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鵬徐小平的門徒:投老虎證券四輪 5年投9家獨角獸
2019年03月20日23:42

  原標題:沈南鵬和徐小平的門徒:投老虎證券四輪 5年投出9家獨角獸

  採訪/鄧雙琳 劉岩

  文/劉岩

  來源:創業邦(ichuangyebang)

  3月20日,老虎證券在美國納斯達克IPO,這是中國的美股互聯網券商NO.1。真成投資的兩位管理合夥人先後注資老虎證券四輪,成為所有投資機構中參與輪次最多的投資人。

  李劍威(真成投資管理合夥人)先是主導著前東家真格基金完成對老虎基金的天使輪投資。創辦真成投資後,他又連續兩輪給予老虎證券大額資金支持。後來,李劍威的前同事趙興華(真成投資管理合夥人,彼時為弘泰資本管理合夥人兼首席投資官)重金加碼老虎證券C輪,助力其晉級獨角獸陣營。

真成投資管理合夥人李劍威、趙興華在老虎證券敲鍾現場
真成投資管理合夥人李劍威、趙興華在老虎證券敲鍾現場

  複盤李、趙二人最近5年的業績,他們在各自擅長的領域共投出9家獨角獸,其中華米、蔚來汽車、中曼石油和老虎證券等4家公司成功IPO,得到、Pony.ai、Momenta、小魚易連、AppLovin、雲洲智能等一批公司正處於高速成長期。

  不得不說,真成投資基因里有著紅杉資本和真格基金的深深烙印。這支新銳基金成立於2016年,是李劍威的前東家真格基金徐小平支持創辦的。真成投資的管理合夥人趙興華是李劍威曾在紅杉的老同事,就連基金的中後台人員也有不少來自紅杉和真格。

  比較有意思的是,沈南鵬的紅杉是中國理性投資的典範,擅長深度研究,以“賭賽道”策略著稱;而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是中國感性投資的代表,採用廣撒網式打法,以“投資只看人”著稱。帶有兩任前東家烙印的真成投資,怎樣將看似不合拍的兩種流派的打法融會貫通,走出一條差異化路線?又怎樣在項目爆發前夕提前入局?

  重度玩家

  李劍威跟老虎證券CEO巫天華在一個美股交流社區相識。當時,前者在紅杉中國,後者是網易有道的技術負責人。到了2011年,巫天華在微信群定期舉辦知識付費課程培訓,講如何做期權交易。出於興趣,李劍威花3萬元購買了巫天華的課程,成為微信群較早一批知識付費的高端學員。這種培訓模式有點像知識付費平台得到App的雛形。

  當時巫天華並未創業,但李劍威強烈感受到巫是期權交易的頂級高手,不僅交易方案保險,很少有資金回撤,還在一次全球期權實驗室比賽中獲得全球第二名的好成績。讓李劍威印象深刻的一個細節是,巫天華記憶力超凡。巫做培訓時引用過美國互聯網券商的900多頁的交易手冊,每當學員問起一個知識點時,他能立馬說出答案所在的部分。

  正是出於對人的高度判斷和信任,所以三年後的巫天華提出要用互聯網方式做證券交易軟件的構想時,李劍威立即把他帶到徐小平家中。巫天華的個人魅力把徐小平征服,在沒有產品的階段他便獲得真格基金的天使輪投資。

  李劍威怎麼也沒想到,這段購買巫天華培訓課程的經曆為真成投資的兩筆重要交易埋下種子。一筆是真成創辦後投資巫天華,另一筆是真成領投得到App的C輪。更為巧合的是,兩個項目都是在真成投資的一期基金中完成,後快速晉級獨角獸。這點也能看出,投資老兵李劍威確實眼光不凡。

  儘管巫天華是不可多得的產品經理,但仍對李劍威的產品力讚賞有加:“劍威是老虎證券的重度玩家,對我們的方向有很深的認識和洞見。伴隨老虎從天使走到B輪,讓我們少走很多彎路。”其實,李劍威是每家被投企業的重度用戶,經常參與被投公司產品的構思、改進等過程中。因此,有些創業者還將李劍威研究出的一些殺手鐧功能譽為“劍威功能”。

從左至右依次為:李劍威、巫天華、趙興華
從左至右依次為:李劍威、巫天華、趙興華

  購買巫天華的培訓課程讓李劍威對知識付費產生認知的萌芽,以至於知識付費平台得到App上線後,他不由自主地在上面購買了1萬多元課程。投資人的職業慣性使然,李劍威也關注到當時比較火的知識付費平台喜馬拉雅。起初,就營銷力和數據來看,喜馬拉雅明顯佔據上風。喜馬拉雅的DAU是得到的數十倍,SKU是得到的1000倍,前者更像是一傢俱備規模效應的互聯網公司,也更受資本追捧。

