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盤點:那麼,去哪裡能找到遊戲中的神奇動物們?
2019年03月20日11:00

  同看書腦補內容和看影視作品被動接受不同,電子遊戲之於我的魅力,在我可以真真切切的踏足幻想大陸,原本書中和屏幕里平面的幻想怪獸和動物們也似乎更加靈動起來,飛龍在我面前躍上天空,降下憤怒之火;剛出生的格里芬會用它稚嫩的喙,輕輕的啄我的手指。

  依託於硬件和圖像引擎技術的不斷進步,愈發真實的遊戲畫面換來的是更強的代入感,這些神奇動物的形像在製作者的手下進一步豐滿了起來。

  這一期盤點,我就將聚焦在遊戲中的那些神奇動物身上,來感受神奇動物們為我們的遊戲體驗都帶來怎樣獨特的加成吧。

寶可夢

  每個男人或許都會有不同的理想和抱負,但我敢打賭,在他們童年的時候,最大的夢想肯定是擁有一隻寶可夢。冒險、培養、收集、對戰,這些幻想大陸可以滿足我們小時候對於夢的所有定義,寶可夢也成為了兒時最完美的虛擬玩伴。

  幻想傳說中的火龍,背上“兩開花”的爬行動物,長出炮管宛如一輛重型戰車的烏龜,不但有以神話中的生物作為原型的寶可夢,設計師更將其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充分的注入了寶可夢世界。

  從真新鎮出發,目標石英高原,儘管寶可夢的畫面永遠都是上一個世代的,通過腦補,這些幻想和現實交織的寶可夢世界依舊讓人難以忘懷,提名所有的寶可夢都是遊戲界的神奇動物我覺得OK。

▲作為一個還懷揣著兒時夢想的成年人,總之先把小火龍排除了吧

陸行鳥和莫古利

  作為一個橫跨了30年的日本RPG國民級IP,《Final Fantasy》系列就和他的名字一樣,每一代相對獨立的世界觀和故事承載起了我們從小到大無數的幻想。而在這些劍與魔法到蒸汽導力共存的世界中,我們總是能找到幾個熟悉的身影。

  陸行鳥(Chocobo)最初登場於《Final Fantasy2》,原本作用只不過是為了讓冒險者騎乘,減少許多不必要的跑路時間,卻因為毛茸茸的可愛外表以及那一首植鬆伸夫專門為其打造的魔性BGM“陸行鳥之歌”,成為了意外走紅的遊戲神奇動物界的大明星。騎在陸行鳥身上伴隨著輕鬆歡快的節奏跨越山河,讓我可以暫時放下光之勇士拯救世界的重擔,單純以一個旅行者的身份遊覽一個個充滿魅力的幻想世界。

  後來不但有《陸行鳥賽車》《陸行鳥與不可思議的迷宮》這樣以陸行鳥獨挑大樑的遊戲,其在SE本社的《寄生前夜》《前線任務》等遊戲中也有客串登場,陸行鳥儼然已經成為了SE本社最好的代言“動物”。

  同樣初登陸於《Final Fantasy2》的莫古利(MOGLI)雖然沒有做到陸行鳥級別的全系列製霸,但其圓潤可愛宛如一頭小飛豬(原型應該是貓科,只不過實在是有點胖)的外形還是戳到了我的萌點,會說話的它們還喜歡在句尾帶個“KUPO”的小口癖。

▲莫古利真的不是飛豬!

  陸行鳥和莫古利能夠風靡遊戲界30年,只能說SE精準的抓住了刻在人類DNA中對於“萌物”的喜愛,細細溫柔的叫聲,多毛的外表,或水靈靈的大眼睛,或者慵懶的眯縫眼,滿足以上要求就算是抬出一頭200斤的豬來,我懷疑玩家們都能被萌翻。

芙芙

  接下來你將看到的是第四之獸·凱茜·帕魯格·右下角奔跑的野獸·毛茸茸的貞德·好色的梅林獸·芙芙,玩家們所熟知芙芙,大概那個手遊《Fate/Grand Order》每次遊戲加載的過程中右下角奔跑和劇情里瘋狂賣萌的形象吧,然而你們真的知道這隻似貓似狗,還有一對長耳朵,叫聲都還是“芙芙”的萌物,叫聲背後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嗎?

  摘取一段禮裝Dangerous Beast中所揭示其叫聲背後的真意。

  「話說回來芙芙,你的感想是?」

  「芙。芙芙芙芙芙」

  (要問怎麼樣,首先肚皮很棒。肚皮。不是比平時的瑪修增加了點多餘的脂肪不是嗎?你們應該打從心底對沒製止她吃多糰子的我機智的策略表示敬意。關於胸部的破壞力,那就是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說的,咯。我早已深刻領略到了。不過真的,有點驚訝到毛變色了。原來瑪修穿衣顯瘦……好危險。超危險。雖然整體上的色調和我的喜好略有偏離,但紫色這個色彩擁有的魅力和萬聖之夜正相符。高貴而又淫蕩卻又純潔。這已經該創造一個只屬於她的額外職階了吧?)

