點得到了很多球迷的支持,但在加利尼維利身上就無法成立。這位曼聯曾經的功勳球員,現任天空體育的評論員就曾經表示,自己不會重回曼聯,因為現在的自己已經不適合曼聯了:「我不可能重回曼聯,即使一百萬年之後,我也不會在曼聯工作。」

  當然了,以尼維利在華倫西亞的表現,即便他願意重回曼聯工作,恐怕也會有很多球迷感到非常擔心吧?

尼維利:我不可能回來
尼維利:我不可能回來

  過往幾年,從雲高爾到摩連奴,幾乎都經歷過曼聯名宿的每週一「吹」,只不過這裡的吹,並非吹捧,而是風筒。

  2014年,時任曼聯教練雲高爾終於無法忍受尼維利在媒體面前的喋喋不休,開始進行反擊。而尼維利為了以更合適的方式迎戰,直接辭去了曼聯官方大使的職位,輕裝上陣。到了摩連奴的時代,開炮的炮手從尼維利變成了史高斯。後者不止一次表示摩連奴治下的曼聯踢得很無聊,而且對於摩連奴慣用的心理戰,史高斯直言摩帥「嘴巴失控了。」

相關新聞: 摩連奴:雲格獨一無二 球壇最後一個...

  作為十分瞭解媒體運作方式的心理學大師,摩連奴一度還會和史高斯進行隔空爭論,但隨後葡萄牙人也失去了耐性。今季對陣華倫西亞的賽後新聞記者會上,當記者問到如何看待史高斯新一輪的批評時,摩連奴表示:「我沒興趣。」

隔空爭論
隔空爭論

  自從費格遜退休之後,似乎只有執教生涯「短命」的莫耶斯沒有太經受他們的洗禮,雲高爾和摩連奴都飽受這一困擾。

  但是,史高斯之前在接受採訪時就表示,教練員不應該在意評論員說什麼,而應該專注於球隊:「我理解教練們有時對我說的話感到不快,但我不是在針對球會,我只是在評論他們踢出的比賽。我可不想說球會的壞話,我從來都不想,我只是想看到精彩的比賽。」

你這比賽質量不行啊&&
你這比賽質量不行啊&&

  從這個角度來說,史高斯沒有道貌岸然。多年以來,他批評最多的就是曼聯的比賽內容,但他的92班隊友尼維利則不僅止於此。尼維利不僅會評論比賽內容,也會批評教練、球員,甚至包括球隊的管理層。尼維利曾經說過,曼聯從解僱莫耶斯那一刻起,高層就開始做錯了。

相關新聞:曼聯巴塞已提前「開戰」!歐聯票價狂升...

尼維利點評的方面更多
尼維利點評的方面更多

  伊巴謙莫域的話很容易在大眾中找到共鳴,但其實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之所以會發生這種認知上的差距,那是因為伊巴謙莫域現在還是一名球員,但92班的名宿們,同樣也包括活躍在媒體前的其他球隊名宿,實際上已經從球員完成了到媒體人的身份轉換。

  在摩連奴的眼中,絕大部分的足球評論員都是「誠實而專業的」,但在「某些爭議的情況下」,他們無法掩飾自己「內心中的顏色」。不過關於這一點,許多名宿都表示自己會儘量做到。

向媒體人的轉變
向媒體人的轉變

  「我始終很清楚一點,那就是如果我解說一場車路士的比賽,至少有50%的觀眾不希望看到車路士贏波。」「無論讚美還是批評球隊,我都力求做到客觀公正,沒有任何偏向性。只有這樣,你的話才會更有份量。」

  曾經效力過車路士的後衛,現在在NBC體育擔任評論員的勒索克斯就持著這樣的觀點,他並不希望電視前的觀眾認為自己在偏向於車路士。而且在成為評論員之前,NBC英超節目製作人皮埃爾-摩薩就向他展示了在解說比賽時的幾點重要注意事項,其中有一條很清晰地寫著:「不能用‘我們’來代指曾經效力過的球隊。」

會不會矯枉過正?
會不會矯枉過正?

  所以,在加歷查看來,足球評論員很有可能會滑向另一個極端:為了不被觀眾認為有偏向性,反倒會對前東家更為苛刻,甚至會躊躇於讚美前東家的表現和發揮。「我很擔心被人們認為有偏向性。你儘量不多想,只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但在批評前東家時可能太過頭了,或者不太願意讚揚,因為你不想被人指責有偏向性。」

  如今的利物浦正在向闊別已久的聯賽冠軍發起挑戰,但加歷查前幾天剛剛批評完沙拿最近一段時間的表現,他認為後者顯得貪婪而自私。而實際上沙拿已經攻入了17粒聯賽入球,依舊是相當漂亮的成績單。

相關新聞:伊巴謙莫域:曼聯總是沉迷過去是無任何意義

誇讚和批評自己人都難做
誇讚和批評自己人都難做

  摩連奴第二次擔任車路士主教練時,曾經很希望在鏡頭前多出現幾個車路士名宿,或許會對球隊有所幫助。曼城也曾經接觸過幾位隨隊獲得首座英超聯賽冠軍的成員——薩巴列達、甘賓尼和巴利,詢問他們有沒有在退役後進入媒體業的可能性。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球會、教練、球員和球迷對評論員這個行業存在著某種程度的誤解:他們希望名宿可以成為面向公眾的「宣傳員」,但對於這些評論員來說,和老東家保持著一種應該的距離,才可以在這個位置上坐得更久更好。如果真的出現了幾位「車路士系嘉賓」,當時的摩連奴可能會更加苦惱,就像後來在曼聯一樣。

名宿們也可以很可愛
名宿們也可以很可愛

  指望名宿們花式讚美前東家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樣會導致話語失去公信力,進而導致名宿自己失去這份工作,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想去當教練。加歷查就覺得自己不會當教練,因為不想忙到影響家庭生活。而且在一部分人看來,批評要比讚美更真誠。勒索克斯就認為,曼聯這幾年連綿不絕的陣痛,其實也讓史高斯等人相當痛苦。

  其實,還有一個說簡單也不簡單的方法,可以規避名宿們的批評:只要球隊的一切都運行在正軌上,名宿們立馬就會變得很可愛。比如今季的加歷查,和蘇斯克查上任之後的尼維利。

  (牧子)

(責編:布伊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