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險被網球耽誤的籃球天才 平凡又偉大的他
2019年03月21日15:34

  31424分!在昨天小牛與塘鵝一役過後,德克·奴域斯基的職業生涯總得分超越張伯倫,重新升至NBA歷史得分榜第六位。如果這是“老司機”的謝幕季,本次超越無疑將成為他在球員時代斬獲的最後一項重要殊榮——老牛仔終於功德圓滿。

  奴域斯基的傳奇故事、偉大成就與傲人履曆我之前已經寫過多次,所以不再一一贅述。這次,我們聊一點不同的話題——德克·奴域斯基——何人?

  三十年前,彼時還未滿十週歲的奴域斯基曾是一位瘋狂的體育迷,父親從事的手球運動和母親從事的籃球運動他都有涉獵。但與之比較,小德克更加偏愛網球。由於十分崇拜德國網球明星貝克爾,奴域斯基自八歲起開始著重學習這項運動,並且很快展現出極佳的天賦。僅僅用時四年,他便成功奪取德國青少年網球大賽冠軍,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當父親於兩年後要求其予以取捨並從中選擇一項運動作為自己未來的職業時,小諾給出的卻是如同三井壽那句經典語錄無二的答案:“我想打籃球”。

  是的,兒時的奴域斯基同兒時的我們一樣,會對很多事物感到新鮮、有趣,也會產生許多許多的愛好,並且於某些領域展現出很好的天賦。但隨著自己逐漸成熟,我們會做出與之前不一樣的選擇,哪怕為此摒棄一些天授之才,以及收入囊中的成果。原因很簡單,我們堅信這不是最好的自己,我們要成為最好的自己。

  二十一年前,奴域斯基從遙遠的維爾茨堡來到佛羅里達州,作為世界隊的一員參加耐克籃球峰會。那場比賽,德克合計23次出手,命中19球,砍下全場最高的33分,外加13個籃板和2次助攻,率隊擊敗美國隊的同時,獲得當屆賽事的MVP。

  現場記者興奮地問:“毫無疑問,我們未來會在NBA看到你,看到你成為下一位施拉姆夫,對嗎?我們具體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在NBA看到你呢?”

  小諾:“我不知道,可能永遠也不會。”

  記者除了尷尬,剩下的還是尷尬……

  兩個月後的NBA選秀大會,奴域斯基於首輪第9順位被密爾沃基公鹿隊選中,隨即被交易至達拉斯小牛隊。當德克第一次推著行李爾箱並跟著老師霍爾格走出達拉斯機場時,迎接他的是這裏的狂熱球迷們的熱烈期盼與一場關注度頗高的新聞發佈會。那天,奴域斯基為自己翻開嶄新的篇章,他首次穿上帥氣西裝,首次見到摯友拿殊,首次於達拉斯公眾面前亮相,唯有頭上髮型和臉上神情仍是少年模樣。

  記者:“你將如何對自己在這裏的未來進行規劃?”

  小諾:“我不知道。我想我需要和父母通個電話,再問問霍爾格的意見。”

  這一天,記者除了尷尬,剩下的依然是尷尬……

  後來,拿殊回憶自己與德克初次相遇時坦言:“他當時過於靦腆,太不自信。”

  是的,初入NBA的奴域斯基同剛剛步入職場的我們一樣,臉上寫滿青澀與稚嫩,對於職場生涯一無所知,對於自己該怎麼做一片茫然,有的只是一顆無限興奮、充滿好奇、迫不及待地想要趕快開始的心。因為我們太期待從這裏走向更好的自己,直到走向最好的自己。

  奴域斯基是一位足夠幸運的球員。儘管經歷過異常艱難的NBA生涯初期,但他最終還是很快融入了這個聯盟,這座城市與這支球隊。在這裏,他遇到最為瘋狂的導師(老尼爾森),專門為其打造適合的風格特點;在這裏,他遇到最為默契的搭檔(拿殊與芬利)並形成令全聯盟為之驚歎的“三劍客”組合;在這裏,他遇到最為豪情萬丈的老闆(古賓),願意為奪取總冠軍而一擲千金,構建堪比全明星級別的陣容班底;在這裏,他遇到最為特立獨行的球迷,他們崇尚進攻,熱愛天賦,讚同劍走偏鋒;在這裏,他可以盡情釋放自己的天賦,展現自己的特別之處;在這裏,他贏了球、刷了數據、入選了全明星、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偶像;在這裏,他得到了除總冠軍以外的一切,而在年輕的德克眼中,那還未到手的奧布萊恩杯遲早將是囊中之物,他們早早晚晚會一起將其帶回達拉斯。

