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歲“掃地僧”6年練成英語達人
2019年03月21日04:09

原標題:52歲“掃地僧”6年練成英語達人

陳芳應工作時常和外教老師互動問候。
陳芳應做的筆記裝滿了5個袋子。
陳芳應上網練習英語聽說。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葛宇飛

  陳芳應穿著保潔工服在東莞南城一個寫字樓掃地的時候,看到一個年輕人正在做大學英語四六級的真題似乎遇到了難題,她走了過去,將試題拿在手上,頭頭是道地講了起來,這讓年輕人差點驚掉了下巴。

  在武俠小說中,有一位在少林寺負責打掃藏經閣的僧人武功登峰造極。陳芳應就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掃地僧”。原本連26個字母都認不全的她利用在一個英語培訓機構做清潔阿姨的機會自學英語,6年過去,她現在達到了大學英語六級的水平,可以輕鬆和外教交流。未來,這位農村阿姨還夢想著出國旅遊。

  動心:要給孫子輔導英語

  今年52歲的陳芳應出生在安徽桐城的農村,初中未畢業就輟學出來打工了。陳芳應回憶,他兒子上初中時,因為學不好英語而喪失了學習的樂趣,成績直線下降。連26個字母都認不全的陳芳應只能乾著急。

  2012年,陳芳應和愛人來到東莞打工。面試黃江一工廠工作時,面試官告訴她幹這份工作必須要認識26個字母,因為有些工作程序是用字母表示的。陳芳應只能無奈地離開,英語又一次成了她的絆腳石。讓她尷尬的是,這個時候,她又被介紹到了一個英語培訓機構做清潔阿姨。

  剛到英語培訓機構時,因為周圍的人幾乎是全英語交流,陳芳應每天都像個啞巴一樣,無法和別人溝通。有幾個外教非常熱情,一見面就會和她打招呼,她只能尷尬地笑一笑。

  在這種陌生環境中,陳芳應也慢慢地開竅了,“我要是也能用英語和別人交流該多好啊。”她還想到了未來,如果她能在將來帶孫子的時候給他輔導下英語,多多少少可以彌補過去無法陪伴兒子學英語的遺憾。讓陳芳應驚喜的是,性格開朗、平日裡愛說笑的她其實是有學習語言的天賦的。有學員在跟著電腦軟件複讀某個語句時多次因為發音不標準而不過關,懊惱之餘就會讓陳芳應代替複讀,她經常可以一遍就過。

  有了念想後,陳芳應就大著膽子向培訓機構經理提出了學英語的申請。機構最終同意免費給她提供登錄系統軟件練習聽說讀寫的賬號。

  學英語:重複,重複,再重複

  作為清潔阿姨,陳芳應要不停地掃地拖地、端茶倒水、擺放桌椅、清洗廁所。碰到熟悉的學員,她會冒出“How are you”“Long time no see”的問候語。

  剛入門時,培訓老師告訴陳芳應首先要學好音標,她就借了一本繪畫版的音標書籍,根據一張張圖片的介紹來練習口型和發音。下班路上,她經常把單詞寫在手掌上,在路燈下看一眼,然後在腦子裡回憶一下,到了下一個路燈再攤開手掌,對照下是否正確。

  “最開始只能死記硬背,照著葫蘆畫瓢,重複、重複,再重複。”沒有基礎只能靠勤奮來彌補,陳芳應覺得自己這幾年就像又上了一次學一樣,經常是起早貪黑。有的時候下了班,別人都走了,她放下拖把,還要再拿起耳機練一下聽說。

  只要碰到不懂的地方,她就先記在本子上。如今,她累積的筆記本已經盛滿了5個袋子,每個袋子裡都不下10本筆記。家裡的牆上,床頭上貼的都是語法。

  陳芳應原本只是想學些入門級的問候語,但沒想到的是,居然“越陷越深”。培訓機構所提供的學習軟件是按級別進行的。“每上升一個級別都感覺很難,想打退堂鼓。但一聽到別人說的東西自己聽不懂,就又想去學了。”陳芳應都覺得自己現在有點沾上“英語癮”了。

  幾年下來,陳芳應所積累的詞彙量已經達到7000多個(大學英語六級要求是4500個)。培訓機構的老師陳彭妮認為她通過大學英語六級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最重要的是,陳芳應有機會天天和周圍的人練習口語,這讓她學到的英語不是“啞巴英語”,用英語做日常交流已經沒有障礙。外教們都喜歡和這位中國阿姨聊天,交往的次數多了,陳芳應已經把“ You look very handsome”(你看起來很帥)當成了口頭禪。

  願望:等退休了想出國看看

  今年春節,是陳芳應到東莞工作後第一次回老家過年。一回到老家,她就成了親戚朋友們追逐的對象。有親戚在上高三的侄女找她輔導英語,有鄰居家的小孩讓她檢查作業。這種突如其來的“榮耀”感讓陳芳應內心很自豪,“這幾年的苦頭沒有白吃”。

  自豪感是陳芳應這兩年頻頻會提及的詞彙。一個掃地大媽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這種巨大的身份反差會讓好多人伸出大拇指,折射到陳芳應內心就是一種滿滿的自豪。她覺得自己不僅僅學會了幾個英語句子,也在學習中變得自信樂觀,愛欣賞讚美,讓她更加積極地面對人生。

  有一個企業老闆認識了陳芳應後想請她到企業做一些簡單的翻譯工作,給出的薪水比做清潔阿姨高很多。還有學員想請她去家裡做保姆帶孩子,順便給孩子輔導英語。這都被陳芳應拒絕了,她覺得一旦離開了英語培訓機構這個大環境,她可能就沒有時間再學英語,她現在還想持續“練級”。

  陳芳應的愛人鄭連生起初並不支持她學英語,覺得這個沒有用。但當陳芳應能在他面前大段大段地朗誦英語課文時,他的觀念發生改變,開始支持起了妻子。鄭連生專門給媒體投稿,講述妻子“活到老,學到老”的勵誌故事。

  陳芳應夢想著等到了退休年紀就帶著愛人出國旅遊,美國、英國、澳州這些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是她尤其想去的。“年輕人要考各種英語證書證明自己學好了英語,我現在學英語則純粹是一種樂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