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冒充民航人員8次進駕駛艙 網購證件無人識
2019年03月21日10:56

  原標題:大學生製假證冒充民航檢查員8次進駕駛艙,客機機組啟動反劫機預案

  來源:上遊新聞

  (2012)西刑一終字第00025號,是一份招搖撞騙案的二審刑事裁定書,案件發生於2012年,全文8000多字,一直掛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卻鮮為人知。

  7年後的2019年3月20日,突然在一夜之間引爆航空圈,該案背後的荒誕離奇更引起網友對飛行安全的擔憂。

  不到兩個月,休學的大二男生先後六次躲過至少8名海航工作人員的審查,獲得四次免費升艙、兩次免費乘機的機會。尤其是在飛行期間,該學生8次進入飛機駕駛室,與機組成員聊天。直到最後一次被機組人員觸發了反劫機預案,該生的招搖撞騙行為才得現行。

  “導演”這一切的,是成都理工大學廣播影視學院平面設計專業2009級學生楊某,其於2010年9月29日休學。

  之所以獲得眾多機組成員信任,他所依賴的,不過是從網上購買的一根印有“CAAC”(中國民用航空局縮寫)標誌的藍色掛繩和自製的一套證件和文件。

  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瞭解到,喜歡吹牛的航空迷楊某也終因吹的無法自圓其說,在海航基地內被抓。

▲(2012)西刑一終字第00025號二審裁定書截圖。
▲(2012)西刑一終字第00025號二審裁定書截圖。

  男旅客的古怪舉動令機長啟動了反劫機預案

  2011年5月19日,一架西安往返於上海的HU7846飛機上,一名男性旅客舉止怪異,機長啟動了反劫機預案。

  該旅客自稱是民航局飛行標準司的檢查員,在飛機上做航線檢查。

  這是民航系統常有的工作。起初,機長和飛機安全員信了他的身份——民航局檢查員。民航局工作證、航線檢查表、航線檢查封條……貌似一切都是真的。

  但在航班飛行期間,男子提出要進入飛機駕駛艙檢查,機長同意後,他坐到了飛機駕駛艙觀察員的座位上。

  隨後機長髮現,該男子對航空理論知識及民航局規定不是很清楚,缺乏檢查員的應有技能。

  該男子姓楊,很年輕,身高不足1.7米,偏胖,出示的證件單位為中國民用航空局飛行標準司航務管理處。

  飛機抵達上海後,機長將此情況向上級彙報,希望查明楊某的身份。但由於時間太短無法查證,於是機長與航班乘務長、機上安全員商量,對楊某進行全程監控。

  期間,楊某拿來檢查單讓安全員簽字,上面有航班號、航段、飛機號、值飛人員名單、檢查情況等信息。

  安全員時而插話,詢問楊某幾個相對專業的問題。但楊某回答不上來。安全員馬上向機長做了彙報。於是,機長決定啟動了反劫機預案,防止楊某再次進入駕駛艙或實施其他危險行為。此時楊某已經至少三次進入不同航班的駕駛艙。

  據機長介紹,進入駕駛艙的楊某均坐在觀察員位置,沒有動過儀器儀表。

  飛機降落西安後,機長、航班乘務長和安全員以請楊某吃飯為由,將其帶到海南航空公司西安基地。此時,民航陝西機場公安局刑事偵查支隊的民警已等候在那裡。

 ▲網店出售的CAAC標誌掛繩。
 ▲網店出售的CAAC標誌掛繩。

  一根藍掛繩讓他進了飛機駕駛艙

  楊某向警察交代了一切。

  終審裁定判決書顯示:2011年3月28日至5月19日期間,楊某冒充中國民用航空局飛行標準司工作人員,在乘坐海南航空公司南京至西安、西安至南京、西安往返上海的航班中騙取機組人員信任,多次實施招搖撞騙。

  據法院統計,楊某先後七次乘坐的航班中,四次獲得免費升艙、兩次免費乘機,在飛行期間,8次進入飛機駕駛艙。

  楊某的真實身份是成都理工大學廣播影視學院平面設計專業2009級學生,2010年10月休學。

  他說,頻繁乘坐海航航班是想讓自己的金鵬俱樂部會員卡從銀卡升至金卡,多次往返南京的目的是其女友在南京。

  楊某是名飛行愛好者,在一款飛行模擬遊戲中瞭解了部分飛機操作功能和航路知識。他加入了一個模擬飛行論壇,通過學習上面的內容,瞭解了有關民航飛行、安檢、加油、塔台等信息,後又與網友們聊天,掌握了有關飛行知識和民航內部等流程。