  但最終,李劍威卻把橄欖枝拋向自己更喜歡的產品得到,並且要求領投。通過深度的產品體驗和理性推演,他認為得到有機會成為優質知識的主要分發渠道。“知識付費是頭部內容市場,誰能做出最好的內容,誰才能有機會成為真正的平台。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用戶對價格並不敏感,更願意為最好的內容買單。”這些認知源自李劍威對各路競品用戶行為的洞察。

  通過跟李劍威幾次深度溝通,得到CEO脫不花深切感受到這位投資人對得到的產品是“真聽、真看、真感受,不是為了投資而表演。”這也是得到當初剛完成B輪融資,在並不缺錢的情況下,接受真成投資領投C輪的重要原因。

  “這樣的投資人非常罕見”,提到李劍威敏銳的產品嗅覺時,脫不花點給到高度評價。脫不花並非善意恭維,她毫不諱言稱:“很多關於產品未來的研究,甚至是真成投資的研究團隊提前做的。”比如,當時李劍威在得到的投後服務中提到一個觀點:“每天聽本書”有機會成為高續費率的大規模付費內容,得到可以充分發揮資金和規模的優勢,在保證品質的前提下,將書庫規模做大,必然能勝出。

  後來,這個策略被得到團隊積極採納,效果出乎意料。真成注資後,得到App業務很快呈現快速增長,影響力迅速放大,後又有多家一線投資機構加碼跟進。

  作為重度用戶,為被投企業充當“代言”儼然變成李劍威的樂趣。腕上戴著華米手環,梳子和電動牙刷用鬚眉科技,短距離出行用納恩博(Ninebot),開商務會議用小魚易連,炒美股上老虎證券,學知識用得到App,買軍衣上軍武次位面……

  被投企業的產品和服務滲透到李劍威日常的生活和工作。就連他的微信朋友圈也充斥著被投企業的各種信息。李劍威總會樂此不疲地為被投企業搖旗呐喊做推廣宣傳,廣告語之後經常再附一個咧著嘴的大笑臉表情。他還經常將好產品推薦給身邊的朋友。

  對產品持續保持高度熱情,願意跟創始人一起探索、推演,探索未知的領域。這點李劍威和他的合夥人趙興華極其相似。

  逆向思維,識別結構性機會

  “結構性投資機會”是李劍威和趙興華在創業邦專訪中被頻繁提到的詞彙。趙興華解釋說:“很多創業者都面臨寡頭壟斷的威脅,這就要求小公司能根據自身優勢尋找差異化競爭點,有逆向思維,尋找結構性機會。”他們投資的華米、中曼石油等項目是典型代表。

  趙興華在紅杉中國投資的中曼石油就是識別到了這種機會。中曼石油是一家不為大眾所知、看似偏門的TO B公司。但他發現,這家公司在中東擁有全球領先的技術服務能力和成功經驗,具備設備和服務優勢。尤其看到油氣技術服務公司出海趨勢明顯之後,趙興華認為:“以中東為主的國際油氣服務與裝備市場、中國頭部市場以及技術服務成功經驗積累等,成為中曼石油結構性優勢,存在大的投資機會。”

  最終,他推動紅杉中國成為中曼石油B輪的唯一投資人,項目單筆投資了2億人民幣。紅杉中國注資之後,公司規模快速起量,成為中國規模最大的民營油氣技術服務公司,並在多個國家展開業務。公司已於2017年年底在A股IPO,這筆交易為紅杉中國的人民幣基金帶來高額回報。

  如何識別機構性機會?李劍威在對智能硬件的投資中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是一位“多產”的智能硬件投資人。曾成功投資小魚易連、華米、雲洲智能、Ninebot、Remebot、The ONE等多家硬件類公司。

  2014年年底時,市場對可穿戴設備的前景充滿質疑甚至絕望。偽智能、偽需求等負面觀點不斷髮酵,很多智能硬件投資人經過洗禮後得出結論:智能硬件的硬傷是毛利低,根本不賺錢,甚至是一個巨大的坑。

  這些質疑同樣成為李劍威推進紅杉中國投資(當時就職於紅杉)華米的最大障礙。尤其2014年底時的華米處於初創期,累計出貨量只有50萬,產品也相對初級。很多基金一致認為華米很難抵禦蘋果等其他競品廠商的衝擊。