  是的,三劍客時代的奴域斯基同在職場小試牛刀的我們一樣,無比享受工作的樂趣及自身創造的價值,以至於每天都能快樂地工作,開心地生活。那時候,我們感覺自己無所不能;那時候,我們認為自己的團隊可以贏得一切;那時候,我們相信就快能看到最好的自己;那時候,我們會說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直到今天,很多人仍然無法理解,2004年夏天古賓的腦回路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居然會因為區區傷病隱患而拒絕為拿殊提供高薪並坐視其回到鳳凰城。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是奴域斯基第一次體會到職場的殘酷與無奈。一年後,老尼爾森、芬利、巴特利、範埃克塞爾們相繼離開球隊,德克作為隊中唯一的超級明星和“三劍客”時代僅剩的主要成員,順理成章地接過領袖的權杖且將達拉斯的總冠軍夢想扛到肩上。

  那之後,德克學會了憤怒,他在04-05賽季季後賽小牛對陣太陽的第六場比賽後,對著泰利瘋狂地咆哮;那之後,德克變得更加強硬,他在05-06賽季季後賽小牛對陣馬刺的系列賽中,一次次對飆鄧肯,寸土不讓,最終於搶七大戰最後時刻命中關鍵一擊,率隊力克宿敵;那之後,德克真正走向了成熟,屢試不爽的那招“金雞獨立”一次又一次地將皮球送入對手的籃筐,常規賽50勝、季後賽、西岸決賽、總決賽……他憑藉一己之力率領球隊不斷企及並刷新隊史最佳戰績,距離夢想也越來越近。

  達拉斯美航中心早已不見風之子與老隊長的身影,只有那件“41號”球衣還在每個夜晚執拗地佇立於更衣室的衣櫃中。

  是的,成為牛仔領袖的奴域斯基同日漸成熟的我們一樣,經歷過職場的曆練,人與人之間的聚散離合,最終獨當一面並扛住那份責任和壓力。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必須繼續前行,我們別無選擇。

  前不久,勇士隊官方宣佈,準備將甲骨文球館通道內這塊破損的牆壁完整切割並移植到新球館的同一個位置,以此來永久紀念他們同偉大的對手——德克·奴域斯基交手的那些難忘時光。

  對於奴域斯基而言,這塊破損的牆壁同樣是一段無法忘懷的回憶。緊跟著總決賽失利而來的“黑八”、“黑七”讓他跌入生涯的穀底,女友泰勒被捕入獄讓他墜入生活的灰暗深淵,外界無休止的嘲諷讓他飽受精神上的困擾:一時間,他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失落。但正如這塊位於球館內部的印記少有被人看到一樣,世人根本不知在奴域斯基——這個被他們稱為“軟蛋”的傢伙的鐵拳之下,積蓄著怎樣的怒火與執著。

  是的,低谷中的奴域斯基同歷經挫敗的我們一樣,會覺得自己搞砸了很多事情,也會覺得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皆是徒勞,更加會認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一無是處的那個笨蛋。那時候,我們會在午夜驚醒,然後獨自靜靜地等待太陽再次升起,悄悄地立下一句“要讓明天的自己變得更好”的誓言。

  2010年夏天,奴域斯基決定降薪留守達拉斯小牛,理由如下:“達拉斯是我內心真正想要打球的地方,所以我不會選擇離開這裏。對於新賽季,我已經做好準備。”

  這一次,32歲的德克做出的是一個和十八年前截然不同,卻又完全相同的決定:截然不同的是,十八年前的他選擇中途放棄自己的網球道路,踏上籃球——這段新的旅程,而十八年後的他卻沒有加入明星抱團的行列,並且繼續前行在率領達拉斯牛仔邁向巔峰的征途中;完全相同的是,相隔十八年,他選擇的都是那條不被大多數人看好,但自己認為對的路。