  一次, 楊某從網上購買了一根藍色、印有“CAAC”標誌的掛繩。也正是因為這根掛繩,楊某開始了他的騙局。

  2011年3月28日,楊某購買了航班號為HU7822的頭等艙機票,準備從南京返回西安。

  登機後,乘務長看見了楊某身上那根藍色印有“CAAC”標誌的掛繩。事後,乘務長坦言,她想楊某可能是內部人員,便跟他聊天。

  “因為那根印有“CAAC”標誌的掛繩,機組人員以為我是管他們的人。我因此得以認識機長,進入飛機駕駛艙。”楊某說。

  楊某對乘務長說,自己是民航局飛行標準司的工作人員,負責檢查機組航線。沒多久,楊某檢查了乘務員的證件。

  乘務長將這一情況反映給了機長,飛機平飛後,楊某與機長攀談起來。機長說,楊某本來要檢查飛行手續,但又以沒帶檢查證為由,表示不查了。

  之後,楊某得到機長同意,進入駕駛艙,坐在觀察員的位置上,直到飛機降落才離開。通過交談,楊某知道機長姓馮,臨走前他還要走了乘務長的電話。

  楊某告訴法官,他迷戀網絡飛行遊戲,進駕駛艙是想看看真正的飛行駕駛。

 ▲楊某乘坐過的航班。圖片/中國裁判文書網截屏
 ▲楊某乘坐過的航班。圖片/中國裁判文書網截屏

  網上買的證件多次無人認出

  有了這一次成功的經驗,楊某開始了他更深入的行動。

  楊某說,他的民航局證件是2010年4月在網上找到了空勤人員登機證件,用電腦繪圖軟件設計了一個標有飛行標準司航務管理處的模版。沒過多久,一家打印店將證件製成,證件顯示內容為:楊X,編號FB26135,中國民用航空局飛行標準司航務管理處。

  此外,楊某還在該打印店打印了自己設計好的民用航空局航務檢查單簽封以及檢查單等物品。

  事後,他告訴法官,偽造證件、冒充民航局工作人員,是為了認識機組人員,這樣可以用檢查的名義,在飛行過程中進入駕駛艙,還可以利用民航局工作人員身份將經濟艙座位升至頭等艙。

  2011年4月2日,楊某第一次亮出了自己的全套“證件”。這天,他乘坐南京飛往西安的HU7822航班。楊某購買的是經濟艙機票。登機後他找到乘務長,說想見機長。

  該航班乘務長說,楊某出示了一個印有“民航局”字樣的證件,交給她一個白色普通信封,裡面裝了一根藍色、印有“CAAC”的掛繩,之後提出升艙的要求。

  乘務長找到機長,說機上有一個民航總局的人。機長看了楊某的證件之後,楊某坐進了頭等艙。

  飛機飛行平穩,楊某敲響了駕駛艙的門,乘務長和機長正在駕駛艙內聊天。經機長同意後,楊某坐在了駕駛艙觀察員的位置上。聊天中,楊某得知機長姓李,並留了電話。十餘分鍾後,楊某離開。

  2011年5月1日,楊某購買了南京飛往西安的HU7822航班飛機票。他打聽到,這班飛機的機長還是馮機長。登機後,楊某直接進入了駕駛艙,坐在觀察員的位置上,和機長聊天到飛機抵達西安。

  同年5月7日,楊某再次購買了南京飛往西安的HU7822經濟艙機票。楊某打聽到此次航班的機長是李機長,他提前聯繫李機長說要檢查航班。登機不久,楊某進入駕駛艙和機長聊天,留了這班飛機乘務長的電話,直至飛機抵達西安才離開駕駛艙。

  飛機更換機長才暴露

  2011年5月19日,楊某準備乘坐航班號為HU7822飛機由南京返回西安。當天,這班飛機的機長已提前接到了馮機長的電話,說民航局有個檢查員要坐你的航班。

  登機後,機長見到了楊某。楊某照舊拿出一張檢查單讓他簽字。機長看見楊某脖子上掛著藍色、“CAAC”字樣的掛帶,加之馮機長之前給他說過有檢查員要來,就相信了楊某的身份。楊某要求乘務長給他升艙,從經濟艙坐到頭等艙,乘務長也照做了。