  最要命的是,一家沒有出貨量的硬件公司投前估值達3億美金?這也是李劍威投資華米被業內人士稱為“冤大頭”的重要原因。

  複盤Segway的失敗教訓,跟蹤大量的硬件公司,做過深度調研和思考之後,李劍威在市場上發出不一樣的聲音,他大膽提出中國智能硬件創業公司正面臨結構性機會。即,可穿戴設備作為人體傳感器是真實需求,尤其是中國公司做可穿戴設備,在供應鏈、軟件迭代、成本等方面具備結構化優勢。

  華米的明顯優勢是迭代能力非常強。對華米團隊和產品的基本面做完調研,又從競爭格局中做出反複推演,李劍威預測:華米有可能成為可穿戴設備全球領導者之一。最終,在一片質疑聲中,李劍威主導著紅杉中國完成對華米的B輪投資。

李劍威多次被創業邦評選為“40位40歲以下投資人”
李劍威多次被創業邦評選為“40位40歲以下投資人”

  2015年時,華米的二代產品尚在研發當中,李劍威給做出貨量的預測:“帶屏幕的小米手環2有機會達到3000萬。”在當時來看,這簡直是天文數字。而到了2018年,華米不僅在美股IPO,小米手環2的累計出貨量更超越3000萬。這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數字跟李劍威當初預測的數字相當吻合。

  “這種數量級的預測不是拍腦袋而來,是長期積累下來的一種感覺。iWatch今年公佈銷售目標,全球銷量也就3000萬。”儘管剛加入真成投資不久,但趙興華對李劍威過往操盤的案子瞭如指掌,這源自二人多次的促膝複盤。二人投資退出業績勢均力敵,但趙評價李是一位頂級的智能硬件投資人。

  “公司短期內波動很正常。中期,我說誰贏,它會有更大的機會爆發,比如華米。在對業績增長的中期判斷上,我覺得我跟Eric(趙興華)很像。”在專訪過程中,李、趙二人給人的感覺相當有默契。

  重金押注,敢做集中式投資

  敢賭,敢押注,敢把有限的資金押到為數不多案子上做集中式投資。李劍威和趙興華有著極其相似的風險偏好。

  拿領投得到來舉例,當時真成投資剛成立,李劍威將一期基金已到位額度的一半投資給了得到。“當時第一次關閉融了1.5個億,投到得到上7200萬元。”李劍威向創業邦透露。

  再拿剛在美國上市的老虎證券來說,李劍威主導著真格基金給予老虎證券一輪價格不菲的天使輪投資。老虎證券天使輪的投後估值已達上億人民幣。隨後,真成投資繼續追加兩輪投資給老虎證券。三年後,在弘泰資本擔任管理合夥人的趙興華投資老虎證券C輪,過程中他與彼時已成為老虎股東的李劍威針對老虎的發展路徑進行了深刻討論。最終,趙興華成為老虎證券IPO前一輪融資的重要股東。

  但李劍威始終並不知情的是,趙興華將當時手中美元基金額度的近一半押注到老虎證券。“當時我管理的那支美元基金只認購了3000多萬美元,我給到老虎證券接近1300萬美金。”趙興華向創業邦吐露實情。

趙興華重金加碼老虎證券C輪,助力其晉級獨角獸俱樂部
趙興華重金加碼老虎證券C輪,助力其晉級獨角獸俱樂部

  趙興華做過最瘋狂的交易是在單個項目上的投入接近70億人民幣,占股70%。令同行跌破眼鏡的是,趙興華重金押注的卻是隱藏在矽谷的移動端廣告技術二線梯隊中的無名小卒。2015年底,趙興華髮現美國一家叫AppLovin的Ads廣告投放平台,當時這家公司雖已成立三年,但曆史上並未進行過市場化融資,業務更未走向國際化,排名遠在Google Ads、Facebook Ads等一線廣告平台之後,交易體量並不大。

  趙興華通過行研,發現這家美國公司的產品形態符合自己的預期。“移動端垂直領域需要更有效的用戶增長和產品變現,而Google Ads和Facebook Ads不能很好滿足,加之中國的出海市場潛力巨大,需求明確。”