  後來的事情你們再熟悉不過,奴域斯基憑藉難以想像的意誌力、臻入化境的投籃、天神下凡一般的統治力率隊連克玫瑰軍團拓荒者、衛冕冠軍湖人、青年近衛軍雷霆、巨頭抱團的熱火,成功奪下達拉斯小牛隊史首座總冠軍金盃並獲得FMVP殊榮。他也得以在將夢想照進現實的同時,成為史上唯一能夠於同一個賽季的季後賽征程中,相繼擊敗高比、杜蘭特、韋斯卜克、夏登、占士和韋迪的超級巨星。

  我願意承認,如果再來一次,恐怕德克無法做到這樣的奇蹟。但正因如此,它才是NBA歷史上濃墨重彩的傳奇篇章;它才是人類執著到極致所迸發出的力量——不可阻擋、沒有極限、足以超越神明的精神力量。

  是的,夙願得償的奴域斯基同不再迷茫的我們一樣,似乎早已改變,變得不再像孩提時那般隨性,不再像少年時那般青澀,不再像青年時那般充滿激情;又似乎從未改變,因為我們依然執著於自己選擇的路,依然相信自己能變得更好,依然想要成為那個最好的自己。

  “賽季初,我和張伯倫差多少分?大約200分吧?以前,我大概花兩週時間就能拿到這200分,但現在我要用一個賽季來完成。不過,不必過於著急,我現在就是享受比賽。你們知道,這(超越張伯倫)遲早會發生的。”此前,年近41歲的奴域斯基於接受採訪時說。

  這些年,功成名就的老諾本著一切隨緣的態度,淡然地享受著生涯所剩無幾的比賽。他讚同牛仔開啟重建計劃,讓出領袖的權杖,接受後備的角色定位,每個晚上佛系地刷著數據。不過,若你以為德克已不再具有求勝的慾望,那可就大錯特錯了。這期間,他曾在34歲時蓄鬚明誌並將球隊勝率保持在50%;他曾在35-37歲時,連續三年率隊進入季後賽且分別於常規賽、季後賽打出場均21分+10個籃板的優異表現;他曾在38歲時,僅用13分02秒便例不虛發地轟下20分,達成生涯30000分里程碑;如今他即將年滿41歲,卻仍在不停地實現超越,不停地前行:他仍然在執拗地為年輕一代的牛仔植入桀驁的血統。

  是的,生涯末期的奴域斯基同行將不惑的我們一樣,學會了享受生活,養成了平和的處事態度,看淡了那些無意義的成敗得失,卻仍然執著,仍在前行,仍想成為最好的自己。

  命中這記投籃後,奴域斯基實現對張伯倫的超越。還是那招“金雞獨立”,正如德克自己所說:“這並不是什麼高難度的絕學,聯盟很多人都有使用,佐敦也以後仰跳投聞名於世”。但不可否認,奴域斯基將這項常見的技術運用到了神乎其技的程度,而這又何嚐不是他本人生涯的縮影?

  奴域斯基不同於高比,沒有他那偏執的掌控欲;不同於卡達,沒有他那令人羨慕的身體天賦;不同於艾佛遜,沒有他那傲視群雄的氣質;不同於鄧肯,沒有他那樣的木訥;不同於加納特,沒有他那氣勢如虹的嗓門;不同於占士,沒有他那全方位成就自己的慾望;不同於杜蘭特,沒有他那麼隨性……也許,他不同於任何一位NBA的超級巨星,因為他是德克·奴域斯基,他有的只是自己的意誌——成為最好的自己。

  這就是奴域斯基,何人?凡人,與我們一樣的平凡的人。只不過,他是一位超越神明的凡人。

  (文一) 

  他曾經跨過山和大海,

  也穿過人山人海。

  他曾經擁有一切,

  轉眼都飄散如煙。

  他曾經失落、失望,

  卻並未失掉方向。

  他也哭,也笑;他像你,像他,

  前行在唯一要走的路上啊。

  德克·奴域斯基,如此這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