▲芙芙你很懂哦

  現在大家知道芙芙被稱為“好色之獸”的原因了吧。

史萊姆和哥布林

  同陸行鳥和莫古利這樣以夥伴身份登場的“神奇動物”不同,每一個勇者在走出小村莊後,阻礙我們踏進更多彩的世界第一個敵人往往都是史萊姆(Slime)或哥布林(Goblin),除了外形之外,兩者最大的差別不過是史萊姆借由勇者鬥惡龍系列的火爆成為了日系遊戲中雜兵的代表,而哥布林則是依託於西方神話中的固有形象成為了歐美遊戲中勇者練級的道具。

  總而言之,史萊姆和哥布林雖然以現實的角度來講的確算是“神奇動物”,可在他們的世界里是滿大街都是,每個勇士在挑戰魔王之前都可能要刷個幾十萬隻的底層存在。

普利尼

  聽說隔壁勇者從出村到挑戰魔王要殺幾十萬的史萊姆和哥布林?不好意思,在我們《魔界戰記》的世界里,每天死掉的普利尼都是以“兆”為單位計算的。

  這種長得像企鵝一樣憨態可掬,講話句尾還總喜歡帶個“~嘶”的生物到底哪裡惹到你們魔界人了。不但要一天23小時給魔王們高強度打工,每個月只有一條青花魚的工資,衝鋒陷陣還永遠是第一個死的。被各路武器和魔法虐殺也就算了了,憑什麼普利尼還要被當手榴彈扔出去自爆,說這些企鵝們是全篇最慘神奇動物應該沒有人反對吧。

  不過聽說只有生前幹過壞事的人死後才會變成普利尼被流放到魔界,然後為生前所犯的錯贖罪,《魔界戰記》惡搞的背後居然也包含那麼一絲濟世的說教。看上去或許很慘,人家普利尼至少也是有自己擔當主角的遊戲的,雖然日本一的惡搞精神在《普利尼-我當主角行嗎?》中繼續發揮到極致,讓普利尼們完全沒有當主角的感覺。

蘿蔔和狗肉

  從遊戲發展的角度來看,歐美遊戲從一開始就走上了寫實的道路,因此遊戲中除了偶爾將各地神話中的動物拉出來打工之外,也很少看到能讓人眼前一亮的原創神奇動物。但站在遊戲設定的視點上,我今天實名提名《The Witcher3》中的蘿蔔和《輻射4》里的狗肉成為“神奇動物”。

  其實蘿蔔只不過是一匹隨處可見的普通馬,狗肉充其量也只是一隻戰鬥力略強的黑背,為什麼也能被提名神奇動物?

  那麼你們見過有時候連個小籬笆都跨不過去,但一個口哨就能穿越萬里,拔山涉海下一秒就出現在你們面前的馬嗎?有見過上一秒大戰生化變種人,被一拳拍在地上哀嚎,但只要主人上去摸一摸就又能生龍活虎的狗嗎?這不是神奇動物那哪樣的才能算神奇動物?

  當然介些都是為了方便玩家的遊戲設定呢,適當吐槽,切莫當真。

艾露貓

  《Monster Hunter》有3好,怪物、(去)獵人、艾露貓,退能鼓上跳戰舞,進可貓身戰怪物的艾露貓已經成為了我們獵人生活的一部分。我想國內玩家更多的是從《Monster Hunter:世界》才真正熟悉這個系列,但如果說“猛漢王”中有了高清建模的艾露貓是一個計量單位的實用兼可愛的話,之前作品中的艾露貓就是“plus ultra”級別的實用兼可愛了。

  猛漢王里只能擁有一隻艾露貓哪夠啊,我在猛漢XX里最常做的事就是去龍娘那邊看看有沒有新貓進貨了;每次出門打獵還能帶兩隻,大橘一隻,三花一隻,近戰一隻,遠程一隻,縱享兩倍的快樂;在家裡坐板凳的艾露貓還能組成貓貓探險隊;你甚至可以切換到獵貓模式操作艾露貓進行狩獵。