  趙興華快速飛去矽谷表達強烈的投資意向。最終,他費盡口舌說服一家美國公司接受一家中國基金的投資。趙興華投資之後,助力AppLovin走向國際化,並積極佈局遊戲等內容性自營產品。走出拐點,AppLovin三年業績呈現爆發性成長,業績增長高達10倍,晉級獨角獸陣營。其體量之大,以至於Twitter一度希望能把自己的廣告業務版塊與其合併,並希望AppLovin掌握主動權。

  這種集中式投資風險系統成倍增加,更考驗投資人是否獨具慧眼。“我們冒風險,是冒經過計算的風險。會在行研上花很多功夫,當然很多時候是定性對人做判斷、對競爭環境做判斷。你是有信仰的,相信這個事能成,不是說拍腦袋相信,而是經過反複推演後覺得有大機會。”趙興華說。

  提到深度行研,最能直觀體現真成投資確實下過苦工的一個細節是投資報告。在他們內部,經常能看到厚達100多頁的投資報告。有時,僅項目的訪談報告能達40多頁,而且大多是乾貨分析。他們比多數一線基金的報告做得還要詳盡。“我們的投資報告並非流於形式,蒐集這麼多資料不是為了給LP看,都是給自己看,我們對項目資料的完備性有一定要求。”

  作為投資領域的一支新秀,真成投資會參與從天使輪到成長期等各個階段的項目。認準的案子敢連投幾把,會強調案子的參與感,積極充當領投方或重要投資方。比如,他們已連續注資四輪給一家叫流深光電的激光雷達企業。“我們在做一個Big Venture,這最能考驗團隊打大仗的能力,對團隊綜合能力的要求蠻高。”趙興華這位有著10多年經驗的投資老兵信心飽滿,他能從大項目中享受到戰鬥的酣暢感。

  真成2.0模式,把投委會搬到創業公司

  離開曾就職基金的4A級寫字樓,真成投資的辦公地址選擇在了北京國貿CBD旁邊的朗園文化創意產業園。二位管理合夥人沒有單獨設立辦公室,而是跟團隊坐在一起隨時交流溝通。“我們提倡平等的企業文化,確實還是以創業者的姿態來做投資這件事情。興華的到來,讓我們真成開啟2.0模式。”

  李劍威在智能硬件、企業服務、金融科技、內容媒體等領域頗有建樹,而趙興華在出行、教育、自動駕駛、AI等領域有深刻認知。比如,趙興華早期投資了Pony.ai、蔚來汽車和格雷博等知名公司和行業龍頭。

  李劍威陽光開朗,趙興華惇厚內斂。二人看的賽道有一定交集,但能力互補。他們最早的合作源於多年前在紅杉中國時,一起推動一個叫雲洲智能的案子。“雖然最終沒能投成,但我們覺得看問題的角度和風格還挺像。”

李劍威和趙興華在納斯達克合影
李劍威和趙興華在納斯達克合影

  離開紅杉後,李、趙二人在頻繁的交流中發現,他們對好和壞的判斷風格很像。最典型的例子是二人做投資決策相當順利。儘管趙興華剛進入真成不久,但二人已當場拍板幾個項目。“我們兩個現場私下聊一聊,就能決策,效率非常高。”

  相比之下,太多新成立基金需要上投資決策委員走流程,投資週期被無限拉長。“我和Eric作為管理合夥人,直接跑一線,我們就代表IC(投資決策委員會),能當場拍板。”趙興華說:“保持基金完全的獨立決策是他們向LP爭取的底線。”據瞭解,真成投資的LP包括首鋼基金、中金啟元、世紀金源家族辦公室、宜信母基金、龍湖地產家族辦公室雙湖資本等大型機構以及部分個人投資者。

  “我覺得有點害怕我們GP的判斷完全不一致,這樣團隊風格會超級保守,有可能錯失很多機會。但我們肯定不會亂投,會做深度投研,分析得非常細緻,走精品路線。”作為一支體量為5億人民幣的基金,真成投資不可能採用紅杉賭賽道的打法,也不可能走真格廣撒網的路線。

  真成投資沿襲紅杉中國的深度投研路線,同時汲取真格判斷人的方法論精髓。在此基礎上,他們不斷做減法,同時採用根據地的打法,即每段時間專注研究一個新領域,按圖索驥尋找標的,吃透一塊根據地之後,再開拓新的領地。

  李劍威和趙興華將真成的投資理念濃縮為三點:1)投資能創造優秀產品的團隊;2)有明確的市場定位;3)具備相對清晰的盈利模式。從2016年創辦真成投資至今,他們已經用一個個高成長的案例證實了這或許是一套行之有效的打法,他們更願意將真成投資的創業描述為“一次投資理念的實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