  之後,楊某敲門進入駕駛艙和機長聊天。機長告訴法官,楊某在駕駛艙內期間,沒有操作飛機和破壞飛機的行為。

  飛機抵達西安,飛機要更換機組,乘務長和安全員不變,但更換了一名機長。航班號由HU7822更改為HU7845,此次航班準備從西安飛往上海。楊某提出,要跟機到上海,順便檢查。

  也正是這次更換機長,讓楊某的行為得以暴露。

  楊某進入駕駛艙,在檢查過程中,機長髮現他對航空理論知識及民航局規定不明確,就開始懷疑楊某的身份,遂指示機組人員嚴密監控,機上控製地下處置。

  該航班由上海起飛西安,更換了新的航班號為HU7846,在平飛過程中,安全員和楊某聊天,問了幾個相對專業的問題楊某答不上來,隨即向機長彙報,機長啟動了反劫機預案,對楊某進行嚴密監控,防止楊某再次進入駕駛艙。

  飛機降落西安後,機組人員以請楊某吃飯為由將其帶到基地,楊某至此落網。

  後經法院查實:2011年3月28日至5月19日期間,楊某先後七次乘坐航班中,四次獲得免費升艙、兩次免費乘機,在飛行期間,8次進入飛機駕駛艙。與此同時,楊某還曾以錢包丟失為由,向兩名乘務長分別借款1500元、1000元。

  一審法院認為,楊某多次冒充中國民用航空局工作人員,謀取特殊待遇,騙取他人財物,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招搖撞騙罪。鑒於楊某認罪態度較好,又能退贓,故依法對其從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楊某及其辯護人認為量刑過重提出上訴理由包括:2011年3月28日,楊某沒有冒充行為,其脖子上的掛件有“CAAC”字母,是乘務長主動搭訕,不應認定為招搖撞騙;楊某冒充民航總局工作人員行為,系因迷戀網絡飛行遊戲,目的是觀看真正的飛行駕駛,主觀惡性不大;楊某系獨生子女,任性隨意,因無知觸犯法律,希望法庭從輕處罰。

  2012年2月20日,西安市中院作出(2012)西刑一終字第00025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航空知識都學自於專業論壇

  楊某的大學同宿舍同學證實,楊某在校期間經常借錢不還、曠課、喜歡吹牛。愛在網上幫同學訂機票,愛開航空方面的書籍。

  楊某則稱,自己是飛行愛好者,平時在微軟模擬飛行的一款遊戲中瞭解的飛機操作功能和航路知識。2010年10月,他在一個模擬飛行論壇的網站註冊了用戶,上面都是關於民航飛行、安檢、加油、塔台等詳細內容。他就在論壇上和網友聊有關飛行的知識瞭解到了民航內部的流程。

  楊某之母表示,楊某2009年考入成都理工大學,2010年10月開始休學。楊某上大學後喜歡玩模擬飛行遊戲,在辦理休學手續時,她看見楊某的宿舍有模擬飛行用的操縱杆。休學回家後,楊某整天在家裡玩模擬飛行遊戲。2011年3月,楊某因為和她鬧矛盾,離家出走了十幾天,信用卡消費記錄都是在南京,3月二十幾號回的家。楊某回來後,又出去了三四天。5月1日左右,楊某說到西安,呆了幾天。5月17日,楊某再次離家。她見楊某有一個機艙專用大袋子。楊某4月份從南京回來,給她說過,認識飛行員,進入過飛機駕駛艙。

  楊某的女友說,2011年3月,她和楊某在網上相識。楊某告訴她,自己在民航局飛行標準司工作,還給她看過工作證件。

  上遊新聞記者採訪了多名空乘人員和機長,他們均表示,根據民航局的製度,如果有檢查員發現飛行中有任何問題,機長和全組服務人員都可能受到牽連,輕則批評、寫檢查,嚴重的,可能會接受停飛的處罰。“如果有檢查員在,估計全組的注意力都會放到這個檢查員身上了。”長期以來,大型航空公司的分公司、子公司有各種檢查員把關航班的服務質量,空乘或機長如果一時無法判斷,寧可小心,也不敢犯錯。

  上遊新聞見習記者 賈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