  所以能打上高清化的獵我還是蠻高興的,可看到原本趨於成熟的系統被閹割成這樣,作為一個狩獵據點里塞了幾十隻貓的系列老玩家還是有些怨言的。

虎狼丸、小熊和摩爾加納

  自從女神異聞錄系列從3代開始徹底甩開了真女神轉生的黑深殘,走上時尚潮流之路後,這個老牌JRPG吸收了許多新的粉絲,煥發了第二春。動物吉祥物也成為了每一代的標配,3代的虎狼丸,4代的小熊,5代的摩爾加納,平時里承接主角團內賣萌吐槽的工作,關鍵時刻還能召喚人格假面(Persona)成為不可缺失的戰鬥力。

  從2006年P3的柴犬,到2008年P4的玩偶熊,最後到2016年P5的黑貓,吉祥物原型的變遷也能看出玩家們對於吉祥物的喜好變遷。不過要說這三個吉祥物中我最愛的應該還是貓形態的摩爾加納了,變成一個白天犯困晚上精神的夜貓子不管怎麼想,都是因為我沒有一隻天天晚上提醒我別熬夜該睡覺了,早上還能在我枕邊用小腦袋蹭醒我的摩爾加納!

▲哪裡能找到這種配色的貓,很急,在線等

苦力怕

  “嘶~”前一秒還在挖礦的你聽到背後傳來這熟悉的聲音,身體已經先腦子一步做出了反應,想回頭想後退。但你很快意識到了你還在一個狹窄的礦道里,你遲疑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在你遲疑的千分之一毫秒後,令人絕望的“BOOM”聲伴隨著屏幕的一片血紅,你回到了床邊,然而身上的道具和辛苦挖的礦都掉在了礦道里,苦力怕你這個畜生啊!

▲你醒了?我要炸了哦

  我想以上情景不說全部,至少99%的《MineCraft》玩家都遇到過,這也是MineCraft中明明有那麼多奇特的生物,我卻堅持提名苦力怕成為“神奇動物”的原因。就算是你房子周圍都插滿了光源,一身綠油油,形狀莫名“邪惡”的苦力怕卻總能從世界的陰暗角落生成然後彙集過來,精準的找到或者在埋頭挖礦,或在專注煉金無法分心的你,然後當場自爆。

  也是苦老師,教會了我造房子前要仔細勘察房子下面6層方塊,一定要填實了打好地基的重要性,神奇動物界最佳損人不利己無私奉獻獎搬給它實至名歸。

▲苦力怕要是長成這樣你們還不圈養幾隻?

三隻小豬

  那一年的我,不過是一個剛踏上冒險的不死人,在輕鬆砍了幾具骷髏和通過正義的卡門屈死了一隻河馬精後,我來到了一看就是我今後冒險生涯據點的地方—如蜜。我真的好傻,先前的輝煌戰果讓我忘記了這是一個充滿遊戲製作者惡意的世界,當看到三隻小豬朝我衝過來的時候我甚至以為這是來迎接我的,事實證明在黑魂的世界里,會朝你走過來的都是敵對生物。

  在感覺到血條在不斷變少時我還有拔劍一戰的想法,但三隻小豬分工明確的連續衝撞讓我不斷硬直,甚至連劍都沒拔出來屏幕就變成了灰白色。

  在原罪學者版還能通過刷這三隻小豬讓他們最終進化成大野豬,不過我很好奇真的會有人去刷這三隻又難打又不給寶貝的豬嗎?為什麼黑魂的世界中有石像鬼有火龍有羊頭怪,我卻把神奇動物的名額讓給這三隻小豬,宮崎英高你現在有點數了嗎?

克洛格

  千萬玩家流離失所海拉爾大陸,指引他們探索的明燈竟是撿屎?《薩爾達傳說:荒野之息》中為什麼被稱為本世代開放世界標杆,因為海拉爾大陸上吸引玩家繼續探索的不是地圖上密密麻麻換湯不換藥的支線,而是將各個元素都整合到我們的可視範圍內,山頂有個村莊,在一路上我還能非常驚喜的發現幾座神廟,一些怪物巢穴,等到了村莊,我才會發現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在這些可視元素的指引下探索了整座山。

  克洛格就是指引我們探索的元素之一,只不過因為其叫聲,玩家似乎更喜歡叫它們“呀哈哈”,它們喜歡躲在各種陰暗的角落等待玩家的發掘,或是樹洞里,或是石頭下,相同的是每次尋找“呀哈哈”都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小型解密。被玩家找到後,除了那句標配“呀哈哈”,他們還會獻上名為“克洛格的果實”的道具,用來拓展背包,然而描述中明確的表示,這些果實其實都是“呀哈哈”們的屎。

  地圖上900個“呀哈哈”就算你看了攻略也不一定有精力找齊,反複聽到“呀哈哈”的叫聲只能讓你更加忘了它們的原名是什麼。

▲再重申一次,林克不叫薩爾達!克洛格也不叫呀哈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